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岳松雨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帝仙见我遗憾摇头无弹窗阅读

最近玄幻类小说很火啊,这本帝仙见我遗憾摇头就写的相当精彩,作者是江湖远来客,主角是岳松雨,讲述了:喂喂,大哥,我这大罗金仙的威压你感受不到吗,你个区区散仙为什么能一脸遗憾的看着我啊,难道你是嫌弃我资质不足吗,你再不跟大哥道歉信不信大哥我一根小手指打爆你的护眼法宝!

岳松雨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帝仙见我遗憾摇头无弹窗阅读

第五章 净土之地非净土

这爬天梯虽然练人胆量,但架不住有狗猥琐逃课,是一点面子不要,一眼不往下看,一下不松扶手。岳松雨刚从棺材里出来可是把自己当个人物,也不知道咋就变成现在这样了,也可能是没人的时候本性暴露。

只要灵根天资过了要求,爬天梯并不很难,再加上岳松雨极度愤怒之下把扶手抱的更紧了,更是没什么难度,就是挺长,直上云端。

再长的路也有尽头,不知道爬了多久,但肯定不过两个时辰,因为太阳方位没明显变化。这幻境一看就是精心设计过的,连太阳的方向温度都这么逼真。问题是这是朝天上走,还逐渐靠近太阳,也没模拟个高处不胜寒,反而是越来越热。

到顶了也没啥接引异象,也不用多高端大气,起码体现下仙家风采吧,结果统统没有。就连个看门的都没有,而且出口还不是个门,岳松雨怎么看出口都像是个狗洞,说不定胖的人还得卡在中间。

虽然出口做成狗洞的形状有点让人不爽,但好歹也是幻境出口,不管低不低端都得钻。就是这往高走了半天结果出来还是在地上有点骚,让岳松雨大失所望。还以为这净土宗有多高端一样,能把宗门建在天上,结果还不是辛辛苦苦做个面子工程。

净土城凡人都知道净土宗就在城里,具体在哪却是说不上个所以然来。开始岳松雨以为他们有多么厉害能开辟个异空间啥的,结果到头来居然是在地下,亏的把入宗之路设的往天上走,何必打肿脸充胖子呢。

仔细想想倒是正常,净土之名已经说明很多,门内主修大概率为土系功法,接触大地肯定是常规操作,只是这直接住进地里有点辣眼睛,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幻境出口虽然没派弟子值守,但肯定不会就这么放任不管的。果然,出来之后岳松雨发现洞口盲区立了牌子。那牌子真不是给人看的,做的小字还潦草,还和环境完美的融为一体,再加上地底光线本来就不咋地,一不小心漏过去都不能说人家粗心,只能说人家是个正常人。

牌子上写着此处危险,原地静候,切勿走动,还给用红墨画了个大圈,意思是让你站进圈里。岳松雨见此情形熟悉感是扑面而来,感觉某处记忆忍不住涌入脑海,拦都拦不住。

“这是把大哥当唐僧了啊。”

抱怨归抱怨,该进还是得进的,岳松雨可不想刚来第一天就挑衅仙家威严,人家指不定正准备给这些新来的立立规矩,这时候撞枪口上能有什么好果子吃,还是服从人家安排的好。

说是每年没几个人能过这登仙路也没错,因为净土城并不算什么大城,所授之业跟那些大宗比起来可以说是毫无竞争力,也就本城土生土长没选择权力的凡人能看得上了。但凡有能力走南闯北斟酌一番的肯定不至于来净土城拜师学艺,那是耽误自己而且还消遣仙家。

这才开门第一天,岳松雨就火急火燎的来登这仙门,大部分人肯定还是慎之又慎,不可能这么冒失。能打定主意第一天登的要么就是岳松雨这样的楞头,要么就是准备齐全的大佬。

事实证明真正的大佬早就在婴孩时期被接走了,真正的楞头也没几个。这圈里是一个人没有,倒是挺宽敞的,就是不知道得等多久,要是等三天的话那不是亏死。

这高手寂寞的感觉并没有维持多久,可能是在地上观望的人看岳松雨没动静了,一个个都着急了,开始提速了。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第一天下午就来了三个人,第二天一个人没有,第三天又来了俩。

还真让岳松雨猜对了,真要在这圈里待三天。晚来的还好,早来的四个人那是真的折磨。第一天上来的三人肠子都悔青了,吃喝倒是还好,就是岳松雨都带了吃喝以防不测,何况其他人。

就是这拉撒问题不好解决,好在四个人都是大老爷们,也不存在避讳什么。虽然这站在圈里往圈外那啥属实不太雅观,但总好过自食恶果吧。还有个大哥属实牛逼,圈离洞口几丈远,他居然能凭借强大的肾脏功能够到洞口,确实是异于常人。

三天一过,总算是来了接引之人,岳松雨心中的气也叫这三天磨了大半,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说以后。

来人是个老者,常年待在地下皮肤显得很白。虽然地底有仙家手段照明,光亮一点不逊色外界,且种了许多奇异植物,散发之微光颜色各异,好不绚烂。好看是好看,但和太阳光始终还是有些不同,偏白且不会发热,再亮都给人一种冷寂的感觉。

在这种环境下久呆的人皮肤一般都很白,不管你基因好坏,后天直接无脑改善,再黑的人都能给你养白八度。

那老者虽然手里拿的剑很拉风,面容也不丑,但言语间的口音叫人难以将其代入仙长角色,更别说身上的玄青短打了,不像修仙之人,倒像是青楼那些看场子的。

要不是这人是飞过来的,岳松雨高低得问问他是谁,但现在形势比人强,还是忍让几分再说。

老者没有多说,只是带着几人开始赶路。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就单纯的一挥手,岳松雨就感觉身上轻了不少,跑跳之间也没那么费力了,勉强能跟上那老者御剑飞行的速度。

跟是跟得上,问题是人家是飞,地上几个人是在跑,逼格高低一目了然。形象不雅观就算了,跑着他累啊。就算几人耐力都不差,但那老者是一点停的意思都没有,有人实在坚持不下去跌倒了,老者还一脸笑容的说是给岳松雨这些新人见识下净土宗的广袤,省的生了不敬之心。

倒也勉强说的过去,但这一脸笑容怎么看都是以折磨新入门弟子为乐的意思,岳松雨只能是假装没看见,假装这老者德高望重,悲天悯人。

说归说,该停还是停了,不仅停了,飞剑还变大了,大到足矣承载几人,然后带着几人开始飞。

岳松雨这下实锤了,这老头不安好心啊,但还是那句话,初来乍到难免受气,得多忍忍。等安顿下来了,迟早给这老头加个轻身术让这老头沿着净土宗来几圈。

这么想着岳松雨心里就舒服多了,连带着踩着飞剑的恐高都冲淡几分。紧抓着前人衣服的手也松开了,紧贴着前人后背的身体也往后几分,好在前面人可能爱好也比较广泛,不仅不躲还蹭上几下,真是禽兽。

到地方了岳松雨身后之人赶紧下了飞剑,离的老远,一副受惊之相。不知道是不是想起来前几天的拉撒之举,还是想起这几天几人相谈甚欢。身前之人倒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可以说是很有城府了。

岳松雨也无奈,没办法,是真恐高。两辈子人生不仅没治好这老毛病,反而还负负得负更加严重了,不知道今后能御剑飞行了会不会好点。

落地之处是一间房前,顶子很高,房门大开,前堂很大,里面没什么摆件,外面没什么牌匾。整体样式和地上的一样,想来初建之时为了运建材也是费了很多心思。

门口坐了个管事模样的中年,明明内部空间这么大非要在门口办事,不知道是什么奇怪的癖好。御剑老者把岳松雨等人送到这算是完成了交接,一句话没说直接飞走,好像身后有猛兽追着似的。

那中年倒是好说话,也不存在什么弯弯绕,算是挽回了几分净土宗在几人心中之形象。

进了仙门的凡人有两条路可选,一是有些门路的能叫身后之人安排个差事,不用漂泊四方,没门路的只能是靠着做事交换需求。

仙门也不白登,免费赠送修仙心法一部和一块象征地位的牌子。心法不附带讲解不附带攻决战技,就能让你感受下天地灵气入了仙门,算是给你点甜枣。再有所求就需要交换了,大部分是做点杂役做的事,还有点危险的但是报酬丰厚。

说起来简单,其实还有很多细微规矩,那中年懒得一一讲解,不知道从哪找了个年轻弟子,开始做这些苦活累活。

那年轻弟子也是一副完任务的姿态,从不多说,有人提问就当没听见,也不会恼怒红脸啥的,就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首先,住的地方没明确规定,看各人本事找地方住。最好的地段肯定是离宗门设施近的,比如说离藏经阁,药田和执事堂这些地方近的。每个月也不存在什么赏赐,全凭自己努力,刚来的凡人的吃喝问题也是这样,所以正常新来的凡人需要先做很长时间苦力让自己饿不死。

顺带一说,现在这地方就是执事堂,别看现在没啥人,但他可以说是神通广大。现在没人纯粹是因为现在正是执事堂主的休息时间,严禁打扰。

也不存在啥禁地这么一说,大部分禁地都在这些宗门设施旁边,岳松雨这些外门弟子都没靠近的机会,更别说是触发禁制了。心法可凭弟子牌至藏经阁挑选,至于藏经阁在哪无可奉告。

倒是有一点,严禁自相残杀私下打斗,若有仇怨上演武台。若是控制不住脾气且叫人家存了证据,最轻的都是废除修为。

岳松雨也是开了眼界,第一次见这么不把弟子当人的,这和从外面招收杂役有什么区别。一个是你得发月钱而且人家还不一定尽力的,一个是你白使唤而且还不用担心糊弄,真是手段高明。

同行几人一副世界观崩塌的样子,一时半会回不过神,不知道是不是受的打击过重。岳松雨倒是还好,反正不用吃喝,看净土宗这做派也懒得掩人耳目。这些新入门的弟子就是杂草,没人疼没人爱还要承受狂风暴雨。甚至这执事都没登记几人的名字,哪天混进来个心怀不轨的都不需要伪造身份,随便抢个身份牌就行。

岳松雨倒是不知道,这身份牌已经无形之间绑定了几人的气息,算是最好的登记,术法很是神奇且没什么动静,用来管理新入门的弟子已经足够了。

许久之后,同行几人接受了现实,打算就在这执事堂找个营生。刚才新入门可以不计较,现在算是净土宗弟子了那执事真是不跟你客气,现在果然正是歇息时候,那是一点事不干,说不干就不干,完全没了刚才的笑脸。

这变脸比翻书还快的本事值得几人学习,岳松雨倒是无需求人,所以直接离去。丝毫不管身后几人幽怨的眼神,也不管飞剑上肌肤之亲的至爱亲朋骨肉兄弟,跟那执事的做事可以说是非常相似了。

岳松雨也算有了底,这净土宗上下大部分应该都不大正常。毕竟在地下呆久了,平时还人模人样的和你谈笑几句,但是长年累月的压抑已经是叫人紧绷了心弦,一旦有人挑拨就断给你看,一副承受力不足的样子。

地底也有地底的好,规矩不像想象那么严格,只要你能自给自足满意当前的处境,在这地底钻个几十上百年都不会有人打扰,可以说是非常不错了。

岳松雨倒是有个问题想不通,这样的宗门能有什么凝聚力,对弟子的管控也不是那么严格,有人一去不回直接叛宗那不是正常操作,难不成是有什么不同的束缚手段不成。

出去很容易,那弟子也有讲解,就是很远,一路向西,走到不能走为止,是个悬崖。境界低的靠手脚爬上去,境界高的飞上去,非常的不隐蔽,万一有个做白日梦坠崖得了奇遇的,那不是助长歪风邪气吗。

别人面皮厚不在乎,岳松雨已经是三天没解燃眉之急了,当务之急是找个角落打个地洞钻进去。没错,在地底打地洞,就是这么玄幻,人力低微也没那住石屋的能力,只能是打个地洞先将就将就。至于什么藏经阁在哪这种问题,只能是过几天看看缘分到没到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