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丹青墨慕千之的小说重生六零,三合院小娇娇赚钱养家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六零,三合院小娇娇赚钱养家,主角是丹青墨慕千之,是由风动心动所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非常精彩,讲述了:原名《重生皮蛋下乡,敞亮带劲招稀罕!》【重生种田+架空年代+家长里短+知青+系统+双洁+酸甜+辣眼睛】燕都汼街老丹家,是个本本分分的老实人家儿,却出了一个十分厉害的大闺女丹青墨,人送外号黑蛋清。不,是皮蛋!皮蛋要是排队买东西,就没人能在她前面加塞插队。讽刺的是,皮蛋却离家“插队”去了内蒙!知青皮蛋从内蒙回来了!老街坊们奔走相告:“别加塞!”可皮蛋屁股还没坐热,转悠一圈,又去三线了!皮蛋白天下地,晚上搬砖,这活儿太累,我需要抓个壮丁。皮蛋疑惑:某壮丁,你属腊八蒜的吧?整天泡在醋里!壮丁:不是,我是酸甜口的泡菜,还放糖了呢,不信?那你品品,你细品~~ 女主抠门好色还自恋,此处有雷区,前方可选择避让!

主角是丹青墨慕千之的小说重生六零,三合院小娇娇赚钱养家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0002 三合院

冯珍拾起地上的被子,拍打着,顺手扒拉两下另一张木头床上,还在睡着的一个半大小子。

“快起吧你,你爸上班儿都要走了,你们这儿还不起呢!”冯珍无奈的说完,走了出去。

丹青墨坐回不足一米宽的窄床上,看着眼前的一切。

一个小屋子,墙两边各有一张木床,窄窄的,不到一米宽。一张在丹青墨屁股底下,对面有一张差不多的,区别是,人家的没装挡板儿。

屋里一头的西墙,有个木头架子,前面挡了一张布帘,拉来的帘子里,放着一些杂物,架子上放着一个木头箱子。

架子的旁边是男孩的床头,空隙里,立着两张小炕桌。

地当间儿有一个蜂窝煤炉子,炉子连着的铁皮烟囱,从东墙雕花木窗上面的洞里,伸了出去。

雕花木窗上的窗帘已经拉开,木窗里面贴着玻璃,外面已经天色大亮。

这时炉子上温着一壶热水,因为炉子的存在,小屋里暖融融的,除此之外就没有东西了,也放不下东西了。

丹青墨不自觉的使劲拍了拍脸颊,疼,真疼,不是做梦!

丹青墨满头雾水:我不是从床上翻下来了吗?我这是掉哪了?

……?!?!

丹青墨拿起床尾堆着的蓝色衣服,她也顾不上别的,直接往身上套。

裤子?怎么不对劲!

鼓捣了半天,丹青墨才发现,裤子不是前开门的,开门在右边腰侧,一溜三个小扣子,神奇!

什么时候裤子都会旁门左道了!

当丹青墨走出屋外后,站在小院儿里,玄幻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心中默念如来佛祖,玉皇大帝,观世音菩萨啊!

她穿了!!!

丹青墨所在的小院严格地来说,不能算是四合院,充其量也就是个三合院。

老燕都正规的四合院应该是南北长、东西窄、坐北朝南的长方形的院子。所谓“四合”,其实是指由北房,南房,也就是倒座房,还有东西厢房围成的一个院子。

丹青墨看看自己所在的院子,两间北房、东西厢房各两间,就是没有南房,南边是一面墙,在东南角开了一扇大门。

丹青墨家是一间西面的北房和两间西厢房,东面的一间北房和两间东厢房是丹青墨大爷一家在住。

燕都这种院子的院墙基本都是房屋的后山墙,用房屋的墙取代了院墙,既节省了建筑材料,还充分地利用了空间,而且封闭性也好,只要是院门一关,院子里就是一个独立的小世界了。

四合院这种建制用现代科学也是讲得通的,燕都的冬天刮西北风,四合院的北面是高墙,可以挡风、保暖。而夏天天热,刮的是东南风,院门开在东南角,正好可以享受穿堂风,凉快不是?

丹青墨走出小院儿,三米多宽的胡同南北两面都是大大小小的院子。

除了像丹青墨所住的小院儿,更多的是大杂院。

胡同院儿里住的都是平民百姓,生活大都不富裕,面对建国后人口的激增,住房问题摆在了大家面前。

四合院,三合院,大杂院,小杂院中的家家户户都学会了泥瓦匠,木工活,于是原本宽敞的院子在大家的努力下,面目全非。

小厨房,小仓库,还有依主房而建的小住房。一时间,各种院子内东一间,西一间,因陋就简的各式小屋,乱哄哄的解决了居民们的生活问题。

嗯,主要是生产问题,太高产了!

丹青墨回到小院,她跟着刚起床的弟弟丹青皓走进了西侧的北屋。

这会儿已经不早了,留着小平头,穿着对襟棉袄,浓眉大眼的一家之主丹振生,已经吃完了早点,从铸铁的蜂窝煤煤炉子上,端起他那挂满褐色茶锈的大把儿缸子,吸溜的喝着茶。

冯珍抄起在炉子儿上坐了一夜的千滚水,给丹青墨姐俩兑了一盆洗脸水,顺手将头顶上拉着的一根绳子上的,有些发黄的手巾板儿摘了下来,递给走过来的丹青墨。水壶也没放下,给丹振生放回炉子边上的大把儿缸子里,又兑上了水。

丹青墨洗完脸,稀里糊涂的再次去了当街。

胡同里,咳儿咔儿的漱口声,街坊邻居打招呼声,骑车上班的人,叮铃铃的车铃声,参杂在蜂窝煤燃烧后的烟火气和浓重的自来水的漂白粉味道中,沉睡了一宿的燕都又迎来了新的一天。

“姐,嘛去啊你?早点也不吃。”刚刚走出院子的丹青皓一手拎着两个书包,一手递过来一个窝头。

丹青墨看着丹青皓,她觉得太玄幻了!

丹青皓看她迟迟不接窝头,不由得问道:“吃不吃?不吃我可吃了啊?”

丹青皓十三了,长手长脚,却瘦的很,肚子跟无底洞似的,随时随地的往肚子里划拉东西,但可供他吃喝的东西却实在不多。

“啊?啊!你帮我请个假,窝头归你。”丹青墨接过自己一侧的书包,整个人都是木的,她觉得她需要一些空间和时间,她要冷静一下。

“请什么假啊你,都没人上课,中午见吧,我颠了啊。”

丹青皓痛快的说完,横怕他姐后悔,高兴的咬了一口窝头,将自己的书包甩到肩上,跑走了。

丹青墨走出胡同,在街里合作社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脑子里纷乱的一团乱麻。

汼街!

这时还没有拆迁,街道还很窄,街东面位置没动,街西面是影壁墙,主街是后世东侧自行车道。

此时正是上班的时间,公交车在狭窄的街道,正一点一点的往前蹭着。

街两旁是大片的平房,一条条胡同分布两边,丹青墨就是从西面的第五条胡同走出来的。

穿了!

睡掉地上以后,穿了!

人家睡掉地上也就几十公分的落差,她这落差,四十多年!

这是怎么回事?碰到了熊市啦!从2010点直接掉到了1968点!

丹青墨第一件事不是对自己处境的担心,她现在心肝脾胃的疼,心肝脾胃疼支付宝里还有好不容易存的三万多块钱!

赔了,赔到姥姥家去了!

丹青墨哀悼了十分钟,然后她发现,时间太短,她缓不过来!

她还是很伤心肝脾胃,嗯……,肾不能伤!

丹青墨磨着牙:姐姐我天天上班拳打脚踢,每天都在踹人与被踹中度过,省吃俭用的,我容易吗?

早知道昨天晚上就加两个蛋了!

“啊~”丹青墨仰天长嚎!

“小墨!昨天你不是说要去学校吗,怎么还不走?”

原主的妈妈冯珍刚走出胡同口,就听见了一阵熟悉的嚎叫。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