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灵气复苏:开局砸晕女帝小说李飞白陈贞贞完整版阅读

优秀的都市小说千千万,云上旌旗的灵气复苏:开局砸晕女帝最好看,该小说主角是李飞白陈贞贞,主要讲述了:灵气复苏,大道争锋。但是这些跟我李飞白有什么关系?千年女帝揭棺而起?先跟我回家喝粥吧。域外天魔入侵人间?兄弟,你倒是先把裤子穿上。战栗游戏?这个倒是有点意思。

灵气复苏:开局砸晕女帝小说李飞白陈贞贞完整版阅读

第3章 系统出BUG了?

随着倒计时结束,眼前的一切瞬间变化。

再次看清周围,李飞白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浓郁的白色雾气之中,前后能见度不到五米。

更看不到天空有多高,也不知道大地延伸到何处。

自己大概是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拉进了某种游戏?接受能力很强的李飞白看过不少小说和电影,对这种设定并没有感觉惊慌失措,反倒是面对未知的旅程有些跃跃欲试。

身在白色雾气之中,静静的等待着所谓的新人引导任务。

然而几分钟过去,李飞白察觉到不对劲了。

进度条读取这么慢的吗?什么配置的系统啊???

“系统?!”

“主神?!”

“藏在某个角落里的白发老爷爷!?”

“集齐七颗龙珠就能召唤出来的神龙!?”

“哈喽?????有人吗???”

“出来吧,比卡丘!三上老师!?”

“没人理我?我要脱裤子拉屎了,以后的新人进来先踩一脚屎不太好吧?”

然而都是徒劳,这片空荡的世界里除了李飞白毫无意义的喊叫,没有任何反应,甚至都没有回声反馈回来。。

“艹!系统BUG了?”

与此同时,离着地球不知道多少光年的位置,这里甚至快要到了银河系的边缘,一座中世纪风格的城堡正静静的飘荡的宇宙中。

而在城堡的某个核心且隐秘的房间里,一只梳着中分头穿着晚礼服的鸭子,没错,货真价实的鸭子,正盯着面前一团闪着玄奥光芒的能量球。

“艹!系统BUG了!”

空间领主德寇拉伯爵迈着可笑的鸭子步,百思不得其解。

“第二宇宙的七号地球刚刚激活游戏,为什么会有虚空大领主参与进来?”

“力量,敏捷,智力,感知,都不到10,都是普通人类水平。”

“为什么体质和元神强度都是无法显示?那是什么鬼?一颗会说话的恒星吗?”

“我!伟大的空间领主德寇拉伯爵,第二宇宙的游戏监督人,只有那些伟大的虚空大领主才能在我面前隐藏信息。”

“这个七号地球的新人选手李飞白,到底是什么怪物?!”

“等一下!”德寇拉的鸭子屁股停止了摇摆,“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没错,亿亿分之一的几率,被我伟大的德寇拉赶上了,真倒霉。”

“不过,也不是没有补救的办法。”

“新手任务还没开始,这个家伙还不是正式的玩家!所以,只要。。。。。”

“哈,我真是英明睿智。”

李飞白说到做到,真的在迷雾之中脱下裤子准备开始撒尿,就在解开腰带的一瞬间。

系统终于有了反应。

“哼~重启成功了是吧。”

一道道信息出现在李飞白的意识中,接着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一句脏话。

“系统,我日你先人。。。”

【新人教程引导任务】

【单人噩梦任务】

【人数:单人】

【每天早上,你都会去看似平凡的高中上学。】

【你的同桌是一名美丽的少女,她含笑看向你,她说她昨天跟家里吵架跑了出来,这几天不想回家,也没有住处。恰好的是,你家里没人,房子很大,床很软。】

【晚上,你和同桌一起回到家中,她去了浴室洗澡,而你满怀期待的坐进沙发里。】

【你无意间瞥见美丽同桌的作业本,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富江】

【富江同学已经洗好澡从浴室里出来,她在看你。】

【你看见桌上的那盘录像带,那是七天前你在路边捡到的。】

【七天前你看过这盘录像带,画面中是一口枯井,还是黑白的,你觉得很无聊。打算今天再看一遍。】

【客厅里的电话铃声也在此时急促的响起。】

【任务目标:存活至天明,活下去。】

【失败惩罚:死亡】

【噩梦级任务目标:消灭诡异。】

【失败惩罚:剥夺游戏资格。】

【载入中……】

吱呀~

木门被拉开,围着一件浴巾的长发少女缓缓走出来,五官明艳,皮肤雪白,眼角下的一点黑痣平添几分这个年纪不应该有的魅惑。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富江少女?

伊藤润二笔下神秘恐怖的美少女,吸引男人爱上他,再杀掉她,而她得神奇能力就是可以凭着身体任意得细胞得到重生,并且无止境的分裂繁殖。

富江的恐怖之处,她几乎不会主动杀人,但是被她吸引的男子最终都会走向疯狂将她杀死,并且肢解。被肢解成多少块,就会有多少个崭新的富江重生。而这些凶手最后不是死的莫名其妙就是变成了疯子。

“我说,你洗澡会不会掉头发吧??”李飞白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头发能不能变成新的富江??

少女刚刚出浴,脸上透着微红,听到李飞白的话,脸上一阵错愕,“头发?”

“算了,来,我帮你把头发擦干好了。”李飞白做出一副急色的样子,站到沙发后面,把位子让给除了浴衣身无外物的少女。

为什么知道除了浴衣什么都没有?透视什么的李飞白当然不会,他只是瞥见了浴室架子上的粉红色少女内衣而已。

泪痣上面,少女妖艳的双瞳闪过一丝不屑的得逞,“飞白君,请你温柔些。”说着就坐在了沙发上。

面前的电视机里似乎在播放着老旧的恐怖电影,画面中,一个白衣女人正被一个中年男人往水井里丢弃。

从少女的手中接过毛巾,轻轻地放在少女的头顶,沙发边的老式电话忽然响起刺耳的铃声。

抛弃了手边的出浴少女,李飞白接起电话,“喂?”

电话的另外一头,阴森沙哑的女人发出仿佛从地狱传来的嗓音,语速缓慢,“七。。。。”

“七了个三?”李飞白飞快打断,“不好意思,除非你能五分钟内送过来,否则赶不上用了。”

电话被直接挂断。

在富江莫名其妙的眼神中,电话铃再次响起。

“七天。。。”

李飞白有点不耐烦,“跟你说来不及呢,七天,七天后我家富江孩子都怀上了!”

啪。电话再次被挂断。

叮叮叮~~

“我说,你到底想怎样啊?”李飞白又接起电话,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富江身后,右手拿着话筒,左手轻轻拿着毛巾摩挲着富江有些潮湿的头发。

“七天到了,你们都得死!”电话那头的女人这次似乎有些气急败坏,一口气把想说的内容说完了。

沉默了几秒,电话那头说话了,“听到了么?七天了,你们都得死。”

李飞白把毛巾松开,手中多了把切水果的小刀。

轻松写意的弯腰下去,快速而果断的割开了富江的脖子。

少女的鲜血喷涌而出。

李飞白对着话筒抱怨,“小傻瓜,说什么胡话呢。“

”今晚这里只有我一个活人。”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