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木姜龙顾小说恶龙指着一个蛋,说是我生的无广告阅读

杨茶的小说恶龙指着一个蛋,说是我生的主角是木姜龙顾,故事相当精彩,主要内容有:「爱吃女魔头X腹黑沙雕龙」「团圆阿花包子一家三虎」木姜看到以前这个怀里抱着龙崽崽的大帅龙有点懵,不是我说大哥,我一个刚穿来扫地的小门徒怎么会和你拍拖过,现在你连龙蛋都摆在我面前了呢?直到龙蛋破壳,木姜手摸下巴,哦豁,还真和她有点儿像。

木姜龙顾小说恶龙指着一个蛋,说是我生的无广告阅读

第一章 找上门来

天微微亮,伴随着几声鸟叫,隐白派散发着敦厚朴实气息的木门在嘎吱嘎吱声中被推开一条缝,木姜瘦削的身子顺势从缝里挤了出来。

她一手拎着比自己还长的扫把,另一只手毫无形象的捂着嘴大大的打了个哈欠,眼睛也跟着起了雾。

唉,穿来这儿也就十来天,天天都是扫地,种菜的,倒也不是说活累,就是早起有些磨人,啧,果然啊,社畜到哪儿都是社畜。

摇了摇头,木姜双手错开握住扫把,任劳任怨的扫着石板路上的叶子。

扫着扫着,困意来袭,头一点一点的频率明显升高,最后一个猛点头往前栽。

完了,废了,事发突然,木姜选择深情款款的看着石板,企图感化它别给自己一个板扎的贴贴。

人往下倒,本就别的不稳簪子滑落,束起的头发全部散开,尾端已经碰到了石板,木姜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电光火石间,木姜只感觉自己腰带一紧,整个人悬在半空中,手脚扑腾着活像一只扎猛子的青蛙。

扑腾了两下她就不乐意动了,头往旁边看着打算瞧瞧是哪路神仙救人这么清新脱俗。

眼睛瞥只能看到一团黑,她打算往上看看结果脸被头发全部糊住,也难为提着她的这位爷没被吓得放开手。

大概是终于认识到提着她让她有些不舒服,木姜感觉腰一紧被环住,紧接着手的主人微微一用力她整个人就依偎进了旁边人怀里,和他左手抱着的黑蛋打了个照面。

一时间木姜都忘了自己还在别人怀里,她看着黑黢黢的蛋蛋移不开眼,心底升起了一些喜悦和酸涩,情绪复杂得让她有些眼眶发热。

小心的伸出手摸了摸蛋蛋,看着光滑手感却有些粗糙,碰上以后她的心微微一抖,莫名的很想哭。

许是和她共情,蛋蛋轻轻一动蹭了蹭她的手心,有些痒又有些酥麻,木姜奇异地感觉这蛋是在和她撒娇。

“阿木,这是我们的蛋蛋,我把他照顾得很好。”抱着她的人出声,打断了她的思绪,让她陷入另一个沉思里。

虽然要沉思,但目前最重要的是她还赖在人家怀里,干笑两声直起身子从他怀里移开,“谢谢,谢谢你哈……”

看到眼前人的脸木姜一怔,有种冲动想要把手抚上他的脸,却又被理智克制住。

完了,她心动了,这位爷的五官完美戳中她所有的点。

眼睛狭长,尾部微微挑起,不笑时候有些疏远厌世,像现在这样含着笑意又似湖水,配上他的浅蓝瞳色,多看两眼仿佛就会沉溺。

眉毛多且颜色正,眉形精致又不显女气,衬得五官更加俊朗。

唇比较薄,微抿着,笑的时候旁边不合形象的有两个酒窝,木姜看着想要上手戳一戳。

像是注意到了她的眼光,龙顾收了笑,木姜瞬间明白他很介意自己的酒窝,可能是觉得有些娘吧,但她真的觉得这两个酒窝给他增色不少耶。

“阿木,我把蛋蛋照顾得很好。”龙顾眼巴巴的看着木姜,双手捧着黑黢黢圆滚滚的蛋蛋。

“……”木姜脑子飞速运转,这位爷是在求夸奖?可她不是蛋蛋的娘轮不到她夸呀!

可这位爷的眼神又激起了她的保护欲,“呵,呵呵,呃,你很厉害,蛋蛋看上去,呃,嗯,很像一个蛋蛋。”

蛋蛋内心:“…我真棒,像一个蛋蛋”

龙顾也愣了一下,见木姜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以后脸涨的通红,还是手握拳咳嗽两声,“嗯,蛋蛋是很像一个蛋蛋。”

手心里的蛋蛋像是不乐意了,左右摇晃了一下,被龙顾双手无情罩住,天黑了。

木姜更尴尬了,笑又笑不出来,干脆继续拿起扫把扫着石板路,经这一遭她的瞌睡虫早就飞了。

龙顾也意识到问题所在,凑近木姜,“阿木,你不认得我了?”

虽是问句,但语气很笃定,木姜现在已经认定了原主和这帅哥有些不可言说的过往,这不,蛋都生了。

那她要不要冒充原主呢?原主已经死了,她一个赝品肆无忌惮地霸占她的爱人和孩子,好像有些说不过去。

“我前阵子吧,和师傅去历练的时候受了伤,没了记忆,现在就一废柴。”

龙顾眼角一抽,“师傅?”

木姜想了想点点头,她醒来生活坐她床边的小老头介绍时自称她师傅的,虽然听起来不太乐意,表现得也很讨厌她。

“他也配。”龙顾语气平淡,周身气息却不太稳定,小废柴的木姜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出于小命着想,她伸出手捏住龙顾的手腕,第一时间选择顺毛,“他不配,成天横眉冷对得,对我一点儿也不好,还没有你一开始对我好。”

啊嘞,什么叫一开始?难不成是原主的意识在作祟?他们真的有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

木姜陷入沉思,没注意到龙顾整个人变得很柔和,眼睛里全是她。

仔细一看能发现他的眼神并没有聚焦,唇角勾起似是透过她的那句话想起了过往的美好。

抽回思绪看到的就是这样的龙顾,木姜心一软,却又觉得有些不适合。她虽然相信原主和龙顾有一腿,她对龙顾也没有抵抗力,但她不能那么没底线,把所有的一切占为己有。

定了定神,她想收回手却被龙顾一把握住,手指摩挲着她的,“阿木,要不要抱抱蛋蛋。”

一阵酥麻从尾椎处传来,木姜脸酡红,强撑着看了一眼蛋蛋,点了点头,她对这龙蛋无法抗拒。

龙顾唇一勾,把木姜蜷缩着的手舒展开,两手靠拢微合,然后小心的把龙蛋放到她手掌心。

龙蛋到手,木姜感觉自己心里一直空落落的部分被填满,原主应该真的很爱很爱他吧。

看着这温馨的一幕,龙顾本来狂躁暴乱的心被安抚,“你说希望他一辈子安安宁宁的,我给他起的大名就叫龙宁,小名就是你起的安安。”

知道她已经记不得关于他爷俩的任何,现在对他俩的亲近也有些不安,他选择一点一点的告诉她过往。

“安安?”木姜念了念这两个字,本来应是生涩,但一出口却是那么熟稔,仿佛已经喊了好多好多遍。

听到自己的名字,她手里的龙蛋似乎是很雀跃,在她手心摇晃着,看得她眼眶又是一热。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