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林阳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四合院:开局拿捏众禽把柄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今日推荐一本都市小说四合院:开局拿捏众禽把柄,作者是肉沫豆花,主角是林阳,主要讲述了:穿越四合院,成了半大小子林阳,开局死了爹,妈也病入膏肓。  四合院众禽没等他妈咽气,就合谋分他家的财产。  易中海:“你家轮椅借我使使,我不是要,我是借懂吗?但不一定还。”  刘海中:“我家人口多,要你一间房,放心我给你五块钱。”  阎埠贵:“同上,我也要一间房,也给你五块钱,三大爷敞亮吧?”  秦淮茹:“我要你家票和钱,作为交换我给你们洗衣服。”  傻柱:“我缺个媳妇,你妈就挺好。”  棒梗:“谁说我偷鸡,明明是林阳偷的……”  看着四合院禽兽的众人,林阳一甩头。  别急一个一个来,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你们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林阳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四合院:开局拿捏众禽把柄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第8章 坐拥巨富

林阳瞪着眼睛,“妈,咱们祖上是皇亲国戚吗?”

如果杨素贞成分不好,那轧钢厂可能会收回杨素贞接班的名额。

却见杨素贞白了他一眼,“咱们家祖上三代贫农,你外公外婆都是地里刨食儿的庄稼人。”

地里刨食?庄稼人?

林阳看着怀里的巨富,外公地里长地契?还是长黄鱼儿?

杨素贞仿佛看穿了儿子的想法,笑了笑说道。

“外公外婆真的是庄稼人,这些东西,是从咱们老家房子墙根底下刨出来的,你外公谁也没告诉,全给妈当嫁妆了。”

顿了顿杨素贞继续说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帮咱们家,那些房契地契上全是不记名的,谁拿到房契地契,房子就算谁的。”

林阳长呼一口气,幸亏杨素贞和老爹林建设,没有直接拿地契出来收房子。

这个年月收房子?收了你就是被打倒的对象!

“那先藏在这里,等我找到好地方,再把东西藏起来。”林阳笑道。

他倒是想随身携带,可惜他的系统和别人不一样,没有储物空间。

“妈,我给你倒杯热茶,你喝了赶紧去床上躺着,我去做晚饭。”

紧接着林阳把自己从系统那里拿到的【生命力×10】,全都加在杨素贞身上。

坐在轮椅上的杨素贞“咦”了一声。

只觉得全身一热,一股暖流传遍四肢百骸,原本虚弱的身体,竟然恢复了一点。

“儿子,我喝了你倒的茶,身体好像舒服了很多。”

看着满脸惊喜,脸蛋逐渐红润的杨素贞,林阳松了口气。

“是吗?那我以后天天给妈倒茶喝。”

他不准备告诉杨素贞自己有人生模拟器。

这种事太匪夷所思,即便是告诉了,杨素贞也不一定会相信。

他只需要默默对杨素贞好就行了。

吃完晚饭,林阳给杨素贞倒水泡脚,刚要走又被杨素贞叫住了。

“别急,妈还有东西给你。”

“什么东西?”

杨素贞从枕头下拿出一个小布包递给林阳。

林阳打开一看。

好家伙,全是一叠一叠的大团结和票据。

“这也是外公给的嫁妆?”林阳快疯了。

本以为林建设没了,自己就从欧皇变成了非酋。

没想到欧皇就是欧皇,少了爹也是欧皇!

票据就不说了,各种各样的好几扎。

至于钱全是10元面额,每一叠100张,一叠一千元,这里足足十叠,还有一些小面额的,零零碎碎也有一两千元。

“什么嫁妆啊?这个是我和你爸工作后存下的。”杨素贞说道。

林阳郑重其事地把钱财包好,“妈,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守着。”

杨素贞点点头,“明天开始我会去轧钢厂上班,你还有几天才开学,在家好好守着东西,知道么?”

“明白!”

……

第二天一早,杨素贞起床做了点小米粥,又把馒头放在火盘子上烤着,接着夹了点过年腌制的咸菜出来,便来叫林阳起床。

林阳揉了揉眼睛,习惯性地摸手机。

结果摸了半天没摸到,才想起来自己已经穿越了。

母子两个吃完早饭,林阳把杨素贞送到门口。

刚准备回家,就见傻柱提溜着饭盒,一摇一晃地从院里走出来。

见到林阳,傻柱冷哼一声,把头扬得高高的。

林阳懒得搭理这个混不吝,转身回家了。

他还得去整理一下昨天轧钢厂送来的东西,还有昨晚院里那些王八蛋赔偿的钱。

顺便找个地方把钱藏起来。

傻柱见林阳不搭理自己,气得牙痒痒。

正要讽刺林阳两句,就见秦淮茹打开门走了出来。

“傻柱~上班啦?”秦淮茹笑得甜甜的。

自打男人死了以后,秦淮茹对男人们越来越亲昵了。

傻柱就是其中一个。

“秦姐,你也上班啊?一起呗。”傻柱笑呵呵地靠过去。

秦淮茹咬着嘴唇,“傻柱,姐想求你件事儿。”

“秦寡妇,我告诉你,你够了啊,大早上的你别提钱。”

秦淮茹咬着嘴唇,“我昨晚和我婆婆闹了一宿,她不肯给钱,我手里是真的没钱了,总不能让三个孩子挨饿啊,好傻柱~你再帮姐一回,就一回,姐求你了~”

秦淮茹声音软糯,一句话拐了三个弯,喊得傻柱骨头都酥了。

看着秦淮茹媚眼横飞的模样,傻柱悠悠然叹了口气。

要是杨素贞也能像秦淮茹一样,和他撒个娇,该多好啊。

以前觉得秦淮茹好看,可自从见了杨素贞,他就觉得秦淮茹差那么点意思。

和杨素贞相比,秦淮茹更老,身材也不如杨素贞,皮肤状态也不如杨素贞。

而且同样是穿花棉袄,人杨素贞穿起来婀娜多姿,秦淮茹穿起来就有点虎背熊腰的意思。

秦淮茹不知道傻柱暗地里拿她和杨素贞比较,而且还把她比得一文不值。

见他不说话,秦淮茹拐了拐他的胳膊。

“行不行啊,你倒是说句话啊。”

傻柱清了清嗓子,“咳咳~我说姐姐,你要养孩子,我也要娶媳妇啊,我要是把钱给你了,我上哪儿娶媳妇去?你给我做媳妇啊?”

秦淮茹脸一红,接着咬咬牙。

“你要是替我给了,我……我晚上去找你。”

傻柱眼睛一下瞪大了。

“别别别……我开玩笑的,你要是去找我,全院都知道我和一个寡妇不清不楚,到时候我还娶不娶媳妇儿了?”

秦淮茹一听就哭了。

“好你个傻柱,你们都欺负我是寡妇,想怎么调笑就怎么调笑,我是寡妇我愿意啊?你们……呜呜呜……”

傻柱最见不得女人哭,秦淮茹的眼泪攻势,瞬间把他打得溃不成军。

他跺了跺脚,“好吧,我想想办法~你别哭了行不行?这事儿都怪林家那小王八羔子!”

秦淮茹这才破涕为笑,“好傻柱,我就知道你和其他人不一样。”

傻柱摆摆手,转身朝后院走去。

他的确是没有钱了,但聋老太太那儿有,他准备先借100块钱,帮帮秦淮茹,等自己发了工资,再还老太太。

路过许大茂家门口,就见许大茂夹着公文包走出来。

“傻柱,到上班时间了,今儿有领导过来,邀请哥们儿放电影,你好好给我做饭,听见没有,别想偷懒。”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