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宋墨华夜惊绝的小说将女不好骗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书允的小说将女不好骗主角是宋墨华夜惊绝,故事相当精彩,主要内容有:机灵可爱的将军府嫡小姐×妖孽魅惑的纯情小王爷【年度追夫火葬场大戏】宋墨华一开始魂穿到这个架空王朝的时候她是拒绝的……但是有帅哥说是她的初恋哎!这种恋爱谁不谈啊喂?但是帅哥是大骗纸!呜呜呜欺骗我的感情呜呜呜……某小王爷适时出现,“分手快分手!和我谈!媳妇儿贴贴~”他是京城里最霸道最不讲理最桀骜的小王爷,但是他愿意为她低头,愿意在漫漫大雪里为她寻一支簪子,愿意在她失忆时无名无分的常伴她左右,为她甘愿舍弃名和利……他说:“我真的离不开你了。”他说:“你生是老子的人,死是老子的鬼。”他说:“生不能同床,死能同穴也好。”他说:“如果是你,我甘愿什么也不要。”小剧场。某小王爷:“媳妇儿爱上别人了,那我走呜呜呜……”“别走!我最爱的是你!让你做大房!”

主角是宋墨华夜惊绝的小说将女不好骗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第2章 前往东野国的质子

刚刚走出来,就听见叶然在喊她,她扶着墙,向那个四处张望的丫头挥了挥手,“我在这儿呢!”叶然看见了宋墨华,赶紧跑过来上看看下看看,看她有没有受伤。

见宋墨华毫发无伤,她拍了拍胸脯,后怕的道:“小姐你吓死人了,幸好有个公子救了你。”

“切,那算什么公子,就是个小人。”宋墨华翻了翻白眼,她这辈子是忘不了苏景清这一摔。

“小姐…那是不是景清世子…”叶然突然想起那公子穿着一身雪白,满京城只有当年景清世子喜爱穿白,如今可以到将军府做客的,一定是归来的景清世子。

“对啊…那又怎样。”宋墨华满不在乎的继续走着,对景清世子是什么神圣毫不关心。

“小姐那可是景清世子啊!”叶然睁大了眼睛,语气里都是难以置信。

“怎…怎么了?不就是苏景清吗?”宋墨华被叶然的表情转换吓了一跳。

“景清世子是京城很多闺阁少女的梦中情人呢,相传他神机妙算聪明绝世。哎对了,十年前那不那次天盛神童的桂冠就给了他吗?”

宋墨华沉默,撇撇嘴。想不到苏景清这么厉害。

“景清世子已经十九了…”说着还凑到宋墨华身边,小声:“他还没有小妾通房呢。”

“什么意思?”宋墨华听着听着露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神色,“他是不是不举啊……”

“嗯。奴婢也是这样想的。”

“哈哈哈哈哈哈。”宋墨华狂笑,笑完,内心平衡了些许,那么优秀的人,想来必定是有些不足的。

“可是为什么在宫宴上我从未看见过他一次?”宋墨华回想起往年参加的宫廷宴会,好像确实没有苏景清这个人的记忆。而且苏景清是堂堂贤王府的世子,应当是有皇室邀请的。

“景清世子是之前前往东野国的质子,你忘了吗?他走的那天可是置办了百辆马车的。”叶然心里吐槽,这么多年了,小姐就好像没在京城生活一样,什么小道消息都不知道。

“哦”宋墨华心中了然。当年外来入侵,无奈的天盛国只能向当时最强大的东野国借兵。东野答应借兵,但条件是让天生最有才能的苏景清当上十年人质,当时苏景清已经被誉为天盛第一天才了,东野国能看上苏景清也是有原由的。当时的贤王虽心痛不忍,但是以大局为重,只好忍着痛把自己的儿子送去了东野。如今十年之期已过苏景清自然是回了京城。

宋墨华和叶然走到了厨房,宋墨华去泡茶,叶然去帮厨子的忙。

宋墨华选了上好的碧螺春,凭借前世学习的茶道,认真地遵循每一步工序,泡好后便把茶壶和茶杯放入食盒里提着去宋季廷的院子。

苏景清和宋季廷正在院子的石桌上下棋,宋墨华走近,将食盒放在地上,从里面拿出泡好的茶给两人倒上。

宋季廷端起茶水一饮而尽,“你这丫头平时看着野蛮粗犷,没想到泡起茶来比任何茶娘都好。”

“爹你怎么说话呢。”宋墨华一听,不高兴了。什么野蛮粗犷,哪有那么不堪。

“墨华小姐茶道果然不错。”苏景清修长的手指举起茶杯,轻抿一口茶水,颇为赞赏的淡淡的道。

宋墨华点点头,心想自己前世花了那么多钱来学习茶艺,茶艺必然相当好。

他们的棋局是玲珑局,是一种不动声色就把人逼到死路的棋局。苏景清执起一颗棋子,瞬间吸引了宋墨华打的目光,她寻了处位置坐在一旁看二人下棋。

苏景清的手洁白修长骨骼分明,拿棋子的动作分外好看,引得宋墨华多看了几眼。

待苏景清放下白子,宋季廷拿起了棋子思考了一会儿,放在了一个位置。

“呀爹,你干嘛放这儿?”宋墨华看见,指着宋季廷刚刚放的位置大叫,“你放这儿不是在送死吗?”

宋季廷听着宋墨华的话,开始重新钻研棋局。

苏景清扫视了一眼棋局,拿起白子放在黑子的一旁,淡淡一笑:“宋将军,这局景清赢了。”

宋季廷终于看明白,这棋局确实是自己输了,他心服口服,道:“想当年我可是京城里的棋圣,当今圣上也少有下过我的时候,没想到我还刚到中年,就已经被两个未及冠的少年赶超了。”

“两个?”宋墨华疑问,一个是苏景清,另一个呢?

“一个是景清世子,一个就是夜王府那个混世小王爷。”

“夜惊绝?”一提起夜惊绝,宋墨华的脑子里就想起了那张俊美无双,妖孽惑人的脸。

“夜惊绝那小子也是分毫不让,比起景清世子,可是分毫面子也不给我留,才几步就把我堵死。”

“哈哈哈哈哈哈,确实符合夜惊绝的个性。但是爹你的棋艺也不过如此嘛,连我都能识破的漏洞你却看不出,和我下棋也够呛能赢。”

“你这丫头,平时看着吊儿郎当,不知道什么时候偷着学习了这些东西。”宋季廷当然相信了,就凭刚刚的那一棋宋墨华能看破。

“我会的可多了呢。”宋墨华洋洋自得。

宋季廷看了一眼天色,已正午,“时候不早了,景清世子还是在我这吃了午膳再走吧?”

“如此也好,下午景清还要进宫。”

“那就去大厅吧。”

三人起身,往大厅而去。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