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陈阳安如画小说穿越:出门捡到高冷女总裁无广告阅读

最近都市类小说很火啊,这本穿越:出门捡到高冷女总裁就写的相当精彩,作者是爱说话的清风,主角是陈阳安如画,讲述了:穿越第一天:捡到一枚高冷女总裁。陈阳:还有这好事?穿越第二天:女总裁上门逼婚。陈阳:我是有理想有志气的追梦青年,我是不会屈服的!穿越第三天:入住女总裁家的第一天………

陈阳安如画小说穿越:出门捡到高冷女总裁无广告阅读

第4章 莫清染

次日,陈阳一大早就起了床,记忆里莫清染说的那个老地方是位于市中心北区的一个心理诊所,离陈阳现在居住的江盛小区有点远,所以他七点钟便起了床。

花费一点时间做了一顿早餐,刚好安如画也起了床,看到陈阳在厨房里捣鼓早餐二话不说就到餐桌上等待。

待陈阳端上早餐后,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开始解决早餐,途中并没有言语。

今天安如画穿着一套蓝色晚礼服,尽显优雅和好身材,把一头长发盘起,吃完饭后安如画捋了捋耳边的头发说道:“我今天要去参加一个酒会,中午和晚上都不用等我吃饭了,等会我会给你钥匙。”

陈阳点了点头,并不在意她会不会回来吃饭。

八点时,陈阳在小区门口上了出租车,而安如画早在二十分钟前就离开了小区。

跟出租车司机交代了一下地点后,陈阳单手扶额,默默看着窗外。

一想到之后要去见那个莫清染,陈阳便头疼不已,他现在还想不明白到底该怎么面对那个女人。

按理说原宿主在这座城市并没有深交的人,印象里他与莫清染也只有寥寥几次见面,怎么会突然就识破了呢?

时间悄然流逝,陈阳准时在心理诊所面前下了车,这座心理诊所坐落在市中心北区商业街,能在这个地段开心理诊所,诊所主人想必也是非富即贵。

诊所全称叫“清尘”,按理说一个诊所不应该起这样的名字,陈阳抱着疑惑走进了这间奇怪的诊所。

因为坐落在商业街,虽然周围很是热闹,但是这间诊所却门可罗雀,陈阳进去后只看到一个前台。

前台小妹长的一副甜美样,待看到有客人进来后,立刻兴高采烈的招呼道:“请问,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来找莫清染。”陈阳摸了摸鼻子,有些不自然,第一次看到诊所里的人这么热情的招待。

“你是不是叫陈阳,莫姐姐提前跟我说过了,你直接去楼上找她就行。”说着还指了指旁边的房门,示意他进去后上楼即可。

陈阳对女孩说了句谢谢,也就跟随女孩的指示上了楼,楼上只有向着阳台的一间房,他敲了敲门。

“请进。”房屋里传来了昨天陈阳听到的那个声音。

陈阳直接推开了门,房屋内并不像诊所布局,反而有点像书房,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人站在窗户前转过头盯着她。

陈阳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女人真有气质,莫清染穿着白衬衫加女士裤,外套一件白大褂,双手插在兜里,一头粟色长发自然垂下,她的美不同于安如画那种肤白貌美天生丽质,她的美更是一种知性美,外貌是典型的东方人,成熟的气息显然不是安如画能比的,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转过身直视着陈阳。

“见到你,我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你并不是陈阳。”她的声音中透露着自信。

陈阳在听到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伪装不下去了,她已经完全掌握了主动权,随即,陈阳走到一张椅子面前坐了下来,叹了口气,说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说出这句话也代表着陈阳变相的承认了自己不是她记忆里的那个陈阳。

莫清染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口,反而先走到办公桌前的椅子里坐了下来,她从口袋里拿出来一根女士烟,点燃就抽了起来,她似乎是陶醉其中。

陈阳看着她这副模样皱起了眉,但在没有摸清楚她的想法前他也不好先说口。

莫清染吸了一口后缓缓说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神秘的事是解释不了的,正如你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莫清染说完这句话,陈阳立即联想到了穿越这件事。

这时,她站起了身,在陈阳注视中走到了他面前,莫清染弯下来腰,继续说道:“你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说吧,你到底是谁?”

陈阳无法反驳,想着破罐子破摔,说道:“你知道陈阳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莫清染站直了身子,她现在觉得生活真的很无趣呢,紧接着继续说道:“我确实知道他那天去做了什么,但前提是我要知道你是谁?”她盯着陈阳,貌似是不想错过陈阳的任何一个小举动。

“我可以跟你说,但你得保证不把这件事泄露出去,我知道你也想找回他,只有我们合作才有希望。”

“你说吧,我答应你不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

陈阳酝酿了片刻,还是觉得这事说出来太过匪夷所思,跟别人说自己是穿越的?虽然昨天晚上有想过直接暴露出去,但是真到这种时候他怕别人觉得他是傻子。

“我三天前早上一起来就呆在陈阳家里了,现在用着陈阳的身体,这么解释你接受吗?”

莫清染没有回答,她盯着陈阳看了半天,等到陈阳被看的内心发毛的时候她点了点头:“你的动作表情告诉我,你没有撒谎,但这事太过奇怪。”

“我也觉得很奇怪,但我有什么办法,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准备怎么帮我?”

听到这里莫清染也一下子颓废了起来:“我只是个心理医生,我又不是科学家,解释不清这种事。”

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干坐着,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按道理人遇到这种事情也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

莫清染似乎是发现了什么,问道:“你之前是谁,来到这里前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陈阳摇了摇头,说道:“我之前是谁这件事不能告诉你,但我可以跟你保证,我来到这里之前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他不可能直接将穿越的事说出去,至于莫清染怎么理解的,他不管,但就这么干坐着,也只是浪费时间罢了。

莫清染看着陈阳这副模样,也不知如何是好。

陈阳束手无策之际,莫清染突然说道:“你做过梦吗?”

陈阳摸不着头脑,做梦这种事谁都有过,但这跟现在这件事有什么关联。

“你现在属于灵魂附身到了陈阳身上,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你跟着我说的照做就行。”

陈阳看着莫清染,也只能先相信她了,不管她有什么法子,试了试再说。

上午十一点的时候,莫清染拿出来一块怀表看了看时间,面容严肃,接着对陈阳说道:“我刚才说的你都明白了吗?”

“懂是懂了,但我这样就行了?”

“你信我就行了。”说罢便让陈阳放空思绪,在他面前拿出来一块怀表,貌似是要催眠他。

陈阳看着怀表,他意识渐渐模糊,在经历穿越事件后,对于这类神奇的事已经见怪不怪了,之后便睡在了桌子上。

莫清染看着眼前睡着的陈阳,露出满意的笑容,然而紧接着整张脸悲伤了起来,她看着沉睡的陈阳,嘴里碎碎念念:“活了那么久,你也累了吗?”

阳光照在了两个人身上,一个带着疑惑进入了梦境,一个一脸忧伤的看着陈阳。就像一个人怀揣着另一个人的希望去寻找两个人的救赎。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