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禁欲蛇夫掌心的小娇娇又在搞钱了在哪可以免费看,孟骄阳白月寒小说无广告阅读

最近作者大大云中月寒写的禁欲蛇夫掌心的小娇娇又在搞钱了呼声非常高,主角是孟骄阳白月寒,主要讲述了:“老公贴贴~”白月寒一直害怕小娇妻知道他的身份,直到有一天在她面前不小心现出了本体,她没有丝毫害怕,反而搂住他的大脑袋亲晕了他:“木嘛,老公贴贴~”拜托,拥有一只会赚钱的霸总大蛇蛇做老公超酷耶!(^-^)V孟骄阳不怕蛇。因为儿时森林里走失时,蛇救过她,带着她采野果,喝溪水。现在回想,那条应该不是蛇,而是森蚺。自从被蛇救后,她时常梦见大蛇,直到实习面试时看见,那个俊美非凡的总裁,拥有一双金色瞳仁……-白月寒出生名门,自古从商累积万贯家财,短短十三载打造商业帝国,有一天面试助理,看到眼前的小姑娘和记忆中粉糯糯的小团子渐渐重合。哟嚯~媳妇儿送货上门了……【1000%小甜饼,双洁,架空,马甲】

禁欲蛇夫掌心的小娇娇又在搞钱了在哪可以免费看,孟骄阳白月寒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6章 她是骄阳,他是明月

“假如,那条真的是你认识的那条大黑蛇,你会怎么办?”Aaron目光灼灼。

“当然是尽我所能的帮助它。”孟骄阳一脸诚恳,认真的回答:

“它太可怜了,既然是野生动物,就不应该关在笼子里。我想和动物园交涉,把它放生,或者出钱把它买下来放生。”

Aaron饶有兴趣:“哦?那你打算把它放生到哪呢?”

孟骄阳说:“亚马逊的热带雨林。”

其实她原本想把它放生到它原来的领地,也就是它生长的地方。可惜,多年前的那个地方,已不再是深山老林,而是被开发成一个景区。

Aaron听着她的话,正色道:“可是,蛇是领地性很强的动物。你确定,把他放生到那里,它能适应,并生存下来吗?”

孟骄阳沉默了。

Aaron说完,一个人慢慢走到前面去了。

孟骄阳追了上去:“那我养它!”

“只要买一个有院子的房子,把它养在院子里,每天给他喂水喂食,总比让它在这里让人观赏强吧!”

Aaron一双灿金的眼瞳里闪过奇异的光芒。

“你不怕,他把你吃穷吗?”

孟骄阳心想,她养一条蟒蛇的财力还是有的,他未免也太小看她。

不过,毕竟,现在在他眼里,她不过是一个刚刚实习,一穷二白的学生。于是道:

“我……我努力工作!”

Aaron望着她,唇角动了动,似半天没有找到一句什么形容,憋了半天憋出一句:“你真可爱。”

孟骄阳不知道他那句“你真可爱”是什么意思,是觉得她傻吗?算了……

“Aaron总,您准备要回去了吗?”

Aaron悠悠转身,说了句她此生至生难忘的话:“快三百一张的门票就看了条破蛇?不多逛一下?”

孟骄阳:“……。”

Aaron可爱的时候可爱,高冷的时候也是真高冷。

看着他一个人走在前面,她忽然发现他有个特殊的技能。

有时觉得他平易近人。有时觉得他如云中月,遥不可及。

她在路边买了两瓶水,追上去,递了一瓶给他,还贴心的替他拧开了瓶盖。

“Aaron总……”她唤了一声。

他喝了一口水问:“干嘛?”

阳光下,女孩的笑甜如糖果,还憨憨的挠了挠头:“还不知道,你华国的名字叫什么呢。”

女孩缓缓抬头,见他似乎笑了一下,留下三个字:

“白月寒。”

很难形容她在听到这三个字时的惊艳,脑子里瞬间想起一句诗:“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她是骄阳,他是明月。

巧了。

正在这时,Aaron的电话响了。

接通,似乎有什么紧急的事,他的表情变得肃然,“好的,知道了。”

挂了电话,他对她说:“跟我去见一个客户。”

孟骄阳懵了一瞬。

关于她和老板逛野生动物园然后被迫加班这件事?

说完,Aaron才似乎想到今天是周末,问:

“下午没事吧。”

“没事。”

她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裙子:“衣服……”

Aaron上下打量了一眼说:“可以。”

毕竟他自己也穿得很休闲。

就这样,她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跟他出发了。

毕竟是跟他出去学东西,她还是乐意的,就算有事,自己刚刚入职总要好好表现,有事也得推了。

跟他一起走出动物园,看到眼前那台车的时候,她愣了一下。

一模一样的灰蓝色阿斯顿马丁,要不是车牌不同,她都要以为眼前这台是她的了。

司机和昨日一样,殷勤的下车,替他拉开车门。

昨日社死的那一幕再次浮现在脑海,和他一起坐车她都要有阴影了。

不过既然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点格局还是要有的,她很快让自己镇定下来,说:“Aaron总,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去见哪个客户?”

Aaron目前联络的客户她昨天全都做了功课,就是为了应对这种突发状况。

Aaron说:“不必紧张,跟着我就好。”

孟骄阳本来就不紧张,但这句话特别能安抚人心。

Aaron耐心解释:“这个人不在我们的客户系统里,已经三番两次的联络我,要跟我们合作了,我正在考虑。他们和你一样,是帝都人。”

一直到这个时候,孟骄阳都是毫不在意的,直到Aaron开口:

“他在帝都小有名气,不知你听过没,陆海集团的陆万金。”

孟骄阳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

三年前的那个暴雨夜,她只身前往陆家退婚的那一幕历历在目。

当时那一家人明里暗里的讥讽她不识抬举,当初是看着她父母面子上默许婚约,就算孟家没落了都没有解除,没想到她不但不感恩戴德还不知轻重的要退婚。

陆夫人则白眼翻上了天,说她跟陆泽羽退婚,帝都就没人敢娶她了,她怎样也找不到像她家泽羽一样优秀的……

当时她更加坚定了要退婚的念头,可不知出于什么,陆父陆母还在犹犹豫豫不想退。

于是她心生一计,以退为进,说其实是来找陆家借钱的,孟家出现巨大财务亏空,急需十亿周转,若陆家不愿退婚,就借她十亿,她可以马上跟陆泽羽订婚。

结局自然是她被陆家人用大扫帚打出来了,婚约如愿以偿的取消。

时隔多年,她没想到还能在魔都见到陆家人,还是以Aaron助理的身份。

到地方了,司机停下车。

眼前是位于江边一座金碧辉煌的餐厅,她跟着Aaron上去,就有一左一右两个西装笔挺的门童替他们拉开豪华的双开大门。

门内装潢一如门外奢华,处处弥漫着一股暴发户的气息。

进了包厢,陆万金早早就候着了,见到Aaron立即站起身迎接。

孟骄阳也看到了他。

毕竟是老江湖了,看到她,陆万金脸色不变,当她透明一样。

直到Aaron介绍:“这位是我的助理,Sun。”

“你好!”

陆万金笑得憨态可掬,上前和他们握手,然后说:

“这位是犬子。”

孟骄阳一看,哎嘿嘿,大海归陆泽羽。

陆泽羽穿了一袭裁剪得当的铅灰色手工西装,,她一眼认出了是某意大利的知名品牌。

陆泽羽就没他老爹修炼得那么好了,见到她,明显的一怔。

“孟……”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