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您有新的命案订单在线阅读陆清桉苏郁小说免费看

最近作者大大呆a瓜写的您有新的命案订单呼声非常高,主角是陆清桉苏郁,主要讲述了:十年前,苏郁被绑架失踪,音乐圈少了一个青年钢琴演奏家十年后,苏郁在执行任务中,意外看到了个冰山美男她想:遇到他,是她的福气但美男的脾气有点冷,嘴巴有点毒搭讪失败,犯贱不成,就算携手解救被挟持的人质,也要被他“夸”是个憨批她想:这个福气,大可不要但不要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因为这个冰山美男,是她新上任的顶头上司苏郁:……夭寿哇!陆清桉:闭嘴!苏郁(怂兮兮):好的呢!陆清桉:叫老公!苏郁:那我还是闭嘴吧陆清桉:…….离奇惨死的女人,所住的房间没有第二人进入的迹象尘封数年的老旧棺材里,白骨之上躺着另外一具腐败巨人观被囚禁折磨的流浪汉,胃部竟然残留着自己的身体组织……所有案件扑朔迷离,抽丝剥茧中,十年前那起连环绑架杀人案的真相,被害者手腕处诡异烙印的秘密,逐渐浮出水面最后一个受害者,苏郁,坐在审讯室里,表情冷漠嘴角挂着浅笑,“我杀了他。”*【少年的肩上不只有清风明月,更有家国天下,还有她】清冷冰山刑警队长vs沙雕贱萌女刑警食用须知:本文架空,架的很空这是一篇披着悬疑文的小甜饼

您有新的命案订单在线阅读陆清桉苏郁小说免费看

第2章 我在地狱等你

我擦嘞?!

我知道我枪法不好,但也不至于关键时刻掉链子吧?!

男人距离引爆器仅仅几步之遥,手枪里的子弹也已经告捷,苏郁快步上前,企图争抢。

黑衣人穷追不舍,用力按住单薄的肩膀,拳头仿佛被物理加持,带着闪现暴击,朝她的面门,毫不留情的挥下!

苏郁眼眸中的小火苗燃烧着,歪头轻松躲过,咬牙切齿的干脆一抬脚!

断子绝孙腿!

重物跌倒的声音尤其明显,黑衣人满脸痛苦的倒在地上,彻底丧失了所有挣扎能力。

另一边。

方宇眼里只剩下引爆器,脑海中想象着烟火纷飞,火焰冲天的壮观景象,狂笑着伸长了手臂。

手指马上就要触碰到引爆器!

苏郁的瞳孔骤然缩紧!

“嘭!”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大响声传来,玻璃碎片稀稀拉拉的掉落满地,紧接着,快到模糊的身影果断出手,完全看不清他的动作,只能听到惨烈的一声惨叫——

“啊!”

是方宇在痛呼!

事情转折发生的太突然,苏郁眉头微皱,大脑快速运转,果断的出手阻拦想要去援助的黑衣人,警校里学过的各种格斗招式全部往他们身上招呼着。

陆清桉看着身手矫健的纤细人影,不紧不慢的捡起引爆器,放在骨节分明的大手里把玩着,深邃眼眸中写满了清冷漠然。

仿佛他拿着的不是关乎所有人性命的炸弹引爆器,反而是一样精美的小把件。

踩着男人后背的力道加重,目光冷淡的看着他嘴角溢出的鲜红色,眉头紧锁着。

“你放了他!”

不知道从哪里突然窜出来一道人影,女人颤抖着手臂,眼眸中带着闪烁的晶莹,克制着紧张,“你放了方宇,不然我杀了他们!”

说着,手枪的方向对准了人质的位置。

苏郁果断解决了面前的麻烦,目光停留在神秘男人身上,眉头微微皱起。

脊背挺拔像是站军姿,浑身上下散发着疏离冷峻的气息,从他简单的动作招式上看,受过严格的高强度训练。

是友非敌。

大脑快速的运转得出结论,三步并作两步绕到男人身侧,保持着安全距离,警惕的提醒,“她是方宇的妻子。”

轻飘飘垂下眼眸看她一眼,陆清桉很快收回目光,薄唇轻启,嗓音清冽低沉,“你会开枪吗?”

“你敢杀人吗?”

眼睛瞪的像铜铃,苏郁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大哥,你脑子瓦特了吗?!

这是对绑匪该有的语气吗?

身旁人一脸“你丫的怕不是有毛病”的小表情,陆清桉置若罔闻,冷淡的看着对面女人惨白的脸,陈述一般的语气,“你不敢。”

女人已经快要哭出来了,两只手紧紧握着枪,像是已经要到极限的模样,声音里带着哭腔,“快放了方宇!”

方宇目眦欲裂,“快跑!别管我!”

啊,这是一场多么琼瑶伤感的画面。

什么“你快走”、“我不走”、“要走一起走”、陆清桉的面上毫无动容,单手拎起男人的脖颈,轻松的宛如拎小鸡崽子似的,一把把人按在楼梯处!

男人的大半个身体悬空,只要他一松手,整个人就会从三楼掉下去!

悬空伴随着的强烈失重感觉让方宇求生欲爆棚,抓住男人的手,指节泛白,就像是捉住了救命稻草。

深邃眼眸仿佛看着没有生命的跳梁小丑,陆清桉漫不经心的把人再次向下低,语气冷淡,“放下枪,否则你不仅不能让造谣者绳之以法,不仅会失去女儿,还会失去丈夫。”

女人肩膀都在颤抖着,丈夫的命悬一线彻底击溃她的最后防线,手枪缓缓滑落,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脸无声哭泣。

苏郁:“……”还能这样呢?

万丈高楼平地起,小丑竟是我自己?!

仓库外传来警笛声,隐隐约约能看到红蓝色的灯光,大门从外面被打开,装备精良的警察鱼贯而入。

一瞬间,被扭转的战况彻底成了定局,脚步声,痛哭声,此起彼伏。

掏出随身携带的银色“手链”送给他们,苏郁的动作利落干脆,随着“咔哒”一声轻响,耳畔传来有气无力的声音,“你,你中弹了,为什么没死?”

“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做防弹衣,”苏郁满不在乎的站起身,拉开外套拉链露出里面黑漆漆的防弹背心,“随身准备了几个小血包,被子弹击中,伪造成流血受伤让你放松警惕性。”

“防弹衣这种东西呢,是用不知道谁的脸皮做的,特别实用,是人类的智慧。”

“呵。”

头顶突然传来一声轻笑,苏郁快速转过头,余光看着高大男人嘴角上扬的嘲讽弧度一闪而过。

她什么有种他在讽刺她的感觉?

难不成防弹衣还能是用她的脸皮做的嘛?!

陆清桉眼眸中倒映着她幽怨的眼神,不经意垂眸,目光落在单薄的身影上,缓缓落下,锁定她颤抖不止的手。

瘦,这个女人太瘦了。

刚才看她,瘦弱的仿佛一阵风吹就倒,现在脱下厚重的防弹衣,整个人更加纤细,弱不禁风。

也不知道她刚才是怎么撂倒人高马大的黑衣人的。

方宇没有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暗流涌动,咳嗽两声面色惨白,声音很轻很轻,“苏郁,有个人,托我给你带句话。”

“他说,云端上高高在上的天使一旦陨落,会成为地狱里最狠毒的魔鬼。”

“我不会死,我会在你日渐腐烂的内心里,直到你为你的骄傲殉葬。”

谁都看不到的角度,苏郁的动作停止,漆黑一片的眼眸中暗光快速划过,眼睫微颤,手指颤抖的幅度增大。

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从窒息般的痛苦状态恢复正常,手臂搭在膝盖上,语气沉沉,“你和你妻子都是中产阶级的工作者,我国控制枪支弹药的标准格外严格。”

“你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获得枪支和炸弹,所以,帮助你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让你给我带话的那个人?”

虽是问句,但话语当中的陈述语气太过明显,方宇闭上眼睛,露出绝望的笑,模样癫狂,“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苏郁,我在地狱等着你。”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