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大周王朝在哪可以免费看,白覃小说无广告阅读

最近作者大大腿不二写的大周王朝呼声非常高,主角是白覃,主要讲述了:早知道要穿越,白覃就多学几种生活技能,但是生活没有后悔药,不懂政治,不懂军事,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但愿自己从另一个世界带来的微末学问可以给这个时代一点动力。

大周王朝在哪可以免费看,白覃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1章 万恶的封建社会

白覃伤心的坐在一个角落里,脑子里想着前世的花花世界和那位可爱的女朋友。

“真的回不去了吗?”白覃喃喃自语。

“这是个什么世界?又属于哪个朝代?”白覃对此一无所知,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找到丝毫头绪。

“春秋?两汉?三分鼎立?都不是,应该是另外一个平行世界吧!”白覃揉了揉脸颊自嘲道:“以后再也不夜间骑行了,危险太大了,正骑的欢快着呢,突然失去了知觉,再次醒来就到了这个世界,一个月里受尽了苦楚。”

一个黑黄的馒头欢跳着滚了过来,白覃回过神看了看,前面成百个乞丐正在疯狂的争抢,王家今天添了新丁,特命人在此施粥,一口大锅里热气腾腾的米粥和旁边堆着的小山一样的馒头,几个家丁正在发放食物,旁边数十个护院手持棍棒维持着秩序,领了食物的人极速的咬几口馒头,没见怎么嚼便进了肚子,慌里慌张的把剩下的半个馒头和米汤找个地方藏好,转过头来再次加入领食物的队伍,一边焦急的看着前方长长的队伍,一边回头看着自己藏食物的地方,生怕有人偷了自己的食物,一旦发现便是一场厮杀,几人相互抱着在地上翻滚,卷起的尘土呛的附近的人纷纷远离他们。

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带着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赶了过来,水火棍劈头盖脸的一顿打,分开了众人,威风凛凛的左右扫视了一圈,没人敢和他的眼神发生碰撞,大部分都低下头等着训话。

“都听好了,今日府中添丁,老爷善心大发,命我等在此施舍粥饭,为小少爷积福,再有哪个不开眼的在此闹事,见了红,休怪我等手中斧棒不长眼睛。”管家惦着肚子走到一个趴在地上的乞丐身旁,两脚踏在他的背上,凶狠的看了看众人便转身离去。

“饥饿是种原罪,地狱或天堂、天使或恶魔,一念之间而已。“

白覃慢悠悠的站起单薄的身体,十四岁的身板正是需要大量热量的时候,地上的馒头已经满是灰尘,白覃强忍着捡起它的欲望,但是为了生存,不得不转身向着队伍走去,拢了拢扎起来的头发,昨天刚刚洗过,这里没有洗发液,拿着皂角打了几遍,又在小河里泡了一会,总算没有小虫子爬来爬去,满是补丁的麻布衣服也洗干净了,还顺手掏了几个螃蟹,拿火烤了吃,很可惜没有蟹黄,勉强算是沾了点荤腥。

队伍很长,食物发的很快,排到白覃时已经所剩不多,粥已经没有了,拿着一个粗粮馒头揭去上面的一层皮,掰开一点塞进嘴里细细的咀嚼,开始时稍显苦涩,麸皮特有的味道似乎能从鼻腔里冲出来,嚼的时间长了便会有丝丝的甜味入口,白覃边走边吃,得赶紧离开这里,听说这里有人施粥,稍微远的流民也已赶了过来,流民的过多聚集会带来大量的病菌和不确定因素。

果然没等白覃走远,施粥的地方便爆发了冲突,铁锅飞了起来,有护院高举着棍棒还没来的及砸下就被淹没在人群中,外面的人不知道什么情况,以为都在抢夺食物,纷纷加入进去,更大的混乱开始了,哭叫声,喊骂声响成一片,几个护院早已被打倒在地不见踪影。

官府的效率不敢恭维,白覃已经站在远处观看了很长时间,一队队衙役才手持长刀赶了过来,长刀出鞘,五人一排,刀背向下见人就砍,其中两支队伍在阻拦流民继续加入,驱散了边缘人员,众衙役迅速组成锋矢队形,矢尖处两人双手持刀,钢刃朝下迅速插入暴动人群,血花飞溅,有头颅抛向空中,滚烫的鲜血洒向四周,顿时惊恐的人群迅速向外跑去,叫喊声、踩踏声不绝于耳。

白覃站在远处心脏突突的跳动着,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冷兵器带来的视觉冲击刺激着他干瘪的胃部,刚吃下去的一点东西毫无保留的被痉挛的胃囊挤了出去。白覃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对着四周尴尬的笑了笑,众人见他年龄小,估计没见过这种场面,也不以为意,继续惦着脚尖向里面看着。

众衙役的战术取得了成功,五十人的队伍快速控制了成百上千的流民,县尉大人骑着一头黑马来回穿梭下达各种命令,参与斗殴的人群被众衙役赶着去了城外,留下一地的尸体和伤者,仵作也赶了过来开始收拾尸体,围观的众人开始慢慢散去,白覃刚要离开却觉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发现在一间古色古香的庭院之中,正厅有人在说笑,隔着一个香帘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躺在地上闭着眼睛回想这一个多月的生活,简直举步维艰,正在陪美女领导骑行,不知道怎么就来到了这里,后来几经确认才知道自己穿越了,可惜身上的腱子肉不见了,冷酷的下颌线也不见了,这是上一世自己练了将近十年的成绩,而这具14岁的身体单薄的不像样子,前胸贴着后背,胳膊细的像一条小蛇一样,唯一能让他感到安慰的便是修长的手指。

半个多月顺着流民从北走到南,哪里有食物便去哪里,半个月前实在走不动了便留在这座城里,城门洞上硕大的承平两字显得苍劲有力,这是一个边境之城,是大周帝国最北边的城市,一场战争造就了无数的流民,虽然取得大胜,但是边境上成千上万的居民却也失去了懒以生存的家园,到处都是被战马踩踏过的痕迹,皇帝要求不留一个敢于踏过我方领土的来犯之敌,大将军便派遣重骑耕地式一路推送过去,两翼派轻骑围堵,上万人的作战轻易摧毁了方圆五十里内所有的建筑和粮食作物。白覃睁开眼睛便身处流民大军之中,据说他们要一路南下,朝廷已经给他们在南边准备了大片的沃土和房舍,有的人走着走着就躺在了地上再也没有起来,白覃哪里受过这种罪,内心的恐惧使他战胜了一次次的跌倒,硬是从地上爬起来跟着来到了这座城里,进了城就再也没有力气继续南下,躲过巡查的士兵,捡了一身麻布衣服换上,最终和当地的乞丐混在一起定居了下来。

别人穿越不是太子便是王侯之家,自己就比较悲催了,没有显赫的家庭就算了,居然混成了小乞丐,现在又被人捉来扔在了院子里,估计是人牙子,前几天还听一个乞丐兄说最近有牙行的人频繁出现,估计看上了经过的流民,成规模的他们不敢动,那些年纪小跟不上队伍的便成了他们掳掠的目标,被巡查的士兵发现也没关系,一人几两碎银塞进胸口便扬长而去。

白覃心里想着对策,被人牙子捉走卖掉,身份很可能会被改成贱民,贱民是没有人权的,在封建主义国家贱民唯一的出路便是期望遇到一个好的主家,把主家伺候的周到了,或许哪天主家慈心大发给了一个放良文书,方能重新回到人类的行列。白覃想到这些便遍体通寒,一辈子伺候弯着腰当奴才不如一头撞死在石柱上了事,大周王朝也算是当今各个国家中的佼佼者,文治武功皆达到了一个顶峰,边军如同下山猛虎让敌人闻风丧胆,就连衙门里的武侯都是退下来的老兵,一把横刀便让附近游侠不敢越雷池一步。正在边境指挥着上万人战斗的大将军李珲,听说为了刺激将士的血气,硬是当着全军几万人的面生生咬开了敌军一个俘虏的脖子,将士皆下拜势要为大周流尽最后一滴鲜血,誓死捍卫大周每一寸土地。

皇帝听闻立刻便有天使持圣旨降临,拜大将军为护国大将军,爵升翼国公,并称赞其“好民之所好,恶民之所恶。”白覃不明白皇帝为什么对上万的难民视而不见,居然用老子的这句话称赞他,老子如果真的成神必回降下天罚惩罚他。

没等老子惩罚皇帝,白覃却陷入了危机,一个老鸨子似的大妈围着他打量了一圈,甚至掰开了他的嘴巴看了看牙齿,最后颇为满意的对旁边的一个壮汉说道:“不错,这个真不错,牙齿整齐白净,就是太瘦了,将养些日子带回去总算可以交差了。”

“刘妈,你可不知道,兄弟们轮番跟着他跟了十几天,今天还有个兄弟陷入暴动中,被活活踏死了,兄弟们可都下了死力气了。”壮汉咧开大嘴谄媚的说道。

“放心,亏待不了你,带给管家让他过过目,少不了你的赏赐,去吧。”

壮汉憨憨的笑了笑,一把抄起躺在地上的白覃扛在肩上便向内宅走去。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