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白柠傅宸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书名: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

主角:白柠傅宸

简介:她从小父亲失踪,母亲改嫁,跟着奶奶生活在乡下,逃课打架喝酒样样行,是别人眼中的混混无赖。 十九岁,母亲接她回继父家。 “白柠,让你替你妹妹嫁给傅家大少,是你的福气,你要好好抓住这个机会。” 她是母亲眼里的废物,是利益的牺牲品。 众人皆知,傅家大少生了一场病,不仅性情大变,容貌尽毁,还只剩两年可活。 自她嫁给傅少,他的病突然好了,各地风云突变,直到有人调查几年前的一桩案子,不小心扒出这位废物嫂子的马甲…… 众人惊的下巴碎了一地。 这是个大佬。

《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全文免费阅读第21章

白柠眉眼微抬,神情冷漠,“季家,很牛么?”

孙予柔一怔,好半天没说出话。

这个野丫头居然看不起季家,她凭什么?

季家可是历城排名第二的家族。

“还真是……”江时越一笑,“不牛!”

别说傅宸,就是江家都甩了季家几条街。

季家。

真不牛!

况且,白柠那张黑卡,季家都没资格办。

以季家如今的资金状况,恐怕整个家族都没有十亿。

就他们,还看不起白柠?

孙予柔神色一僵,心里很不好受。

在历城,她向来是站在顶尖的人,可在傅家和江家面前,她连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季家在他们面前,确实不牛。

白柠走到孙予柔面前,清冷的容颜没有一点表情,“我跟季家没关系,以后再有季家人来打扰我奶奶,就是你的下场。”

话落,白柠眸光骤然一冷,手一抬,捏断了孙予柔的胳膊。

“啊!”孙予柔疼的在地上打滚,“你个死丫头,我是你妈,你敢这么对我,你们白家没一个好东西……”

孙予柔还在骂着,白柠面色一冷,“不想活,就继续。”

她浑身散发着肃杀,若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真的怒了。

孙予柔被她的样子吓的顿时噤声。

陈慧芳一听,急了,“小柠,不要,她毕竟是你妈!”

白柠垂着脑袋,眸子里泛着猩红的光,“她不配!”

“可你也不能伤害她。”陈慧芳焦急的拍着床,“你还有大好青春,断不能把自己的前途葬送了,你答应过我,要好好的……咳咳……”

陈慧芳太着急了,刚才被白柠压制下去的毒又发作了。

白柠立刻敛去了身上的锋芒,掏出丹药喂给陈慧芳。

吃了药,陈慧芳的脸色好了很多,她拉着白柠的手,一脸的慈祥,“放过她吧,你若伤了她,你也会麻烦。”

陈慧芳不在乎孙予柔的死活,她只在乎白柠。

当年孙予柔不顾刚生下来的白柠跑了,陈慧芳就当没这个人。

这些年,她和白柠相依为命,她不想白柠为了这个无情无义的妈断送她的一辈子。

白柠低着脑袋,鸭舌帽遮挡住她的脸,陈慧芳看不清她的表情。

片刻后,白柠抬头,声音冰冷如同寒冰霜刺骨,“我会让她死的悄无声息,没人知道我做的。”

身后,傅宸眼睑抬起,白柠的个子不高,人又很瘦,她坐在病床上,显得娇小柔弱,说的话,却让人发寒。

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十九岁的小姑娘,会把生死看的如此淡薄。

她手中,捏着多少人的命?

傅宸一点都不怀疑白柠这句话的真假,她绝对有能力悄无声息的拿了孙予柔的命,还不会让人知道是她做的。

傅宸看着白柠的目光多了几分别样的意味。

他还没见过白柠真的为什么事急过,唯独在她奶奶这件事上,她真会六亲不认。

“胡说!”陈慧芳嗔怒的瞪她一眼,“小孩子家家的,说什么杀人,传出去,谁还愿意跟你交朋友?”

白柠没说话。

她在陈慧芳面前,都会敛起她的戾气。

她不想让奶奶看到血腥的场面。

“去吧,给她把胳膊装好,以后不见她就是了。”陈慧芳拍了拍白柠的肩膀,轻声劝道。

白柠轻叹一声,起身,直接将孙予柔提了起来,然后把孙予柔胳膊往上一推,那条被卸了的胳膊就装上了。

白柠甩开孙予柔,冷声道,“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孙予柔害怕极了,原本骂人的话咽在肚子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赶紧就跑了。

谁知刚跑到门口,江时越忽然一个箭步过去,拦住她,“季太太,骂了人,不用道歉的吗?”

江时越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刀,在手里缓缓拍打,脸上的笑戏谑。

白柠不计较,不代表他不计较。

虽说他跟白柠来医院看望陈慧芳有私心,但白柠是傅宸的未婚妻。

傅宸的未婚妻,就是自己人。

动他江时越的人,怎么能让她就这么简单的走了?

孙予柔先前被白柠吓了,此刻又被江时越吓住。

她哪还敢反驳,赶紧跑到床前,朝着陈慧芳鞠躬,“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骂你。”

陈慧芳摆了摆手,“走吧。”

孙予柔不敢走,她战战兢兢的看着江时越,“江少,我可以走了吗?”

江时越没说话,看向傅宸。

傅宸给他一个眼神,他才让开身体,让孙予柔离开。

孙予柔一走,江时越就笑眯眯的走到陈慧芳床前,“奶奶好,我是江时越。”

傅宸也抬脚走过去,很有礼貌的说,“奶奶好,我是傅宸……”

顿了顿,他道,“白柠的未婚夫。”

陈慧芳一听,立刻就笑了,“是你啊,长的挺好看的。”

“谢谢。”傅宸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指了下邢宇,“他是邢宇。”

邢宇急忙过来跟陈慧芳打招呼。

陈慧芳看着他们几个频频点头,然后对傅宸说,“小柠还小,不太懂事,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希望你能包容。”

“她很好。”傅宸嘴角露着浅淡的笑,很彬彬有礼。

“其实啊,我这老婆子也没多少日子可以活了,我最不放心的就是小柠……”

话刚落,白柠冷着脸,“奶奶。”

陈慧芳叹了口气,接着对傅宸说,“我知道,你的家庭条件挺好,小柠是高攀了,眼下她跟孙予柔又闹成这样……傅少爷,将来若是你不满意小柠了,请帮她找个好人家。”

白柠把手机摔在桌上,脸色阴冷。

傅宸拉住她的手,笑了笑,嗓音温和,“奶奶放心,我会照顾好她,你的病,我也会让医生尽力医治。”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原本早该死的,是小柠一直坚持,用各种名贵的药吊着,我才活到现在,她都治不好的病,别人也治不好。”

陈慧芳说着,摆了摆手,“行了,不说我了,病房里的味道也不好闻,你们还是出去转转吧。”

“没事奶奶,我们就留下陪你。”江时越去给陈慧芳倒了杯水,笑呵呵的说。

病房里的味道确实不太好,但傅宸和江时越并不是普通的富家公子,他们经历的东西多了,这点事,真不算什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