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诸天:我的反派人生从倚天开始在哪可以免费看,司命小说无广告阅读

主角是司命的小说诸天:我的反派人生从倚天开始超级好看,是由我的心可不冷所写,主要讲述了:夜幕降临。当丧钟被敲响,一切也进入了倒计时,他们称我为……不详。司命第一个世界是倚天屠龙记,从此以后开始在各个世界执行任务。(前面六章是对主角内心变化的铺垫,不喜欢的可以直接从第七章看,绝不圣母)

诸天:我的反派人生从倚天开始在哪可以免费看,司命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二章:峨眉

峨眉上山了。

大殿内,司命被张三丰叫到大殿内面见峨眉来客。

武当这时除了俞岱岩四肢瘫痪其余人都到了大殿内等候。

只见殿外进来了几名女子,为首一名女的带着面纱,约莫十六七岁,肤白如雪,眉眼如画,面纱下的面容隐约可见。

为首女子揭掉面纱后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司命旁边的宋青书已经看痴了。

女子上前对张三丰行礼道:“峨眉弟子周芷若拜见张真人,七年之期已到,芷若领师命前来贵派取回我峨眉派镇派之宝倚天剑。”

张三丰捋须点头:“灭绝的脾气没有那么暴躁了吧?”

这一句话就问的周芷若脸上差点挂不住笑容。

压下心中的不忿,周芷若强笑道:“家师今年专心研究佛学,修养自然更上一层楼。”

看着周芷若这模样,张三丰心中冷笑。

当年灭绝与其他四大派上武当山逼死了他的五弟子,更让他的徒孙张无忌成了孤儿,这点羞辱算得了什么。

张三丰笑道:“你倒是会说话,灭绝收到你这个徒弟,算她命好。”

说罢转头对司命说道:“无忌,把倚天剑还给她。”

宋青书闻言立马转头看着司命,脸色阴沉。

我才是武当派年轻一代的大师兄,凭什么不叫我叫这废物!

感受着宋青书的死亡凝视,司命面无表情的从张三丰手中接过倚天剑,递向周芷若。

他这几年曾几次试图接触倚天剑,但张三丰将倚天剑看的极好,不知道他把倚天剑藏在何处,司命从没找到过。

不过无所谓了,等他学成九阳神功和乾坤大挪移就杀上峨眉,若灭绝不给就血洗峨眉派。

周芷若看着司命,她好奇的问道:“无忌师兄,你就是张翠山张五侠的公子?”

司命点点头。

“在下张无忌。”

这时宋青书抓住机会上前来到周芷若身边说道:“不错,无忌师弟正是五师叔留下来的孤儿”

随即又对周芷若笑着抱拳行礼:“在下宋青书,家父是武当七侠之首宋远桥。”

周芷若看着宋青书,又看了看司命,脸上似笑非笑若有所思,随即仿佛回过神来急忙接过倚天剑对司命歉意的笑道:“多谢无忌师兄。”

眼神妩媚,宋青书在旁看的对司命更加不满,眼神阴恻恻的看着司命。

张三丰开口道:“芷若,你远道而来,就留下来小住几天吧,让我的大弟子宋远桥教你一套武当剑法,算是回礼。”

看着宋青书对这峨眉弟子如此殷勤,眼中的倾慕都快溢出来了。

张三丰暗中点头,这周芷若有礼貌识大体,配大徒孙宋青书倒是不错。

至于让大弟子宋远桥教她武当剑法做回礼?随便找个理由让宋青书和周芷若相处而已。

至于无忌,他刚才倒是想过找个机会撮合周芷若和无忌,不过看刚才无忌的表现好像没那意思,那就算了。

你这老尼姑逼死我徒弟,我就拐你一个徒弟,张三丰心中暗道。

周芷若闻言大喜,拜谢道:“多谢张真人。”

司命看出了张三丰的意思,这版本的周芷若和宋青书倒真是‘郎才女貌’。

只不过周芷若上武当山就代表他被逼着跳悬崖的日子不远了。

从大殿出来后司命又来到了后山这里望着深不见底的悬崖,默默不语。

他在这些年的时间里想过直接跳下去,或者找一条下去的路,但前几年他的身体很弱,这悬崖深不见底,以他几年前的孩童身体跳下去十有八九必死。

其他方法他也试过了,这个悬崖没有路可以下去,而且他身上中了玄冥神掌,没有张三丰给他续命他哪也去不了,就这样僵持到现在。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锻炼身体,把身体练好之后就试着绑着身子爬下去。

就算最后实在没有任何办法他也可以跟着剧情走。

“无忌师兄。”

一声轻唤打断了沉思,司命转过身来,周芷若看着他,眉眼带笑,欣喜的走上前来:“师兄在做什么呢?”

“有事?”

司命皱眉看着她语气平淡。

周芷若笑容僵了一下,随即又笑着道:“芷若从小就在峨眉山长大,八年前家师回峨眉派就经常在芷若面前提起师兄呢。”

哦?那老尼姑还天天念着我?

司命挑眉:“你师父怎么说我的?”

周芷若笑容甜美:“师父说武当张翠山张五侠是个顶天立地的人,令人钦佩,奈何英年早逝,师兄自小父母双亡,身世悲惨,是个可怜之人,在芷若来之前师父还特意叮嘱过芷若呢,说要跟师兄多亲近亲近。”

听着周芷若的话,司命笑了,看来这女人是被灭绝派来引诱他的,好让他说出谢逊的下落。

不得不说,司命现在这副身体是一副好皮囊,他这一笑让周芷若心跳都加速了。

她原本来之前对灭绝给她的任务感到不满,让她不择手段引诱张无忌,可谁知道张无忌是个什么人,是美是丑,但现在见了张无忌,觉得好像也不错,到时候通过张无忌找到了谢逊她不仅大功一件,又能跟张无忌喜结连理。

她趁热打铁离司命又近一步,双眼仿佛带着星光:“芷若从小就对师兄仰慕许久,奈何一直没有机会见到师兄,如今终于见到了内心不胜欢喜,有唐突之处还望师兄勿怪。”

这女人是把他当傻子了?

司命脸上笑意更浓了:“没关系。”

周芷若看着司命以为他上钩了,柔声道:“芷若一直对师兄很好奇呢,师兄能对芷若说说你小时候的事吗,芷若想了解师兄。”

若司命真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或者是原来的张无忌,说不定现在真被她给欺骗了。

司命假装神情落寞,转头看向悬崖:“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是真的,他刚穿越来时就是五大派围攻武当的时间段,根本就没有接收到原主张无忌的记忆。

周芷若一听急了,这可不行啊,现在世界上知道谢逊下落的就只有张无忌一个人,他要是真不记得那她的任务就无法完成了。

可能是太着急了让张无忌有了戒心。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