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大周王朝小说白覃完整版阅读

穿越小说大周王朝主角是白覃,作者是腿不二,最近非常火热。主要讲述了:早知道要穿越,白覃就多学几种生活技能,但是生活没有后悔药,不懂政治,不懂军事,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但愿自己从另一个世界带来的微末学问可以给这个时代一点动力。

大周王朝小说白覃完整版阅读

第6章 火化

收拾完义诚便开始收拾自己的收货,留下义诚对着小溪观察自己的新发型,一边收拾一边考虑后面的计划,刚刚从义城那里得知,她们在山路走了五天才到达这里,看来自己早上的打算有点想当然了,五天时间,自己推着张二林无论如何也走不出大山,张二林的尸首也坚持不了五天便会有味道散发出来,目前只有先火化,骨灰带回去总比埋在异乡要好的多。

草鱼清理好了用树枝把鱼肚子撑起来,里面塞满了小葱,松树林里折了许多新鲜松枝放在一起,下面用干松针点燃,几条鱼挂在上面慢慢的熏制,盐巴快没有了,只能稍微放了一点,已经烘干的小鱼和鱼块收了起来,拿起一个放在嘴里,满嘴留香,味道很好,框里的小龙虾尾巴全部用短刃剖开,同样的放在石板上烤熟,今晚和明天的食物就是它了,柳筐仔细用水洗了,下方铺上树叶,用柳条隔成几个空间,烤干的小鱼放了进去。

收拾完这一切白覃又去了上游挖了一些红色的土回来,混合水后放在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来回的摔打,义诚欣赏完自己的新发型之后就一直在旁边看着忙碌的白覃,她不知道白覃在做什么,难道泥土摔了之后也是一道美食?这太不可思议了,不过她决定即使再美味她也不会吃,因为他看见白覃居然光着脚在上面使劲的踩。

白覃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几个罐子模型做了出来,经过摔打脚踩后的泥巴质地细密,浑然一体,做成模型后更加的漂亮,希望经过大火的洗礼后能保持原状,白覃抱着最美的希望把几个模型摆在挖好的洞中,里面堆满了干枯的木头,几根燃的正欢的木炭丢进去,火势很快起来,出烟口上冒出的火头足有半米多长,交代义诚看火小了立刻加柴便到林里把独轮车上的张二林推了过来。

“张二哥,兄弟我无能,没有办法将你完整的运回家去,只能采用此办法,希望你在天之灵能够原谅兄弟,你放心吧,等兄弟走出这片大山一定去找嫂夫人和令郎,尽我一生的努力保证他们母子平安一生,你为了救我自己却连遗言也没说完,只记得你喜欢熏肉,一会待熏鱼好了你带上两条路上吃……”白覃絮絮叨叨的边准备木柴边对着张二林的尸体说道。

“以后想吃了,再来找兄弟,熏肉管够,好酒管够,来世投个好点的人家,若是投进了我原来的世界,摆脱到我的家中看看,xx市林荫路xx小区xx栋xx室,算是兄弟送你了。记住了,别记错了,进错房子会被人打出来的……”

白覃把张二林抱了起来放在柴堆上,自己后退几步双膝跪倒实实在在的磕了几个头,拎来两条熏鱼放在上面,一把火扔在上面,自带油性的落叶针很容易便点着,噼里啪啦的声响中张二林的尸首慢慢的蜷缩成一团,白覃不忍再看转身回到了烧纸陶罐的地方,义诚慢慢的跟在他的身后也说不出的悲伤,可能她也想到了为了救出自己而牺牲的人。

悲伤的气氛在空气中慢慢的飘散,直到火势全灭,白覃站了起来才发现土洞已经烧塌了,拿水一点一点的给土降温,用树枝把塌了的土一点一点的向外扒开,终于找到了烧好的几个罐子,碎了两个,剩余的看着还不错,至少没有裂痕,只能放着慢慢的冷却,不敢用冷水泼,生怕一口冷水下去立刻裂开。

张二林的尸首也已经燃烧完毕,剩余几根骨头实在无法烧化,只能用石头砸碎了一起装入罐中,罐子用布条绑好跨在身上,后背上背着精心准备的食物,带着非主流的义诚向着大山深处走去,还有五天的路程,希望一路平安。

少了独轮车,经过美食的补充,二人赶路的速度提高了不少,路上白覃给她讲了白蛇传,讲了白雪公主,惹的义诚又哭又笑,倒没觉得多累,晚间漆黑的山林不再适合赶路,二人便配合着用树枝搭了两个房间,中间点上一堆篝火,即保暖又防野兽,各自躺在简陋的房间中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为什么法海要把白娘子关起来?”

“因为人妖殊途,人有人道,妖有妖道,人妖结合万一生下来的是个人妖怎么办?”

“什么是人妖?人妖有什么不好?”

“人妖啊就是一半是人,一半是妖,你想想,如果他们生下的孩子上身是人,下身是蛇,那得多吓人!”

“嗯,那是吓人,不过我还是觉得法海这个人太可恶了,又吓不着他,他又不会害怕,管这么多事干什么!”果然女人都是感性动物,为了情情爱爱的什么也不顾。

白覃叹了口气爬起身添了几根木柴又躺了回去,天上一个星星都没有,不是个好兆头,却不能把这种担心告诉义诚,她还沉浸在白娘子与许仙的爱情当中不可自拔,给她说了会增添她的烦恼,这姑娘除了吃是一把好手,脑子里根本无法容下第二件事,否则很容易便会混淆在一起,也不知道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果然,不一会便传来轻微的鼾声,刚才还十万个为什么,哭哭啼啼的,转眼便睡着了,远处有闪光出现,相必已经下起了大雨,山谷中是最危险的,洪水会卷走沿途的一切,有可能睡一觉便是永恒,好在他们选择宿营地的时候为了找山洞,已经爬上了半山腰,只要这里不下雨就不用过多的担心,劳累了一天,早已疲惫不堪,若不是为了照顾义诚他早就呼呼大睡了,但是他一点也不嫌烦,人是群居动物,独行侠要不是精神分裂者要不就是从小训练出来的死士,那已经不能算是人了。多一个人陪伴让他觉得自己还是被需要的,生活多了许多的乐趣,再大的困难总会绞尽脑汁的想办法去克服,如果是自已一人,说不定会倒在路边再也没有醒来。

迷迷糊糊的进入梦乡,他对明天充满了希望,远方有了牵挂,就等于有了亲人,还有一对母子在苦难中等待着他去解救,虽然自己的身体还是个孩子,十四岁的身体还没有多大力量,但是他有笔巨大的财富,比现代人多了两千年的见识,这里应该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的一个平行世界,落后的劳作方式,落后的出行方式宣告了这个世上人民的贫瘠。个人武力及军队力量的强横说明这个世界一直处在战争之中,从他听说的两个圣旨中可以猜到大周王朝应该是个强大的王朝,将军孔武有力,军队进退有度,但愿遥远的京都附近没有战争。

第二日早晨,白覃被洪水声惊醒,山脚下轰隆隆的树木断裂的声音不时传来,暗自庆幸一声便喊醒了扔在酣睡的义诚,喊了两声不见应答,忙过去查看,白里透红的脸蛋上绒毛根根飘荡,把手搭在她的额头上,果然发烧了,几日来的惊吓和劳累,一旦放松下来,所有的病菌便趁虚而入,白覃一筹莫展,失去了成品西药的支持,白楼对草药一窍不通,暗恨自己没有好好的研究一下老祖宗留下的瑰宝,仔细的回想退烧的物理方法,好像要用酒精涂抹腋下,肚脐,脚底可快速降温,但是这里没有酒精,只能用热水代替,只要易挥发就行,匆匆的把火堆上悬挂着的陶罐取下来,水还很热,撕下里衣的一条袖子,用热水浸湿了,顾不得烫,在她的额头上快速擦拭一遍,脱掉鞋袜,脚底上擦拭了一遍,肚脐和腋下就算了,这时的衣服白覃还不会脱,即使脱掉了他也不会穿,里三层外三层,层层叠叠的,等看到肚脐了估计也得把她扒光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实在不行也只能扒光了。

白覃坐在一旁不时的用热水擦拭她的额头和脚底,脸上的潮红已经退去,期间醒来一次要水喝,白覃悬着的心才开始放下,洪水阻断了去路,现在反而不再急于赶路,给她弄点容易消化的东西吃才是当务之急,红薯还剩不少,选了几个大的洗干净了切成小块放在罐子里熬,火堆旁插上几根串着鱼块的树枝慢慢的烤,一截树枝在罐子里慢慢的搅动着,已经熬成粥状的红薯,倒在小点的罐子中冷却,义诚好像闻道了热粥散发出来的清香,迷离着眼睛要爬起来,白覃无可奈何的扶她坐起来,把粥端到她的嘴边喂她喝下,半罐子热粥让她彻底回了魂,出了满头汗水的义诚总算好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