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飒疯了!兮姐她在打擂台小说苏兮叶清辞完整版阅读

飒疯了!兮姐她在打擂台,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作者是落落小鳳,主角是苏兮叶清辞,主要内容:【女强+马甲+禁欲总裁+双洁+撩精+复仇+甜宠】江湖人称兮姐,有名的夜场女公关,超级废柴,苏兮唯一的目标是查真相,报家仇,某天她飒疯了,居然去打擂台,还捧了个奖杯回来,当所有身份被扒完之后,这还是那个人人口中的废柴?叶清辞清高倨傲,嘴毒腹黑,当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玩玩,没想到他早就走肾又走心,人前高岭之花,人后撩精上身。

飒疯了!兮姐她在打擂台小说苏兮叶清辞完整版阅读

第1章 社会我兮姐

推开V8的门,苏兮扫了一下房间,宽敞的VVIP房里此刻男男女女,“人头”很多,好多熟面孔。

今天啥日子?

南城的公子哥和富家千金这是都出动了吗?

“怎么啦?各位!是魅色招待不周吗?”

她摇着纤细的腰走进去,脸上堆着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

一身休闲服,头顶鸭舌帽的钟放,灯光照射下诡异的一头墨绿,“你们的人太不识趣,既然选择来这当婊子,就不要立牌坊,给脸不要脸!”

苏兮语气淡淡,“哦~~我们的人怎么得罪钟少了?”

钟放抓起茶几上一个酒杯往地上一甩,吓得女服务生尖叫了一声,“十几万一瓶的轩尼斯,看得起才让她喝,她不喝,是不是她的问题?”

“嗯。确实,不识抬举!”苏兮不着痕迹地走到女服务生身边,把她往后挤了挤。

“她把我们的兴致坏掉了,你说怎么办?”此时说话的却是萧南瑾。

苏兮笑了,“萧少,何必跟小丫头一般见识,您想要陪酒的,魅色有的是别的姑娘。”

“别的姑娘包括你吗?”萧南瑾一瞬不瞬地看着苏兮吹弹可破的脸。

“人家可是魅色的头牌,岂止陪酒,还陪睡!”阴阳怪气的,苏兮不用看都知道是钟妍。

这姑娘似乎缺根筋。

苏兮的嘴角勾起一个讥讽的笑,她的名声早就臭到了南城18环以外,“资深女公关,留洋坐台女,超级废柴!”说的就是她。

六年前苏兮离开南城去留学,朋友圈里就传她在英国的夜店里坐台,一晚10万英镑,为洋人打过胎,她学成归来,年初进了魅色,南城传她在英国被人妻暴打,混不下去,转战南城,在南城价码:出台费一次20万。

有鼻子有眼!

苏兮呵呵!

造谣全靠一张嘴,钟妍功不可没。

歪打正着,这不雅称号对她来说是上好的保护色。

“没问题啊!萧少想要我喝多少?”苏兮勾头看向萧南瑾,一双眼在灯光下晃得人心神激荡。

她长得勾人心魄,说话时眼尾上挑,端的是风情万种。

萧南瑾:“… …”

“就这一瓶酒,你把它喝了,今晚就算完事!”钟放拎起桌上那瓶酒。

苏兮笑盈盈地接过酒瓶,嘴角下露出两个小梨涡,“好说!钟少,萧少,话可说在前头,这酒你们让我喝的,别到时不认账!”

“天啊,你怎么变这德性了?好歹以前也算个名门千金呐,哦!~~我忘了,你爸畏罪自杀,你家的财产全被没收了!还有你哥,他在监狱里还好吗?”

苏兮的心被狠狠地捅了… …犹如万箭穿心!

她生生按住心里那团要冲出来的火,装作刀枪不入的样子。

循着声音看过去,钟妍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个骰盅,穿着一身名牌淑女装,头上套着发圈,吊着大耳环,轻蔑地看着自己。

她看起来… …像个全球品牌驰名商标。

苏兮眯着眼睛看了7、8秒,“哟!老同学啊,原谅我没认出你来.. …没办法!要赚钱养家嘛。”

苏兮的眼泪叫嚣着要喷涌而出,她懒得听这帮龟孙子瞎哔哔了,反正要用酒解决得事,喝完好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她仰脖45度,把酒往嘴里倒,最后一仰脖子,近乎90度,瓶里的酒清空了。

他娘的!辣嗓子眼,逼退了她眼角的那滴泪水。

苏兮把酒瓶往茶几上一放,两颊酡红,“钟少,萧少… …在座的各位少爷公主,谢谢你们赏我酒喝。”

“什么少爷公主?嘴巴放干净点!”

“哦,不是少爷公主?那是… …先生小姐?”苏兮边说边打了个酒嗝。

“你!!不是先生小姐… …”钟妍嚷道。

“欸!老同学,一个称呼而已,没必要计较… …在座的各位,祝你们玩好喝好,我们不打扰了。”

苏兮扶额,把手搭在林晨的肩上,“小晨子,我晕。”脚下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幸好林晨揽住了她。

苏兮抬腿欲走。

什么仇什么怨?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她苏兮又没碍着他们,每次都来这出,不烦吗?

“慢着!小姐,你似乎忘了,还有一瓶酒。”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动听的男中音,很有磁性,就是很冷。

苏兮咯噔一下,哪来的大佛?听声音就不好惹!

“老板,我和钟少刚才说好的一瓶酒。”苏兮头也不回地说。

“那是你和他的事,你今晚让我心情很不好!”

苏兮想抽自己一巴掌,何必逞口舌之勇,得报应了!

她缓缓转过身子,走到茶几前,坐到皮墩子上,声音淡漠,“是吗?连干两瓶酒会死人的!”

男人沉声道:“你也可以不喝,跟我们道个歉!”

苏兮顺着声音往最里面看去,一人靠坐在暗影里,全身深色系衣服,像是一个模糊的剪影,旁边坐着个女人,一身纯白丝绸长裙,影影绰绰。

萧南意!

能让她来魅色的,必然是他!

叶清辞回来了。

男人要有钱,和谁都是有缘人,谁让自己在魅色工作呢!南城有名的销金窟。

苏兮一双电眼迷离地看着他:“原来是叶少!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钟放把酒打开,放到苏兮面前的茶几上,萧南瑾脸色发白,“叶少,再喝下去会出人命的。”

“她是你什么人?需要你帮她代言!”声音异常的冷。

叶清辞往前倾了倾,射灯把他的脸打了出来。

帅的一批,一张颠倒众生的脸,而苏兮还能隐约闻到一股人渣味儿,是这帮公子哥身上独有的味道。

在苏兮的印象里,叶清辞和这帮纨绔不太一样,他不喜欢跟他们混在一起,但毕竟是一个圈子里的,气味都差不多。

沆瀣一气!

天下乌鸦一般黑,其实一个更比一个黑。

苏兮嘴角冷冷地微勾了一下,笑意不达眼底。

叶清辞是什么人啊?除了那张脸长得招人,性格… …非常不讨喜!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