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周梓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吹冷南漓月在线看

小说吹冷南漓月主角是周梓昊,是由落H晓月所写的历史类小说,内容相当精彩,讲述了:北胤南漓,几十年的家国纷争。机谋权策,我一人的不羁江湖。他曾是一国太子,天子驾崩,朝堂混乱 亲弟弟逼迫他背井离乡。在这个武道纵横的世界,南北两朝,五大天师,北有支狼漠卫,南有血滴国臣。夹缝中生存,不甘仅仅成为棋子,那就只能自己操控命运!

周梓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吹冷南漓月在线看

第4章 贺林饭馆拦人,世子慷慨解围

袁良广眼前这几位彪形大汉的修为与他相仿,再加上北胤的武士一般体魄都比南漓要强壮些许,但是对抗一人袁良广都十分吃力,眼前足足有四名彪形大汉,自己绝对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于是袁良广身子迅速后退,背靠着墙壁,避免腹背受敌,而那几名彪形大汉已经握着朴刀冲了上来。

袁良广此时手中并没有朴刀的兵器,当下身子一矮,躲过了一名大汉的横砍,紧接着右手往墙上一推,带动着身子飞起,同时双脚在空中凭借那短暂的浮空期迅速出脚,往彪形大汉身上踹去。

极其密集的脚踢声传来,四名彪形大汉闷哼一声,往后退了一步。但是北胤的游牧民族本身就身强体壮,这等攻击无法对他们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是稍微缓了一口气,之后更加气势汹汹的冲了上来。

袁良广皱了皱眉头,三品的修为根本不足以对付眼前的家伙,于是他看准了饭馆中的一面小窗,准备溜之大吉。

既然打不过我就跑,这几个笨重的家伙我不信他们能追上我。

当机立断,袁良广将手中的一两银子掷出,稳稳的落在了桌子之上,“小二,结账!”

店小二哪里敢动,此时正躲在柜子后面发抖呢,那几位爷们哪里是寻常人能惹的啊。

青年人皱了皱眉头,似乎看穿了袁良广的心思,挥了挥手,两名彪形大汉立即挡在了窗前。此时的袁良广已经被形成了夹击之势,可以说是无处可逃了。

“别挣扎了,还不快束手就擒,本公子答应你只要你一双手臂。”青年人狞笑道。

袁良广叹息一声,看来自己今天就要裁在这里了。

“真他娘的吵,不是来吃饭的就给老子滚!”门外竟然又来了一批人,径直走进来就找了一张圆桌坐下:“店小二,来上菜!”

店小二悄悄的冒出头来看了一眼,心中怒骂,这家伙不是找死吗,这不明摆着往人家刀刃上撞吗。但当他看清来人之后,立即打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袁良广的眼神有些复杂,这家伙这个时候到来,究竟有什么用意。

而那位青年人本来脏话都要骂出口了,但是一转头差点没有吓尿。

谁来了,很简单。北沐王世子周梓昊,这位向来只出现在富丽堂皇地方的风流公子哥,现在竟然出现在这个逼仄的小饭馆里。

他身边的侍从也是吓人,四名漠卫就这样直挺挺的站着,当今世上有谁能让漠卫当侍从?皇帝老儿和北沐王,之后就是眼前这家伙了,连宫中那些自诩地位高的皇子都不行啊。

青年人艰难的咽下口水,直接朝着周梓昊弯腰行礼,颤抖着说:“在下贺林,见过世子。”

周梓昊笑骂道:“贺兄弟今天不上醉京亭风流?那头牌怡儿的那对酥胸可是相当不错啊。”

贺林只能赔笑着道:“那是世子的女人,小的可不敢冒犯。”话是这么说,贺林心中已经燃起了怒火,在这位出现之前,整座上京城的美女几乎都是他和他哥贺晔承包的,现在这位来横插一手,那群妓女服侍起自己起来,总有些不情不愿的滋味。

不就是有个牛逼的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贺林眼中闪过一丝怨毒的神色。

周梓昊笑眯眯的道:“不知道贺兄弟光天化日之下,把人家南边来的客人堵在这里是是啥意思啊,这样的待客之道也不怕南漓笑话咱们气量小了?”

四名彪形大汉识趣的散开,重新回到了贺林身边,袁良广此时才能够松一口气。

贺林看见形势不对,准备带着属下离开,于是他狠毒地看了袁良广一眼,之后朝着周梓昊拱手道:“既然世子有如此兴致来这小饭馆,那贺某就不奉陪了。”

“走!”

“慢着!”

贺林的脚步还没有迈开,就那么直挺挺地站在了那里,看着周梓昊的眼神中已经有火焰在燃烧。

周梓昊挥了挥手,一名丰满的少妇已经被带了上来,那名蟊贼头子瞬间心脏漏跳了一拍,而袁良广此时虽然惊讶,但也有些幸灾乐祸,这家伙今天恐怕要栽在这里了啊。

少妇一上来就梨花带雨的哭泣:“小人刚才上街买菜,就遇到了这群无耻的流氓,直接上来对我动手动脚,要不是这位公子相救,小人就要贞节不保了。”说完之后还感激的往袁良广身上看了一眼。

周梓昊道:“是哪个流氓?不会是贺兄弟吧,几年不见眼光那么逊了?”

少妇直接指向了那名蟊贼头子,贺林此时也是被气的胸脯起伏,这流氓流氓的叫着,不是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吗。

周梓昊站起身来:“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干出这种苟且之事,你真当北胤没有王法了?”

蟊贼头子吓得跪地求饶:“小的知错,求世子放过俺。”

周梓昊冷哼一声:“上梁不正下梁歪,今天本世子终于体会到了。”

贺林差点气的喷出一口老血,你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吧,不过这种话可不能放在明面上说,他低头看着那名瑟瑟发抖的蟊贼头子,脸上突显出了一丝厌恶之色。

就你害老子丢脸!

一柄匕首直接插在了那名,蟊贼头子的背上,伴随着一声痛呼,蟊贼头子的身子逐渐软了下来,就此伏地不起。

贺林擦了擦手:“这种小人我已经处理了,还望世子不要追究,我怕今后一定会好好管教手下的。”

语罢,贺林直接带着手下出了饭馆,没有再给周梓昊什么脸色,只留下了蟊贼头子的尸体。

周梓昊也不好继续找茬,朝着袁良广招了招手:“这次你可是欠了本世子一个人情啊。”

袁良广犹豫了一下,拱手示意:“谢过世子帮在下解围。”

周梓昊看了一眼蟊贼头子的尸体:“袁兄弟侠肝义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如果不介意的话,今后就留下我手下效力如何?”

招揽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本世子欣赏你,给你进入北沐王府给我办事的机会。

袁良广没有回绝,一口答应下来。现在的他也没有一个好去处,不如就呆在北沐王府。当即单膝跪地行礼:‘属下袁良广,见过世子。’

周梓昊笑着点了点头:“来人去把袁兄弟的家属接过来,在府中好生安排一个住处。”

今后身边终究有了一个能办事的亲信,漠卫再好也终究还是皇宫里的权力,现在看来自己无非只是皇帝的一枚棋子而已,要想再真正的冲出棋盘,那必须要有自己的亲信。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