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快穿:病娇大佬又被我撩疯了在哪可以免费看,楚染江珩小说无广告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快穿:病娇大佬又被我撩疯了,作者是翼鹿,主角是楚染江珩,讲述了:【甜宠|无女主】叱咤风云的星盗楚染被放逐古地球三千剧情世界,只为拯救他倾慕已久的灵魂。系统:你的任务是帮助悲惨无助反派走上人生巅峰。可楚染照做之后却发现……被他撩过的大佬都疯了。

快穿:病娇大佬又被我撩疯了在哪可以免费看,楚染江珩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10章 白月光把病娇跟班撩疯了10

楚染仔细思考了两秒钟:“打算?我这次夜袭他房间不能大意,诶你说我直接爬床效果会不会好一点?”

系统:【……】

楚染当然很想完成任务,可是眼前短暂的镜花水月,却也不想辜负。

指挥官大人坚韧不拔,不管如何境地都会努力向阳而生,他也只不过短暂照耀他的一点光亮罢了。

楚染睡醒之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他听见屋子里有些轻微声音,便起身去找江珩。

厨房里,江珩坐在吧台跟前,他面前是一堆高矮不一又写着不同文字的酒瓶。

叮叮玲玲好听的碰撞声渐渐清晰,待楚染看到这一幕眼珠子一下亮了起来,快走两步凑过去,抓起一只瓶子凑近鼻息闻了闻。

“酒啊!这味道可真好。”他目光 落在江珩身上,少年的手中动作利落,而他面前的也摆放了一排酒液颜色截然不同地各色酒。

楚染轻吞了下口水,问道:“你不是酒精过敏吗?你搞这些做什么?”

他…可是不能喝酒的。

江珩唇角露出淡淡笑意:“青姐说你最近很辛苦,要犒劳你一下,这些是我从一个调酒师那里学的配方,酒精浓度不高,对你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对于楚染来说,眼前的‘糖衣炮弹’简直让他受用极了。

他拿过那杯淡蓝色的酒,正准备喝的时候江珩却轻轻按住了他的手:“等一下。”

江珩动作熟练地拿出打火机掠过酒杯口,杯子里瞬间燃气淡蓝色的火焰,轻微晃动后才将杯子递到了楚染手中。

楚染早不知等了多久了,他坐在吧台前眼神一瞬不瞬盯着他手中动作。

待江珩将几杯调好的酒放在推倒楚染面前之后,江珩便将那些瓶子与所用工具全都收起来了。

江珩的手艺不知道是从哪里学的,总之楚染很快将这几杯酒拿下了。

那酒水味道不一,有醇厚清冽的酒液中融合着淡淡的木香或果香,总之很对楚染胃口。

等江珩转身过来的时候,见到的是五只空杯子,跟一个意犹未尽还在舔唇角的小少爷。

隔空对上江珩的视线,楚染当即觉得有些尴尬:“手艺不错。”

江珩露出淡笑:“还好,只是…我记得小少爷从前并不爱酒。”

楚染只是嘴馋一时间没把持住,没想到会被江珩问东问西,他抬手蹭了蹭鼻子,含糊回答:“年纪大了,口味难免会变。”

江珩没再问下去。

人当然是会变的,但这大抵与年纪增长无关。

楚染喝了几口酒后整个人像是被捋顺毛的小奶猫,他眼角眉梢带着慵懒,拍了下江珩的肩膀说:“我去洗澡,等会你上来把今天拍摄的最新视频给我。”

“好。”

虽说那酒的味道很柔和,可他喝了不少,酒气的熏染下楚染瓷白肌肤很快爬上了淡淡绯色。

楚染很变成晕乎乎的状态,浑身放松准备上楼泡澡。

江珩一直目送着他,直到看到楚染走到二楼之后险些撞墙,他唇角笑意便更深了一分。

江珩打了半个小时的电话,得到消息江氏高层已经有些声音了。

江氏在这城市时间不短,江城的爷爷性格刚强能力出众,儿子能力虽不如他,但勉强也撑起江氏,而江城两年前进公司实习,中途麻烦不断。

江大少爷干啥啥不行,最后江父无奈给了他一个空有头衔的闲职。

但即便是这样,他也从不过问江珩的状况。

私生子便是私生子,永远都不会被他列入继承人的名单中,即便他是天资最优秀的一个。

当然,江珩也不屑。

挂断电话后,江珩带着录了楚染今天舞蹈状况的视频上楼。

走到二楼的时候,江珩的裤腿被那只边牧给咬住了。

江珩眼眸微微眯起,与它对视的眼神像是预判了一种特殊状况。

江珩走进房间,它没进来的时候迅速关上门反锁住,不给它丝毫机会。

边牧‘汪汪汪’叫了几声没有人答应,大抵是知道自己进不去了,索性也不做无用功了。

江珩进卧室后就见到楚染趴在床上已经睡着了,他脖颈缠着一条毛巾,头发还湿着。

他走过去,将U盘放在桌上,走到床边将没有陷入深睡的楚染推醒:“小少爷,我帮你吹头发。”

楚染眼皮有些重,翻过身小小打了个哈欠,又哼唧了一声:“好,你快点看,我要睡觉。”

江珩走到床边坐下,将楚染的头放在了腿上。

吹风机暖暖的风吹着楚染头发,少年白皙的手温柔穿梭在他的发间,这声音这动十分催眠,楚染思绪很快就断了。

江珩自始至终动作温吞缓慢,那双眼眸如深潭古井平静无波,他动作如往常一样没有任何端倪,可是心境的变化却是常人无法看出的。

换一个视角来说,此刻少年简直像是为了品尝美食而做出的前奏与铺垫。

头发吹干之后,楚染已经睡熟。

江珩眼波微动,唇角泛起淡淡笑意,他手指轻轻摩挲着楚染的侧脸,像是欣赏一块名家所做的美食那样认真。

即便他知道这美食并不适合他来享用。

江珩俯身,轻触那抹柔软,酒精与他甜蜜滋味杂糅的气息逐渐将江珩包裹起来。

没过一会,他脖颈便痒了起来,可是江珩却浑然不在意。

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自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他一边竭力忽略脖颈的痒意,一边捏住了楚染的下巴,用更猛烈侵袭来盖过不适。

江珩的酒的确不错,楚染翌日一早醒来头上没有丝毫疼痛,只是他的嘴……

楚染拿过手机打开前置看了看,有些肿?

不对劲了。

这时,门外脚步声渐渐响起,一道秩序均匀的敲门声后,是江珩的询问:“小少爷,早餐准备好了。”

楚染眼眸微微眯,随手放下手机:“你进来。”

江珩推门进来,缓步到楚染身前:“小少爷,有事吗?”

楚染起身直接走到他身前,看着少年脖领衬衫系的一丝不苟,他直接抬手扯开了两颗纽扣。

少年皮肤白皙,仅扯开两颗纽扣便露出胸.前一小片健硕的胸肌。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