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陆长青小说异界与行者无广告阅读

最近玄幻类小说很火啊,这本异界与行者就写的相当精彩,作者是逗罗,主角是陆长青,讲述了:这是超越纬度的世界。亦是追寻未知的竞逐。神秘的行者,特殊的传承……异界的抗争,生存的选择……在那个连接着异界的神奇空间-世界意识选择了我们。丢掉你的彷徨,迷茫……解放你的思想

陆长青小说异界与行者无广告阅读

第1章 误入风波

“姓名?”

“陆长青”

“年龄呢?”

“十八”

“十八?看着不像啊,我这里不招未成年人。”

面试的男人眉毛一挑,看着眼前稚嫩的男孩,眼中充满怀疑,这不会是哪家孩子离家出走了,来我这里躲人的吧。

“哪能啊,我真十八,不信你看身份证。”

男孩赶紧将身份证递过去,面试男人接过一看,身份证正面印着男孩清秀的头像,正是眼前的人,一看日期,男孩刚满十八岁几天。

男人将身份证还给男孩,开始打量着,洗的发皱但很干净的白色短袖配牛仔裤,脸庞消瘦,看来最近的生活有些拮据,整洁的头发下有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

看上去人还算老实,经济不好,干活肯定认真不会偷懒,长的还不错,那些小姑娘,老阿姨说不定会喜欢,打定主意男人表情严肃的说道:

“小陆啊,你各方面都还不太成熟,经验也不够,和他人一比,竞争力不高,不过嘛我这人喜欢培养新人,这样吧,先试用一个月,包吃,不管住宿,一个月1500,干的好转正了,一个月3000,怎么样?这样的好机会你就是打着灯笼都不好找啊。”

那这样除了每天四块钱坐公交车,一个月我能存1380,三个月后就有钱自己交学费了,虽然方法比较笨,不过很稳定。

陆长青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

“我一定珍惜这次得来不易的机会,努力干活!”

男人见陆长青如此上道,满意的挺了挺圆滚的肚子:

“明天早上九点上班,下午五点下班,有什么不懂的明天再教你。”

陆长青千恩万谢之后,离开了24小时便利店的大门。

“有了工作,学费就能凑齐了,离家也不远,晚饭前就能赶回家做饭,江慧茹那老女人再也不能拿大人的架子压我了。”

陆长青美滋滋的走进一条小巷,想要走近路节省一些时间,突然,转角处迎面走来一位带着鸭舌帽和口罩的女人,步伐很快也很急。

陆长清眼看就要和女人撞个满怀,本能反应往后一让,站立不稳之下,向后倒去,顺着引力就要后脑着地,情急之下半空一个转身,想靠手臂缓解摔倒的撞击力。

鸭舌帽女人同样被陆长清一惊,不过很轻松的反应过来避让开,华丽转身后,将右脚前滑,摆出一字马动作,用脚扶住了摔倒的陆长青,随后抽身站好,提醒道:

“走路注意些,小帅哥。”

陆长青被女人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弄得大脑一愣,这是人能做出的动作?

不对!这不是重点。

明明是你不看路还走的飞快,居然恶人先告状,说我走路需要注意,眼看女人就要离开视线,陆长青加速追了上去,跟着女人进入了旁边另一条巷子。

刚过转角,一道红光从陆长清身后冲天而起,刚刚还是白昼,这一刻巨大的红月横贯天际,整个世界都变得鲜红一片。

“这是?”

陆长青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这陌生诡异的环境,让他恐惧不已,迅速转身想要原路退回。

可来路已经被红光隔断,红光散去,一道红色的结晶墙壁封死了退路。

这是什么鬼!

看着封住路口的红色结晶,陆长青尝试用尽全身力气捶打结晶墙壁,一拳又一拳,直到双拳胀痛红肿,结晶墙壁依然纹丝不动。

陆长青还不死心,四处看了看,捡起地上的碎石块,更加用力的撞击结晶墙壁,直到手臂发麻,结晶墙壁连一丝划痕都没有,只能无力的坐在地上。

惊慌过后,陆长青逐渐冷静下来,既然这里出不去,不如四处找找,看看有没有其他出路。

说干就干,小跑起来,快速穿过小巷来到马路边,本应该热闹非凡的街道上,既没有行人,也没有汽车,往常拥挤的马路上,空无一物。

更令人心生绝望的是,肉眼可见的四面结晶墙壁,将周围死死围住,就连天空都是血红色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莫非是在做梦?抬起巴掌就要试一试。

“轰隆。”

一声巨响之后,强大的气浪从半空席卷开来,气浪周围的建筑犹如风中沙粒,被气浪一卷,消失的无影无踪。

陆长青也被余波一荡,栽倒在数十米开外,犹如被巨石砸中一般,嘴角鲜血滑落。

强忍疼痛,艰难起身,陆长青惊恐的向着巨响传来的地方看去,半空之中有四个人影浮现,其中三人呈夹角之势围住了中间一人,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陆长青还是勉强认出了被围住之人的衣服。

正是那个戴着鸭舌帽的女人!

他们会飞,他们是什么人?

或者说他们真的是人吗?

不敢多想,陆长青赶紧向着四人的反方向跑去,刚才的余波已经让他意识到这不是梦,不机灵一点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刚跑没几步,又是一声巨响,有了上次的经验,陆长青这次提前做好了准备,听到声音的一瞬间就迅速向前方趴下,紧紧贴住地面。

就这样声音一响就趴,靠着这不太优雅的动作,一路跑到了离四人最远的结晶墙壁下方。

“跑这么远了,应该安全了吧?咳咳。”

经过这么一翻剧烈运动,陆长青本就一般的体力也到达了极限,用手支撑着墙壁喘息着。

人对未知的东西是最恐惧的,这也让陆长青一直处于紧绷状态,此刻稍微安心,身体便开始软绵无力,他只好背靠墙壁瘫坐在地开始休息,嘴上念叨:

“这已经是离他们最远的地方了,希望我的运气不差,能逃过这无妄之灾。”

这次算是见识到了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半空之中。

鸭舌帽女孩对于自己的处境没有丝毫不安,反倒是轻蔑一笑:

“这种小孩子般的试探也该结束了,克拉肯来点认真的,说实话我还挺喜欢揍你的章鱼眼睛。”

女孩说完将鸭舌帽一丢,头发披散飞舞,鲜红的穹顶骤然间黑蛇狂舞,稀里哗啦的雨声不绝于耳。

看着快要越过膝盖的雨水,陆长清看着天空抱怨一句:

“有完没完了。”

天空一道闷雷炸响,陆长青马上捂住嘴巴。

眼看地面就要被淹没了,没有办法,陆长青四处看了看,找到一栋最高的大楼走进去,虽然这样容易被波及,但是看那雨水涨幅的速度,只怕矮一些的楼房很快就会被淹没。

暴雨之下,整片红色空间内都被雨幕围绕,只有半空中的四人浑然不觉,身上依然干燥,仿佛雨水都在自动避让着。

鸭舌帽女孩飞舞的长发后,一只青色凤凰虚影浮现,青凤身形飞快膨胀着,不一会就已经有数十丈之高,青凤虚影巨翅一展,喉中发出一声清脆鸣叫。

鸣叫声婉转动人,远处的陆长青都不由得心神一荡,而围住女孩的三人却是神色一变,表情凝重。

身穿黑色夹克的冷漠男人提醒道:

“青凤已经召唤了传承法相,我们一起上,不要留手,她是法相境行者中的真正强者。”

站在夹克男旁边,一直都是一副笑脸的胖子向前凌空一踩,一只背上刻满纹路的黑色巨龟虚影浮现开来:

“克拉肯在水中你我的实力会更进一步,我们负责纠缠,让玄天找机会攻击,早就听闻青凤是法相境行者中最强的几人,今天就让我们试试是不是徒有虚名。”

身穿黑色夹克的克拉肯闻言,沉声道:

“此事事关重大,如果让她逃脱,哪怕我们都是有了传承代号的行者,也会承受难以想象的责罚。”

克拉肯说完像是要起带头作用,一声嘶吼,震耳欲聋,宛如巨兽咆哮,背后密密麻麻的触手张牙舞爪,八只卡车车灯似的眼睛不规律的注视四方。

克拉肯的章鱼法相刚刚浮现,天空中的红色圆月跟着缓缓张开,淡黄色的竖瞳露出,竖瞳微动锁定青凤。

被竖瞳锁定,青凤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四肢无力,一道道幻影在眼前闪过。

“重吾,玄天动手,她中了我的幻术,暂时不能行动,不过以她的精神力此术坚持不了多久。”

重吾巨龟一个翻身,已经有五六层楼高的雨水,冲天而起,巨大的水漩涡扭曲成型,四条水龙从四方袭来,气势惊人,就要一口吞掉青凤。

另一边,一身道袍的老人指剑一挥,无数青色长剑在青凤上空坠落,没有一丝死角,每一柄青色长剑表面都有灵光闪烁,显然非比寻常。

爬至顶楼的陆长青看到眼前一幕,只觉得女孩死定了,不过这死法也太惨了,虽然她这人不怎么讨喜,忍不住喊道:

“小心。”

话刚出口就觉得自己真傻,这么远那里听得见啊,就算听见了也没用啊!

眼看青凤就要被这猛烈的攻势围杀,重吾,玄天,克拉肯却没有半分松懈,这样的攻击对付一般的法相境行者可能够了,但是青凤不应该这么简单。

“轰隆。”

雷鸣声响起,只是在水龙卷狂暴的声音下,显得低不可闻。

老人代号玄天,传承乃是玄天神剑,最善近距离战斗,反应,感官最是灵敏,最先反应过来:

“小心身后!”

一道青光从克拉肯背后袭来,玄天持剑格挡。

“当”尖锐的撞击声传来。

强大的冲击力让玄天不由得手臂发麻,而周围的落雨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精确的控制力,将全身力量汇聚一点,没有些许浪费,玄天已经许久没有遇到对力量掌控如此精准之人了。

青光见一击不成,一招横扫逼开玄天,再次袭向克拉肯,有了玄天的阻挡,克拉肯反应过来,不过他自知近战薄弱,就算动用传承法相只怕也会被瞬间撕碎,情急之下手掌一翻,原本空空如也的手掌突然多了一块黑色碎片,碎片看上去平平无奇,就像某样机械坏掉剥落的零件一般。

黑色碎片向着袭来的青光迎去。

铮~~~~~

金属撞击的声音一闪而逝,黑色碎片稍微阻挡青光之后,一分二,二分四,眨眼之间青光就被密密麻麻的黑色碎片包围。

“收。”眼见黑色碎片成功围住青凤,克拉肯一声令下。

黑色碎片开始收缩,将青光包覆其中,只剩下表面覆盖着氤氲气息的黑色圆球。

受到球内青凤的影响,圆球一下涨大,一下缩小,几番无果之后,黑色圆球回归平静,连天空狂舞的黑蛇也归于沉寂,似乎是青凤放弃了挣扎。

克拉肯连带着章鱼真身的11只眼睛纷纷看向黑色圆球,目光微动之下没有贸然靠近。

这件黑色碎片是某个高危世界中机械神明的身体碎片,即可困敌,亦能覆盖全身形成护甲,是一件防御力极强的道具,多次救他于危机之中,按理说青凤这种速度型传承被碎片围困是没办法脱困的,不过克拉肯总觉得心中不安。

此时重吾,玄天见青凤被困,向着克拉肯飞来,重吾脸色一喜,拱手说道:

“克兄这件道具真是不同凡响,一瞬间就将青凤制服,单论防御力恐怕和我重吾法相相比也不遑多让。”

玄天则眉头一皱,开口询问:

“看你神情似乎不太放心,是觉得青凤还有后手吗?”

克拉肯颔首示意:

“我觉得这是青凤想引我靠近,我们三人之中我的近战能力是最弱的,如果要各个击破她一定会先选我。”

重吾,玄天默然一会儿,随后玄天提议:

“克兄谨慎一些,没有独自靠近是对的,不过也不能拖的太久,保不准青凤正在施展什么特殊技能,这样,重吾你和我过去查看,如果没有意外就用你的龟壳将黑球连同青凤一起封印,到时候就算她有什么后手也不可能突破黑球和你的双重防御。”

“好。”

重吾答应一声,跟着玄天向着黑球飞去,等到两人离黑球不足五米之时,黑球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两人互看一眼,觉得是自己多心了,看来没有意外。

重吾背后巨龟虚影一震,龟壳发出一股巨大的吸力,就要一下将黑球吸入。

异变突生!

趁着重吾施法之时,本来平静的天空被黑暗覆盖,空中诡异的竖瞳被乌云完全遮住,滚滚云层弥漫天际,黑色漩涡急速翻滚,威势骇人的电光若隐若现。

当真是黑云压城城欲摧,给人极强的压迫力。

玄天留下一句话便操控身后神剑法相一个残影斩向漫天落雷,破空声震的人耳膜发颤,神剑法相体型虽大,速度确是快的惊人:

“青凤这是要狗急跳墙了,我去抵挡住天上的攻势,重吾你继续封印。”

克拉肯见此情况当真是又惊又喜,喜的是自己没有靠近是对的,惊的是青凤被困后还能施展如此恐怖的技能,不过吃惊归吃惊,手上动作一点不慢,章鱼真身八只巨爪疯狂乱舞帮着玄天抵挡天空的雷击。

远处的陆长青躲在顶楼的围墙后面,缩着脑袋偷偷望着这边,乌云之下人影是看不见了,不过那巨大的真身却能瞧的一清二楚,大乌龟,大章鱼,大宝剑。

“这世界是怎么了,看这群魔乱舞的样子,是妖怪在渡劫吗?”

嘴上抱怨着,眼睛却不曾离开一分,这难得一见的争斗,虽然让陆长青心胆俱裂,不过眼中却是好奇万分。

有了玄天,克拉肯的阻挡,重吾开始专心和青凤角力,龟壳喷薄而出的吸力再次加大,本来平衡的局势被打破,黑球缓缓飞向龟壳。

眼见就要成功,重吾眼中精光一闪,这次行动本来十分成功,挑拨神魔大战,无数强大的神魔陨落,大量灵魂回归本源,再由周先生与神魔两边周旋,三人截取了大量陨落的灵魂,如此数量的灵魂已经形成泉眼,已经不单单是灵魂力量,甚至可以算作一道传承,如果能吞噬掉,说不定就能突破法相境的瓶颈,就算按功劳分配,自己也能提升一大截实力。

偏偏关键时刻,被这青凤伺机夺走,还好依靠周先生给的结界困住了她,不然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对劲。”

重吾思绪抽回,明明一直在靠近的黑球,始终没有被龟壳吸入,就像在故意拖延时间一样。

不再继续角力,重吾心中一动控制法相从上至下压住黑球,就要强行封印。

黑球也不再飞向龟壳,一道裂缝在黑球中心处出现,坚固无比的黑球轰然爆裂。

青凤身影浮现而出,一声轻啼,青凤锐利的爪子带着电光抓向重吾,如此之近的距离已经是避无可避,重吾冷哼一声,巨龟法相挡在身前,想要凭借自身超强的防御力硬抗这一击。

一声巨响过后,重吾挡住了青凤的攻击,不过身体却被巨大的冲击力撞的落入海中,巨大的法相跌入,激起数十米高的浪潮,浪潮滚滚向着四周扩散,结界内的房屋全数被波及,陆长青死死抓住顶楼的的安全门把手,脚下大楼向着重吾落水的方向倒去。

陆长清只感觉天崩地裂,自己犹如大海上的浮虫,无根无本,随时都会身亡,此起彼伏的落水声传入耳畔,整栋大楼正在被水面吞噬,就在陆长青奋力挣扎,避免落水之际,大楼实现了特殊的平衡状态,沉没速度减慢许多,陆长青此刻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生怕一个喷嚏让自己命丧黄泉。

克拉肯这次比玄天更先反应过来,道具损坏的消息,让他心痛不已,表情冰冷异常,张口一喷,一颗深黑色的水球出现在手中,手指一点无数黑色小虫从水球中飞出,转眼之间数十万只黑色小虫向着青凤扑去。

这是克拉肯在异界中收服的一种水系奇虫,生命力极强,无物不噬,不过每一只都是孤品,克拉肯不到关键时刻不想轻易动用。

青凤美眸一撇,数十个虫云已到跟前,让人毛骨悚然的虫鸣不绝于耳,想到被群虫吞噬的感觉,哪怕青凤这样的强者都不自觉的心中一寒。

青凤往法相头顶一站,并不打算与虫群正面交锋,青光一闪而逝与虫群拉开距离。

克拉肯双眼通红,那件黑色碎片是他最看重的几样道具,如今被青凤摧毁,现在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操控虫群就要追去。

此时,下方重吾的声音响起。

“克拉肯,冷静,她只是在拖延时间,水下结界被法阵腐蚀了,她想逃跑。”

克拉肯被此话惊醒,目光微动看向了落水的重吾,只见重吾浮在水面上空,脚下积水被巨龟法相驱散,露出了被雨水遮挡的法阵,法阵中心处,红色结界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裂缝。

法阵正在蚕食结界!

“好险,原来乌云,雷击这些都是掩人耳目的手段,利用雨水挡住视线,偷偷破坏结界才是她的目的,真是好心机啊,难怪全程一直在拖延时间。”

想明白这些克拉肯转怒为喜,一只巨大的章鱼爪拍打在法阵之上,法阵受此冲击寸寸断裂,消失不见。

见退路被断,青凤目露寒光,伸手一招,法相尾部的一根羽毛脱落,青凤对着羽毛一吹,羽毛向着云层激射而去。

霎时!

一朵朵青色火焰从云中飘落,青凤周围的虫群被火焰包围,稍一接触便化为灰烬,没有做出丝毫抵挡。

结界裂缝上方的克拉肯见此,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

玄天,重吾更是畏如蛇蝎祭出各自的防御手段,躲避着飘落的青色火焰。

一时之间,青凤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此时!

被红,青,黑三色笼罩的结界内,一道突兀的白色竖状裂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能在此时传送进入结界之人,不言而喻。

克拉肯一喜,大声喊道:

“拖住她,周先生到了。”

青凤轻咬朱唇,知道此行算是失败了,当务之急先保住性命,眼神决绝之下,手掌一翻一块太极圆盘出现,黑白之色交相辉映。

稍一用力,圆盘朝着白色竖状裂缝的另一头飞去,这还不算完,青凤对着漫天青焰一招,圆盘所过之处青焰自行散开,唯有一朵青焰速度和圆盘一致追逐而去。

随后在十余朵青焰包裹下,化为一道青光冲向克拉肯。

白色竖状裂缝完全撑开,气质儒雅,面带微笑的年轻人从中走出,随意看了一眼情况后,便将目光从青光身上移开,看向黑白两色的圆盘以及圆盘后的青焰。

身形一闪而逝,再次出现年轻人已经出现在几十米开外,宛如瞬间移动一般,向着黑白圆盘追去。

随着大楼倾倒,陆长青现在已无立足之地,只能勉强支撑着挂在安全门把手上,为了保持不掉下去,竭尽全力。

嗤嗤~~~~~

破空声传来,陆长青艰难转动脖子想看看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奇怪声响,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三魂皆散。

手中一滑从半空坠落。

“死定了!”

脑中只来得及闪过这个念头,便被黑白圆盘以一个极其优美的抛物线砸中胸口。

紧接着,一股撕裂灵魂的灼热感在体内焚烧,无数的声音和画面在脑中回荡,破碎的白色翅膀、狰狞的脸庞、不甘心的怒吼……

脑中的剧痛让陆长青蜷缩着身体,直到冰冷的雨水包裹全身,身体不断下沉,恍惚之间看到一个模糊人影,周围红光点缀。

——–

年轻人提着昏死过去的陆长青来到结界裂缝处,克拉肯,重吾,玄天低着头等候着。

“青凤跑了?”声音平静,听不出其中的情绪。

玄天,重吾瞟了一眼克拉肯,克拉肯深吸一口气答道:

“青凤硬吃我们三人一击后,强行打碎裂缝逃跑了。”

没有过多解释。

年轻人微微颔首,还是那副平淡的样子:

“这青凤真是不简单,胆大妄为敢虎口夺食,心思缜密,一环扣一环,如果不是提前准备了结界或者我再被神王多拖一会,说不定她就成功了,最难得的是还知道取舍,换做我是她也很难做的更好了。”

克拉肯、重吾、玄天三人闻言面面相觑,不知年轻人此话是何用意,纷纷单膝跪下:

“我等办事不力,请周先生责罚。”

被叫做周先生的年轻人负手而立,笑着说道:

“三位这次也是辛苦了,回去后每人可以从我的仓库中领取一件道具,其他话也不用多说了。”

说完,周先生看了看昏迷不醒的陆长青,单手一挥走进一道白色竖状裂缝消失不见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