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陆清桉苏郁小说您有新的命案订单无广告阅读

悬疑小说您有新的命案订单主角是陆清桉苏郁,作者是呆a瓜,最近非常火热。主要讲述了:十年前,苏郁被绑架失踪,音乐圈少了一个青年钢琴演奏家十年后,苏郁在执行任务中,意外看到了个冰山美男她想:遇到他,是她的福气但美男的脾气有点冷,嘴巴有点毒搭讪失败,犯贱不成,就算携手解救被挟持的人质,也要被他“夸”是个憨批她想:这个福气,大可不要但不要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因为这个冰山美男,是她新上任的顶头上司苏郁:……夭寿哇!陆清桉:闭嘴!苏郁(怂兮兮):好的呢!陆清桉:叫老公!苏郁:那我还是闭嘴吧陆清桉:…….离奇惨死的女人,所住的房间没有第二人进入的迹象尘封数年的老旧棺材里,白骨之上躺着另外一具腐败巨人观被囚禁折磨的流浪汉,胃部竟然残留着自己的身体组织……所有案件扑朔迷离,抽丝剥茧中,十年前那起连环绑架杀人案的真相,被害者手腕处诡异烙印的秘密,逐渐浮出水面最后一个受害者,苏郁,坐在审讯室里,表情冷漠嘴角挂着浅笑,“我杀了他。”*【少年的肩上不只有清风明月,更有家国天下,还有她】清冷冰山刑警队长vs沙雕贱萌女刑警食用须知:本文架空,架的很空这是一篇披着悬疑文的小甜饼

陆清桉苏郁小说您有新的命案订单无广告阅读

第4章 社死修罗场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只有幽暗的惨白色小灯泡在忽闪忽暗,血腥味夹杂着潮湿的空气,让偌大孤寂的空间变得鄙吝窒息。

一架钢琴坐落在角落里,女孩穿着纯洁的白色长裙,脸上挂着泪痕,按动黑白琴键的十指在上面留下鲜红的痕迹,手腕处惊心动魄的伤痕阴森可怖。

悠扬的钢琴声逐渐变得支离破碎,错弹,遗留音阶,让完整的音调根本组成不了曲子。

眼泪不停顺着脸颊滑下,根本受不了音调的不完美,女孩坐在琴凳上痛哭失声,捂着头歇斯底里的模样崩溃。

下一秒,情景转换,男人把匕首架在女孩脖颈上,声音如同鬼魅般空灵危险,“云端上高高在上的天使一旦陨落,会成为地狱里最狠毒的魔鬼。”

“我不会死,我会活在你日益腐烂的内心里,直到你为你的骄傲殉葬。”

……

瞬间从床上惊醒,苏郁额头上沁出细细密密的冷汗,后怕的感觉宛如一只大手猛捏住心脏,让她喘不过气,窒息的绝望痛苦不断袭来。

胸膛上下起伏着,颓废的靠在床头,目光变得空洞呆滞,举起左手小臂,慢慢的把睡衣衣袖扯下来,露出纤细的骨骼。

手腕上方,狰狞的伤疤大咧咧印在白皙的皮肤上,是半颗骷髅头的烙印,一只黑洞洞的眼睛仿佛地狱里恶魔在凝视,几颗零碎的獠牙延展到手腕处。

烙印周围像是被烧焦的报纸,微微凸起坑洼不平,那是她的皮肤。

因为烙印的高温造成的永久性伤疤,淡粉色的新生皮肤和黑色的疤痕形成鲜明对比,莫名的阴森诡异。

噩梦般的回忆她无数次想要忘却,但手臂上真实的丑陋烙印,却在无时无刻的提醒着她——

那是事实。

“滋啦的声音,升腾起来的白色烟雾,真的和烤肉的时候一模一样。”苏郁似乎还能感受那种痛彻心扉的灼烧感觉,把手放在半空中,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叮铃铃铃铃铃~”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在寂静的夜晚格外清晰,苏郁一颗心提起来。

好几年了,她还是没能适应大半夜的夺命连环call。

按下接通按钮,“喂?”

“苏嘤嘤,我们在你家楼下,有情况,立刻出警,”林白的声音大咧咧在听筒里传来,“你只有五分钟时间。”

五分钟不长不短,足够苏郁收拾自己,快速打开衣柜从一水儿的长袖里随意挑选,冲下楼直奔眼熟的侦察车。

手指敲敲车窗,指着手表,“时间刚刚好。”

车窗落下,露出林白的大板牙和标志性贱笑,朝着副驾驶的位置抬抬下巴,意有所指的,“晚上好,苏嘤嘤,快上车,不过我建议你做副驾驶。”

一听他的话,苏郁准备去前座的动作硬生生停住,天生反骨,作势就要拉开后座的门,信誓旦旦的,“林大法医做司机我当然要好好享受。”

“苏嘤嘤,你真的不要去后座。”

“怎么了?你还在后座藏人了?”

林白笑而不语。

苏郁轻哼一声,拉开后座的车门,视线里突然出现的清冷面孔让她瞳孔骤然缩紧。

男人不急不缓的抬眸,棱角分明的侧脸在月光的照耀下,更加疏离撩人。

关门的动作一气呵成,苏郁用手抚摸着心口,满脸震惊,“卧槽,还真不是人!”

陆清桉:“……”

磨磨蹭蹭,苏郁还是没能逃过上车的命运,只能蜷缩在后座,努力把自己当成一个鹌鹑。

但为什么!这个狗男人的存在感这么强!

男性荷尔蒙的气息直往她鼻子里钻!

摔!

饶是后座很宽敞,苏郁此时也觉得空间逼吝,余光看着男人仿佛伸展不下的大长腿,掩饰着吞了下口水,拿出手机对着他拍了一张。

卧槽,灯光暗成都糊成这样了,还这么神颜。

把蓝牙耳机塞进耳朵里,打开自家闺蜜微信,按下发送键。

陆清桉敏锐的察觉到她的动作,漫不经心的看了眼,很快收回目光。

林白大咧咧的介绍着,“苏嘤嘤,给你介绍下啊,这是咱们新上任的刑警队长,名叫陆清桉。”

“陆队,这是咱们队的苏郁,外号苏嘤嘤,你们应该见过。”

眼眸中暗光滑过,陆清桉侧过头,嘴角扬起淡淡的笑,声音低沉冷冽,“是见过。”

“不过苏郁同志,我有必要严肃认真的告诉你。”

“我身高188,鞋是真的,还有,我不喜欢奥特曼。”

在心里给他贴了个“记仇”的标签,苏郁非常识时务,笑的很不要脸,尾音上扬,“好的呢~”

话说的好听,陆清桉余光看着她按下屏幕键盘的手却没停,眉毛向上挑了下,继续冷淡的说道,“金御小区接到报警电话,发现一具女尸,无法确认是否为命案,需要刑警队支援。”

“报案人声称,听到隔壁传来女人的诡异笑声和救命呼喊,持续了一段时间,灯光忽明忽暗,看起来和鬼屋一样阴森恐怖,小区里甚至有闹鬼的传言。”

“一开始怀疑有人恶作剧,但到达现场的民警却发现了一具女尸,而且……”

“案发现场是一间密室,没有其他人进入的痕迹。”

“也就是说,自杀?”苏郁思考着点了下头,耳朵听着悦耳的男声,一心二用的,一边思考一边在微信上吐槽。

苏嘤嘤:【图片。】

苏嘤嘤:【社死现场啊!姐妹!我遇到那个不是人的面瘫冰山男了!】

苏嘤嘤,:【他竟然是我队长!我们要一起出警了,这次的情况很蹊跷,八成有隐情。】

潘潘小面包:【语音。】

手指按下播放键,耳机里却没有丝毫声音,苏郁皱着眉提高音量,没有发现身侧男人看过来的幽深目光。

咦?怎么蓝牙不好使了吗?

耳畔响起的声音越来越大,陆清桉表情龟裂,维持不住清冷美男的形象,忍无可忍的把耳机递过去,声音凉凉的,“我不是人?我面瘫?”

苏郁愣住,像个小机器人似的一动不动。

陆清桉干脆的把蓝牙耳机塞进她耳朵里,自家闺蜜的滋哇乱叫清晰传来——

“卧槽卧槽!这样上帝建模的脸,你竟然说他不是人?你竟然说他面瘫?!”

苏郁:“……”

这种状况,说是火葬场也不为过吧?

林白不在群聊里,云里雾里的透过后视镜看,“你们俩打什么哑谜呢?”

“这是一个小秘密,”苏郁要裂开了,连忙断开蓝牙连接,手忙脚乱的佯装神秘,“你不懂。”

蓝牙显示断开,下一秒再次连接,苏郁松了口气,看着闺蜜新发过来的长条语音,按下播放键。

耳机里还是没有声音。

雀跃的女声是从车载蓝牙上响起的——

“长成这样的美男还穿什么衣服!穿麻袋都能引领潮流!姐妹,扒了他!”

林白:“……”

陆清桉:“…….”

苏郁:“!!!!!!”

现在,呃,说是修罗场也不为过了吧?!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