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周梓昊在哪看,吹冷南漓月完整版阅读

吹冷南漓月,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历史类小说,作者是落H晓月,主角是周梓昊,主要内容:北胤南漓,几十年的家国纷争。机谋权策,我一人的不羁江湖。他曾是一国太子,天子驾崩,朝堂混乱 亲弟弟逼迫他背井离乡。在这个武道纵横的世界,南北两朝,五大天师,北有支狼漠卫,南有血滴国臣。夹缝中生存,不甘仅仅成为棋子,那就只能自己操控命运!

小说周梓昊在哪看,吹冷南漓月完整版阅读

第1章 暗度陈仓欲无果,明月江心秋一剑

漓朝东

月黑风高,潮平岸阔。

一行十几人伫立江边,无一不是衣衫褴褛,筋疲力尽。可是所有人的眼中都流露出兴奋和喜悦。

“立即着手渡江,天亮之前到达芦衡岛,之后便可以高枕无忧了。”一位年近二十的青年厉声说道,语气中充满了居高临下之感,全不似外表看起来的寒酸落魄。

“是!”一行人齐声喝道,一个两鬓斑白,眼中布满血丝的老者躬身说道:“芦大人已经安排了轻舟四架,大人也会在一个时辰之内赶到,他让我们先行。”

一缕月光照在青年人的脸上,映出一个剑眉星眸,英容刚毅的男子面孔,轻唇微启:

“舟何在?”

语音未落,江水立即澎湃起来,急唰唰的水声振聋发聩。转眼工夫,江边已经稳稳当当的停了四架轻舟,舟体如梭,舱顶上面挂着一个大大的“鸾”字。

舱内飞出黑影,共八位虎背熊腰的黝黑壮汉,头戴斗笠,手攥木桨,齐齐躬身道:“见过东临王!”

青年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可下一刻就变了脸色,拳头紧攥,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道:

“赵泽川,你令我百日流窜,我定让你百倍以偿!”

风吹草动,潮动人行。

几乎是青年一众离开的那一刻,树下飘出了一道白影,一柄寒剑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恐怖,白影望着众人离去的方向,杀意陡显!

不多时,舟已至江心。

赵泽鸾独自立在江头,周围的亲信已经沉沉睡去,但是思绪纷扰着他,在没有达到真正安全的地方之前,他是不会放松警惕的。

机警,谨慎,这是他成为如今仅存的二位皇子之一的原因。

在当今圣上下令屠尽所有含有皇子血脉的兄弟之前,没有人会想到这位刚登基不久的皇帝竟然是位冷冷血无情的侩子手。若不是他师傅鼎力相助,赵泽鸾恐怕也要惨死宫中。

一名九品宗师的实力,哪怕是皇帝也不敢小觑,更何况这位宗师背后是传说拥有世间顶尖战力的芦衡岛。

至今为止他所见过的宗师出手,也唯有师傅芦忌一人而已。

宗师出手,定将毁天灭地!

就在这时,赵泽鸾看见眼前不远处有一道白影。

就在这时,赵泽鸾感觉到一阵扑面而来的刺骨寒意。

就在这时,赵泽鸾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当他想移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被那人的气机完全锁住,如同砧板上的鱼肉,无法移动分毫。

千米之外就能发出如此大压迫感的,唯有宗师上的强者,而且那人的气息,自己似乎在皇宫之中感受过!

赵泽鸾的后背直冒冷汗,心中抱着一丝侥幸,这位强者只是经过而已,经过而已……

“轰隆”江面上几道十几米高的水柱升起,激起的水花顿时将那快舟击翻,空余赵泽鸾一人而已。

船夫闷哼一声,已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丢至江中,整个天地之间,唯有赵泽鸾和那渐行渐近的白衣剑客而已。

“不知前辈此举有何用意?”赵泽鸾毕竟是为皇子,大有几分泰山崩于前而不惧之势,自己的师傅很快就会赶来,只要这位不是还未搭话就杀人的那种,自己还是会有一线生机。

白衣剑客停顿了一下,手中长剑缓缓抬起:

“奉陛下之令,取你狗命!”

赵泽鸾皱了皱眉头,略带着惊慌地喝道:“你……敢?”

白衣剑客未语,潇洒的转了个身,抬起手中那酒瓶,对着皎洁的明月酌了一口。

“君要你死,你不得不死。”

语罢,一剑斩出,刹那间,整个江面上都覆盖了一层白霜,空气中的水分在那一瞬间仿佛被吸干了一般,而赵泽鸾连同那架小舟,直接就在这朴实而又强大的一剑之中泯灭!

收剑,人走,唯独留下那激起千层巨浪的江面,以及江中那隐隐约约的一团血雾。

不多时,一道青色的声音出现在江面上,弯腰掬了一手江水,眼中露出暴怒。

“好一个冯漓秋,这笔帐,芦衡岛记下了!”

青色身影身子也身子一晃,已然离去。

……

漓宫

一位黄袍加身的青年人端坐在龙椅中,光从相貌来看,简直是和惨死于江中的赵泽鸾是一个磨子刻出来的,不用猜测,这位就是当今漓朝的圣上,赵泽川!

刚刚在江中如此潇洒,如此豪迈的白衣剑客就单膝跪在陛下面前:“赵泽鸾已死,芦忌大概在我之后赶到,这可算是和芦衡岛结下梁子了。”

陛下眼中寒光闪烁:“若让你率兵平推芦衡岛,有几成把握?”

白衣剑客眼中竟然露出了恐惧之色,沉吟半响之后道:“若臣一人,定将全军覆没于芦衡岛之外。若是四大国臣齐上,可以两败俱伤。”

陛下挑了挑眉头:“这芦衡岛主的实力当那么恐怖?”

“宗师之上,本朝除宇将军之外,无人可敌。宇将军的实力与他相比,大概五五开。”

陛下叹了口气:“这芦衡岛一直是我心头之患,如今赵泽鸾身死,就怕那群老怪物发疯。”

白衣剑客摇了摇头:“有宇将军威慑,他们大抵不会有大动作,更何况岛主年事已高,几乎已经不理俗世。倒是那芦忌可能会来境内干一些出格的事情,不过漓秋可以应付,若再加上一位宗师,定叫他有来无回。”

陛下转过身去:“那个家伙的信息打探到了吗?”

白衣剑客露出古怪之色:“据血滴子的情报,可能已经到了胤朝。”

“传我令,以你为首组成狙击小队,一个月之内我要看到赵泽海的首级。”

“是!”

白衣剑客悄然退去,漓宫之中,唯留着若有所思的的陛下。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