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您有新的命案订单免费阅读,陆清桉苏郁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呆a瓜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悬疑小说您有新的命案订单最近尤其火爆,主角是陆清桉苏郁,主要讲述了:十年前,苏郁被绑架失踪,音乐圈少了一个青年钢琴演奏家十年后,苏郁在执行任务中,意外看到了个冰山美男她想:遇到他,是她的福气但美男的脾气有点冷,嘴巴有点毒搭讪失败,犯贱不成,就算携手解救被挟持的人质,也要被他“夸”是个憨批她想:这个福气,大可不要但不要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因为这个冰山美男,是她新上任的顶头上司苏郁:……夭寿哇!陆清桉:闭嘴!苏郁(怂兮兮):好的呢!陆清桉:叫老公!苏郁:那我还是闭嘴吧陆清桉:…….离奇惨死的女人,所住的房间没有第二人进入的迹象尘封数年的老旧棺材里,白骨之上躺着另外一具腐败巨人观被囚禁折磨的流浪汉,胃部竟然残留着自己的身体组织……所有案件扑朔迷离,抽丝剥茧中,十年前那起连环绑架杀人案的真相,被害者手腕处诡异烙印的秘密,逐渐浮出水面最后一个受害者,苏郁,坐在审讯室里,表情冷漠嘴角挂着浅笑,“我杀了他。”*【少年的肩上不只有清风明月,更有家国天下,还有她】清冷冰山刑警队长vs沙雕贱萌女刑警食用须知:本文架空,架的很空这是一篇披着悬疑文的小甜饼

您有新的命案订单免费阅读,陆清桉苏郁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第10章 陆队乌鸦嘴

安静的办公室里,电脑主机嗡嗡作响,还能听到噼噼啪啪打字的敲击键盘声音,高大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后,骨节分明的大手放在鼠标上敲击着。

透过窗户洒进来的夕阳暖光照耀在深邃的五官上,哪怕是不苟言笑般的认真,也无法掩盖他被上帝精心雕琢过的眉眼,清冷中掺杂着矛盾的撩人。

苏郁托着下巴发呆,看着不远处的盛世美颜陷入了沉思,手摸着自己的脸颊,感慨的叹气,“陆队眉眼精致到连我一个女人都望尘莫及,偏偏这个狗男人还一点都不娘气。”

“女娲娘娘,你可太驰名双标了吧。”

“陆队那宽肩窄腰,走起路来跟军人踢正步似的,气势两米八,”林白啧啧两声,瘫在座位上,“我感觉他的后背就像不会弯一样,永远挺得倍儿直。”

“他不累吗?”

点点头又摇摇头,苏郁扪心自问,这个狗男人绝对是她见过优质的,比他有男人味的没他长得俊,比他俊的没有他能力强,比他能力强的……

呃,现在暂时还没遇到。

大门被打开,李佑男拎着外卖袋子走进来,声音冷冷的,“苏郁,你的外卖。”

“谢谢,”苏郁眼睛亮起来,迅速拆开袋子,拿出里面的奶茶跟他们分享,“来,春风又绿江南岸,我发奶茶你点赞。”

“来,跟着我念哈,奶茶加冰,迟早加薪,奶茶一杯,emo踢飞!春眠不觉晓,从头喝到脚!”

李佑男听着她顺口溜似的单口相声,忍俊不禁,补充着,“毕生所求,奶茶自由!”

看着她的目光就像是看着知己,苏郁挎着她的手臂,“知我者,佑男也。”

“诶诶,林白,那杯不许动,是我特意给陆队买的。”

林白讪讪的收回手,调侃着,“哟,苏嘤嘤,我知道你是颜狗,但没必要这么差别对待吧。”

“那不行,”苏郁拿起奶茶,眉头俏皮的要飞起,“你的颜值和陆队,那简直天差地别。”

“陆队是女娲精心捏出来的小泥人,你是女娲随心所欲抽出来的泥点子。”

“所以长相也很随心所欲就是了。”

眼睛里写满了震惊,林白露出招牌性的贱笑,自黑着,“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星子。”

嘴角的笑意始终没有下去过,苏郁捧着奶茶脚步欢快的走向办公室,站在门口敲敲门,“叮咚~陆队,开心时间到~”

连一个正眼都没递给她,陆清桉的视线依旧停留在工作上,声音清冷正经,“请进。”

下一秒,手背上传来热乎乎的触感,耳畔的女声俏皮欢脱,“陆队,奶茶每天来一杯,所有烦恼让它飞!”

“来,干了这杯快乐!”

“我严重怀疑你没当警察之前是讲相声的,”随意转动着僵硬的脖颈,发出轻微的咔咔声音,陆清桉扯了下衬衫领口,客气又疏离,“谢谢。”

苏郁理所应当的回答,“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

“一家人?”陆清桉挑起眉头看她。

“我们都有一个家,名字叫中华~”苏郁眼神无辜,压制着故意撩拨的皮皮劲儿,“听说你爱吃甜的,我特意给你加糖了。”

奶茶杯上的“重糖”两个字格外显眼,陆清桉手指轻轻摩挲着,颇有兴致逗她玩,“你听谁说的?”

伸手指了指天,苏郁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对着天算了一卦,他告诉我的。”

“我还算出来,陆队你啊,命里缺我。”

又到了每天的保留节目——犯贱。

还有什么是能比撩美男更有意思的呢?!

眼眸里倒映着女人跃跃欲试的小脸,看起来格外的不靠谱,陆清桉浅笑着勾起嘴角,简单的动作自带苏感,“是啊。”

“我命里缺德。”

苏郁:“……”

缺,缺德?

我严重怀疑你个狗男人在骂我。

露出一个假笑,苏郁企图用魔法打败魔法,调侃着,“你命里缺德,我还五行犯贱呢!”

陆清桉十指相扣,“你知道就好。”

苏郁:“……”

狗男人不按套路出牌。

没关系,她这个人,最擅长以德报怨。

“跟你比赛找线索,是我输了,今日小的奉上奶茶以表敬佩,”苏郁说话一套一套的,仿佛吃了包袱在肚子里,“陆队,这杯奶茶你喝着有多甜,我对你的敬佩就有多深。”

男声一如既往的冷冽,“那一定是糖尿病级别的。”

“……陆队,你要是不说话的时候,其实挺像个人的。”

“苏郁,长城要是有你的脸皮那么厚,十个孟姜女都哭不倒。”

再一次解锁男人的毒舌技能,苏郁的小心脏千疮百孔,果断闭麦,伪装成黯然落魄的模样,准备来个悲情退场。

看透了她的夸张演技,陆清桉显然准备把“不是人”几个字贯彻到底,“苏郁,门口的垃圾帮我扔一下,谢谢。”

苏郁闭上眼睛是深吸一口气,在脑子里点拨一首《正道的光》洗涤灵魂,余光看到垃圾袋里的黑色外套,意外的问道,“咦?陆队,你怎么把外套丢了?”

陆清桉的声音冷漠,“我有洁癖。”

切~不就是被碰了下嘛~

大眼睛滴溜溜在眼眶里打着转转,苏郁贱贱的转过头,“如果,我要是踩一脚你的鞋……”

“那你的脚就别想要了。”陆清桉看透了她耍贱的本质,浅笑的充满威胁,“把垃圾丢掉,这是命令。”

“明月几时有,抬头自己瞅,”苏郁作为社畜,对资本发出的加班邀请实名抵触,很勇很刚,“现在已经下班了,你不是我上司。”

陆清桉对于她的反抗置若罔闻,嗓音冷冷懒懒的,“我不介意让你加班。”

苏郁又皮又怂,拎着垃圾袋一跺脚,“我自拔刀向天笑,笑完我就去睡觉。”

“陆队,拜拜。”

说完,脚底抹油准备开溜。

“叮铃铃铃铃铃~”

一步还没等走出去,电话铃声像是催命符似的响起,陆清桉快速拿起座机电话,语气沉沉,“喂?刑警队。”

“红旗镇附近接到交警求助,他们在处理一起交通事故现场时,发现了一具……绿巨人?情况不明,还请迅速抵达现场。”

“明白。”

果断挂断电话,陆清桉身高腿长,速度快的画面都是糊的,一把拎住女人的后脖领,像是提溜小鸡崽子似的,“加班了。”

“给你五分钟收拾东西,通知其他人楼下集合。”

苏郁弱小可怜又无助,只能小声的逼逼赖赖,“陆队,你乌鸦嘴哦。”

“不过,绿巨人是个什么什么鬼?”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