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疯批王爷有读心术后,王妃咸鱼了在哪看,燕喻李景宴小说完整版阅读

2022最好看古代言情小说疯批王爷有读心术后,王妃咸鱼了推荐,主角是燕喻李景宴,作者是某醉,主要讲述了:【读心术,神算,疯批,甜宠1v1,双强,沙雕】神算大佬燕喻刚穿成将军府痴傻三小姐便得罪云国位高权重的贤王爷,又阴差阳错成了王妃。原以为这个王爷只是生性残暴了点,没想还是个疯批,一个不爽不是杀人便是放火。为了小命燕喻只能硬着头皮哄,谁料这个疯批开了读心挂。当疯批王爷受伤时,“伤在王爷身痛在妾身心。”,正当疯批王爷感动时,却听到心声,【老天不长眼,怎么不让这狗币横尸暴毙被狗吃!】疯批王爷:?

疯批王爷有读心术后,王妃咸鱼了在哪看,燕喻李景宴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7章 这碗粥本小姐赏你的

翌日,阳光从半开半掩的窗户悄然溜入,破天荒早起的燕喻坐在镜子前,注视着铜镜内的自己。

一双柳叶眉,眼大而乌黑有神,睫毛长如蒲扇。

大抵是因为营养不良,面容有些发瘦发黄,奈何五官好,看起来顺眼。

倾国倾城她沾不上边,但漂亮二字她还是能争取一下的。

这身子也瘦弱,明明及笄了却还跟个没发育的小孩一样干扁扁地,摸起来就只剩一把骨头,估摸着风一吹便会倒。

不过…

有她在,保管将这具身体喂养得白白胖胖地!

宁愿饿着别人,都不饿自己。

这是燕喻的原则。

想着,燕喻肚子咕噜咕噜发出抗议的声音。

“三小姐,你的早膳。”

身后,一道声音响起,听得早膳二字,燕喻双眸泛起光芒。

燕喻从椅上起来,转身。

只见眼前穿着粉衣又扎着包子头的丫鬟粗鲁地把碗放在桌上。

哐当,碗内的水溅落在桌上。

看到碗里头只有些稀水没几粒米的粥,燕喻不由得蹙眉。

“这是人吃的玩意?”

这米,用手指数都能数出颗粒来。

就是给狗,狗都不兴吃。

海棠双手环抱,看着打扮得人模人样,说话又利索的燕喻,不禁挑眉。

“先前三小姐吃的也是这般,若是觉着这粥不合胃口,大可饿着肚子不吃,也没人求着三小姐你吃。”

“要想吃,便只有这一碗粥。”

海棠嚣张道 ,丝毫不将燕喻放眼中。

昨夜贤王生辰宴,皇上亲自赐婚贤王与三小姐在京城内早传得人尽皆知。

都道将军府三小姐因这一赐婚,变得不傻了。

但原先一傻就是十年,也不知哪天又会变得痴傻。

贤王生性残暴又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疯子。

就是嫁给贤王,也不见得这三小姐能得宠。

所以,她根本不用忌惮。

而在府里,这傻子就是好了,谅她也不敢告状。

就是告了,也没人会替她做主。

燕喻挑眉,打量海棠。

脑海中闪过一幕幕,比如这位燕阳派过来伺候她饮食起居的丫鬟是如何蹬鼻子上脸,将自己当成这偏院的小姐,又将她当成狗一般戏弄欺负她。

又比如每一顿的稀水粥都是海棠拽着她的头发,强行灌进她嘴里。

没有给她咀嚼的时间,哪怕是被呛到烫到,都是一口气全灌完,若是吐出来脏了地,便打她。

难怪这身子会营养不良,这么瘦弱。

她身上还有不少伤痕,大多数都是拜眼前之人所赐!

一想到海棠如何对待原主人,她便心疼。

她虽不是好事之人,但…

人都欺负到她头上了,她哪还可能忍着!

望着燕喻的眼,海棠一惊。

以往燕喻眼神涣散又空洞,但如今眸漆宛如天生星辰般明亮,却又深邃如潭,叫人一看,不禁一抖。

不过刚刚恢复神志,怎会有这般眼神。

燕喻迈着步子靠近海棠,玩味看着。

“你,你想做什么!”

看着这眼神,海棠下意识开口。

眨眼,只见燕喻眸弯如月牙儿般,嘴角扬起一笑,轻蠕唇角。

“做什么?做你平日里对我做的事呀。”

话一落,燕喻脸色煞变,眼疾手快拽住海棠的头发,又迅速将海棠往桌旁拽着,将她侧脸按在桌上。

一扯,海棠只觉头发仿佛要脱离头皮般,疼得她啊啊大叫,满脸惊恐。

海棠伸手想将燕喻推开,但燕喻预测了她的行动,就在她伸出手那一刻,另一只手牢牢擒住海棠双手。

叫声尖锐刺耳,燕喻却不慌不忙,笑容越发灿烂。

“你放开我,你这小畜生,我可是大小姐的人!我要是死了!大小姐绝对饶不了你!”

海棠气急败坏,狰狞道。

她没想到一日两碗稀水粥吃着的燕喻力气竟会这么大!

燕喻看着海棠害怕的模样,眼眸泛起一抹诧异。

【没想电视上的宫斗剧诚不欺我,这反应,这动作还真跟电视上演的一样,连说的话都跟照抄照搬的一样。】

【莫非下一句是识相的话,就赶快放了我?】

燕喻心里想着,她现在这动作,像个十足的反派一样。

带劲!刺激!

“呵,识相的话,就赶快放了我,今日的事我可以当没发生过!也不会告诉大小姐!”

见燕喻沉默,海棠误以为燕喻怕了,呵笑一声。

等她安全离开,一定要将此事禀告大小姐,让大小姐替她出面,让这小畜生好看。

燕喻双眸泛起精光,没想海棠说的话真跟她想的一样!

【电视上那些凶狠的反派这时候会怎么说来着?】

燕喻仔细想着,眼神冷了几分。

“我又不是想要你死,只是见你在我痴傻期间不辞辛苦照顾我,想将这碗粥赏赐给你罢了。”

拽着海棠头发的手突然松开,燕喻端起放在海棠面前的碗,玩味看着,又轻描淡写道。

碗上冒着白烟,海棠瞳孔睁大,见碗缓缓靠近她的嘴。

海棠摇头,慌了。

“不,不要,不要啊!”

这可是她刚从锅底内盛起来的粥,热气腾腾地,这要是直接灌进她嘴里,她的嘴巴肯定要毁!

“这粥是我平日里最好的膳食,将这么珍贵的粥赏赐给你,你若是不要,岂不是伤了我心?”

燕喻莞尔,海棠摇头,冷汗从额头落下。

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这傻子变得不一样了。

“救,救命,大小姐救我,大小姐救我啊!”

海棠沙哑喊道,泪从眼角流下。

“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救你,这话可是你之前自个儿说的。”

悠哉悠哉的声音在海棠耳边响起,令海棠头皮发麻,背后一凛。

回想起之前对燕喻所做的种种,海棠既害怕又后悔。

先前对她做的事她都记得一清二楚,她现在好了,她是来报仇的!

一碗粥直接灌落,海棠嘴巴烫得红肿,仿佛被人拿着铁烙在嘴里烫着般,疼得没了知觉。

燕喻看着被吓得没魂儿的海棠,轻笑一声:“一滴都不剩,看来你挺喜欢的。”

听得燕喻的声音,海棠身子一颤,仿佛在惧怕。

就在松开那一刹那,海棠呕地声将嘴里的水吐出来,立马往外跑。

看着狼狈逃跑的海棠,燕喻放下碗,啧啧两声。

不过灌一次,海棠便惊恐成这样。

但这种事,对原主人来说可持续了好几年。

每次灌入后,便会在她嘴里涂上药膏,不叫人发现端倪。

见海棠逃走,燕喻没追上,更不怕她去找燕阳告状。

她方才看到海棠额上显了死相,活不过今晚。

一个将死之人,她追上了也没什么用处。

肚子咕噜噜叫着,燕喻蹙眉,解决了燕阳的丫鬟,还得解决自己的肚子才是。

海棠日日端着这稀水粥来,想来是厨房那边提前备好的。

纵她去厨房找吃的,那些人也不会给她。

正当燕喻想着时,一只鹦鹉扑哧着翅膀飞进,落在门槛上。

阳光照耀下,那五颜六色跟花孔雀般的毛显得斑斓,在眉间还有一点红,倒显得有几分特别。

“燕喻、傻子、废物、蠢材。”

尖锐而难听的声音从眼前这只鹦鹉嘴里传出,燕喻眸中泛起一抹精光。

下一秒,燕喻抬起手,握住鹦鹉的身,咧嘴一笑:“还愁没东西填饱肚子,这不,就自动送上门来了。”

“救命,杀鸟了,杀鸟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