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霸总追妻火葬场最新章节,霸总追妻火葬场顾黎月厉景川免费阅读

书名:霸总追妻火葬场

主角:顾黎月厉景川

简介:六年前,渣妹陷害,她怀着孕,被丈夫狠狠抛弃。  六年后,她改名换姓重新开始。  可当初对她不屑一顾的前夫,却每天堵在她家门口纠缠不休。  “黎小姐,请问您和厉少是什么关系?”  女人莞尔一笑,“不认识。”  “可有人说你们曾经是夫妻。”  她摆弄着头发,“都是谣传,我又没瞎。”  当天,她回家一进门,就被男人抵在墙上。   三个宝宝两个吃瓜一个欢呼,“爹地说,妈咪眼睛不好,他要给妈咪治疗!”   她忍不住哀嚎,“老公,求放过。”

《霸总追妻火葬场》全文免费阅读第13章

黎月的资料有足足十页那么多。

厉景川看了许久,到底还是没有发现什么破绽。

男人有些烦躁地起身,去了洗手间。

“好啦,你在那边要好好保重哦。”

一进洗手间,他就听到了一道清脆的童音。

厉景川正在洗手的动作停下了。

公司有明文规定,是不允许带孩子上班的。

这个时间公司里面怎么会有小孩子?

男人拧了眉,循着声音找过去。

最后发现声音是从一个隔间里面传出来的。

他刚走到隔间门口,还没来得及敲门,门就被打开了。

“砰——!”地一声,隔间的门狠狠地撞到了男人的额头。

“嘶——”

厉景川本能地捂住额。

云屿从隔间里走出来,眼里闪过一丝的狡黠。

下一秒,他一脸抱歉地抬起头看着厉景川,“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知道外面有人所以就开门了!”

“对不起!”

厉景川松开捂着额头的手,垂眸看了一眼那个只比自己膝盖高一点的小家伙。

他虽然个子不高,但是五官精致,小小年纪浑身就透着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英气。

以往,他对小孩子根本没有什么好感。

但此刻,他看着面前的这个小家伙,想到他应该和念念差不多大,居然就没办法开口说重话了。

男人淡淡地拧了眉,声音冷淡,“你怎么会在这里?”

“叔叔你这个问题问得好奇怪。”

云屿撇了撇嘴,“我到卫生间来……当然是来撒尿啊。”

其实他根本不是来撒尿的,他是看到厉景川从办公室出来,故意等在这里的。

为的就是撞他一下!

谁让他的小三欺负念念了!

厉景川皱了皱眉,声音更冷了,“我是说,你为什么会在这个大厦里。”

“你爸爸妈妈都是谁?都在哪?”

男人严肃的样子,让云屿扁了扁唇,眼泪开始吧嗒吧嗒往下掉,“我爸爸死了,坟头草都两丈高了……”

“我妈妈一边陪着妹妹,一边打工赚钱,特别辛苦……”

他深呼了一口气,抬手制止了云屿,“既然你爸爸妈妈都不在这里,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跟我干妈来的。”

云屿扁了扁唇,“我干妈是来谈生意的……”

厉景川紧皱着的眉头这才稍稍地舒展开来。

“呜呜呜呜——!”

云屿一边哭,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扫过厉景川严肃的脸,“都怪我爸爸,死得那么早!”

“他要是多做几年的人,我妈妈也不会落得今天的这个下场!”

他越哭越大声,数落爸爸的话也越来越难听。

不知道为什么,厉景川听这小男孩骂他爸爸,心里居然会有些不舒服。

大概是和念念相认之后,对小孩子更有爱心了吧?

男人蹲下身,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脊背,“人死不能复生,节哀。”

云屿:“……”

他强忍着笑意,抬手擦着眼泪,“你说得对,人死不能复生。”

“希望我那个没良心的爹下辈子能做个好人!”

这孩子越说越离谱了……

厉景川站起身来,“大人的事情小孩子还是少议论为好。”

“嗯。”

云屿适可而止地没有继续哭了。

他深呼了一口气,转身出了洗手间。

“云屿!”

洗手间外面,左安安已经等了很久了。

见小家伙出来,她兴奋地挥了挥手,“这边!”

话音刚落,她就瞥见了小家伙身后跟着一个高大冷沉的男人。

那是……厉景川?

左安安的身子微微地一僵。

“我干妈在等我,这位叔叔,我就先走了哦!”

云屿微笑着和厉景川道了别,便一路小跑,跑到了左安安的身边。

“厉氏集团不允许带小孩子来上班。”

就在左安安准备拉着云屿逃之夭夭的时候,身后响起了男人淡漠的声音,“虽然你不是厉氏集团的员工,但请你下次来的时候,尽量不要带着孩子来。”

男人说完,转身离开。

“切。”

云屿朝着他的背影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左安安被他大胆的动作吓到,她连忙拉过云屿,压低了声音,“你怎么会跟他一起从里面出来?”

“当然是一起上厕所了。”

左安安抬手敲了敲他的脑袋,“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深呼了一口气,她拉着云屿,大步地进了电梯,“我跟你说,刚刚那个可是厉景川!”

“榕城的首富厉景川!整个大厦都是他的!”

“他不但有钱,还很危险,惹到了他,我们在榕城都活不下去的!”

“以后离他远点!”

云屿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本来也没想和他亲近。

…………

“爹地,小阿姨做的饭菜是不是特别好吃?”

晚饭的时候,一身粉色小裙子的念念眨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轻轻地问道。

“还不错。”

厉景川低头,一边吃一边皱眉,“味道有些熟悉。”

和当年顾黎月做的饭菜味道很像。

显然,这个黎月为了接近他,做足了功课。

男人抬眼,冷冷地扫了一眼一旁站着的黎月,声音淡漠,“今天有发生什么事情么?”

“有的。”

黎月点了点头,大方开口,“今天下午我买菜的时候,遇见了顾晓柔小姐。”

“顾小姐是主动找的我,问我是不是……”

“对厉先生有非分之想。”

说着,她抬起头来,“我觉得顾小姐对我的成见很深。”

“为了不影响您和顾小姐之间的感情,我提议我以后每天白天来这里照顾念念小姐,晚上我就回家去住。”

她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厉景川,“这样可以么?”

她不住在这里,还会有闲暇时间照看一下云屿。

黎月想照顾云屿,倒不是因为云屿笨到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而是她觉得,云屿这孩子脑子太活跃了,她不看管着,难免他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不必。”

厉景川动作优雅地执起筷子,一边吃东西,一边不咸不淡地开口,“她还管不了我这边让谁住下。”

黎月笑了,“可是,顾小姐不是您的未婚妻么?”

“厉先生,其实我有件事不明白。”

“我看新闻上说,您和顾小姐订婚已经有五年多了。”

“为什么已经五年多了,您既没有把顾小姐娶回家,也不让顾小姐搬进来住?”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