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塞特斯道路在线阅读沉墨乌阳辉小说免费看

今天推荐队友已死的小说塞特斯道路,主角是沉墨乌阳辉,非常好看,讲述了:已经没有人知道这个大陆叫什么名字了,现在这个大陆的所有人都只知道这个大陆非常的混乱,各大势力争端不断,人们早已经接受了这个混乱的大陆,这里是混乱之地,这里是塞特斯大陆

塞特斯道路在线阅读沉墨乌阳辉小说免费看

第3章 织香之死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沉墨乌过着每天去织香那里,回来和织瞑一起玩的日子,沉墨乌突然觉得要是这样一直过的话也不错。

这样的认知直到某天晚上,沉墨乌美好的日子被打破了。

这一晚沉墨乌和平常一样在和织瞑玩黑白熊的时候外面跑来一个壮汉。

壮汉是从走道深处跑来的,到沉墨乌这个牢房的时候壮汉一个踉跄跌倒了。

壮汉惊恐抬头,看见沉墨乌和织瞑,眼中顿时露出惊喜。

壮汉立刻爬起拍打牢门大喊道:“求求你们,救救我,让我进去吧,那个怪物在我后面,我不想死!”

沉墨乌沉默,他在犹豫,犹豫要不要救这个男人。

沉墨乌看向织瞑,织瞑没有去看男人,只是继续玩着玩偶熊。

沉墨乌想想也是,织瞑从小就在这里,想来这种情况已经见怪不怪了。

见沉墨乌和织瞑没有反应,男人立马开始磕头。

男人磕头每一下都非常用力,头都出血了,地砖都被磕破了。

看到这里沉墨乌又不忍了,毕竟他是从一个和平年代来的,而且还接受了良好的教育。

最终沉墨乌开门放男人进来了。

男人进来没多久,一个怪物徐徐走来,它正是鄂灭。

鄂灭看了一眼沉墨乌他们一眼就径直走了。

沉墨乌和男人都松了一口气,鄂灭带来的压迫感太强了,让他们本能都在颤抖。

感受到鄂灭远离,沉墨乌松了口气看向男人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男人静静待在角落里道:“我叫里斯坦·禹旦,来自阿瑞斯之矛,放心吧,我父亲一定会来救我们的,到时候我封你为伯爵。”

沉墨乌一听也来了兴趣,开始打听阿瑞斯之矛的的信息。

阿瑞斯之矛,赛特斯大陆上最强的势力之一,阿瑞斯之矛全民皆兵,国风尚武,实力强大,君主更是野心勃勃。

总而言之阿瑞斯之矛是一个攻击性非常强的大国。

第二天,沉墨乌依旧被带走了,可是在他回来的时候却看到了,被扒光衣服的织瞑瑟瑟发抖的躲在角落里,而里斯坦·禹旦却不见了。

沉墨乌的眼睛瞬间就红了,连忙进去查看织瞑的情况。

织瞑遍体鳞伤,嘴角还残留着血迹,看脸上那红彤彤的巴掌印就知道织瞑刚才到底经历了什么。

织瞑目光空洞的看着流泪的沉墨乌,看到这眼神沉墨乌的心更痛了。

是他!要不是他的善良的话,织瞑也不会这样!如果不是他放那个男人进来的话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沉墨乌现在能做的只有紧紧抱着织瞑,嘴里不断的说着对不起。

时间又过去了十多天,这十多天里沉墨乌没有被带去见只织香。

这让沉墨乌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果然!他的预感应验了!

沉墨乌再一次见到了织香,此刻的织香虚弱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无力。

沉墨乌呆了,他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能做什么,看着躺在床上的虚弱织香沉墨乌脑袋一片空白。

沉墨乌上前握住织香的手。

织香睁开眼睛见到是沉墨乌,她笑了,那笑容是那么美好,那么温暖。

沉墨乌问:“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织香笑了笑道:“没什么,不要问了。”

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爱上了沉墨乌这个对她唯一温柔的人,而自己不想让他知道自己那肮脏的事情,虽然他早已知道。

但是织香却不想自己亲口说出,这算是自己的自欺欺人吧。

这一天沉墨乌就这么静静的呆在织香身边。

当牧师来带沉墨乌回牢房的时候沉墨乌最终还是忍不住了。

沉墨乌冲向牧师,中途被盔甲人拦下。

沉墨乌双眼冒着怒火向牧师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折磨织香!有什么你冲我来啊!”

牧师淡漠的推了推眼镜道:“很可惜,你并不能生育,不然或许你也是一个不错的素材。”

“浑蛋!”沉墨乌用力挣扎,抬脚踢向牧师,可惜距离不够。

牧师抬了抬手,然后盔甲人开始揍沉墨乌。

碰碰碰…

沉墨乌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但是沉墨乌依旧死死的盯着牧师,牙齿几乎都要咬碎。

这一天沉墨乌是被拖着回牢房的,血流了一路,暗红的干血与猩红的鲜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噗通!

沉墨乌被丢进牢房,咔嚓!牢门被关上。

织瞑连忙上前,看到沉墨乌浑身的血红,织瞑不知道要做什么,只能把着黑白熊放在沉墨乌前面。

或许小小的他认为把自己喜欢的东西给沉墨乌之后他会更好吧!

沉墨乌费力睁开眼睛,看满脸无措的织瞑,沉墨乌咧开嘴笑道:“没事的,叔叔只是有点累了,睡一觉就好了。”

第二天,沉墨乌费力起身,不顾浑身的伤痛早早到牢门边等着。

因为沉墨乌知道,如果今天他躺着的话,那么去织香那里的,就是别的什么东西了,牧师可不会因为织香的虚弱而停下他的研究。

时间一点点过去,就在沉墨乌要沉不住气的时候,牧师来了。

如沉墨乌所愿,今天去织香那里的依旧是沉墨乌,这让沉墨乌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今天的织香越发的虚弱了,今天一天沉墨乌静静的站在织香身旁,握着织香的手。

回到牢房,陪织瞑玩了一会儿哄织瞑睡着了之后沉墨乌下定决心开始了训练!

时间就那么一点点过去了,一个月后,沉墨乌看着瘦的皮包骨的织香,心里越发的痛,痛恨自己的弱小!

织香虚弱的道:“今天是织瞑和我见面的日子,我不想让他见到我这个样子。”

沉墨乌点头,等牧师过来的时候沉墨乌对牧师道:“告诉织瞑,他妈妈今天有事,不能去见他。”

牧师推了推眼镜道:“可以,不过你要配合我的实验!”

沉墨乌面无表情的点头:“好!”

就这样,在之后的日子里陪完织香之后沉墨乌要去配合牧师的实验。

比如注射什么东西进沉墨乌体内,然后让沉墨乌感受,然后告诉牧师。

还有截取骨髓,切指,甚至切掉传宗接代的东西。

除了心脏之外沉墨乌的所有身体组织都被切了一遍,要不是因为牧师不想这么好的素材这么快死的话沉墨乌的心早就被切了。

织瞑曾经问过沉墨乌为什么妈妈不想见他。

沉墨乌安慰织瞑:“你妈妈只是有事情要去做,做完了就一定会来见织瞑的,织瞑这么可爱,妈妈怎么会不想见织瞑呢!”

就这样,陪织香,配合实验,陪织瞑玩,训练!日子一天天过去。

又是一个月后,沉墨乌看着呼吸弱得几乎没有的织香,心里的悲伤怎么也掩饰不住,泪水流满了脸。

织香费力睁开一条缝看着沉墨乌用几乎不可闻的声音道:“能拜托你照顾一下织瞑吗?”

看到沉墨乌点头,织香笑了,就算现在织香瘦得皮包骨,但是她的笑容依旧那么温柔,那么温暖!

织香看着沉墨乌笑道:“好好奇啊,沉墨乌先生说的那个世界,和平,安定,好想感受一下那个世界啊!”

(沉墨乌跟织香聊过自己穿越过来的那个世界。)

沉墨乌吸了吸鼻子道:“会的,你一定会感受到那个世界的!”

说着沉墨乌想到了什么,拿出泡面和葡萄杯,沉墨乌向外面的盔甲人要了热水。

(因为实验的关系,沉墨乌有一个可以吩咐的盔甲人,空间之力恢复了一点,沉墨乌原本准备用来逃跑的)

泡好之后沉墨乌开始喂织香,先吹凉,然后喂,最后喝一小口饮料。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织香死了,三千眼睁睁的看着织香一步步走向死亡的。

沉墨乌收起泡好的泡面和饮料,抬脸,擦泪。

沉墨乌收了织香的尸体,准备回牢房了,他已经不准备配合牧师的实验了。

可是沉墨乌不知道的是,织瞑现在在牧师那里,而且看到了自己妈妈的死,他崩溃了!

瞬间!地牢暴动!

所有怪物都暴动了,地牢就像是地震了。

房间里的沉墨乌瞬间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沉墨乌没有出去。

沉墨乌的决定是对的,因为他看到了一头怪物一口吞了盔甲人。

这个时候沉墨乌才发现盔甲人原来真的只是一副盔甲,里面是空空荡荡的。

怪物吞了盔甲人只后看向了房间里的沉墨乌。

嘶吼一声,怪物开始撞门。

还好,这个房间是牧师特别制造的,为了防止人或者兽或者什么逃跑,这个房间被牧师改造得非常坚固。

沉墨乌开始思考,这些怪物为什么会暴动,这是不是自己的机会。

还有织瞑,他会不会有事。

沉墨乌感受了一下自己现在能动用的空间之力,咬了咬牙沉墨乌决定回去接上织瞑之后立马逃出这个地方。

进入虚空状态,沉墨乌穿过墙,沿着走过一百多遍的路飞快跑向自己的牢房。

“你一定要没事啊,织瞑!”沉墨乌嘴里不断的喃喃着。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