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皇妃嫁不掉全文阅读,陆攸宁麟箬在线免费看

露人甲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古代言情小说,皇妃嫁不掉非常火爆,主角是陆攸宁麟箬,主要讲述了:邯禹的镇南大将军全家一夜被灭,却不想凶手遗漏了一人,大将军与长公主唯一的女儿存活于世,得到皇室的庇佑却不想邯禹皇宫内危机重重,堂堂大将军被杀竟查不出凶手,看似友善的背后都藏着不可告人的罪恶,意外的邂逅让本是怀疑对象的敌国太子竟成了查案中的可信之人,就在案情即将揭开时,前朝皇帝的遗腹子卷土归来,重登皇位,一直以来的守护都是阴谋,最好的朋友成了自己的敌人,你所知道的都是别人让你看到的。

皇妃嫁不掉全文阅读,陆攸宁麟箬在线免费看

第4章 相遇

娄景旭过去一看,早已没了陆攸宁的踪迹,娄景旭怒吼一声,快“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必须活着必须活着,快给我去找。”

众人绕路而去,抓到一些被打伤而没有逃跑掉的刺客,娄景旭下令关进官府牢房,他亲自去审,说完还踹了黑衣人一脚。

而另一旁的墨羽,趁着慌乱跑到围观的人群之中,墨羽是汴南的绝顶高手,那些黑衣人没伤他丝毫。

墨羽看着被抓的杀手,今夜的黑衣人来得蹊跷,明明都是杀手,但似乎不是一批人,邯禹的人不知道他们来了汾谷,除了皇后派来的人,难道还有别人?或者,另一批人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太子?

众人打捞了一夜也没找到陆攸宁,而另一旁,在河水的汇流处,卫凌恒吃力的将陆攸宁拉上岸,陆攸宁一口水吐出来,卫凌恒抱怨“你这女的,看着瘦瘦小小的,怎么这么重,水里拖你都这么吃力”

陆攸宁在水里泡了一下倒是清醒了许多,也不理他,踉踉跄跄的爬起来,背过他,将身上浸水的银狐裘用匕首割开,随后将匕首藏好,卫凌恒见她不理自己,也别过脸去。

陆攸宁看着自己身处的地方,汾谷平坦,这里四面都是山,水流湍急自己八成是被水流带出汾谷了。

卫凌恒拧着自己的衣服,然后不耐烦的独自嘟哝“最近怎么这么倒霉,老是栽在女人手上”

陆攸宁都冷得直发抖,也不管他,便自己独自去找路。

卫凌恒见她走远便追了上去“你这女人,我刚刚救了你,你没事穿这么厚的干嘛,要不是我你就被它拉下水了,你也不说声谢谢,还转身就走”卫凌追上他又继续消遣她。

“你这人真是血腥,披个袍子还要用动物的皮,你知不知道你这一件银狐裘得杀多少只狐狸啊”,见她不说话自己又继续说道“这一件银狐裘至少得八十只狐狸才做得出来,你们邯禹人可真下得去手”

陆攸宁停了下来“你不是邯禹人?”

卫凌恒知道自己说漏了嘴,马上辩驳到“我是不是邯禹人也改变不了你们杀生取暖的现实,你知道银狐裘是怎么做成的吗?”

陆攸宁知道银狐裘需要狐狸皮,可她确实不知道这银狐裘得制作过程“我不知道”

卫凌恒一脸不屑“银狐裘需要从狐狸身上活活刮皮,若刮坏了就扔了重新刮,狐狸活着的时候被刮皮,然后活活的疼死了,听说,每一件银狐裘都附着近百个狐狸的冤魂”

陆攸宁被他说得背后一凉,将银狐裘丢给他“你这人怎么这么恶心,我不要了”

“喂,这儿这么冷,留着等一下取暖也好,喂你去哪啊”

陆攸宁突然回头“你知道路吗”

卫凌恒被她这冷不丁的一句给问懵了“不知道”

“那你还问我去哪,去找路啊,你想死在这啊,我可不想死,而且天这么冷,你我的衣服都湿的,得找一个没风的地方生火烘干,不然,还没出去就先冷死了”

卫凌恒见她说得有道理,看她身子单薄,便主动找到风吹来得方向,心里还吐槽着银狐裘真重。

虽然汾谷地势地平,但周围山地众多,山外山水外水的,路途复杂,外面的人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他们,两人不知道路,只能先找地方取暖。

好不容易找了个山洞,卫凌恒随身携带的火折子早就被水浸湿了,根本就无法使用,两人想学古人砖木取火,可弄半天也没弄好,陆攸宁看了他一眼“喂,你有带武器吗?”

“没有,我去逛个灯会我带武器干嘛,刚刚和那些人打起来的时候随手捡来的剑,都扔水里了”

陆攸宁正丧气,卫凌恒突然想起了什么“你刚刚那袍子不是用刀割的吗?把你那刀拿出来”

“那可不行,那匕首是别人的,日后遇到要还的,你把别人的匕首弄坏了我怎么赔”

“呵,等一下命都没了你还想着赔别人东西,你这女人能不能有点脑子,给我”

“不给”

“给我”

“不给不给不给”

卫凌恒见她这么坚决便动手去抢,陆攸宁冷得发抖,正想好好活动活动取取暖呢,两人竟在山洞里打了起来,虽说小打小斗不伤身,可这也费体力啊,陆攸宁毕竟是女儿身,体力不去卫凌恒,一个不小心便差点摔到山洞的水里,卫凌恒也怕她因为和自己打斗摔进去,身上本来就湿淋淋的,再摔出个好歹,自己就真的没办法救她了,便本能的去拉了一下陆攸宁,说时迟那时快,一不小心便将陆攸宁的衣服给扯了,匕首掉了出来,陆攸宁大半个身体都裸露在外,卫凌恒看出了匕首是自己的,但是他的目光却不在匕首上,陆攸宁肩膀上的兰花,和那人他昏睡时看到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陆攸宁见他一直盯着自己,便一巴掌打了过去“流氓”

说完将湿淋淋的衣服重新披上,卫凌恒被她这一打立马清醒了,将地上的匕首捡起来,低头轻轻一笑,“看来不算对不起”

转身到打算生火的干草堆旁一划,火星一出,火嗤嗤的燃了起来,陆攸宁见他用匕首点火一脸气愤,过去一手抢了过去,然后气呼呼的烘着衣服,卫凌恒明明知道匕首是自己的,但还是任由她抢了去。

“这匕首对你很重要?”

“倒不是,不过要用它换回一个重要的东西”

重要的东西?

卫凌恒偷笑,大概她说的重要东西就是他抢走的玉佩吧,缘分就是这么奇妙,自己一直在找的人居然就在自己的身边,然后小心翼翼的靠近她,陆攸宁虽然在气头上,但也是感受到了卫凌恒此时的变化,刚刚那么嚣张跋扈的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小心翼翼了,还以为是她身体不舒服,出于好心,便关心的问道。

“你怎么了”

卫凌恒犹犹豫豫半天,嘟哝了几句。

陆攸宁不耐烦了“你要说什么快说”

卫凌恒一向雷厉风行,此时竟像个小媳妇一般扭扭捏捏。

“你去过怀陵吗?”

“去过啊”

去过?那就真的是她?

“那你在怀陵可遇到过什么有趣的事,比如说救人啊,或者打坏人啊这些”

“我在怀陵救过的人多了,打的坏人也多,你问这个干嘛?难道?你被我打过,也不可能啊,你武功可比我的高多了,我打了那么多人可没遇到过武功像你这么高的”

“你最后一次去怀陵是什么时候?”

“去年女儿节,那是最后一次”

女儿节,女儿节,真的是她?

可他却还不能让她知道自己就是当日她救的人,如果她知道她问自己是怎么被下药,如果她问自己武功如此高强却被那些小流氓欺负还差点被那些地痞流氓杀死的怎么办。自己还不能告诉她自己的身世,既然他自己知道了她是栀华殿的主人那以后找她也好找。

“那这匕首”

“这匕首其实也不重要,不过是一个小贼的,唉不对,我跟你说这么多干嘛,你也是贼”

卫凌恒更想不通了,上次说他是贼他认,谁让他夜闯邯禹皇宫呢,这次就不认了,他明明没做什么事而且还救了她。

“不是,我怎么又成贼了”

“又?”

卫凌恒一向做事滴水不漏,今天却连连受挫

“你别咬字眼,我只是口误,我怎么成贼了”

他不问还好,一问陆攸宁又想起刚刚被他扯掉衣服的事,卫凌恒见惯了他父皇后宫的女人,看到陆攸宁这样自然是知道,她这个表情恼羞成怒。

然后突然又想起自己刚刚对她做得事,然后幽幽的来了一句“我会对你负责的”

不说还好,这一说陆攸宁更生气了

“谁要你这登徒子负责了,你这采花贼,真不要脸”

卫凌恒被她这么一说也不生气,而是贼兮兮的凑过来“你说我不要脸”

说完就亲上她的脸。

陆攸宁彻底懵了,他和这个男人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这就亲上了她,这不是登徒子是什么,然后又是一巴掌呼了上去,也不在意衣服还是半干,起来就追着卫凌恒打,卫凌恒反倒一把抱着她,还一脸痴汉笑,卫凌恒说道“你说的我可是登徒子,不做点什么事对不起你对我的印象”

卫凌恒温柔凑到她耳朵边“别动,你再乱动我可就真的当采花贼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被占便宜总比失身的好,但是总和这个男人在一起总是危险的。

卫凌恒总算松开了她,也不在乎自己潮湿的衣服,还细心的帮她把银狐裘烘干,陆攸宁一句话也不说,生怕说了什么又被卫凌恒占便宜,只能像防贼一样防着他。

眼看天已经快黑了,才突然发现从掉水里到这,然后找地方休息,烘衣服,居然已经快一天了,肚子也开始饿了,她本想叫卫凌恒跟自己一起出去找吃的,却怎么喊都没动静,便上前去推了一下,才发现卫凌恒全身烫得厉害,卫凌恒穿得少,当时找山洞的时候一直给她挡风,到了山洞里也没烘干自己的衣服,光顾着给她烘她的银狐裘,天气又冷,这铁定是发烧了,虽然自己很讨厌他,可他发烧也有自己一半的原因,于是便将银狐裘披在他身上,发现他的衣服都半天了居然还没完全烘干,身上直发抖,陆攸宁一愣,如果让他穿着烤干衣服的话,衣服上的水蒸气就会侵入,只能把他的衣服脱了烘干。

陆攸宁闭着眼睛,一点一点的帮他脱,一边脱一边说道:“我告诉你啊,我可是在救你,你这登徒子可别赖上我啊”好不容易将他衣服脱下,便趁着天还没全黑出山洞去给他摘一些能用的草药,陆攸宁从小跟着军队走,免不了受伤,对药理颇有研究,正值春天,万物复苏,找些草药是轻而易举的事,又拿匕首简单的削了一根粗树枝叉了两条鱼,回到洞中,卫凌恒还在沉沉昏睡着,陆攸宁见他连连发抖也不忍,看着他衣服干了,便又闭着眼给他胡乱穿上,但为了方便给他擦药,便只给他穿了里衣,没有锅可以熬药,陆攸宁将自己的袖子扯了一块将捶烂的药放里面一点一点的滴在卫凌恒的嘴巴里,又将剩余的药给他涂了后背驱寒。

自己肚子饿得直叫,烤了鱼吃后陆攸宁也开始瞌睡了,可唯一能够取暖的银狐裘披在了卫凌恒的身上,自己又不想靠他太近,也不能把银狐裘拿来披自己身上,便将卫凌恒的外衣披着睡觉,虽然不暖和但总比没有的好,好在山洞里暖和没风,不一会儿便沉沉的睡去。

而在汾谷内的娄景旭和晨芙正急得跳脚,娄景旭派人打捞了一天一夜什么都没打捞到。

娄景旭派人沿着河水流向沿途打捞,可这河水分支众多,根本不知道从何找起,只能挨着找,可这样既费时又费力,等找到人估计也只能找到尸体,晨芙急哭了脸。

娄景旭本想审黑衣人查出凶手,可谁想到那些黑衣人全是死士,才带到地牢,连审都没审全部咬舌自尽了。

陆攸宁找不到,凶手也不知道是谁,娄景旭回到房中,靠在窗边看着窗外,因为这次遇刺事件,所以今日一天汾谷街上都没有人走动,丝毫没有桃花节的还有的热闹景象。

娄景旭叫赵将军给他拿了两壶酒,便关门一个人在屋里喝闷酒。

他自觉对不起陆攸宁,小时候没有保护好她让她摔下马,长大了没保护好她自己赶到的时候她全家被灭,现在,竟连她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他从小时候看到陆攸宁的第一眼起就暗自发誓,一定要护她周全,可他每次赶到的时候都晚了一步。

酒喝了一壶又一壶,晨芙和其他公主皇子都上去想劝他,可都被他赶走了,连晨芙都被赶走了,晨芙走之前,还特地嘱咐让赵将军派人守着。

娄景旭喝醉了酒,昏睡过去,这几日多事,赵将军不放心,亲自守着,生怕又出了什么万一。

次日辰时,陆攸宁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发现银狐裘竟盖在了自己的身上,周边没了卫凌恒的身影,但卫凌恒的衣服居然还披在自己的身上,陆攸宁连忙起身拿着衣服就往外跑,生怕卫凌恒又生个好歹自己还要照顾他。

出了山洞发现卫凌恒居然在捕鱼,陆攸宁扔了石子丢进水里。

卫凌恒回头看他一眼,又转过身继续抓鱼。

今日出了太阳,外面还有些暖和,卫凌恒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丢在岸边,自己在水里抓鱼,陆攸宁竟然看迷了眼,感觉这个场景如画一般。

卫凌恒头抓了一条鱼,慢慢的走到她面前“看够了没有啊,没看够我把裤子也脱了”

陆攸宁才恍然起身,自己怎么被这登徒子迷了眼“你这人好生不要脸,大早上的,早知道我就不救你了,让你烧死在这”

卫凌恒看她脸红扑扑的,也不再继续逗她,将鱼放在地上便拿起自己的衣服套上

“走吧,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我烤鱼给你吃”

陆攸宁白了他一眼,随着跟着他进了山洞,陆攸宁进了山洞就将他衣服往他身上一扔,然后嘟哝着让他把衣服穿上。

卫凌恒把衣服放在一边“今天不冷,这样不会着凉的”

“谁担心你会不会着凉,你这样别人看到会误会的,而且,而且……”

卫凌恒看她而且半天而且不出来,便将鱼放着,贼兮兮的凑过来“而且什么,你又不是没看过,害羞什么”

陆攸宁被他这么一说脸更红了“我没看,我闭着眼睛的”

卫凌恒大笑,陆攸宁以为他笑自己胆怯不敢看他,没想到卫凌恒冷不丁的问了她一句摸到什么没有,陆攸宁突然懂了什么,就追着他到处打,太阳真的很好,还有阳光下河边打闹的男女,山里的风景也很漂亮,更重要的是,有陆攸宁最爱的桃花,还有卫凌恒最想要找到的人。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