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傅京深沈青橙在哪看,老公不经撩完整版阅读

由作者大大长江以北所著的现代言情小说老公不经撩,主角是傅京深沈青橙,网友评价非常高,主要讲述了:前世,沈小姐和傅先生手都没牵过。重生后,沈小姐化身乖软甜妻,撩得男人眼神滚烫……某天,洗香香后,沈青橙偷偷解开睡衣最上面两颗扣子,然后去书房,坐在西装革履一本正经工作的男人怀里,凑近,到他脸前,面红耳赤地撩他、撩他、还是撩他:“这里扣子开了,老公你能不能帮我系一下呀~”【1v1双洁,甜掉牙宠文!】口嫌体正直男主x撩死人不偿命女主

小说傅京深沈青橙在哪看,老公不经撩完整版阅读

第2章 领证

沈青橙抬起眼,微微讶异:“什么?”

傅京深声音寡淡而冷漠:“沈小姐明明有男朋友,却要嫁给我。”

“我跟男朋友分手了。”

她看着他,眼里一片坦荡。

难怪前世她开口退婚,他直接冷冷同意。

难怪这次她还没开口,他却要退婚。

原来,全都因为他知道她并非单身。

傅京深闻言眼睫微动:“我记得,沈小姐昨天不是这个态度。”

昨天……

昨天她排斥他排斥得,连多看一眼都觉得眼睛会瞎。

“呃,昨天我还不知道我男朋友出轨了我闺蜜。”

两辈子以来她谈过男朋友都是他心里的一根刺,那她干脆利索,给他足够的安全感。

傅京深冷淡的眉眼撞上她那生来温柔的杏眸,低冷自嘲:“我可否合理怀疑,沈小姐嫁给我,是为了报复前任?”

“……”

这话说的,居然有那么点儿符合逻辑!

沈青橙朝他靠近几步,仰起脸把他手上的户口簿也拿来怀里:“……我不做那种一段感情过去了,我心里还没过去的蠢事。”

因她纤细白嫩的脖颈直逼眼底,傅京深转过头去,表情不咸不淡道:“没必要跟我解释这些,除了报复前任,你没有嫁我的第二个合理理由。”

那倒真没有。

不过这也不重要啊。

“你应该清楚,我是为了应付奶奶。婚后我们不仅不会有孩子,还会分房睡。”傅京深墨眸幽暗说完,走了出去。

“……”还分房睡!

这男人,脑子是不是被驴踢过?

下午的民政局。

两人走进登记大厅。

拍照、填表、制证,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两本崭新结婚证交到了两人手上。

沈青橙低头打开结婚证。

还没看几眼,就听男人淡淡道:“公司最近很忙,我晚上不会回傅宅。”

“……”

她从善如流坐进车里。

司机在前面开车。

沈青橙注意到,男人从走进登记大厅那一刻,表情和情绪就不太对劲。

紧绷感?压迫感?

总之他过分一本正经!

两人并不熟,沈青橙也猜不透他的心。

摸着手上的红本本,她问:“你去公司不方便拿这个吧,要不我帮你保管?”

偏过头来说话时,她认真打量男人的脸。

黄昏时分街道上的劳斯劳斯幻影,通体黑色,跟傅京深这个主人倒很契合,矜贵奢华又冷的让人有距离感。

傅京深没看她一眼道:“没必要,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男人往那里一靠,黑西装白衬衫,干净利落,抬起一只手将衬衫领口解开两颗。

同时扯掉了脖颈处喉结下方的领带。

“……”沈青橙有点暗叹,人是视觉动物所言不虚。

夜色降临的偌大办公室里。

傅京深坐在黑色真皮座椅上,背对办公室门口方向,面朝能将整座城市中央尽数俯瞰眼底的落地窗。

两指间夹着一根烟,另只手上紧紧攥着一只打火机,开了关,关了开,来来回回,星火明灭,没有点烟的意思。

特助秦安进门,就看到这样一幕。

傅京深一脸严肃,正失神地望向前方城市繁华的夜景。

“傅总,还不回去?”

秦安说话的同时,跟往常一样,顺手整理傅京深办公桌上的东西。

他拿起那本结婚证。

在想是放抽屉里,还是书柜高处。

傅京深哑声道:“结婚证不是机密文件,没必要重视的藏起来。”

“……”

特助秦安嘴角抽了又抽,那就,这么摆着?

谁家的老板办公桌上没事儿摆一本结婚证的?天天摆吗?还是分一三五二四六?还红的这么扎眼?

这是不重视还是故意显摆属实有点难说!

沈青橙独自一人回到傅家别墅的时候,老太太和佣人在布置喜房。

大红的喜字,喜被。

“来,青橙……”老太太神秘兮兮把她带进一间房,拿起提前备好的梨木雕花盒子。

打开后,里面是一个玉镯。

沈青橙听到老太太说:“孩子,奶奶跟你外婆从读书时期,就是交心的挚友,柔波活着的时候,简直把你当眼珠子疼。”

边说,边给孙媳妇套上玉镯。

“虽说你是奶奶的孙媳妇,但奶奶会把你当亲孙女宠着。”

“谢谢……奶奶。”

沈青橙要的从来都不多。

她一直想要有个人,能让她真实而放松地把喜怒哀乐表现在脸上,包容她,理解她。

“快去洗个澡,早些休息。”

老太太意味深长地笑着,把她推上楼。

沈青橙正要去洗澡,却尴尬的发现,她来傅家时只准备穿衣睡一晚敷衍了事,次日一早就悔婚回沈家。

在卧室转了一圈,套内有单独的偌大更衣室。

她打开衣柜,里面有许多男士衬衫,治愈强迫症的样子摆放着。

但衬衫不好穿。

反正傅京深也不会回来住。

她随手取了件男款黑T进去浴室。

傅京深回来后,打开房间,就见里面一片漆黑,他打开灯。

“嗯……你怎么回来了?”

沈青橙睡得还不熟,迷迷瞪瞪地看向门口的清冷男人。

“奶奶说因为我不回来住,她血压飙到了一百八。”

傅京深面上不见喜怒,看到她身上穿着男款黑色短袖,趴着睡,扭过头来看他时,胸口那里衣料绷紧。

“咳,我没带睡衣,明天就去买。”被他晦暗的眼神烫到,她坐起来。

“老公?”

沈青橙觉得自己这声老公含糖量起码五个加号。

傅京深:”……“

眉头紧皱。

男人神色未变,只低沉平缓的道:“在哪里养成了穿男人衣服的习惯?”

“……”

啧。

沈青橙头脑昏胀着,想说我在别的男人那里每天都穿,气死你这合法老公把你挂墙上一了百了。

男人站在那里,卧室冷白的灯光从他的最上方投射下来,将其轮廓衬得愈发矜贵优雅,举手投足之间,一本正经。

却听“啪”的一声。

傅京深手中一盒东西,径直扔到了她寸寸白腻正呈W状跪坐的大腿那里。

冈本。

男用激薄10只装。

特大号。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