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陈今朝余梦之小说我的倾城大小姐无广告阅读

优秀的都市小说千千万,七月在野的我的倾城大小姐最好看,该小说主角是陈今朝余梦之,主要讲述了:青山埋忠骨,利刃隐于市。退役归来当了两年保安的陈今朝,误与冰山女总裁风流一夜,树欲静而风不止,平静的生活再起涟漪。如若不能和光同尘,便同风而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陈今朝余梦之小说我的倾城大小姐无广告阅读

第5章 当我男朋友

“我没有。”

陈今朝自然不会承认这点。

况且,他有什么资格吃醋?

与余梦之的风流一夜不过是意外,论身份与地位,自然是余梦之口中那位更配得上她。

余梦之明眸皓齿,觉得陈今朝这个闷葫芦有时候还挺有意思。

笑了笑之后,余梦之又说道:“吃没吃醋,你心里比我清楚。不过,我对那个人没有感情,也不想沦为两家联姻的工具。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那就是偶尔当我的男朋友。”

陈今朝怀疑耳朵听错了。

但很快,他就明白余梦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余总的意思是,让我当你的冒牌男人,当挡箭牌?”

余梦之原本还不知道怎么开口,陈今朝便替她说了出来,令她不禁失笑:“你很聪明,我正是这个意思,不过还是得征求你的意见。”

陈今朝自然没什么意见。

毕竟他曾经还说过,要对余梦之负责,即使这位女总裁不需要。

“余总就不怕,我将那些事情说出去?”陈今朝笑道。

余梦之自然明白陈今朝指的是哪件事,让她脸色不太自然,嗔怪似的瞪了眼陈今朝,“你就是说出去,又有几人会相信你说的话?”

多半会被人当成妄想症患者。

顺着余梦之的思路往下想,陈今朝大概知道她为什么要将自己提拔为一队队长,一个看门口的保安怎么配得上高高在上的美女总裁?

不过陈今朝只猜对了一半。

余梦之这么做,还有另一个打算,那就是让陈今朝盯紧一点刘文耀。

刘文耀是苏景辉的人,而现在安保部几乎都只听刘文耀的话,所以余梦之才将陈今朝安插进去。

她也不求陈今朝笼络人心,对于一个小保安来说难于登天,只让陈今朝盯紧刘文耀,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通知她。

吃完饭。

陈今朝打算走人,却被余梦之留下。

他不得不怀疑余梦之是不是上瘾了?

余梦之觉察到陈今朝怪异的目光,恨得牙根痒痒,“你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以后不许再提起那件事情,不然我跟你没完!”

“我带你去买几身衣服,以后有需要用到你的场合,别再穿这身保安制服。”

陈今朝恍然。

总裁有请,又怎么能反抗?

余梦之也不愧是集团总裁,带着陈今朝出入的都是高奢品牌服装店,单单是一件西装就得好几万,让陈今朝暗自咋舌。

陈今朝从试衣间出来,余梦之眼前一亮。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穿上衬衣的陈今朝整个人变得硬朗,不再有懒懒散散的感觉,那双鹰眸里充满着锐利的气息。

乍一看,余梦之难以将其与那个保安联想到一起。

她突然想起来……

陈今朝浑身都是腱子肉,在那些充满暴力美学的肌肉上还有一道道狰狞的伤疤,想来陈今朝之前应该有过一段荡气回肠的故事。

想着想着,余梦之脸颊发烫,思绪变得紊乱。

“余总?”

“你在发什么呆?”陈今朝宽厚的手掌余梦之面前晃了晃。

余梦之回过神,视线躲闪地说道:“全部包起来吧,以后出入正式场合就穿这几身。”

陈今朝哦了声,反抗没有意义。

只要买衣服的钱不是从他工资里面抵扣就行。

买了几大袋衣服,余梦之才心满意足,陈今朝就苦逼地跟在余梦之身后。

二人刚走出店门口,陈今朝耳畔就响起一道尖锐的声音。

“哟呵!”

“这不是陈今朝么?你怎么混得这么惨,跑来商场当保安?”

陈今朝扭头看去。

一名涂抹着浓妆的女人出现在他跟前,陈今朝仔细辨认之后才笑道:“吴庭艳?好久不见,你变漂亮了不少,我差点没认出来。”

吴庭艳轻哼了声,讥笑道:“你以为我是你啊?”

“话说回来,你居然在商城里当保安,真给我们宁海大学丢人。”

嗯?

余梦之停下脚步,站在不远处听二人对话。

令余梦之没想到的是,陈今朝居然是从宁海大学出来的,要知道宁海大学是国内前十的高校。

可余梦之怎么记得,陈今朝的资料上显示他只有高中学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陈今朝真的是宁海大学毕业生,跑来当看门口的保安确实屈才了。

她继续往下听。

陈今朝貌似不在意吴庭艳怎么说,脸上的微笑始终不减,甚至还附和道:“嗯嗯,这几年的同学聚会我都没脸去见你们。”

余梦之更加讶异。

要是换成其他人,恐怕早就暴跳如雷了吧?

难不成,陈今朝其实是个骨子里充满软弱的男人?

吴庭艳一通数落陈今朝,陈今朝坦然自若。

大学时期。

陈今朝曾拒绝过吴庭艳的追求,然后和初恋女友许念青走到一起。

“陈今朝,我怎么觉得你很不服气?上大学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谁知道你自甘堕落跑去当兵,难怪念青当初跟你分手。”

吴庭艳巴拉巴拉说着。

全然没发现陈今朝笑容逐渐消失,随后爬上浓浓的怅然,主动问道:“念青她现在……还好么?”

吴庭艳话音止住,轻蔑地瞥了眼陈今朝。

“噗嗤,陈今朝你没病吧?就你现在这个模样,居然还惦记着念青?”

“人家现在可是宁海大学最年轻的正教授,追求者不乏达官显贵的子弟,早就把你忘到九霄云外了。”

看见陈今朝脸上那抹落寞,吴庭艳对这番说教更加满意了,“你啊,以后就别惦记她了,小心被念青的追求者针对。”

“庭艳,你在跟谁说话呢?这位是?”又一名青年走上前。

吴庭艳向陈今朝介绍,这名青年是她的男朋友苗宇,家里开了好几个厂子,勉强够得上富二代的及格线。

苗宇笑着打开钱包,拿出几张百元大钞塞到陈今朝怀里,“庭艳,你这老同学过得这么苦,我给他几百块花花你不会怪我吧?”

吴庭艳笑得花枝乱颤,也有样学样将几张百元大钞塞进陈今朝怀里。

这既不是救助,也不是施舍!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