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疯批王爷有读心术后,王妃咸鱼了在线阅读燕喻李景宴小说免费看

最近作者大大某醉写的疯批王爷有读心术后,王妃咸鱼了呼声非常高,主角是燕喻李景宴,主要讲述了:【读心术,神算,疯批,甜宠1v1,双强,沙雕】神算大佬燕喻刚穿成将军府痴傻三小姐便得罪云国位高权重的贤王爷,又阴差阳错成了王妃。原以为这个王爷只是生性残暴了点,没想还是个疯批,一个不爽不是杀人便是放火。为了小命燕喻只能硬着头皮哄,谁料这个疯批开了读心挂。当疯批王爷受伤时,“伤在王爷身痛在妾身心。”,正当疯批王爷感动时,却听到心声,【老天不长眼,怎么不让这狗币横尸暴毙被狗吃!】疯批王爷:?

疯批王爷有读心术后,王妃咸鱼了在线阅读燕喻李景宴小说免费看

第8章 投怀送抱

偏院内,滋啦滋啦的声音响起,烤肉的味道飘香四溢。

就连路过偏院的下人们也都不禁往院内瞄了眼,只见燕喻大口大口吃着东西,吃得贼拉香。

一瞧这般,那些路过的下人们不禁摇头。

坐没坐姿,吃没吃样。

这般就是进了王爷府,那也只会是个下堂妻。

吃饱喝足的燕喻打了个饱嗝,小手抚着肚子,很是满足。

在她的印象中,这是除了除夕之外吃得最饱最奢华的一顿。

要是往后能像今天这样吃饱喝足,那该多好。

当燕喻幻想之际,一抹倩影风风火火赶来,脚步匆忙,越走越近。

眨眼,便到燕喻跟前。

与那日生辰宴相比,燕阳今日的装扮倒显得有些朴素,但样貌长得漂亮,明眸皓齿,柳眉弯如叶,就是表情有些难看。

“燕喻!你竟敢…你竟敢将我的嫣儿给…”

燕阳看着那地上的鹦鹉毛,怒目狰狞,对燕喻的恨意犹如滔天。

嫣儿是她亲手养大的,它的羽毛都是她每日亲手清理的,一眼就能认出地上这堆羽毛是谁的!

再看一旁的骨头,燕阳差点晕厥过去。

“小姐!”

翠罗连忙扶着燕阳,扫向地上的骨头,着实佩服燕喻的胆量。

连她平日里都不敢对嫣儿无礼,虽是只畜生,但却是命极好得大小姐宠爱的畜生。

整个照阳院内,哪个不是将嫣儿当小祖宗对待。

燕喻倒好,直接把这只畜生吃了。

“哎哟姐姐你来的太晚了,不然还能蹭着个鸟屁股吃吃。”

燕喻掀起眼皮,朝着燕阳甜甜地喊了句姐姐,仿佛不知燕阳是为什么事来找她般。

“这畜生挺好吃的,就是肉有点柴。”

“今日能吃饱,真是多亏姐姐。”

燕喻波澜不惊,宛如拉着家常道。

“这可是爹送我的生辰礼物,十年难得一见的凤雪鹦鹉,极为稀有,你竟敢!”

燕阳咬唇,怒目燕喻,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了般。

吃了她的嫣儿,还敢在她面前说肉柴!

“虽是烤了姐姐你的爱宠,但若细算,姐姐还要感激我才是。”

燕喻轻蠕薄唇,一句话让燕阳差点吐血:“感激你?”

这贱人吃了她的宝贝嫣儿,如今还要她感激她?她现在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是啊,这只畜生贱命一条,今日行善积德救了我一命,令我填饱肚子,冲这份恩德,他日指不定能投胎当个人。”

“再者,这畜生聒噪,只会说废物、傻子、贱婢之类的,若是有客人进了咱将军府,听了这些话,保不齐会觉得那只畜生的主子没教养。”

“姐姐,我这是为你好呀。”

燕喻一脸认真道,说的话听起来又很有道理。

“你是巴不得抢了我所有东西才肯罢休!”

“来人,将这贱人擒住!”

燕阳脸阴鸷得叫人寒颤,咬牙切齿,眼如淬了毒般。

大手一挥,身后那几个丫鬟全都心有灵犀地挽起袖子,朝燕喻逼近。

燕喻看着那些人的架势,心里暗道一声糟糕,这些人玩真的。

“你皇上亲自赐婚的贤王妃,我不能杀你,但让你断个胳膊,断个腿,给嫣儿偿命,还是很轻而易举的事。”

燕阳怒目圆睁,一字一字清晰道。

两字,猖狂!

见那些个丫鬟们逼近,燕喻手指轻捏,掐指一算,眼泛起一抹精光。

西北方向有救星!

就在那些人扑上来时,燕喻身如泥鳅般从缝隙中钻过,火速开溜。

以前一抓便能直接抓住,所以她们没提防过燕喻,没想到,这三小姐竟学会躲了。

“快,快抓住她!”

燕阳扫向燕喻跑走的方向,大声道。

跑出偏院的燕喻看着身后越来越多的丫鬟家丁追着她,不禁加快步伐。

燕阳方才那阵仗就是想杀了她,要是落她手上,她哪还有活命!

【疯子,全世界都是疯子!】

燕喻心里想着,从昨儿开始就没一个正常的!

正当燕喻心里想着时,脚下一绊,整个人往前倾倒,看着前方的湖池,燕喻心里咯噔。

【完球,说好的西北方有救星呢!难道我的卦象不显灵了?】

正当燕喻以为会摔落在湖中成个落汤鸡时,却迟迟没听到水花溅起的声音。

“投怀送抱?”

头顶上,一抹熟悉的声音响起。

紧闭着眼的燕喻缓缓睁开眼,抬头,映入眼帘中的是一张如鬼斧雕塑过的脸,粗粝的手正环着她细腰,两人互相对视。

李景宴手不禁捏了下燕喻的腰间,不过一天不见,他这便宜王妃怎又瘦了。

“抓住她,抓住她!”

身后,脚步声步步逼近,那些人嘴里喊着词儿,让燕喻回了魂。

“送,送什么送!还不快跑!”

【要是被燕阳那疯婆子抓住,要死翘翘了!】

燕喻反射条件地抓过李景宴的手想带着他一同跑,但眼前的主儿却是纹丝不动。

李景宴疑惑地看着燕喻紧张的模样,凤眸盯着燕喻握着他手的小手,眼露出一抹嫌弃。

满手的油…

不止如此,还让他跑?

他堂堂贤王,哪怕上阵杀敌,都未曾退缩逃跑过。

“本王是谁?”

李景宴开口,冷声问。

“李…”

燕喻回答,才刚喊出姓氏,旋即反应过来,眸中泛起一抹精光。

“救星!”

救星?

这称呼好像挺不错的。

李景宴手用力一拽,将燕喻拽到自己身边。

眨眼,身后那些丫鬟追了上来。

“大胆,是何人敢闯我将军府,还与三小姐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跑在最前面的翠罗喘着气儿,见眼前的男人拉着燕喻的手时,不禁大斥。

心里却是窃喜,若燕喻与眼前这男人的事传到贤王耳中,燕喻必定死无全尸,婚事也肯定会退!

若婚事退了,她家小姐不就有机会了?

燕喻心里替翠罗默哀,她这是路走窄了。

“这是你娘?”

李景宴低头,疑惑问着燕喻。

“我娘在我五岁时便去了。”

燕喻摇头,老实回答,不明李景宴问这话是何意。

“那她为何管得那么宽?”

李景宴不解问,一句话噎住众人。

众人:……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