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陈重沈童小说章节目录阅读,静安路7号在线看

最近都市类小说非常火爆,浮生半世的这本静安路7号就写的相当精彩,主角是陈重沈童,主要讲述了:如果她没有离开,或许我仍然会按部就班的生活,即便生活艰难一些。可是她偏偏离开了,还是以一种令我耻辱的方式,所以我的人生迈向另一条道路。或许不堪,或许离谱,再次步入市井之中,我要怎样浴火重生。

陈重沈童小说章节目录阅读,静安路7号在线看

第2章 后知后觉

我们的故事是怎样开始的说来话长,此刻我也没有心情回忆,但隐隐间觉得,我们的结束就由这么一通简短的电话宣誓。

三十岁的年纪应该不懂得失恋是什么感觉了,不过都是生活赋予的打击,整个夜里我的心脏隐隐作痛,本来就难以进入睡眠的我在沙发前,烟一支接着一支。

夏日的清晨总是来得很早,我起身沏了一杯浓茶,望着烟灰缸满满的烟蒂,李舒雅为什么要这样选择,不就是回家看望一下父母吗?怎么就突然间有去无回了,我开始仔细搜寻过去的蛛丝马迹,这个在我身边睡了七年多的女人,为什么如此对待我。

茶水很苦,生活也很苦,我的心里更是很苦。

突然间想起了过年的时候发生的事情,那是正月初三的夜里,我跟朋友喝完酒回到家中已经很晚了。

孩子已经睡了,舒雅在卫生间洗漱,我坐到沙发上一边吸烟一边醒酒。舒雅的手机在茶几上放着,来了好几条信息,我认为是过年大伙群发的,便也没有在意。其实,很久了,我们都对彼此的手机不感兴趣,不知道是出于信任还是无所谓。

只是当她手机再次响起的时候,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兴致看了一眼,竟然是一个陌生男人发的。我仔细翻看了一下聊天记录,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并且是当天才加的好友。虽然简短的信息没有几条,从舒雅的回复也确实看得出来他们不认识,但总隐隐的有种其他的感觉,这种事男人看的挺准的。

舒雅从卫生间出来之后,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舒雅,最近跟陌生人聊天没?”

“陈重,你神经病是吧,我每天看孩子,去哪聊天?”

“真的没有吗?”

李舒雅好像反应过来什么似的,突然将手里的吹风机关了,“陈重,你看我手机了是吗?”

“那个人是谁啊?”

“你不是都看了吗,我不认识。”

“不认识,他说来找你,你听不出来他什么意思吗?哪里来的这么个人啊?”

“我真的不认识,他说是我姐推给他的,我还没问具体怎么回事呢,你别什么事情都想的那么龌龊好不好?”

“你哪个姐啊,推给你一个男人微信是啥意思,大过年的找事是吗?我他妈的今天非得问问她,什么意思,想要男人自己不会找去啊。”

“陈重,你怎么说话这么难听,我删了不聊了不就行了吗,本来我也不认识,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你哪个姐推的?王子欣?”

李舒雅没有亲姐,有几个姨家的姐,从小玩的最好的就两个,一个王子欣一个慧慧,我和他们吃过几次饭。慧慧姐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女人,话不是太多,所以我认为肯定不会慧慧干的事。

王子欣是做婚庆主持的,每天打扮的风姿绰约,虽然长相一般,但架不住捯饬,并且见谁话都能跟得上。我跟她一起聊天都能被她聊蒙圈了,我不知道婚庆行业的内部行情是怎样的,但她给我的感觉就是到哪都有聊得来的人,并且为人特别现实。

“哎呀,你就别猜了,又没有什么事情,再说了你还不相信我吗?我跟了你这么多年,孩子都三周了,我就希望咱们的日子能够好起来。”

|“那肯定就是王子欣了,不行,我得问问她什么意思。”

李舒雅走到我面前,将手机从我手里夺了过去,“别闹了好不好,这么晚人家都睡觉了。”

“那你给我说实话,事情肯定不是这么简单。”

“好,我告诉你。”舒雅拿着手机坐在我身边。

“陈重,其实他们也是关心我,最开始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们都劝我慎重,一方面你的条件又不好,另一方面我还是远嫁。当然那些事情都过去了,只是这两年我们过得太不好了,你也知道我管家里和朋友也借了一些钱为了咱的门市。”

“舒雅,你说重点。”

“什么重点不重点啊,去年我舅家的哥离婚了,然后再婚后过得挺幸福。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之前欣姐在劝我,要不要重新审视一下婚姻,这样的苦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三十岁还来得及重新选择,二婚也没什么不好的。”

“这他妈的倒是像王子欣说的话,然后呢?”

“没有然后,我当时就拒绝了,我们的孩子才三周岁,并且道路一开始就是我选的,我总不能临时撤退吧。”

“那她为什么还给你介绍起人来了。”

“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你别话说的那么难听,我现在就把这个人删了。”

“舒雅,没关系,你如果也跟你姐他们一样的想法,那你尽可离去,或许你们全家人都是这么盼望的吧。”

“滚,陈重,你说这话儿有良心吗?”

“难道不是吗?你用脑子想想,如果没有你爸妈的默许,谁会给你说这样的话,还介绍人。知不知道,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这是人做的事情吗?”

“陈重,你相信我吗?反正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我的心没有变过。你要是真想跟我好好地在一起,那我们就把日子过好,堵住他们的嘴。”

我内心的气愤在舒雅一次次的流露中逐渐退了下去,但是从那一刻开始,王子欣这个名字便犹如一根刺直插我的心脏,我发誓不会让她好过。我也开始怀疑舒雅的家人,其实这两年的窘迫,他们并没有帮我们什么,当然我也始终没指望过。

但那是舒雅的亲爸亲妈,我内心再有多少的反感厌恶也不会直白的表现出来。

那个夜里,舒雅殷勤的躺在我身边,亲吻我的每一寸肌肤,好像所有的烦恼都在那一刻抛在了脑后。

彻夜的未眠,当我想起这件事情,我心里有些堵得慌。

我的所学所得告诉我,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是临时起意,只不过可能是我自己后知后觉。我烦闷的再次点燃了一支烟。。。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