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重生六零,三合院小娇娇赚钱养家丹青墨慕千之在线阅读

重生六零,三合院小娇娇赚钱养家 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风动心动,主角是丹青墨慕千之,主要讲述了:原名《重生皮蛋下乡,敞亮带劲招稀罕!》【重生种田+架空年代+家长里短+知青+系统+双洁+酸甜+辣眼睛】燕都汼街老丹家,是个本本分分的老实人家儿,却出了一个十分厉害的大闺女丹青墨,人送外号黑蛋清。不,是皮蛋!皮蛋要是排队买东西,就没人能在她前面加塞插队。讽刺的是,皮蛋却离家“插队”去了内蒙!知青皮蛋从内蒙回来了!老街坊们奔走相告:“别加塞!”可皮蛋屁股还没坐热,转悠一圈,又去三线了!皮蛋白天下地,晚上搬砖,这活儿太累,我需要抓个壮丁。皮蛋疑惑:某壮丁,你属腊八蒜的吧?整天泡在醋里!壮丁:不是,我是酸甜口的泡菜,还放糖了呢,不信?那你品品,你细品~~ 女主抠门好色还自恋,此处有雷区,前方可选择避让!

小说重生六零,三合院小娇娇赚钱养家丹青墨慕千之在线阅读

0008 皮奶奶

“同学,别着急,认识认识呗,交个朋友。”

丹青墨心里乐啦:你说说,初来乍到的,运气还不错,这是送来两个人形沙袋啊!

“我能走吗?”丹青墨问道。

“交个朋友就能走。”军挎说道。

“不交朋友也要走呢?”丹青墨态度很诚恳。

“呦,那您可就走不了啦!”扶着自行车的男青年支好车子,手里拿了一把自行车链锁甩呀甩的。

丹青墨一下子瞪大了双眼,兴奋了:我艹,来横的!姐姐我喜欢!

链锁看着姑娘瞪大了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心里顿时很得意。这是怕了?他下巴都不由得抬了起来。

丹青墨侧过身,重心放在左腿。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随着话音,七八个学生围了过来。

一个瘦瘦高高的学生,走到丹青墨身边:“你是丹二伯(bai,一声)家的吧,别怕。”

链锁往前上了一步:“没你们什么事儿啊,起开!”

一个矮壮的男同学也上前一步:“她是我们街里的,你们想干嘛啊?”

“看妹妹眼熟,就想认识认识!”军挎说道。

“没亲没戚的,上赶着攀什么亲戚啊?没事儿麻利儿走吧!”矮壮气势不错。

军挎拽了链锁一把:“走吧?”

两人看了众人一眼,好汉不吃眼前亏,没再废话,链锁骑车带着军挎走了。

丹青墨傻眼:……!这就……完了?

瘦瘦高高走上前:“这会儿外边乱,你一个人别走太远。”

矮壮看看愣着的丹青墨:“别害怕,他们都知道汼街抱团,不会来找你麻烦的。

我们也是穆清中学的,我们都是高三的,走吧,一起回去。”

丹青墨低着头的跟着大家往回走,心里盘算着小九九:

是不是出了汼街,就是小流氓的天下了,回去好好锻炼锻炼,以后沙袋应该不会少。也就是说,惩奸除恶,一代丹大侠有机会横空出世啦!

一路走着,瘦瘦高高问道:“我叫钟国庆,二条胡同的,你叫什么?”

“丹青墨。”

“蛋清——墨,那不就是黑蛋清吗?”

“黑蛋清?那不就是皮蛋吗?”

一群人里有人听到,开着玩笑,其实说说笑笑的,倒没有什么恶意。

“去,一个女孩子,叫什么皮蛋!”矮壮说着。

丹青墨笑着:“没事儿,你们一说我才发现,还真是。”

“我叫李达,住礼拜寺后身儿,真论起来,咱们还是亲戚呢。”矮壮说着。

“是吗,什么亲戚?”丹青墨问道。

“我的一个姨奶奶,嫁进了你们丹家,不知道是哪个房头的,振字辈的,好像是你的一个大爷。”

钟国庆突然反应过来,兴奋的接着话茬道:“李达,那你不是得管皮蛋叫姑姑!”

李达看看他:“你是不是忘了,你姑奶奶还嫁给了我二大爷呢,论理你还应该管我叫一声小伯(bai,一声,汼街管叔叔叫伯,管比爸爸大的叫大爷)呢!”

旁边一群人忍不住开始起哄:“钟国庆,那皮蛋就是你皮奶奶,来,叫一声,让大家听听!”

钟国庆笑骂着身边这群起哄的:“去,一帮起哄架秧子的,可让你们捡着(zhao)乐啦!”

汼街穆清人聚居地,时间长了,多多少少都能攀上点姻亲。

进了汼街,众人四散离开,丹青墨回家时冯珍还没下班。

丹青墨看着四下无人,干脆打开炉子下面的风门,烧两壶热水,打算擦个澡。

别门拉帘,丹青墨洗头把自己烦着了!头发太长,都到腰了,剪,好像太可惜了,不剪,洗起来太麻烦,至少要用三大盆水。

咣,咣咣,拍门声!

“小墨?”冯珍回家了。

丹青墨打开房门。

“呦,洗澡了?快进去,这会起风了,别抖搂着。”

“今天做什么饭,我帮您。”

“你是得学着干了,以后少往外跑,该会的总是要学的。头发还湿着?正好,你不说不打算再留了吗,我这就拿剪子去。”

正合适啊,原主也有这意愿,咱不能违背不是!

丹青墨赶紧把凳子搬过来,把围裙围在了脖子上。

咔嚓咔嚓,咔咔嚓。

冯珍一边动着剪子,一边絮叨着:“这干活儿啊,有人干的时候,你可以不干,但是你不能不会。

需要用的时候,你拿起来就能干,不用求人。

就像做饭,平时用不着你,万一我有点事,不回家呢?你在家饿肚子?

不光是你,小皓也一样。

你看看头发留这么长,行不行?”

丹青墨听着耳边丹母的絮叨声,这对于她来说,还真是新奇的体验。

丹青墨摸了摸脑后将将抓得起来的小揪揪:“行,就这么长。”

“我再给你修修,整齐点。”冯珍用梳子,梳了梳丹青墨的头发后,用剪子齐着边。

剪完头发的丹青墨甩了甩头:真心轻省不少啊!

中午的洋白菜,是在冯珍的指导下丹青墨炒的,说实话 ,丹青墨也不会做什么饭,前世没人教,平时也就凑合煮个面,煎几片馒头片,不过她荷包蛋做得不错!

吃完午饭,丹青墨和丹青皓赶紧又去煤铺,拉回来52块蜂窝煤。

回来后都顾不上卸车,丹青墨拽着不情不愿的丹青皓:“走,跟我去趟牛羊肉店。”

“你自己去不就行了吗?”丹青皓可不想排队,傻死了!

“一人只能买一份,今天有浮油,快点!别磨蹭!”

牛羊肉店外,闻着炖肉的香气,看着2块钱一碗的炖牛肉,丹青墨安慰着自己:色香味,眼睛鼻子嘴,至少眼睛鼻子享受了,虽然这样对嘴来说,有些不公平!

丹青墨来的算早了,那也排到了第十个,丹青皓第九,一般肉汤也就十几份,好险!

站在前面的钟国庆回头看见了丹青墨:“皮蛋?”

“你也买肉汤?”丹青墨抬手打着招呼。

钟国庆说:“是啊,你第十个?幸好幸好!”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