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沈鱼江楚霖的小说这个姑娘有点怪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今日推荐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这个姑娘有点怪,作者是深海的臭虫,主角是沈鱼江楚霖,主要讲述了:沈鱼在最狼狈的时候再次遇到江楚霖这个前男友,沈鱼表示她想立刻从这个地球上消失。江楚霖周末回家,和沈鱼再次重逢,江楚霖表示他再也不会让她逃出自己的手掌心。

主角是沈鱼江楚霖的小说这个姑娘有点怪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第5章 重逢5

“哇~~~”

沈鱼是在快睡着的时候被哭声惊醒的,反应过来的时候江楚霖已经抱住了程文硕。

沈鱼去叫文老爷子。

程文硕以为是爸爸回来了,抓住江楚霖的衣服使劲往他的怀里钻,让江楚霖提前体验了当爸爸的感觉。

“文硕,别哭,曾爷爷在这里。”文老爷子站在旁边,想要摸摸程文硕,但是这孩子不知怎么了,一直哭个不停,还不让别人碰他,只是一个劲的往江楚霖怀里钻。

几个人再没别的动作,等着程文硕哭够,冷静下来。结果那孩子哭累了,在江楚霖的怀里又睡着了,几人只能等到天亮这孩子醒过来了。

江楚霖想把孩子放下,但是这孩子抓的太紧,稍微一使劲,那孩子就哼哼唧唧,他也不敢太用力,只能顺着孩子的力道和他一块儿躺在病床上,值得庆幸的是VIP病房的床够大。

沈鱼看着眼前的一幕,得意的心想江楚霖身上的味道果然人人都喜欢。但是程文硕表示你误会了,他只是把江楚霖当成他的爸爸了。

江楚霖看到沈鱼的神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在沈鱼看不到的地方嘴角上弯。

病房里虽然关了灯,但是因为地灯没有关,所以病房里还是可以看到东西的。

江楚霖仰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他知道沈鱼没有睡着。

“沈鱼”

“嗯”

“当初你为什么和我分手,是因为你能看到那些东西么?可是如果是的话,你当初就不会追我。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呢?”

江楚霖大概知道是为什么,他不是几岁的孩子,但是她既然有勇气追他,却没有勇气和他一起走下去,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这是江楚霖最在意的,既然他们要在一起,就应该坚定的走下去,为什么拿走了他的心,最后又将他的心弃之如履。

沈鱼不敢说,她当初凭着江楚霖那张脸一时冲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去追江楚霖,虽然她也听到同学的话,但是那个时候她并没有在意,直到追上他之后,那个老婆婆告诉她的话,浇灭了她的热情和勇气,让她最终放弃和他在一起,他太优秀,沈鱼并没有足够的资本能够和他站在一起,更何况现在她的工作,江楚霖的家人也不会同意两个人在一起,现在的她更没有勇气。

“我们,还有机会么”。江楚霖又开口了。

江楚霖这5年一直都在想如果再次见到沈鱼,他会怎么对她,不理她还是在她面前炫耀自己过的多好,可是直到见到沈鱼的那一刻,他只想问这句话,他们还有没有机会,他过的一点也不好,他想要继续和她一起走下去。

“江楚霖,我”沈鱼想要说点什么,被江楚霖打断。

“沈鱼,我只问你这一次,如果你这次的回答是不,那我们这辈子都没可能了。你好好考虑,我睡了。”江楚霖只允许自己低头一次。

有,我们有机会,沈鱼心里说道,怎么会不愿意呢,他那么好,连活了百年的老婆婆都说他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人,是一个无可挑剔的男人,沈鱼怎么会不愿意,只是这件事情之后他会忘了我们今天的重逢,只记得5年前的自己,她不想耽误他的未来。

第二天一大早还不到七点程文硕就醒了,睁开眼睛,病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下床。

他看到躺在沙发上的沈鱼,想起昨天好像是这个女人把自己从小黑屋里抱了出来,他小声的对沈鱼说了声谢谢。

程文硕听到门口有人在小声说话,瞬间戒备起来,他迈着自己地小短腿小心翼翼地走到门口,贴在门上听外边的人说话,但是外边的人似乎怕吵醒他们睡觉,声音很小,程文硕什么也没有听到,但是小小的他可以确定没有凶凶的婶婶的声音。

他踮起脚尖,吃力的把门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缝,朝外看去,就看到妈妈曾经给他看的照片里的曾爷爷拄着拐杖,站在门口正笑眯眯看着他,那张照片现在还在他的衣服口袋里装着,没有被婶婶发现,那是妈妈的全家福,他终于见到真实的曾爷爷了,妈妈说过曾爷爷一定会对他好的。

他猛地打开门,像个小炮弹冲向他的曾爷爷,把小小的脸蛋埋在曾爷爷的膝盖处。

程文硕的力道虽然不大,但也不小,要不是江楚霖在后边扶着他,他估计已经倒了。他伸出手摸着程文硕小小的脑袋,看着他一耸一耸的小肩膀。

“咕~~~”肚子饥饿的声音从程文硕的肚子里传来。程文硕羞愧的把头埋得更深了。

“哈哈哈,饿了吧,早餐已经买好了,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都买了点,来看看你喜欢吃什么。”

文安牵起程文硕的手,带着他走到餐桌旁开始吃早餐。

吃完了早餐,江楚霖叫来医生给程文硕检查了一番,确定他没事了才彻底放下心来。

“你是我的曾爷爷吗?”小小的程文硕现在还不敢相信曾爷爷来找他了,还以为是在做梦。

“是,我是你的曾爷爷。是我们老文家的孩子。”文安坐在程文硕的旁边,牵着他的手说道。

“那我妈妈呢,我妈妈说她回去找曾爷爷然后和曾爷爷一起来接我,现在我妈妈呢?她在哪里?”

程文硕看着曾爷爷,等着曾爷爷告诉他,妈妈去哪里了,为什么没有来接他。妈妈答应过他一定会和曾爷爷一起来接他回去的。

“你妈妈去世了。”沈鱼说道。

沈鱼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看了看手机已经早上九点多,猛的坐了起来,她从来都没有起这么晚过,病房内已经只有她一个人,江楚霖和小孩已经起床了,桌子上放着一些一次性洗漱用品,大概是给她的,沈鱼想。

沈鱼快速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去了客厅,刚打开门就听到程文硕稚嫩的声音。沈鱼没有隐瞒,文楠楠和她说过不用和程文硕隐瞒,他要是问了就直接告诉他。

“你别看我们家文硕是小孩子,但是他很坚强,你就直接告诉他,你要是瞒着他,他可能还会怪你。”这是沈鱼第一次见到文楠楠就问的问题。

程文硕听到那个女人说妈妈去世了,小小的他还不懂这个词,只是觉得这个词很不好,他扭头问曾爷爷,“曾爷爷,什么叫去世了?”

文安看着程文硕那与楠楠极为相似的小脸,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父母,即使他也是程文硕的亲人,但他始终代替不了他父母的位置。

病房内,沈鱼拿出那两个盒子,打开,在其中一个盒子里点上香。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