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执戟郎免费阅读,陈宁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执戟郎 是一本历史小说,作者是大司木,主角是陈宁,主要讲述了:出身贫寒的少年,恰逢乱世,艰难拼搏求生,从为家人活,到为家国活,一路经历友情、爱情、背叛、利用,一生跌宕,做过将军,当过乞丐, 居高而不自恃,位下而不自弃,不管经历过什么,一生初心不改,至死还是从前那个少年!

执戟郎免费阅读,陈宁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第3章 狡黠若狐

陈宁以前也穿过别人的皮甲,多是半身甲,不像这次带的这身,这么齐全,身甲、裙甲、甲袖,全是用甲片缀起来的,穿身上不影响身体灵活,护臂和护胫,是用大块的皮革做成,左护臂,用了双层皮,可以做臂盾用,帽盔里衬着粗棉布,冬暖夏凉,真是身好甲!

天色本来就暗,唯一的光亮就是几堆火,陈宁只能就着火光,摸索着穿甲,这边皮甲还没穿好,就看到同村的几个伙伴,垂头丧气的走了回来,看样子,是被杨磙给训斥了。

大家刚受了训斥,也没了说笑的兴致,各自低头整理自己的东西,大部分人并没刀剑,有头脑灵活的伙伴,就跑去跟赶车的车夫赔笑央求,借来了几条木棒,大家人手一根,赶车的车夫往往都备着这种木棍,能防身,也能驱赶野兽。

是这了趁手的家伙,大家胆气又壮了起来,开始讨论大家怎么合力抓贼,正说的热闹,杨磙从远处走了回来,手里拿一张猎弓,伸手递给了陈宁。

陈宁伸手一拉,是张猎弓,劲道还算不错,杨磙又抬手递给一个箭壶,里边有十来只羽箭,看样子像是那家猎户自己做的,箭羽选了鹅翎,做工粗糙而扎实,箭头上也没有铁簇,平时用来射个山鸡还行,再大点的猎物必须射中要害。

“五哥,那里寻来的弓箭?”陈宁从箭壶里,抽出一支箭来,一边打量着,一边问。

杨磙回道:“从另一队那里借来的,他们带了两张猎弓,这把借咱们用一晚上,宁子,你的眼快,万一遇上贼人,你在后边放箭。”

杨磙拿下腰间的水囊,喝了口水,接着说:“今天晚上大家轮着值夜,明天就到清河了,在这荒野之中,咱们警醒些,别在梦中让人贼人抄了,其他的人一会也会靠过来,商队那边的管事刚才也拉住我说了,如果有贼人,大家共进退,他们的商号,在清河县是数一数二的大商号,等到了清河县,让咱们带了他们商号的名贴前去投军,招募乡勇优先选咱们,若是能打杀一个贼人,衙门还会赏钱一吊。”

大家本来就同把土匪放在心上,现在还能跟这么大的商号拉上关系,更是高兴,满脑子都想着抓几个贼人,挣几吊赏钱,现在年景不好,一吊钱,换成糙米,能够一家五六口人吃上几个月。一群少年只顾着高兴了,全然忘了贼人都是拿刀的亡命徒,不是山上的兔子,能不能打得过贼人都两说,还想着一吊钱。

另几股投军的人也凑了过来,这几股人中,不像陈宁村出来的全是少年,他们有少年、中年男子,还有不少是头发花白的老人。

都说人离乡贱,只要家里日子能凑合着过,谁也不会跑出来吃这口饭,当下百姓日子难过,十家之中,有九家半吃不上饭,外出逃荒的比比皆是,又加上流寇四起,真怕应了那句天下大乱的老话,一乱最先遭殃的是百姓。

九月的天比一天短,一会的工夫,天就黑透了,推了一天车,众人也都乏了,胡乱吃了些干粮,就各自寻了块地方,靠着马车,抱着怀里的家伙什,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陈宁一晚上总担心会有土匪出现,又加上半夜还要起来轮着值夜,这一晚上,睡的并不安稳,终于挨到了天放亮,身上的皮甲也被露水打湿了。

那些没皮甲的人,衣服都湿透了,冷风一吹,冻的直哆嗦,实在是没法睡了,只好爬起来围着火堆烘烤衣服,看看时辰,也快卯时了,出了太阳,身上还能好受些。

陈宁皮甲湿不透,不过也好受不到那里去,露水顺着缝隙,直往衣服里钻,陈宁正在想着,要不要脱了甲,说不定还能干的快些,刚想伸手解束甲的皮带,就听的商队的护卫大声喊:“东边有土匪!”

放哨的护卫,边喊边敲响铜锣,陈宁听到后,浑身一个激灵,赶忙提起弓,顺着大家的目光向东望去。

看到官道上,来了一队人马,天色才蒙蒙亮,还看不真切,待到近了才看清,来的这伙人,都用布蒙了脸,只露了双眼,为首的一是个壮汉,个子不高,骨架却极为宽大,乍一看,像堵墙一样,手里拿着一根一人多高的棍子,看不清材质,只看到沉甸甸的。

八成这人就是土匪头子,蒙面的布下露出蓬乱的胡子,也看不出年纪,眼眶深陷,目露凶光,看样子也是许久没吃过饱饭了。

壮汉身边稀稀拉拉的站着二三十人,都是瘦骨嶙峋的身躯,穿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要不是一个个眼光凶狠,说是一帮叫花子,也差不多。

这帮人手里的家什也是五花八门,有带了长刀猎叉,有带镰刀菜刀,还有些干脆拿了扁担。

商队的护卫头领看到有劫道的,再见看土匪人数并不多,也没慌张,先叫车夫看好骡马,不要惊马伤人,又让十几个护卫分别各拒东西。

商队的管事也没闲着,叫随队的伙计、苦力,持了木棒以壮声势,又高声音许诺打跑了贼人,各有赏钱,又冲陈宁这些人许诺,商队到了清河,高队出面替我们担保,保证让他们顺利当上乡勇。

陈宁这些人,大都些刚放下锄头的农夫,不少人还是平生第一次见土匪,先是惊惧又是好奇,看到土匪才二三十人,自己这边,商队的人加上自己这帮人,合来有五十多人,自觉的胆壮了起来,各持了木棍,守在车阵内,胆气上先别输了阵。

商队护卫也是有首领的,是个健硕的中汉年子,遇事也不慌乱,带着几个护卫,走出车阵来,几个人先结了个小型的步阵,再抬手施礼,又用了走江胡的黑话,跟对面搭话。

也不知道是太远,对面没听清,还是没听懂,这帮土匪直走到离商队十来步,才停下来,为首的汉子,双手抱拳,当大家都以为接下来,他要答话时,他却大喝一声:“桃花山好汉来做买卖,要钱不要命,不想死的都躲开!”

这汉子不光长的扎壮,嗓门也是大的惊人,大家本就紧张,被他一嗓子吼的一哆嗦,趁大家还没回过神来,官道边的树林里飞出来七八支箭,全是冲着车阵外搭话的护卫射,护卫们手一阵忙脚乱的挥刀格档。

这一回神的功夫,那汉子,带人就冲到了眼前,抡起手里的棍子,冲护卫头领的面门就一棍,头领眼看是躲不开了,只好用刀先一档又借力一引,想把棍子从面门引到身侧,再扭腰躲开,没想到这棍子是根熟铁棍,分量极重,借力一引面门是躲开了,肩膀却躲不掉,被一棍打了个趔趄。

其他几个护卫看到头领吃亏,想上前帮忙,那壮汉像早就料到了一般,轮圆了胳膊,挥棍扫出,这一扫用了十分力,只听棍子在空中发出“呜!”的一声,几个护卫,被这一棍扫到了手里的钢刀,震的手臂发麻,钢刀脱手而出。

陈宁暗想,这土匪头子,好大力气,护卫首领看样子本领不弱,在这大汉前走不过一个回合,剩下的几名护卫本领应与杨磙相当,也是好手,被他一棍子就全打飞了钢刀,看他招式明显是没出全力。

后边的喽啰见有机可趁,一哄的冲了上来,一顿扁担猎叉的胡乱招呼,要是单打独斗,这些贼人,不一定是护卫们的对手,但现在被这壮汉一冲,护卫们乱了手脚,又加上双拳架不住四手,眨眼间就被打倒在地。

壮汉倒是也不恋战,一个闪身就从车阵的缺口冲了进来,车阵内的几个护卫急忙闪身去阻,被那壮汉,一棍一个,打倒在地,这几棍打的结实,全是照脸打的,把几个护卫打的血头血脸的,满地哀嚎,护们在壮汉前眼,就像是三岁顽童一般,毫无还手之力!

又有七八个贼人,手持钢刀,从缺口处冲了进来,分左右护住壮汉的两侧。

陈宁这帮去投乡勇的,看着几个护卫一鲜血,惨叫声不断,平日与庄稼打汉道的乡村汉子,那见过这阵仗,不自主的缩到了车阵一角,杨磙算是胆大的,也只敢抽了腰刀站在陈宁等人前边,大部分人都吓的脸皮煞白。

陈宁手里还捏着弓,伸手拿出箭来就想上弦,弓拉到到一半,土匪头子目光像刀一样盯了过来,土匪中有人也带着弓,对着陈宁一箭,擦着陈宁头皮飞过去,吓的陈宁一哆嗦,不自主的跟着大伙一起缩到一边。

商队的马夫,一个个都抱头躲在马车边上,商队仅剩的几个护卫还有持了棍棒的的伙计,一起把那架带棚的马车护在身后,护卫失了头领,商队管事和伙计们又不会拳脚,正大眼登小眼的不知如何是好。

陈宁担心这帮土匪会杀人抢货,特别是车队里还有女眷,要是被土匪发现,那还了得,想到这,忍不住往那架马车看去,马车的窗帘被里边的人挑开了一道缝,隐约看到一双明亮的眼睛盯向他这边!

那壮汉看见车阵中人不少,剩下的几个护卫,还打算往这边冲,于是双手轮着铁棍,耍了一个棍花,接着铁棍一伸,探到一辆马车下面,口中暴喝一声,如滚雷一般,双臂用力一挑,把这两千多斤重的马车,挑翻在一侧。

这一下,可把众人吓的不轻,再无人敢上前一步。

壮汉得意的笑道:“爷爷今天只来拿些米粮,不想大开杀戒,那个不识相的上前试试,看爷爷一棍一个,给你们来个脑袋开花,拿弓的最好一箭能射死我,要不然我一棍结果了你!”最后这句是盯着陈宁说的,吓的陈宁心中一突!

壮汉土话音一落,左右两侧的树林中,跑出来了七八十个贼人,全用面巾遮了脸,看不清年纪,黑漆漆的树林冲出来这么一大帮人,一个一个跟鬼魅一样,这些人有拿着兵刃,有握着弓,有赤手空拳摸着石头,团团把商队围住。

大家本来看贼人不多,有人心思活动,想着打不过,可以往林子里跑,这下看到前后加起来一百多贼人,把车阵围了起来,顿时也熄了这个想法。

这些土匪跑看上去杂乱,动起手来分工有序,确极为迅速,十几个拿弓的跳上车顶,用弓遥遥指着众人,其他的人,把车抬开,也不贪多,只拉出去三架马车。

看他们熟门熟路,明显是惯犯,十几个土匪一架车,前拉后推,把三辆马车拉到官道上,早有贼人从树林里牵出来准备好的黄牛,把牛套上车,其他人又是前推后拉,一会就跑远了,有贼人看到商队中还有不少牲口,想试探着去牵,被壮汉一巴掌打了个趔趄。

看到拉车的跑的远了,壮汉龇牙一笑:“爷们,今天对不住大家,让大家受惊了,以后走到桃花山,记得来寨里吃酒,到时我再给大家伙赔不是。”说罢大手一挥,带着剩下的贼人,沿着官道就向东退去。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