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老公不经撩在哪可以免费看,傅京深沈青橙小说无广告阅读

最近现代言情类小说非常火爆,长江以北的这本老公不经撩就写的相当精彩,主角是傅京深沈青橙,主要讲述了:前世,沈小姐和傅先生手都没牵过。重生后,沈小姐化身乖软甜妻,撩得男人眼神滚烫……某天,洗香香后,沈青橙偷偷解开睡衣最上面两颗扣子,然后去书房,坐在西装革履一本正经工作的男人怀里,凑近,到他脸前,面红耳赤地撩他、撩他、还是撩他:“这里扣子开了,老公你能不能帮我系一下呀~”【1v1双洁,甜掉牙宠文!】口嫌体正直男主x撩死人不偿命女主

老公不经撩在哪可以免费看,傅京深沈青橙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7章 缠着老公搂得越来越紧……

下一秒,两个女人刚松的那口气瞬间提了起来!

傅京深一字未说,但两个女人明显从他愈发冰冷的眼神里读懂:这个歉不用道了,我很不爽的考虑弄死你们。

她们见惯了太多有钱有势的男人,大部分她们都不会怕,晚宴上勾搭几句,甚至还能加个联系方式被约。

但这个男人显然跟以往的男人不太一样!

就是,那些男人晚上拿个鞭子可能是猥琐的打她们屁股……但眼前这个冷峻男人,晚上手拿鞭子一定是在她们祖坟边上狠绝鞭尸!

“对……对不起!”

“对不起啊傅位太太!您的老公确实太帅了,可是您也很美……你们很般配!是我们两个有眼无珠,冒犯到了您和您的先生……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呜呜呜!”

低头缩脑的说到最后,左边那个竟直接哭了出来。

沈青橙无奈摇了摇头。

等到两个女人怕死的跑掉,沈青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捏着傅京深西装外套下摆的手,自然而然的变成了挽住男人的胳膊。

身高差是存在的,她仰起小脸看自己老公。

这男人无论身高还是颜值都属于惹人犯罪的存在,这鹤立鸡群的耀眼程度,怎么偏偏爱上了黯淡无光的她!

挽着傅京深胳膊的手,沈青橙非但没有松开,还缠着搂得越来越紧……

身旁小女人贴过来后身上散发的清甜味道,猛然间窜入鼻息,傅京深身体僵硬道:“睡衣在七楼。”

他走到指引标志前,视线看过了一眼。

七楼。

服务员热情的给沈青橙介绍各种款式睡衣。

“老公,你需要买什么东西吗?婚房里我还不太熟悉,不知道你缺什么。”

沈青橙没有叫他名字,而是慢慢逼自己在习惯着叫老公。

傅京深坐在那里,只低沉道:“我不清楚。”

他其实很少回傅宅住。

公司休息间里的各种衣物用品,定期会有助理吩咐下去,联系品牌为他手工定制最新的一批。

服务员听到两人才新婚,再看妻子这样乖巧安静的模样,便悄声推销道:“这位太太……新婚夫妻啊,您确定要买这么保守的款式吗?您不如看看这款,这款才适合您啊!”

说着,把沈青橙请去另一侧。

在傅京深看不到的地方,服务员指着一套纯欲蕾丝风的米色吊带睡裙。

真丝的料子。

不太舍得用料的大胆设计。

整个后背几乎都露着,后面也只勉强遮住了臀部一点点……

沈青橙脸都看出红晕了,茫然的问:“这么透……这里面要穿什么內裤啊?”

米色吊带睡裙,还这么薄透,显出內裤来确实也不好看啊。

服务员一脸见怪不怪的指点:“不穿。”

“不……穿?”

这显然超出了沈青橙的认知。

她之前一心扑在事业上,每天都想尽快搞出个名堂来打父亲的脸,却从来没关注过女性的私密衣服。

“对,不穿,买这种吊带睡裙还穿內裤,那不是失去了买的意义?”

服务员给她讲道。

沈青橙无语……

说的竟然很有道理!

最后她还是捏着这件睡衣,一咬牙,点点头:“那就这个。”

“一般这么抢手的新款,我们家的老顾客都一次买两条,以防第一条很快就被老公撕坏了什么的。”服务员看得出这位太太虽然模样素淡,可却是个美人。

那一副生人勿近模样的老公,从衣着气质也能看出,非富即贵!

“嗯……两条。”沈青橙买的偷偷摸摸。

但出来自己掏卡结账时,却发现该店的品牌经理手上拿着一张象征着上流社会身份的黑卡。

傅京深是她老公,给她花钱……也天经地义。

尤其男人看向她时,那副霸道得不容置喙的冷沉样子,让她一个不字没敢说。

片刻,经理点头哈腰,毕恭毕敬将卡和购物袋交到了沈青橙手上。

男人太过冷峻淡漠,经理始终不敢上前与之说话,连直视都只敢直视出去后的背影。

买了一些东西后,沈青橙担心傅京深不习惯逛街。

她提出喝点东西休息一下。

心里计划的是,喝到一半时她找借口说累了,回去。等改天再跟朋友或是自己去别的普通商场买。

刚坐下,沈青橙正低头看餐单要点咖啡,却听男人清冷的声音响起:“你们通视频的,是什么app?”

“?”

话题转的太快,她抬头看傅京深。

反应了几秒,才知道他在说什么。

指的是陈路远给他打的那通视频——

“微信,你认不出来吗?”

傅京深无声的看着她,一言不发。

“……”

沈青橙有点不懂他的想法……

她低头继续点咖啡了。

傅京深自然也听说过微信这种东西,但没用过,所以不熟悉页面。

他家里的长辈们都有微信,也曾叫他下载一个,但他因为一些家庭内部原因,很排斥以这种方式跟他们产生任何交集和联络。

他的那些朋友们,大抵是多数都用这个东西。

没再继续询问,傅京深拿出手机,下载了微信这个app。

很快完成。

傅京深淡淡道:“这是我的微信,你加一下,有事联络我。”

沈青橙跟服务员点单刚结束,就听到男人这话。

她拿过那只看上去色调冷冰冰的手机,看了一眼,他的历史对话全部空白……

删的这么干净?

她抬起眼睛瞥了下对面的男人,却见傅京深视线淡漠的正看着她。

沈青橙点了右下角那个“我”字。

他的头像是空白的初始头像。

名字……

【傅京深】

她怀疑加了这个微信后也无事发生,他看上去懒得用的样子……

沈青橙找到二维码,扫了他。

好友请求通过是沈青橙自己点的通过。

咖啡送上来的很快。

沈青橙慢慢喝着眼前的咖啡。

吴染染经过这里时不经意的一侧眸,便看到坐在那里的沈青橙。

她目光里并无意外,沈青橙家底可以,逛这种档次的商场不是稀罕事。

但看到陪沈青橙坐在一起的男人时,她震惊了,挑了下眉,睁圆了一双眼睛看过去。

沈青橙明明有陈路远了……还跟别的男人?

“……青橙?”

听见这道声音,沈青橙端着咖啡杯的手,蓦地一顿。

而后恍若隔世,手指用力捏紧了咖啡杯把手。

吴染染踩着高跟鞋,面孔清纯无害,身姿婀娜。

她扯出一点笑容,热络地坐在好朋友沈青橙旁边时,看向一旁位子上态度冷淡的男人。

那男人没有开口打招呼的意思。

“青橙,你们……”吴染染意有所指,再次隐晦打量了一眼浑身清隽矜冷的男人。

傅京深西装革履,优雅而矜贵地斜靠在咖啡椅的扶手上,神色淡漠,一只手拿着手机,不时的滑动屏幕,似在翻阅文件。

看得分外投入。

沈青橙低头看咖啡杯,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你怎么在这里?”

现在是上班时间。

吴染染生于普通家庭,薪水跟她拿的差不多,怎么算都不够在这里消费。

“我来给周太太跑个腿,周总和太太今晚要去参加一个酒会。事先准备好的耳环却丢了一只,周太太就叫我过来帮她再买一对。”

吴染染对答如流。

“这样啊……什么样的耳环?让你来买肯定给你拍了另一只的照片,能给我看看长长见识吗。”

沈青橙清润的眸子里,充满了讽刺。

吴染染背着一个迪奥的包,粉粉嫩嫩,崭新的,以前她没见过,也没听说吴染染买过。

这次跟陈路远出国,陈路远买给她的?

吴染染之所以这个时间来商场,沈青橙不难猜到,陈路远发完微信给她又怕没有实物交代,就会露馅,因此交代吴染染来买微信里跟她说的那个限量版香奈儿包包?

“肖邦ICE CUBE的一款吧。”吴染染笑容快要挂不住的看向昔日的好姐妹沈青橙。

“我都已经在这家商场溜达两圈了,等了二十几分钟,周太太却还没把耳环的照片发给我。也不知道是她那边信号不好,还是别的事情给耽搁忘了。”

沈青橙没有搭理她的随口扯谎。

吴染染已经有几分心虚在眼底跳跃:“谁叫我们是打工人呢!催促周太太都不敢。”

沈青橙一阵讶异地扬了扬眉,失声直接笑了出来。

她想说,其实我都知道了,只是想看你们怎么撒谎的——

前世耍人,今被人耍。

这就叫风水轮流转,你见苍天饶过谁?!

咖啡店服务员笑语盈盈过来。

吴染染便也点了一杯咖啡,尴尬地跟着一起喝。

吴染染也不是傻子,她怎么会看不出沈青橙今天对她有些诡异的冷淡?

余光瞥了眼一旁的男人。

那男人态度淡漠的可怕,仿若视她们为无物般狂傲不羁。

她知道沈青橙原生家庭条件不错,算有家底,但这个男人明显比沈家高出不少。

看那手表,便知道是沈家架梯子也够不上的高级阶层。

难道……是沈父安排的沈青橙今天来跟这男人相亲?

沈青橙这样冷淡,是怕她的风头盖过她吗?

吴染染看沈青橙和那男人实在不熟的样子,便胆子大了起来。

“青橙,你没看出来我换了发型吗?把卷发弄直了。”

“以为你请假是病了,才没打扰你。本来想让你看看,我到底是原来的卷发好看,还是现在的直发好看?”

沈青橙有些头疼,她这是背地里勾完陈路远,现在又忍不住在傅京深面前发散她的魅力么……

说着,吴染染竟然直接从手机里翻出一张她以前卷发的照片。

那张照片,是她坐在床上半围不围浴巾拍的。

饶是淡定的沈青橙,嘴角都几不可查地抽了又抽。

她的教养使她连在大庭广众发脾气的想法都没有,吴染染却能做到面不改色的大庭广众之下发骚?

吴染染身子一扭过去,跟傅京深搭话:“这位先生,我们女生看女生其实看不出变化和问题。男的不一样,你觉得我是卷发好看,还是直发好看?”

算得上私房的照片,被吴染染突然塞到傅京深撩都没撩的眼皮子底下去了。

吴染染这个角度,也刚好看到,原来这位先生在看沈青橙过往的朋友圈内容……

没见过哪个男人会喜欢沈青橙那种死板的乖乖女。

沈青橙却已看透一切,看吴染染就像在看一个上蹿下跳的跳梁小丑。

傅京深修长挺拔的身形坐在沙发里。

被迫看到那张照片。

两秒后。

傅京深端起咖啡杯,神情疏淡的说了句——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