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李承威易朵朵小说多情总裁小萌妻完整版阅读

紫烁的小说都非常不错,尤其是这本多情总裁小萌妻内容相当上头啊,主角是李承威易朵朵,讲述了:【爽文+甜宠+占有欲+双向奔赴】【偏执专情爱吃醋的李家少爷VS甜萌腹黑的易家小姐】刚刚失恋的易朵朵,心情非常糟糕,更糟糕的是让她碰到了李承威。李承威犹如那潘多拉的魔盒,自从遇见他之后,倒霉的事一桩接着一桩都让她遇到。她有多远躲多远,本以为今生不会再遇见,谁知多情总裁众里寻她,一定要把她找到……是霸道总裁VS落魄孤女?不是是霸道总裁VS美女教师?也不是李承威耸耸肩说:“我一点都不霸道的。”易朵朵站起身来,“其实我才是霸道总裁。”看两个有缘人,是如何挣扎,却也摆脱不掉命运的安排。看两个双向奔赴的人,是如何排除万难,奔向彼此。

李承威易朵朵小说多情总裁小萌妻完整版阅读

第5章 到底是谁写的

到底是谁在纸上写了她家的地址,又放到了她的包里?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今天怎么会发生这么多奇怪的事情呢?

易朵朵手里捏着纸条,举到眼前仔细的瞧看。

李承威也凑过来与她一起看。

然后他问:“这不是你写的?”

易朵朵朝他翻了个白眼,说:“拜托,我自己的字我会认不出来?”

然后她又说:“这个字体也非常眼生,这到底是谁写的呢?写这个干什么?恶作剧?不行,我得回家看看。”

易朵朵现在十分的想回家探个究竟,除此之外,她还想搞清楚她的身份证和机票又到底到哪里去了。

“好的。方平,让司机把车开过来。”李承威吩咐道。

他也想看一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易朵朵见他想跟着她一起回家,她可不想他也跟着去,客气地对他说:“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不麻烦您了。”

“那怎么行!”李承威坚定地说:“有你不认识的人,写了你家的地址,放在你的包里,你不会觉得这只是恶作剧吧?”

“这个……”

李承威执意要送她回家,最后易朵朵也没有拗过他,只得带着他一同前往。

车子徐徐而驰。

李承威与易朵朵并肩坐在车内。

一路无言,易朵朵尴尬地闭目装睡,李承威则在一边把玩着那枚戒指。

他看着手中的戒指,心想:这就是象征苏家身份的家族之戒。一切答案都如此明白的昭然若揭,却让人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百思不得解。

不多时,司机轻轻地说了声,“李总,到了!”

李承威抬起头来,就看到大门上写着嘉和小区四个大字。猩红色的字体,油漆斑驳,就像这个小区一样也上了年纪。

这个小区建在这里有些年代了,面积挺大,容纳了上万户居民在这里安居乐业。

车子在一栋楼前停下。

李承威看了看那栋楼,这是一栋非常老式的住宅楼,六层到顶,外墙好像翻新过,但仍能看出它的破旧。

他随着易朵朵走进楼内,楼道内堆满杂物,显得非常的拥挤,有时甚至要侧着身子才能通过。

李承威跟随她上到四楼,在左边的那一间门前停下。

她家的大门好像是新换的,暗红色的大门与这斑驳的楼道墙面,形成鲜明的对比。

易朵朵掏出钥匙,打开门,虽然心里不情愿,但还是朝着他做了个请进的手势,邀请李承威进屋。

李承威走进屋内,环顾四周,不禁感叹:这屋子真小啊!

屋子确实很小,只有一室一厅一厨一卫。高大的李承威在屋子里转了个圈,便把屋内全都转了过来。

这屋子虽然像它的主人一般小巧,可装饰的风格却很别致。素雅的白色和温馨的暖黄色打底,烘托得整间屋子温暖而又有格调。

李承威在心中暗道:“想不到这小屋子让她这么一收拾,竟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李承威发现她好像是自己一个人住,因为这屋里并没有第二个人的痕迹。

于是他开口问道:“你的母亲没有跟你一起住吗?”

易朵朵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问,她不是很想回答他,轻描淡写的说:“她不在国内。”

李承威仿佛早已料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易朵朵倒了杯水,端给他。李承威接过水杯,想要找个地方坐下,才发现她这里并没有沙发。

不只是沙发,像是茶几,柜子什么的都没有,屋里的家具非常少,难怪他觉得这屋子没那么拥挤,因为根本就没有多少家具。

起居室的一侧算是客厅,地上铺了一大块的羊毛地毯,地毯上面带有波斯风情的纹饰,这种样式的地毯在迪拜倒是常见。

客厅里也没有电视机,只是在墙上挂着一个投影仪。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起居室的另一侧,摆着一张小餐桌。算是把房间做了功能分区,勉强把那里算作餐厅。

李承威端着水,来到了餐桌旁,拉出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对易朵朵说道:“你不用管我,还是先去找找你的证件在哪里吧?”

易朵朵点了点头,赶忙进屋去找东西。

李承威坐在餐桌旁,摩挲着手里的杯子,心中想道:这个杯子的质感真的不太好。同样不太好的餐桌,质地也很差。而他坐的椅子与餐桌并不是一套,只是随便放了两把鲜红色的折叠椅子来充当餐桌椅。

李承威纳闷:苏家不给她生活费吗?她的生活看起来可不太好。

易朵朵进到屋里,便开始翻翻这儿,又翻翻那儿,找起东西来。

李承威坐在那里等着她,无聊地玩起手机,不经意地把手肘搭在餐桌上,没想到桌子不稳,把他的手机都晃掉了。

手机掉在桌面上,发出不小地声响。

易朵朵听到声响,赶忙从里屋跑出来,看到他的手机掉在桌上,连声抱歉,“对不起!对不起!这桌子是我自己组装的,第一次装这种东西没有什么经验,所以装的不太好。”

李承威嘴上说着了不起,心里却十分惊讶,没想到一个小女生竟然会自己装桌子!

他又坐了一会儿,发现易朵朵还在找东西,她要找的东西还没有找到吗?

他站起身来,活动活动身体。突然发现这个客厅旁还有一个小阳台。

他走到那里,打开门,发现封闭的阳台已经被易朵朵改造成一间小画室。

他走过去四处看了看,看到画架上放着一幅画。那幅画并没有画完,还只是个半成品。

她这画的是大海吧,李承威这样猜想。这样的海景,他是从来没有见过,但却让他陷入沉思。

他盯着这幅画若有所思,以手托腮遮住大半张脸,叫人看不出阴晴。

急促地电话铃声打破了这一室宁静。

易朵朵快速地接起了电话。

李承威很好奇,到底是谁给她打电话呢?

他悄悄来到卧室门外,虚掩的大门让他听得很清楚。

“老师,您好!”易朵朵非常有礼貌地说。

“是的,那幅画我正在画呢。”

李承威没有想到,她竟然是一位画家。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易朵朵开始低声下气地祈求,“拜托,拜托您把我的画放在您的画廊里卖,我不求可以卖多高的价钱,但是请给我一个机会,能够在您的画廊里有一个展示的机会。”

李承威见她这样卑微,他看了看这四壁皆白的屋子,又瞧了瞧那间简陋的画室,又回想起她画的那幅画。

在他心里,竟有些可怜起她来。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