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宋艾聂成渝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卧底的那一年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拾岁的小说卧底的那一年主角是宋艾聂成渝,故事相当精彩,主要内容有:事业型女强人为了守住自己第一主播的身份,不惜卧底,不料挖出惊天内幕。聂成渝第一天见到她就知道她不坏好心,但荷尔蒙上头,他便拿出命来陪她玩。接近你原本就是一场阴谋,我这不算背叛,我只是选择了正确的一边。“你还不收网,我就要成他们老大了!”“我只是想升职,不是想让反派爱上我!”

宋艾聂成渝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卧底的那一年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第3章 是我不干了

包间内,聂成渝坐在真皮沙发上,刚刚点燃一根烟。烟雾中,他挑眉看了一眼王胖子,面色如常。他悠悠地抽了口,烟圈升空,“被小警察盯上了?”

“没,没有。他就是和稀泥的,聂哥,您别担心。”王胖子站在聂成渝面前,小心地回着话。

“那哥们儿叫徐扬,是缉毒队的钻子,就会钻牛角尖。两年前Y市鬼佬人体运货的大案子,就是他破的。鬼佬判处死刑之后,他也是因为这桩大案,成了缉毒队队长。”一旁的龚海忽然出声,平静地介绍着,就像介绍今天晚餐吃什么一般淡然。

聂成渝轻笑一声,却见王胖子的头已经快要低到胸部以下了。他往沙发上靠去,呼出一口白烟,“你紧张什么,不是说他没盯上你吗?”

“没……没紧张,是……是没盯上我。”

“那你哆嗦个屁!”聂成渝弹了弹烟灰,“你放心,货只要都确认处理干净了,查到你也没关系。”

听到这话,王胖子连连点头,紧张的脸上终于如释重负地露出了笑容,可这笑容没持续多久,便听聂成渝又道:“半年之内,你这边的场子禁止销货。”

话音一落,王胖子刚刚才露出的笑脸戛然而止,“聂哥,不……不是,我知道,出了这事,我……我也有责任,可是半年,半年太久了吧,我……我一家老小,都靠这吃饭呢!”

“是你那小情人靠这吃饭吧?”聂成渝满不在乎地掀开了王胖子的老底,脸上讥讽的笑容毫不掩饰,“你觉得半年太轻了?那就8个月吧。”

“别……别啊,”王胖子焦急地还想挽回什么,可一对上聂成渝的双眼,刚刚还想说情的劲头立马就暗了下去,“好的,听您的安排。”

聂成渝勾唇冷笑,向一旁的龚海点了点头,龚海会意,往门口走去。

货是由龚海派人分送到各个夜场的,平时这个清吧不供货,但只要出了事,这个清吧因为良好的地理位置,便是藏货的首选地。

聂成渝称之为“灯下黑”。

所以,那日徐扬对王胖子说从香岸里搜出了点什么,王胖子才如此着急。

眼下,龚海带人去暗室清了仓,这就意味着,青禾KTV断货8个月的指示,不是聂成渝说着好玩的。王胖子平常的收入除了工资外,剩下的,便只有场子里高昂的销货回扣。如今聂成渝要断了他的回扣,这就说明,养在外面的那个小情人,将要生他长达8个月之久的闷气了。

8个月,孩子都能生出来了。

想至此,王胖子不禁在心内流下了两行热泪。

地下停车场,许辞乖乖地坐在副驾驶上。见徐扬过来,立马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着装。

徐扬打开车门坐进来,一声不吭,面色也不大好。他一边发动汽车,一边戴上蓝牙耳机,打通一个电话:“马上查查大禹娱乐集团聂成渝的底细,把档案调出来给我。”

“好。”那边回答。

“还有,青禾这边继续找人盯着,王胖子平时接触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都要毫无遗漏地记好。”说着,徐扬眼中冒出一瞬莫名的兴奋,他勾起一边唇,凛声继续说,“好不容易查到王胖子身上,这条线,一定得盯死了!”

徐扬自顾自地跟电话那头说着话,好似完全忘记了副驾驶上还坐了个人。随后,他又吩咐了几句,挂断电话,然后开口问:“住哪儿?”

话音落了几秒,许辞这才发现他是在问自己,连忙道:“韶南路金域小区。”

“嗯。”简短的一声应答之后,油门踩下,径直往停车场出口开去。

一路沉默,徐扬专注着开车,丝毫不关注身旁的小姑娘此刻有多么尴尬。好在通往金域的路途并不拥堵,只用了20多分钟,徐扬的车便停在了小区门口。

许辞没有立即下车,支支吾吾的好像还想说什么,徐扬看了她一眼,轻皱着眉头看向了前方,“我妈太倔了,知道我暂时没有恋爱的打算还闹这么一出,今天辛苦你了,回去吧。”

许辞愣在原地,身体僵硬,尴尬得不知该怎么接话。

“好……好吧……”几秒之后,许辞的手搭上车门,准备下车。可车门刚打开,又见她回身了过来,满是期待地问,“那还是朋友吧?”

“不必了,”徐扬顿了顿,又加了一句,“你不需要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

刹那,许辞的脸上好似被甩了耳光一般红,下车的动作也变得干净利落。

徐扬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里涌起一阵无奈。他从来都不是无情之人,只是这份工作,让他不能掺杂任何情绪与感情。

两年前的一幕,就在这一刻涌上了头,将他好不容易缝合好的心,又震得生疼。他暗暗咬了咬腮帮,发动车子,准备离去。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了车子的后视镜里,是白天背着相机靠在他车后的那个姑娘。

宋艾穿着一身条纹家居服从小区大门走了出来,外面套着一件齐膝浅色的薄针织衫。晚风吹动着她的发,她朝许辞走去,摸了摸她的头。

这世界,可真是小。

徐扬无意识地撇了撇嘴,扬长而去。

许辞是宋艾的发小,家中父母也是世交,二人从幼儿园认识,感情深厚得像是连体婴,是中学时期连衣服都必须穿一样的关系。

直到大学之后,二人各有各的志向,这才分开了好几年各求学业,可当该读的书都读完了之后,二人便立马从家中搬离,租了一套公寓,住在了一起。

知道今日许辞去相亲,私自在警局打听“绿城纵火案”的宋艾,没问出个结果就回到了家。

回到家中之后依旧坐立难安,生怕她会被介绍个渣男,然后被蒙骗了双眼。想着时间也不早了,又怕打电话会打扰了许辞,于是下了楼,想在路上去接她。要是运气好,说不定还能见到送许辞回来的那个相亲对象。

说来运气还真是好,真就让她给碰到了,只是没想到,人没看清,倒是看清了那部车子。

宋艾没多说,牵着失落的许辞往家中走去。

从许辞的面容上,宋艾大概猜出了几分今日相亲的情况,于是并不多问,只端来了早就做好的水果沙拉,放到了茶几上。许辞端起沙拉就吃,刚刚还笼罩在面上的阴云渐渐消失。

宋艾点燃一根烟站在一旁看着她,嘴角浮现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问吧。”吃了几大口沙拉的许辞率先开口。

宋艾挑了挑眉,呼出一口白烟,“没有要问的。”

许辞拿着叉子的手停住,抬头噘嘴,“还是你最好,知道我去相亲肯定吃不饱。”顿了顿,又说,“哎呀,你别笑了,答案显而易见,相亲失败了。”

“原因?”

“看我不上呗,”许辞的失落溢于言表,“不过这个人跟以前那些相亲对象真是不同。”

“他眼瞎,所以跟别人不同?”宋艾在沙发的另一边坐下,伸手往烟灰缸点了点烟灰。

“哎呀,不是,”许辞将手中的水果沙拉放下,微微仰头,像是在回忆什么,“正气。”

“嗯?”

“嗯,正气。他举手投足、相貌、身材,都透着一股正气,哎……”许辞往嘴里塞了一大口沙拉,嘟着嘴愤愤道,“可惜啊,不是我的。”

话说着,宋艾的脑海忽然浮现了清晨的那一幕,她不自察地冷笑了一声,将指尖夹着的香烟在烟灰缸中摁灭,“不早了,早点睡吧,你明天还得上早班。”

“嗯,好,”眼见宋艾起了身,许辞又忙问道,“你呢?真打算辞职了啊?”

宋艾站在原地耸了耸肩,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适时地响起了短信提醒音,她瞄了一眼,说:“就算我想走,我们台长可舍不得我走。”她将手机拿起,划开屏幕,看到了短信,脸上现出了胸有成竹的微笑,“我明天还得去公司一趟,现在去睡了,你也早些睡。”

“嗯,晚安。”

“晚安。”

宋艾自从进了中明新闻之后,就再也没睡过这么好的觉了,看来适当休息是有利于身心健康的,尽管不过休息了一天;尽管这一天,她还私自去追访了“绿城纵火案”。

走进中明新闻大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宋艾精神抖擞,身上依旧是一套干练吸睛的职业装。她踏着高跟鞋,坐电梯到了顶楼台长的办公室,刚准备敲门,便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怒吼。

“她私自发不该发的新闻,难道不该让她走人?要是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我这个新闻部部长,是不是得喊她一声台长啊?”

宋艾轻笑了一声,眼里满是不屑。她也不敲门了,直接就推开了门走了进去。还在谈话的新闻部部长郭辉与台长唐玖都同时齐齐望向了这个突然闯进来的胆大之人。

“郭部长是对我意见不小啊,这么巴不得我走。”宋艾嘴角带笑,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唐玖身边坐下。她将手中的文件放于茶几之上,不等郭辉回话,又道:“看来是我让郭部长去认个亲,郭部长对我生气了?”

提起她昨天说的那些狂妄话,郭辉瞬间又炸了,他胸口大幅度地起伏着,起身就要训斥,可这时,宋艾看着嘴角正颤抖忍笑的唐玖,认真且严肃地说道:“台长,这是昨天我去警局搜集的纵火犯的资料以及绿城小区消防设施的结构图,还有……”宋艾从包中拿出一个移动存储器放到唐玖面前,“这是火灾当天死者报警时的录音。”

唐玖眼尾的笑意没了,眉头越发皱得厉害,对郭辉说:“郭部长,你先出去吧。”

“台长!”

“你先出去,宋艾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郭辉知道再纠缠下去也不会得到一个更满意的结果,于是无奈又生气地起了身,狠狠地瞪了一眼宋艾后,摔门离开了。

郭辉刚离开,唐玖立马卸下一脸的严肃,他往沙发里靠去,撇嘴看向宋艾,轻啧了一声,“我可拿你怎么办啊?”

宋艾扯了扯嘴角,“我是下属,您想怎么办我,不就是一句话的事?”

唐玖假装惊诧地看向宋艾,一脸无辜,“你想发的新闻,连你们部长都拦不住,我还能怎么办?我总不能抛妻弃子地每天盯着你吧?”

“可事实是,他拦住了。”宋艾说着玩笑话,可面上却是嘲讽。

唐玖知她心中所想,但却也不能对她做出什么保证。说到底,他这个台长身份,最后也得受人掣肘而已。

“既然你都知道不能发,何必费尽心力拿到这些材料?”

“如果这件事就这么掩盖下去了,我不知道我们这个新闻台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也不知道,我到底适不适合新闻主编这个位子。”说话声在办公室里显得异常清晰,唐玖低头看着茶几上的文件许久,沉默不语。

他忽然想到,当初入行时,他也跟宋艾一样,对真相有着无限的热忱,只是后来不知怎么,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审时度势之人。该报道出去的新闻就报,不能报的,都被他悄无声息地掩盖在了心底。

见他不说话,宋艾也不强求,她深呼了一口气,从包里拿出了一封手写的辞职信,递予了唐玖。她不顾唐玖的脸色,点燃一根烟,深吸了一口,冷静道:“台长,您对我有知遇之恩,所以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想过会有一天主动离开中明新闻。但是,在这里做了这么久,我发现我们媒体人,不过是把枪。上头让我们打哪里,我们就能装子弹,如果不能打,我们就连个哑炮都打不出去。”

唐玖依旧沉默着,宋艾继续说:“这与我当初选择这条路的信念背道而驰,所以……我也不为难您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