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飒疯了!兮姐她在打擂台在线阅读苏兮叶清辞小说免费看

飒疯了!兮姐她在打擂台 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落落小鳳,主角是苏兮叶清辞,主要讲述了:【女强+马甲+禁欲总裁+双洁+撩精+复仇+甜宠】江湖人称兮姐,有名的夜场女公关,超级废柴,苏兮唯一的目标是查真相,报家仇,某天她飒疯了,居然去打擂台,还捧了个奖杯回来,当所有身份被扒完之后,这还是那个人人口中的废柴?叶清辞清高倨傲,嘴毒腹黑,当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玩玩,没想到他早就走肾又走心,人前高岭之花,人后撩精上身。

飒疯了!兮姐她在打擂台在线阅读苏兮叶清辞小说免费看

第3章 她变了很多

时隔6年,不!准确来说是1905天,苏兮又站在清河医院,她仰头看向楼顶。

爸爸就是从那里一跃而下的。

眼泪忍不住滚落下来,因为带着仿真面具,泪水滑落的速度有点快,她连忙用手擦干净。

在大楼正门口,她顿了一下,6年前,父亲就躺在那个地方,脸朝上,双眼大睁着看向天空,他的眸子已是一片死寂,苏兮小心地绕过。

深夜的清河医院,人仍然不少。

苏兮乘电梯到6楼,在手术室外坐了几分钟,然后走到消防通道,朝左右两边看了一下,闪身进去,爬到11楼,等楼梯间的感应灯黑了之后,从背包里拿出手电筒,戴上黑色手套。

取出开锁工具,苏兮用嘴咬着手电筒,两只手摆弄了一下,只听“哒”的一声,她关了手电筒,拿出夜视镜戴上,扭动门把手,拉开消防门,悄悄探头看了一下,轻手轻脚地走进去。

走廊里寂静无声,苏兮走到监控探头那,脚在墙上一点纵身上跃,用黑罩子罩上监控,围着走廊绕了一圈,无一都罩了。

走到档案室门口,如法炮制,用开锁工具把门打开,闪身进去,把档案室的监控也罩了。

她走到一个文件柜面前,开了最下面的柜子,看到一堆蓝图,她眼里闪过喜色。

终于找到了!

她拿相机,打开档案室的灯,一张张拍过去,深夜,所有声音都放大,只有“咔嚓咔嚓”的拍照声。

苏兮花了二十多分钟才把拍完,将图纸原样放进去,锁上文件柜,关灯,取下监控上的黑罩子,她关门出去。

她在六楼的手术室外坐了几分钟。

当她出现在楼下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三点了,走过路口,苏兮看见路平洲正倚在车上叼着烟吞云吐雾。

“少抽点,会死人的!”苏兮瞪着他说。

“搞定了?”

“嗯,监控没毁,我只挡住了监控。”

“我明天去把监控毁了。”

“犯不着!黑黢黢的,看不见。”

… …

“她是苏兮?”宾利车里的叶清辞问叶清华。

“是呀!你没认出来?”副驾驶的叶清华搭腔。

“嗯!没认出来,变了很多!”叶清辞淡淡地说了一句。

那个女孩,留着厚厚的刘海,整天爬在书里,唯一的照面是有一次他去南中找钟妍,她看到自己,突然咧嘴笑了一下,牙套上一溜青黄的菜叶子。

要多丑有多丑!

时清辞在南中读高三时钟妍在读高一,因为姑姑叶橙的关系,他经常去高一班找钟妍,听她抱怨班里有个特讨厌的女生,除了会读书,一无是处。

“男生是不是都喜欢成绩好的女生?”快16岁的高一生钟妍问17岁的高三毕业生叶清辞,她指着苏兮给他看,“表哥,你看她是不是丑?带牙套那个,苏兮,名字都婊里婊气的!”

叶清辞惊叹小女孩的嫉妒心,“多看人家长处,会读书是很大的优点。”

… …

“她年初去了魅色,很快就成了头牌,好多男人都是为她去的,钟妍说她整过容,我觉得不是,苏兮从小就是美人胚子。”

“你还有闲心留意一个小丫头?”叶清辞呲了一声。

“不是我留意,我和她哥以前关系挺好的,很多人找我打听她。”

“那你刚刚怎么不出来帮她一下?”

“我帮她没用,这帮人搞事就是为了找她乐子,小丫头以前读书特厉害,和你有得一拼,她在魅色这种地方混久了,滑溜得很,没人占得了她便宜。”

叶清辞回想今晚在包房里的一切,酒量惊人,明里暗里讥讽众人,看他们像看傻子一样,明明笑了眼神却冰冷冷的。

她看自己的时候,眼里淬了寒凉。

叶清辞笑出声来,一瓶酒结下梁子了。

她父亲跳楼,哥哥入狱又是怎么回事?

叶清辞脑里闪过这个疑问,只一秒。

不相干的人事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

苏兮跟路平洲到家的时候,路爸路妈早睡了。

洗完澡,苏兮调了点蜂蜜水喝了,就算有神功护体,酒精穿肠过,对胃也是有伤害的。

一帮纨绔,以为自己了不起,还不都是靠父母的钱装点出来的,苏兮挨个在他们的人头上记账!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跟沙发上的路平洲打了声招呼,苏兮往路平洲的房里一钻,床上一躺。

“爸爸,我想你了!”黑暗里苏兮躲在被子里“呜呜”地哭,终究抵不过疲惫,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苏兮还在床上呼呼大睡,路母宁瑶坐在她床头捏她脸上的肉肉,“兮兮,起床啦!”

“嗯,宁妈妈,你让我再睡会,很困!”

“兮宝,起床啦,中午我给你做红烧狮子头,翡翠白玉汤,炭烤黑椒牛仔骨… …”

苏兮睁开迷蒙的眼睛,“宁妈妈,您一大早就报菜名,故意不让我睡觉,不漂亮了!”

“我们兮宝是南城最好看的。”宁瑶将苏兮拉起来。

“快起来,娜娜已经起来了,就等你了。”

苏兮揉揉眼睛,快速地洗漱完,坐上餐桌,和路娜一起把早餐吃完,牛奶一喝,满血复活。

苏兮带着路娜在书房里补课,她还有一个多月就高考了。

两年多前,宁妈妈磨着苏兮给路娜补课,从一周两节课弄成现在周末无休,愣是把一个“学酥”补成了年级前五,宁妈妈还不满足,希望路娜一鸣更惊人,非清,京不考虑。

一会,宁妈妈端了两碗木瓜燕窝过来,苏兮正在讲解试卷上路娜做错的地方。

苏兮失笑,“宁妈妈,这东西吃太多了也不好,不吸收,你看,我和娜娜都不是需要补的人。”

宁瑶摇摇头,“要补,女人这个地方一定要补好,情义千斤不敌胸脯三两。”

宁瑶出去后,两人还是乖乖把木瓜燕窝吃了,一个低头做一个低头看。

苏兮看着苦逼的待考生路娜说:“数理化你没有完全掌握的知识点我已经勾出来了,你再多做做题,试卷在我给你网站,让你妈打印五套出来,只做这些知识点的,其他不用做,浪费时间。语文,生物、英语按我给你的大纲复习,一周过一遍没有问题,每周做两套卷子足以。”

“哦!”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