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报告总裁:梦里折磨你的就是我!萧凯言顾媛小说在线阅读

小说报告总裁:梦里折磨你的就是我!主角是萧凯言顾媛,是由猫在家等我所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相当精彩,讲述了:缘来是你,命中注定。白天:上司vs下属,梦里:主人vs玩具。剧情一:梦中萧凯言被顾媛掐住脖子质问为什么要开除她?得不到回答,她决定一口吃掉他!被不明生物夺走了初吻,纯情的萧总监直接气晕了过去。剧情二:是你!当自己被顾媛抱住,那种在梦中被折磨的熟悉感觉,让他立刻认出了她。为了她不乱造梦,萧凯言重金将人留下,在精神和体力上摧残她。没想到她竟然在梦里对他体贴入微,让他拥有无比幸福的美梦。

报告总裁:梦里折磨你的就是我!萧凯言顾媛小说在线阅读

第8章 再次入梦

顾媛现在很不正常。她双颊绯红,不敢直视前方。

她刚才没来得及离开,在门外听到了萧总监说的话。他发火的时候好凶还摔东西,可一想到他都是为了维护自己这个助理,心情就有点微妙。

不久之前他们还在冷战呢,真够荒唐的。

萧凯言也因生气显得脸色难看。三组不争气他也一直悉心教导,希望全公司一起挺过困难时期。结果这些人工作上不努力,对同事的态度也不客气,简直无药可救。

“你说你怎么回事!在我这牙尖嘴利半点亏不能吃,对着外人和颜悦色端茶递水的,你知不知道自己是谁的人?!”萧凯言是真生气了,平时他可说不出这么多话来。

在梦里“重拳出击”,不高兴就“离家出走”,那些胡作非为的本事呢!

顾媛低着头不说话,她知道萧总监是恨铁不成钢。

“是我的错。”唐图替她挡住萧总监的责怪。要不是他出去忙别的事情没在会议室,就不会把局面搞成这样了。

“你别帮她说话!都是那身衣服害得,你中午带她去挑几套衣服。”萧凯言一边生气,一边从抽屉里拿出自己的权限卡扔给唐图。

特助的权限已经很高了,萧凯言的权限下所有的服装配饰都可以调动,包括名贵的珠宝。

唐图惊讶只当总监被气糊涂了。

顾媛却一点都不高兴。她的衣服怎么了,好歹是正版货。公司里穿得花里胡哨的人还不够多吗?就容不下她这一个朴实无华的打工人吗?

她拒绝。他拒绝她地拒绝。

“由不得你!”萧总监磨牙警告。

午饭过后两位特助约在8楼。从这里通向柏云集团的另外两栋主楼,今天他们要去B座,里面像库房一样储存着国内外知名品牌的服装和配饰。

每天通勤几个小时的顾媛不肯要奢侈品,他们就去柏云集团的自有品牌挑选。

“选个二三十套送到特助室。”唐图把自己的权限卡给负责员工登记。

顾媛在前面挑着,他在后面选着。萧总监特意嘱咐他,顾媛自己没有审美不用相信她。唐图也是观察了一会才确信这一点的。

衣服送过去了她又要交钱,不给钱不敢要。唐图无奈地解释,大家都是如此的,总不能因为她一个人害得别人也跟着交钱吧。

顾媛将信将疑也不敢做这么拉仇恨的事情。

“这套好看吗?”

顾媛一进门就转了个圈。藕荷色的及膝短裙配上金属钉扣装饰的牛仔衬衫,可甜可盐的酷girl。长发高高竖起,伴着她用力舞动。

一番展示之后,她瞪着圆圆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萧凯言。

“……非常好看。”

顾媛听了,幸福地笑了起来。

谁能抗拒漂亮衣服呢?她回到办公室面对几十件衣服,在同事的鼓励下试了起来。

一开始她还借着送文件送咖啡悄悄走过来给萧总监看。被夸了几次就得意忘形起来,一下午不停地试衣服给他看。

萧凯言也一样,她第一套衣服穿进来时,他不吝夸奖还费心搭配,恨不得将毕生所学都用在她身上。后来发现顾媛的快乐很简单,她不需要尽善尽美就已经很开心了。

于是他不再废话,哪怕说不出彩虹屁也不停夸好看。除非太难看辣眼睛的,否则绝不多加干预。

顾媛笑得十分生动。时而笑得仰头时而笑得眯眼,不像工作中的模特演员,她从心里享受着他的夸奖。

萧凯言暂时迷失在了她的笑容里。

只是这一回她出去很久都没有回来,一墙之隔也让萧凯言等得难耐。

不想被混乱的心情阻挠,他站起身走向隔壁的特助室。隔壁的门是敞开的,顾媛兴奋的声音不间断地传出。

他看见顾媛穿着一套罗兰紫色的天鹅绒运动服,裤子把小屁股绷得紧紧的。她与唐图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气氛也很欢乐。

这一幕让萧凯言皱眉,他想也没想一把推开了门板。

“你们在干什么!”他喝道。

顾媛转头,根本没发现他的不高兴,像只复活节的兔子一样蹦跳到他的面前,拽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向他抱怨同品牌同号码穿上身却紧了很多。

萧凯言这才发现衣服把她的前胸也绷得紧紧的。

他没有回答她,而是先从摆满衣服的沙发上拿起一件青苔色的男款运动服套在她的身上。看她穿成那样跟别人聊天,对自己拿来的衣服百般嫌弃,心里堵得不痛快。

“嗯,穿得很好。”萧凯言看着她穿上宽大的运动服后说,“一会去操场跑个5公里吧,什么时候跑完再下班。”

什么!跑5公里?她连800米都跑不动竟然让她跑5公里啊!

“我哪里得罪你啦!”顾媛抱头痛哭。

梦里得罪的。

“让你长记性。在外面被别人欺负,回来就要受惩罚。”他得逞地说。

萧总监是真有办法让人“脱粉”。

顾媛对着他一会颜控一会花痴都扛不住他一个丧心病狂的命令。

当她在操场上跑了两圈,跑得嗓子眼里全是血腥味,顾媛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萧总监只可远观,靠近他会变得不幸!

顾媛累得躺在地上急喘,不甘心又爬起,跑了两步小腿硬成个疙瘩根本跑不动,她又靠边坐了下去。

她并不知道,集团无数人在楼上透过玻璃正观看她被体罚。没人认识这位新晋的特助,只是看个乐呵。

一组组长Abbey神色凝重地走进办公室。一眼就看到堆在窗前嬉笑的组员。走到他们身后一起看了一会下面跑圈的人。

“所有人都过来集合!”她突然在办公室里喊起来。

有人发现她,更多的人没有注意,特别是一直看热闹的几人更是被吓了一跳。

二十几个人迅速集结到组长身前。见人到的差不多了,Abbey让大家看楼下跑步的人。

“这位是萧总监新任命的特别助理,我希望我的组员能有点眼力劲儿。” Abbey不是吓唬她们,“今天三组让她跑腿去买咖啡。现在……已经没有三组了。”

嗯?听懂的和没听懂的都沉默了。

Abbey也不等她们反应,率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她看不上连作品都没有的三组。现在三组没了,她突然感到到了唇亡齿寒的冷意。

而且萧总监忍了那么久没动三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看来自己也得有点眼力劲儿啊。

夕阳西下,顾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用两条颤抖的双腿走回办公室的。她太累了,本来想在沙发上歇一会结果直接睡了过去。

天完全黑了,黑得看不见星星和月亮。只有加班人的灯火还在亮着。

萧凯言转动着艰涩的脖颈。他和国外的同事刚开完视频会议,想到国外的形势只能让他们安全第一。

下班回家离开办公室时,他发现旁边特助室的门没有关好。心里一动他便走了过去。

顾媛躺在沙发上,眉头紧锁,神情难受,为了让腿舒服些她把双脚放在沙发扶手上。尽管如此仍旧睡得很不舒服。

萧凯言嫌弃地啧了一声。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自己在办公室里睡觉也不把门锁好,实在是心大!要不是他萧总监自带生人勿进的气场,小丫头别再被坏人给抱走了。

“醒醒,下班了!”他蹲下拍了拍顾媛的小脸蛋。

签约、伺候人、试衣秀、五公里。她真的一滴血都没有了。顾媛不仅没有醒,甚至蠕动着嘴唇骂了句什么。

终于不装了!萧凯言气笑了。

每天一副乖巧又委屈的样子,好几次他都怕自己认错了人。仅凭几次身体的接触,会不会是他太过敏感了?

嘿,小东西睡着就露出马脚了。他用手指夹住她骂人的嘴唇,惩罚性地捏了捏。

来而不往非礼也。顾媛感到有人在禁锢自己的嘴,努了几下嘴也没得到自由。等萧凯言正要收回手指,她像被激怒的小猫一样一把抱住了他的手臂。而这一切都是她下意识的。

蹲在她面前的萧凯言差点被拽倒,他稳住身体改而拉住她的手,坐到了沙发上。

对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那一下,他心有余悸。

“真记仇啊……”他后怕地说。

在梦里已经领教了许多回,现实还是头一次。能把他吓到真是有点本事呢。

同一个人为什么平时和梦里会有这么大差别?对于白天黑夜都冷酷又握有绝对话语权的男人来说,他很难明白普通的打工人在社会上并不能表现得随心所欲这件事。

算了,只要她不乱做梦,留在身边也不是不行

萧凯言也想休息一会。他不忘提醒自己千万不可以睡着。

舒适的夜晚,手中握着冰冷柔软的小手,不知不觉意识便模糊了起来。

危险啊…不能睡…

窗外打工人的灯还亮着。

萧凯言终于在此时此刻确认了,在梦里折磨自己的疯女人就是顾媛。这次绝不是他绝不会认错,也不是身体敏感,因为这个女人现在正骑在他的身上。

在梦里!她竟然!

只见操场之上,萧凯言打扮斯文穿着西装带着眼镜,脖颈和口中却被绕过绳索,最可怕他双手双脚着地,像被当成某种动物对待。

而顾媛穿着运动服正骑在他的身上。她兴奋地拉紧绳子高喊着:“跑啊!跑起来啊!你不是喜欢跑吗!”

该死的,为什么他在梦里恢复听觉的第一句话竟如此不堪。

可能是看他没有反应,梦里的顾媛为了催促他跑起来,像骑马一样夹踢他的肚子,拍打他的后背。

拽紧的绳子将萧凯言的脖子拉得绷直,他感觉嘴角都被磨破了。

跑。不跑。根本由不得他啊。

你这个残忍的骗子。他在心里无比怨恨地责怪顾媛。白天用那张单纯的脸骗他,晚上却用尽手段折磨他。他太心软了,他被骗了。

下一刻他的身体动了起来。他像野兽一样四肢并用在操场上奔跑,身体灵活,拿出了逐日追风的劲头。

在他背上的顾媛十分享受,发出畅快的口号和银铃般的笑声。

她的欢乐对萧凯言来说无异于魔音穿脑,是羞辱。为什么要让他能够听到?

“顾媛。”萧凯言无休无止地跑着,用最大的怨念在心里不断默念着这个名字。

我发誓绝对要让你付出代价,也绝不再被你欺骗!

深夜的办公室内,一个青筋暴起表情痛苦,一个心情舒畅满脸笑意,两个人手牵着手沉浸在梦中。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