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苏兮叶清辞的小说飒疯了!兮姐她在打擂台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落落小鳳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现代言情小说飒疯了!兮姐她在打擂台最近尤其火爆,主角是苏兮叶清辞,主要讲述了:【女强+马甲+禁欲总裁+双洁+撩精+复仇+甜宠】江湖人称兮姐,有名的夜场女公关,超级废柴,苏兮唯一的目标是查真相,报家仇,某天她飒疯了,居然去打擂台,还捧了个奖杯回来,当所有身份被扒完之后,这还是那个人人口中的废柴?叶清辞清高倨傲,嘴毒腹黑,当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玩玩,没想到他早就走肾又走心,人前高岭之花,人后撩精上身。

主角是苏兮叶清辞的小说飒疯了!兮姐她在打擂台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第2章 怕啥?没人能找到我

苏兮利落地把一瓶酒喝完了,媚眼直勾勾地看着叶清辞,“叶少,我现在可以走了么?”

叶清辞:“……”

房间里鸦雀无声,众人目瞪口呆,又干了!

这是酒,不是水!

“谁说你可以走的,去陪我们萧少,他看上你了!要是能攀上他,以后有你的好日子过!”钟放把苏兮拽到萧南瑾身边,顺手一推,苏兮此时酒意上涌,脚下发虚,一屁股坐到萧南瑾腿上。

她干脆搂住萧南瑾的腰,埋在萧南瑾的胸前,背部一弓,做出一个呕吐动作。

“天!她要吐了!”萧南瑾旁边的女人迅速地弹开。

林晨连忙过来扶起苏兮,“对不起各位,兮姐要吐了,我带她出去。”

“快把人拉走!”

苏兮软绵绵地趴在林晨的怀里,醉态可掬,“各位… …少爷公主… …先生小姐,谢谢你们的酒,祝你们喝好玩好乐好!小晨子,让人再上两瓶,这一屋子都是有钱的主,千万不要怠慢了。”

一出门女服务生急忙搂住她的腰,“兮姐,你怎么样?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

苏兮揉揉她的头,“没事,跟你没关系。”

她走进卫生间,抠了一下嗓子眼,胃里的东西翻江倒海全吐了出来。

他奶奶个腿,这一嘴吐了二三十万,还浪费了一块上好牛排。

苏兮掬了把凉水扑在脸上,漱了漱口,出来又是个钢铁女战士。

今晚这酒喝得太急,有点上头!

林晨在走廊等她,见她面无异色地走出来,脸上的担心消了下去。

“兮姐,怎么样?”

“没事,酒送进去了没有?”

“送进去了!”

“嗯,好!以后见这帮人,记住一句话:路见不平,绕道而行,江湖险恶,不行就撤。”苏兮边说边挽住林晨的胳膊,把头微微靠在他肩膀上。

“小晨子,我还得吃块牛排,刚才那块都浪费了。”

“我准备了好几块呢。”林晨蹦跳了一下,像只大号小奶狗。

叶清辞看着两人的背影,女人短旗袍,腰极细,脖子颀长,头发在脑后绾成一个髻,皮肤白得发光,走路直又稳。

哪里有半分醉态?!

小小年纪,心机颇深。

他本来气不过苏兮阴阳怪气,向她说几句软话道个歉啥的,没想碰到个不怕死的,喝酒像喝水一样。

戏演得真好!

苏兮在休息室里又烤了一块牛排,小口小口地吃完,从包里拿出一颗黑褐色的丸子扔进嘴里,酸得眼睛眯了眯。

躺在小床上,很快睡了过去,快一点的时候她醒过来,看了一下腕表,发了个微信给林晨:姐走了!

换了件紧身黑T恤,破洞弹力裤,套了件薄款风衣,拿起一个黑色小袋子,苏兮踩着高跟鞋出了房间。

五月初的南城,薄寒。

恰似苏兮此刻的心情,汩汩的寒凉,钟妍说的话犹在耳侧,她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从魅色一出来,就见路平洲的黑色奔驰停在路边,她向黑色奔驰走去。

“小兮!”身后传来路平洲的呼唤声,苏兮停下脚步,转过身去,路平洲倚在圆柱旁。

“路西法!!”她向前走了几步,熟稔而豪迈地搂住路平洲的肩膀,“去哪?我家还是你家?”

柱子那边,一堆人前呼后拥地走了出来,正好听到苏兮这句话。

钟妍看着娉娉婷婷,摇曳生姿的苏兮,扯着嗓子问了句,“苏兮,这是你男朋友吗?”

苏兮撇了撇嘴,闲的慌,管得真宽。

她看向钟妍,调侃,“是啊!难不成你也看上他了?”

钟妍嗤笑一声,脸上尽是鄙夷,“白送给我也不要,那个先生,苏兮她名声很烂,在这种地方上班,男朋友多得很,夜夜做新娘,你就不介意吗?”

只差说她做鸡了!

路平洲转过身来,将胳膊搭在苏兮肩上,他留着寸头,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小麦色肌肤,短体恤贴在身上,显出里面腹肌的形状来,剑眉星目,刚毅帅气。

“关你什么事?我吃你家盐了还是蹭你家Wifi了?”他的神情疏离冷淡,眼睛看着钟妍却是很犀利。

钟妍:“还有这种人?也不怕头上长草!”

苏兮嘴唇上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眼里的笑意模糊了讥讽和凉薄,拉着路平洲的手:“走吧!”

路平洲伸手在苏兮额头上爆了一颗栗子,“你这喝了多少?”

苏兮抹着额头瞪他,在外人看来,此举特别娇嗔,“嗯!我今晚遇到一堆成精的山妖,妖多势众,我只有认怂,喝了两瓶威士忌,要不是我能喝点,你这会保不齐要到停尸房领我。”

路平洲揉了揉苏兮脑袋,“傻瓜!”揽着她的肩膀转身朝前走去。

高挑女人窝在男人强壮的臂弯下,看起来特别的… …登对!

萧南瑾看着苏兮的背影,眼神有点痴迷。

钟放揽着他肩膀说,“别看了,这女人不知被多少人上过了,脏!”

钟妍补了一句,“太妹一个,超级废柴,17岁就在国外混社会了,听说肚子都被人搞大过,国外混不下去了就回来混了。”

几个公子哥名媛千金齐声附和,裙下朝臣甚众,私生活糜乱。

生怕苏兮听不见似的,声音很大,苏兮嘴角勾了勾。

牛B的永远是少数,装B的普遍存在,而傻B则漫山遍野到处都是。

上了副驾,苏兮把高跟鞋脱了,在座位上瘫成一团。

“安全带!”路平洲提醒她。

苏兮慢腾腾地将安全带扣起来,“去趟清河医院!”

“又去?不怕打草惊蛇!我和你一起去,帮你放风。”

“怕啥!没人能找到我你,在这等我就行。”苏兮撇撇嘴,满不在乎地说。

不多一会,车子在路边,离清河医院还有一百多米,苏兮悉悉索索地捣弄了一番。

低声对路平洲说:“我上去了。”

路平洲看着那张完全陌生的脸,叮嘱道:“小心一点。”

苏兮拉开车门下去,路平洲看着窗外完全陌生的女人,哪里还有半点苏兮的影子。

黑色长裙,白板鞋,渔夫帽,黑长直发,背着黑色双肩包,那张脸也是寡淡至极的素白。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