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沉墨乌阳辉的小说塞特斯道路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玄幻小说塞特斯道路主角是沉墨乌阳辉,作者是队友已死,最近非常火热。主要讲述了:已经没有人知道这个大陆叫什么名字了,现在这个大陆的所有人都只知道这个大陆非常的混乱,各大势力争端不断,人们早已经接受了这个混乱的大陆,这里是混乱之地,这里是塞特斯大陆

主角是沉墨乌阳辉的小说塞特斯道路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第四章第一次无

当沉墨乌来到自己牢房的时候,发现了不见的织瞑,当时沉墨乌的脸色就变了。

不过沉墨乌仔细打量之后,沉墨乌发现了牢房并没有被破坏,那就说明织瞑是被带走的,而在这里能带走织瞑的只有一个人。

沉墨乌转头奔牧师平常实验的地方,途中沉墨乌发现了里斯坦·禹旦的脑袋,看咬痕身体是被怪物吃了。

当沉墨乌来到实验室的时候看到了发狂的怪物,以及双眼无神的织瞑。

沉墨乌快速冲向织瞑,只要能接触到织瞑,哪怕只是一片衣角,沉墨乌都能把织瞑拉入虚空状态。

可惜,牧师等的就是织瞑陷入深渊的这个状态,怎么可能会让沉墨乌救织瞑呢!

于是,鄂灭出现了,在沉墨乌绝望的目光中,鄂灭张开大嘴,一口吞了织瞑。

“不!”沉墨乌绝望的怒吼,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二的亲近之人都死了,都死在了自己面前。

丝丝灰色的力量从绝望的沉墨乌身体内出现于外界。

牧师第一时间捕捉到了这个变化,推了推眼镜牧师对鄂灭下令,吞了沉墨乌!

绝望当中的沉墨乌发现了牧师,瞬间沉墨乌双眼就变得通红。

沉墨乌恶狠狠的看向牧师怒吼:“是你!都是你的错,你为什么要让织香做那种事情,你为什么要让织瞑被吞,你为什么让我经历这一切!”

愤怒的沉墨乌劲直冲向牧师,就连鄂灭抓来的巴掌都无视了。

牧师紧紧的盯着这一切,然后他就看到了,鄂灭巴掌在接触到沉墨乌身体周围灰雾那瞬间就没有了。

没错,没有了,就好像原本鄂灭就没有这只巴掌一样。

牧师邹了一下眉头,然后兴奋,因为就在刚才,他差点就以为鄂灭原本就只有一个巴掌。

让他这样的原因只有一个,沉墨乌周身的挥舞!

牧师兴奋的拿起笔就开始记录,连朝他奔来的沉墨乌牧师都无视了。

鄂灭怒吼一声伸出另一只巴掌拍向沉墨乌。

噗!

接触到灰雾的那一瞬间鄂灭的另一只巴掌也无了。

鄂灭拦不下沉墨乌,而牧师又疯狂的沉浸于记录。

于是沉墨乌直接一个手刀砍飞了牧师的脑袋。

半空中牧师的脸依旧笑得疯狂,似乎见识到了最美好的事物!

噗通!×3

沉墨乌,牧师的脑袋和无头尸体齐齐倒地。

牧师死了,沉墨乌晕了。

鄂灭见此张嘴就要吞了沉墨乌,但是最后一刻鄂灭的右眼陷入挣扎。

最终鄂灭怒吼一声撞开墙壁跑了。

这里的人和兽也被这些怪物杀了个干干净净,最终这里安静了下来。

因为鄂灭的气息,之后实验室里没有一只怪物再来。

几天后,一队人闯入了实验室:“队长,这里还有一个活人!”

“带走!”

“是!”

又是几天后,沉墨乌在一间房间里醒来。

睁眼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天花板,转头,是一个简约的房间,一张床,一个桌,一个椅子,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起身,沉墨乌立刻就感觉到了身体传来的疼痛。

嘶~!

倒吸一口凉气,沉墨乌立刻清醒过来。

然后沉墨乌就只有三个问题:

我是谁?我在哪?我又穿越了?

记忆的最后一刻是手刀掉牧师的脑袋,然后就晕了过去,实验室里还有一只鄂灭。

这么说,我真的又穿越了!

嘎吱~

沉墨乌抬头望去,开门的是一个中年人。

“你醒了啊,这里是我家,哦对了我叫乌斯。”

瞬间,沉墨乌进入了虚空状态,忍着身体的疼痛下床。

噗通!

脚接触到地面的那一瞬间沉墨乌感受到了什么叫痛入骨髓!

然后沉墨乌倒了。

“啊!”

一声惨叫,此时此刻沉墨乌觉得自己见到了上帝。

因为疼痛使沉墨乌脑袋一阵发晕,要不是因为沉墨乌不想再被抓的话早就晕了。

乌斯赶紧过来抱起沉墨乌放到床上,说来也神奇,一到床上沉墨乌就感觉不到痛了。

见到安静下来的沉墨乌,乌斯笑道:“我专门找阵法师给床上刻了隔离疼痛的阵法。

我们找到你的时候你陷入了深度昏迷,为了安全起见我带你去看了医生。

医生说你好像是强行使用了什么力量导致你的身体受不了而撕裂了。

按道理来说你应该死了,但是你的身体恢复力非常强,硬生生吊住了你的命,而且还会恢复完好。

不过这个时间会比较长,在这个时间内那股撕裂感会一直存在。”

“我…”一开口,沉墨乌赫然才发现自己那沙哑的声音,就好像老乌鸦发出的声音。

咽了口口水润了润嗓子之后沉墨乌再次开口:“除了我之外,还有别人吗?”

房间突然安静了下来,乌斯沉默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

“没有了,除了你之外那里已经没有任何活着的人了。”

房间再次安静了下来,安静的时间过得格外缓慢。

受不了了的乌斯拿出一本小本子开口道:“这是那个实验基地的资料,你要不要看看。”

“要。”声音沙哑而坚定。

拿过本子,然后沉墨乌才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世界的文字。

见到沉默的沉墨乌,乌斯以为沉墨乌又陷入了悲伤当中,于是开口安慰。

“唉~逝者已矣,你也不想让他们看到你不开心吧。”

“我不认识字。”沉墨乌抬头平静的说道。

“啊_啊~!”

“我不认字!”沉墨乌又一次开口。

“哦!那么就让我来教你认字吧。”

后来沉墨乌等不及了,让乌斯读本子上的内容给他听。

之后沉墨乌才知道,织香是慕斯也就是牧师的嫂子。

一次偶然的机会慕斯发现织瞑有控制动物的力量。

经过研究慕斯发现这是血脉当中的力量,于是慕斯目光投向了织香。

为此慕斯杀了自己的亲哥哥,之后经过研究慕斯发现织香可以和各种生物生出各种拥有各种力量的孩子。

慕斯为此发狂,他决定要研究出最强的生物。

慕斯成功了,鄂灭就是他要的怪物,鄂灭可以吞噬织香生下的孩子从而得到他们的力量。

慕斯兴奋了,他立马就让鄂灭吞了织香生过的所有的孩子。

过程中慕斯发现了鄂灭的缺点,那就是织瞑。

织瞑可以控制鄂灭,继续研究后慕斯发现织瞑可以控制织香所有的孩子。

发现了这一点之后慕斯开始了计划,让鄂灭吞掉织瞑消除弱点的计划。

想让鄂灭吞掉织瞑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织瞑陷入深渊。

而当时的织瞑已经经历过各种疼痛,而只有一种疼痛织瞑没有经历过,那就是织香的死亡,妈妈的死亡!

但是那时候织香对鄂灭来说还有用,所以就有了后面的事情。

乌斯走了,只剩下沉墨乌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

时间一天天过去,途中沉墨乌得知这里就是阿瑞斯之矛,那个里斯坦·禹旦所在的国家。

而乌斯他们之所以去那里,就是因为里斯坦·禹旦。

里斯坦在阿瑞斯之矛是一个大家族的姓氏。

而乌斯是阿瑞斯之矛军队中的一个小队长,统领着五个人。

沉墨乌也从乌斯这里知道了这个大陆上的势力分布。

阿瑞斯之矛,野兽之家,光明联合国,脑域是大陆上最大的四个势力。

其下还有大大小小无数小势力,其中不乏有的今天还在,明天就被灭了的。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的禁区,里面不是有着什么可怕的生物就是极具毁灭性的自然环境。

很快,沉墨乌已经好了,今天是他去乌斯小队报到的日子。

反正沉墨乌也不知道要去哪里,这时候乌斯刚好邀请沉墨乌入队,经过这段时间相处,沉墨乌发现这个乌斯是个好人。

一路上乌斯高兴的哼着不知名小曲,遇到人还时不时打招呼,别人也会笑着回应。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沉墨乌指着雇佣兵公会五个大字问乌斯:“这就是你说的,阿瑞斯之矛的军队?”

挠了挠头,乌斯不好意思道:“哎呀,雇佣兵也是兵嘛,国家需要的时候我们就是一名合格的战士了啦!”

捂脸,沉墨乌觉得自己是不是决定得太早了,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见到陷入沉思的沉墨乌,生怕沉墨乌不答应的乌斯一把抱住沉墨乌大腿,眨眨眼,一滴眼泪滑落。

“我们小队工作环境轻松,上下级关系良好,队员之间相处融洽,朝九晚五,准时下班,绝对是一等一的雇佣兵小队啊!”

“放开!”

“不放,除非你答应加入我们小队。”

“那我这段时间在你家的消费?”

“一样要还。”

“混蛋!你还有没有诚意啊!”

最终在乌斯的死缠烂打之下,沉墨乌还是加入了乌斯小队。

雇佣兵公会大厅角落里,乌斯正在为队员和沉墨乌互相介绍。

乌斯一拍沉墨乌肩膀对坐着的四人露出笑道:“当当当当,我们最新的队员,你们以后要多多关照啊,说的就是你,夜黑。”

举了举手,夜黑道:“不要这样吧队长,上一次小柳加入你就这样说,导致我现在都没有追到她,现在你还来。”

坐在对面的少女怒拍桌子指着夜黑鼻子吼道:“老娘都说了,老娘不喜欢比老娘大的,老娘可是要做金砖的女人。”

夜黑握住小柳的手指道:“那不刚好,我大你三岁,抱金砖啊!”

碰!

吹了吹拳头上的白烟,小柳看向沉墨乌,一下子就摆好坐姿,新鲜淑女出炉。

“小乌吧,今年几岁了啊。”

“哈哈哈哈!小柳又开始装淑女了,压注了压注了。”

说话的是一个黑大汉,顶着强者的发型,脸上一道刀疤由右上角一直延伸到了左下角,犹如一只狰狞的蜈蚣。

“我压不超过七秒,哈哈哈!”

压注的是一个瘦弱的老头,须发皆白,仙风道骨,到这里应该还可以,但是手上那抡语非常出戏。

乌斯为沉墨乌介绍:“夜黑,队伍里的盗贼,不过他一般喜欢别人叫他侦察兵,还是个资深路痴。”

夜黑举手:“拜托,别在新人面前揭我老底啊!”

“小柳,我们队伍里的魔法师,喜欢比他小三岁的男孩,据说为此相了九十九次亲,当然都失败了。”

顿时小柳就维持不住淑女形象了,怒拍桌子:“混蛋!第一百次一定成功,还有小乌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几岁了。”

“杰肛,我们队伍里的肉盾,据说他喜欢男人,外号杰哥,小乌你小心点。”

杰肛对沉墨乌抛了个媚眼:“小乌,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聊聊啊!”

沉墨乌顿时就打了个激灵,鸡皮疙瘩掉一地。

“白老,如你所见,他是一个狂战士,他喜欢赌,是个酒鬼,还喜欢少妇,这个老不羞。”

白老摇摇头,拿起酒葫芦喝了一口道:“年少不知少妇好,错把少女当成宝啊!悔不当初哟!”

杰肛伸出手到白老面前颠了颠。

白老露出疑惑的表情:“你在干什么啊,杰肛。”

“赌输的钱,刚才小柳装了九秒。”

老白怒指杰肛:“靠!你怎么证明超过了七秒的。”

杰肛淡定拿出记录水晶:“里面记录了一切。”

“我不信。”老白做最后的挣扎

杰肛二话不说自己播放,里面是乌斯刚进雇佣兵公会大厅的画面。

老白举手败退:“行了行了,我输了。”

“钱!”杰肛说的干脆。

“没有!”老白答的果断。

面对沉墨乌那奇怪的眼神乌斯耸了耸肩:“好吧,还是个赌品不好的赌鬼,不过话说回来恭喜你小柳,你破纪录了啊!”

“谢谢,不过我现在更想知道小乌多少岁。”小柳白了一眼乌斯道。

挠了挠头,三千突然有种在相亲的错觉,不好意思道:“那个,我今年二十三岁。”

小柳喜,大喜,嘴都咧到耳朵根了:“哇咔咔咔,我正好二十六岁,小乌,命运让我们相遇,所以不要错过,小乌我们结婚吧。”

沉墨乌擦汗:“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小柳大手一挥:“没关系,我可以让你包一个小三,不过多了不行哦!”

顿时,沉墨乌流的汗更多了,简直是成吉思汗!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