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空间在手,钱钱少不了全文阅读,王清婉在线免费看

最近古代言情类小说非常火爆,月棣的这本空间在手,钱钱少不了就写的相当精彩,主角是王清婉,主要讲述了:现代插花师李雪绒,因为最近很倒霉,被小货车给撞了,一朝魂穿到一个八岁小女孩王清婉的身体里。还好有穿越者必有的外挂——空间,从此开启了我的种田赚钱大业!渣爹渣娘不爱我,没关系,咱有小钱钱!姐姐不喜我,没关系,咱有小钱钱!哥哥弟弟不鸟我,没关系,咱有小钱钱!不远处一个大帅哥有话说:“娘子,我喜欢你!你说东我绝不往西,此生只爱你一个人!”本文标签:爽文,甜文,打脸虐渣,古代言情。

空间在手,钱钱少不了全文阅读,王清婉在线免费看

第3章 见官,空间初现

王清婉带着小月走在繁华的街道里,此刻华灯初上,街道上更加热闹了。不远处,一家灯火通明的酒楼映入王清婉的眼帘。

“就去那家悦来楼吧,感觉生意挺好的,正好可以打听一下消息。”

“小二可有雅间?”

“有的,有的,姑娘里边请,敢问姑娘您几位?”小二热情地引着二人去楼上的雅间。

“两位,给我们上三道店里招牌菜。”

“得嘞,您就瞧好吧!二位请坐。”小二招呼着王清婉、小月坐下,给二人各倒了一杯热茶。

刚喝了一口水,就听到外面街上,好像有人在吵架,秉承着种花家爱看热闹的优良基因,王清婉赶紧跑到一个绝佳的位置观看这场热闹。

只见,一个大妈正在对另一个大妈破口大骂道:“你这个下作的,竟然敢给我多算三文钱,真是个不要脸的黑心货。大家快来评评理呀!下次可别再去她家买东西了!”

另一个大妈不甘示弱地回怼道:“我呸,明明是你自己偷偷把菜的叶子多拔了几片叶子,别以为我没看到,你这个不要脸的小偷!”

“你胡说,我非撕烂了你的嘴不可!”说完直接扭打起来。

王清婉看了啧啧称奇,哇,真是太精彩了!简直比电视里的动作片还精彩,现在要是再来盘瓜子,人生就圆满了。

小月见自家姑娘欢欣鼓舞,连忙跑过来问道:“姑娘,你在看什么呀?”

“小月,你看看下面这出大戏是不是很精彩?这可比画本里还精彩呢!”

小月一脸疑惑地说道:“这个不是天天有的吗?”姑娘真是被秋嬷嬷给磋磨惨了,不行我得回去给诸天神佛多上几柱香,保佑姑娘可以开心顺遂。

“菜来了~二位姑娘请慢用!”小二将热气腾腾的菜一一摆好。

王清婉看了一眼菜,还不错!她随手夹了一筷子荷叶鸡,嗯嗯真不错!这鸡肉好嫩呀!

“有一事想请教小二哥,敢问这舞阳县的县尊大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姑娘可问对人了,咱们县尊刘大人,是一个不错的好官呢,只不过平日里要见县尊大人,也不是那般容易的。”

“噢,小二哥,还请指点一二。”王清婉喝了一小口茶水继续说道。

小二也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主,笑着说:“姑娘,这是有事要见县尊大人?明日倒是个好时机,姑娘真是来着了!”

“县尊大人每五日便会在县衙公干,明日正好就是县尊大人在衙门公干的日子。姑娘,你明日到府衙门口施点小钱给衙役,便可以见到县尊大人了。”

“原是如此,谢过小二哥了。这20文钱就给小二哥买酒喝了。”

“谢姑娘赏。”王清婉突然想到她们还得找个地方住,索性一事不烦二主,接着问道:“对了小二哥,不知悦来楼可否提供住宿?”

小二弦音知雅意:“这个自然有,我们悦来楼后院便是住宿的地方,一共分为三等房,上等房一间300文,中等房一间150文,下等房一间50文。不知姑娘要住几等房?”

“那便给我们准备一间上等房吧!等我俩吃完饭就去房间住下。”

王清婉在住房这个事情上,并不想住差的,一来是因为她和小月还太小,住下等房,人太多了不安全。

二来是她身上还有十几两的银子,财不露白这个道理她懂,所以住上等房是最好的选择。

小二听到王清婉这么说,笑得更加殷勤:“得嘞,小的这就给您二位去准备房间。”赚大了,今晚他招待的这两个客人真是不凡呀,到时候赏钱少不了!

用过晚饭,小月和王清婉随着小二一起来到了上等房。王清婉扫了一眼房间发现还不错,看着蛮干净整洁的,这钱不亏!

“小二哥,去给我们准备一桶热水来!”坐了一天牛车,她只想安安心心的洗个澡,美美的睡上一觉!

“小月,你就跟我一起睡吧,两人一起睡更安全。等会儿我睡上半夜,你睡下半夜,免得咱们的钱被偷儿摸走了。”

“是,姑娘。对了,姑娘你怎么把夫人给你打的周岁礼给死当了,之后回京城怎么跟夫人交代呀?夫人本就不喜姑娘,要是知道了怕是又要骂姑娘一顿了。”小月担忧地说道。

王清婉听到小月提起原身的母亲眼底闪过一丝讥讽,安慰道:“无妨,左右夫人她怎么都看我不顺眼,我一味强忍着还不是被她送来了老宅。经过秋嬷嬷这一事,让我明白:受了委屈就不要忍着,不然委屈的就是自己。”

“再说了,要是不当了银镯子,我们怕是连赵大叔的车钱都付不起,更别提告官了。好了小月你别担心了,等姑娘我赚了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说完对着小月露出自信一笑,眼底闪过一丝坚定。

“一更天啰~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王清婉被更夫的声音惊醒了,她没形象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轻轻地小月道:“小月,你快去眯一会儿,剩下的时间交给我。”小月脑袋懵懵地点了点头,一沾床就睡着了。

还好,我之前经常熬夜追剧和看小说,不然真的熬不住呀!望着窗外被月色笼罩的大地,王清婉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唉~也不知道,那县令大人好不好说话?

看小说别人都是穿越成公主郡主,再不济也是世家贵女受尽宠爱,怎么到我这里,偏偏就成了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

诶,这不就是妥妥的小白花虐渣打脸的大女主剧情吗,我的金手指呢?我的外挂呢?

就在王清婉嘟嘟囔囔的时候,上天仿佛听到了她的心声,头一晕,再醒来就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满是植物的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有人吗?有没有人在呀?”结果鸦雀无声。

“该死的贼老天,不会又在玩我吧?又把我整到哪里去了?不行,我得四周看一看,好歹我死也要死个明白!”

“这是白菜,那个是莴笋,唉,那边好像是苹果树?”王清婉惊讶地出声道。

看了一圈发现这地方还不小呢,都赶得上自家爷爷的茶园了,粗略看着怎么也有几十亩的样子,鸟无人烟,而且没有出去的路!

“等等让我好好想想,我是怎么进来的?对了,我刚才嘟囔了一句,空间外挂什么的?该不会这就是我的空间?”

“嗨害嗨,我要发了,这里有这么多的蔬菜水果!要是都把它们都卖掉,我不是发财了!”

“不行,我得好好去逛一逛这个空间!”

诶,东边有一座几层楼高的屋子,那里面该不会有什么修仙秘籍吧,我去看看!赚大了,赚大了,秘籍我来了!

不想,她推开门一看,第一层里放置着各种各样的农具和各种工具,压根没有什么秘籍,甚至连本书也没有。

不是吧,这么大一个空间竟然没有秘籍、玉简,我不信,我再去找找!

她顺着楼梯爬上第二层,看见里面放了各种各样的蔬菜、水果、花木以及一些她没见过的植物的种子,还是没有玉简和书本。

丫的,第三层竟然空空如也,我再好好翻一翻。结果她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翻到任何的秘籍、玉简。

算了,人家没有空间的穿越者都能干一番大事业,我眼下有空间,而且还不小,虽然修仙是不成了,但是完全可以利用空间过得极好!

想通这一点了,她决定去田里转转,她发现田里种着各种各样的蔬菜、水果,大概占了整个空间的十分之一的样子,不过可惜这空间里没有动物。

而且田的中间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哦,用小河来形容更贴切,因为它足够宽,足够长。

王清婉蹲下来用手捧了一小捧水,喝了一小口,“真不错!又甜又清爽!”

看来老天还是待我不薄呀!给了我一个QQ农场,我以后就可以在这里种蔬菜水果了,不过我是怎么拥有空间的?

王清婉思索了一会,莫非是那个星星形状的手链?不行,我得出去一探究竟!

于是,王清婉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出去!”果然,她从空间里出来了,可喜可贺!

一出来,她就开始找自己的手链,她记得出车祸前,手链被她戴在左手上。

“呀,还真在左手上,怎么之前都没有看见?那我以后要怎么进空间呢?”王清婉在心里嘀咕道。

“莫非是:进去!”王清婉再一次出现在了空间里,还真是。我知道了!“出去!”王清婉又出来了。“这次我进去摘个苹果,再出来吧!”

“进去!”王清婉到苹果树那摘了几个又大又红的苹果。

“出去!”王清婉发现苹果和她都出来了。“哎呀,头好晕,看样子这空间也不是随便进出的。以后一天进一次就好了。刚刚不过是从空间里拿了几个苹果出来,头就这么晕。”王清婉拿着苹果边啃边想着。

翌日清晨,小月给王清婉简单的梳洗了一番,两人连早膳也没吃,就顺着小二哥的指路到了衙门口。

门口的衙役见两人想进去,大喝一声:“干什么的?这可不是你们两个小娃娃能来的地方,快走远些!”

“衙役大哥,我们是来见县尊大人的。还请衙役大哥给我们行个方便,给我们通禀一声就说我们有要事要见县尊大人。”

衙役接过钱立马露出笑容:“好说好说,我这就去通禀刘大人。”

王清婉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果然古话说的好,自古衙门朝钱开,无钱无权莫进来。

“进去吧,大人正等着你们呢。”

“多谢衙役大哥。”

刘县令坐在高堂之上,惊堂木一敲问道:“你们两个小娃娃有何要事,需得见官?”

“小女子王清婉,拜见刘大人。” “奴婢小月拜见刘大人。”

“刘大人容禀,小女子要状告家中的恶仆秋氏。秋氏趁我年纪小不经事,不仅夺我家良田,而且还抢夺我的银子。还请刘大人明察秋毫,严惩秋氏一家。”王清婉说完将秋嬷嬷一家的卖身契递给了一边的师爷。

“京城?姑娘家居京城?”刘大人看了一眼卖身契连忙正色道。

“是的,小女子的父亲是御史中丞王云峰。小女子因身体不好,父亲、母亲让我在临仙镇的老宅休养身子。不想,秋嬷嬷这个刁奴,背信弃义竟然偷了我的银子和田契。还请刘大人明察秋毫,抓捕恶奴,替我讨回公道。”王清婉条理清晰地说道。

听到王清婉说到自家父亲的名讳,刘大人眼珠子转了转,面上立马堆了笑:“原来是王大人的爱女,失敬失敬。此事本官已知晓,立刻就派人去抓捕秋嬷嬷,定会还王姑娘一个公道。”

刘大人能做到一县之长自然也不是个傻的,眼下这桩官司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他少不得,得探探这姑娘的口风再行事。

“多谢大人。”王清婉又给刘大人磕了一个头。

“王姑娘请起。张威,你带两个衙役去抓捕秋嬷嬷一家归案。”

“是,大人。”立在一旁的一个高大威猛的男子回道,转身就出去了。

“王姑娘请坐,稍作休息,来人上茶。”

“多谢刘大人。”王清婉行了一礼后,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拿起茶杯,杯盖轻轻地拨了拨茶水,“汤色清亮,闻之不俗,好茶,多谢刘大人的茶水。”

刘大人看着王清婉的动作不由得感慨道:不愧是世家贵族里出来的姑娘,即使身在乡野一身粗布衣裳也难掩世家贵族的仪态。他心里更加重视了几分,于是与王清婉边饮茶,边试探王清婉。

王清婉假装不知情,实则把自家便宜老爹的名头说了,然后还跟县令表示说秋嬷嬷这事一定要严办!打蛇打七寸,她必须为原身报仇!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张威带着两兄弟各乘一匹快马,不过一个时辰就到了秋嬷嬷在临仙镇上的宅子。

“开门!”张威上前用力敲门道。

“谁呀?原是官爷,不知官爷到此有何贵干?”秋嬷嬷开门问道。

“你可是秋氏?”张威问道。

“正是。”

“秋氏,有人状告你偷取主家的银子和田契,现在你们一家子都跟我去县衙走一趟!”张威上前直接将秋嬷嬷一行人都带走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