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赵德柱小说寒门科举无广告阅读

寒门科举,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穿越类小说,作者是丝丝猫,主角是赵德柱,主要内容:【无系统+发家致富+科举】赵信穿越到陌生的大乾王朝!家人为了救他四处举债,醒来时却遇到债主上门逼债。且看赵信,如何挽救这个家。看赵信怎么靠着面包,带着村民发家致富。

赵德柱小说寒门科举无广告阅读

第1章 债主上门

剑南道,临川府,赵家村。

赵信醒来之后,没有第一时间起身,反而再次打量起了屋子。

土胚墙,茅草顶,简易木制家具。

‘看来是真穿越了啊。’

前世的赵信,大专毕业后,迫于生存压力,直接提桶进厂了。

流水线上三班倒,空闲还要刷斗音。

五天前,赵信在饮水间打了个盹,然后就魂穿了。

结果穿越之后,口不能言,身不能动,赵信一度以为自己变成了植物人。

结合这几天听到的内容,原赵信是失足落水,家有五兄弟,父母为了赵信,到处求仙问佛,天天往赵信嘴里,灌苦了吧唧的不知名汤药。

还有,这里叫做大乾王朝,已经承平三百多年,感觉和唐宋差不多,但华夏历史根本就没有这个王朝。

不过黄河、泰山之类的地名,来家里驱邪的道士,无意间讲过。

那说起来这应该是另一个时空。

赵信活动了一下手臂,躺在床上五天,人都差点废了,耳中听得旁边堂屋的讨论声。

“当家的,家里还有多少钱?我今天打算去青山观,请那里的道士来给五郎驱邪。”

老娘赵钱氏满脸愁容,喝粥的手有些无力,“附近观里的菩萨,求他们那么多次,一点用没有。”

“还剩一贯三百一十五文。”老赵一脸忧愁,放下手中的筷子,“去青山观请道士的话,恐怕还得去借点印子钱。”

“不能再去借印子钱了啊~”赵钱氏一脸的痛惜,不是她不在乎五郎的生死。

而是已经借了五贯的印子钱,九出十三归,利滚利,实在是太高了,债台高筑是会压死人的。

“不借印子钱,能怎么办?”老赵面容凄惨,村里以及亲戚家,凡是能借的,都已经借过了,再也薅不出来了。

“老赵,你老实交代,你藏的私房钱都拿出来了吗?”赵钱氏双眼如刀,盯得老赵浑身不自在。

“说什么胡话呢?”老赵脸一红,好不容易藏的十几文钱,都被老婆子翻出来,哪里还能有漏网之鱼啊,“都这时候了,我还能藏私房钱吗?”

赵大郎的媳妇赵孙氏,环视一圈,咬咬牙,“爹娘,我再回娘家想想办法。”

赵家除了赵孙氏嫁给大郎,二郎和三郎已经成丁,但是家底薄,没结婚,所以也没有亲家能借钱。

四郎五郎年纪小,更不可能有钱。

“大媳,你~”老娘赵钱氏拒绝的话在嘴边,可是不敢吐出来。

大媳妇已经回娘家借了三次钱,又回去借,即便关系再好,也会生出嫌隙。

但是,目前除了印子钱,只有在大媳妇娘家想办法了。

老赵手中碗一摔,“大媳,亲家也不容易,别去了,我今天就去把地卖了。”

上次大媳回娘家借的钱,都是亲家厚着脸皮,找乡亲们借来的,这要是再去,亲家从什么地方借?

在场几人,轰然惊觉,地绝对不能卖啊!

借的钱,靠什么还?地的粮食!

几个没结婚的光棍,靠什么娶媳妇?还是地里产的粮食!

这要是把根子掘了,全家都完了!

赵信迈着小短腿,八岁的年纪身量不高,童音有些生涩,“爹,不要卖地,我已经好了。”

几人回过头来,看向门口的赵信,一脸的惊喜。

“五郎,醒过来了?感谢菩萨,谢谢,谢谢~”

“五郎刚醒来,怎么就起来了呢,喊一声爹就听见了呀~”

“老五好了,太好了~”

“五叔又可以带我去捉螃蟹了~”

几人还在兴奋中,,院子外响起嘈杂的喧闹声。

“赵铁柱,出来~”

“还钱,赵铁柱,今天就把钱还了!”

七八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吵闹着闯进院子里。

老赵兴奋的脸上,透着不解,客气地拱手,“几位,我借的印子钱,还没到期呢,为何今天就上门来要?”

放印子钱领头的壮汉,嘿嘿一笑,

“老赵啊,听说你小儿子五天都没活过来,快不行了,等你儿子死了,你家又得到处借钱埋人。

不趁现在你家还有点地,这印子钱可就要坏账了啊?”

“混蛋,你他娘的狗眼瞎了,我五弟已经醒过来了!”赵二郎气愤不已,哪有这样诅咒人的?

光头壮汉笑脸一收,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兄弟,“赵二狗,你他娘的啥过时消息?”

尖嘴猴腮的赵二狗一脸懵,不是说要断气了吗?怎么又活过来了?“大哥,也许回光返照呢?要不,也别跑第二趟了,就今天收钱吧。”

老赵手指颤抖地指着赵二狗,口唇哆嗦,“赵二狗,论辈分,你还是五郎的叔叔辈,你就这样咒你侄儿?”

“老赵啊,你也别那么大气性,谁叫我吃的这碗饭呢?”赵二狗完全不顾老赵的情绪,转头对领头壮汉说道,

“大哥,他们家可不仅借了咱的印子钱,附近五里八村的,但凡能借的,都被他们借了,咱要是今天收不回来钱,恐怕不知道得拖到什么时候啊!”

光头壮汉环手抱胸,“赵铁柱家里地还在吧?这次可别又说什么过时消息!”

赵二狗拍拍胸脯,保证道,“绝对没有卖出去,昨天还在地里拔草呢。”

壮汉点点头,“老赵,拿钱吧,没钱就跟我去县里,把地契过给我。”

赵铁柱撸起袖子和他们争论着。

赵家四个壮丁,面对七八个二流子,嘴上也不带怂的。

赵信慢慢理清了重要信息,老爹五天前,为了给自己治病,借了五贯的印子钱,约定的是十天归还,九出十三归。

实际得到的是四贯五,十天之后,就要还六贯五!

十天就是两贯的利息,比他娘的抢钱都来得快!

赵信看着壮汉,稚嫩的童音响起,

“老叔,您干着放印子钱的行当,应该知道人无信不立,业无信不兴,国无信则衰吧?

现在时间还没有到,就来我家收钱,这恐怕不合规矩吧?”

壮汉和小弟们对视了一眼,懵逼树上懵逼果,懵逼树下你和我!

小弟们眼神中透露着:这小崽子讲的啥?

费了老半天劲,壮汉稍稍想明白,这小子应该讲的是信用吧?应该是!

赵家人也是一脸懵比得相互看着,五郎的肚子里啥时候有墨水了?

嘶~

这肚子里装着墨水,那四舍五入老五也是个读书人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