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穿书后,我养了病娇人鱼男主小说墨绾风羲完整版阅读

穿书后,我养了病娇人鱼男主,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作者是咸鱼贪财,主角是墨绾风羲,主要内容:墨绾胎穿进了一本男频爽文里,可是她既没有穿成女主也没有穿成女配更没有穿成炮灰,而是穿成了和原著八竿子打不着的路人甲墨家少家主墨绾。有了这个认知,墨绾对于这次的穿越非常满意。一边和父母料理墨家的家产,一边想着远离剧情。结果在某次下雨天的时候,她在一个水泥坑里捡了一只不大的人鱼崽崽,第二天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把男主捡了回来。风羲,三岁被母亲卖为奴隶,八岁从里面逃出来,十五岁爬上了摄政王的位置,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所有人都害怕他,生怕一个不小心掉了脑袋。可是他却有一个弱点,每每在月圆之夜,他就会无比虚弱变成幼年形态。正巧在那一天,他被人追杀,落入泥泞之中,昏迷之际,他被一个少女抱回了家。当他闻到少女身上香甜的血以及和养在家中可以压抑他暴躁血脉的青莲相似的气息时,突然就不想放手了。注:男主是人鱼和血族的混血。从小流浪被伤害,是一个黑心肝的疯批,不懂得什么叫做真善美。

穿书后,我养了病娇人鱼男主小说墨绾风羲完整版阅读

第9章 心软

“我知道青莲,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和青莲一样的气息。”

风墨自己也很郁闷,打她来到这个世界十几年,就没有听说过青莲!

要不是她读过原著,此时定然是两眼一抹黑,一问三不知!

“嗯。”风羲懒散的应下,手上抱着她的力道不变,

“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不用放在心上。”

墨绾没有再谈这件事,她手指拉了拉他的衣袖,斟酌用词,

“王爷可否先放开我?”

“为何?”

风羲垂眸看她,叫人听不出他的情绪。

“我和王爷相识不过一日,就这样搂搂抱抱,不合适。”

墨绾将他的手又往外拉了拉,企图从他的怀中先挣脱出去。

可是她忘了,风羲从小就没有被人教过这些。

什么礼义廉耻,什么害羞,他一概不知,也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说起这些!

他只知道,遇到喜欢的东西,只有牢牢地护在怀中,才是最好。

半晌不见风羲回话,墨绾将他的手又往外抽了抽,打算站起身坐到另一边。

可是她刚刚站起身,风羲就一只手揽住她的腰,又把她摁在自己怀里,长而翘的眸子半垂,语气霸道不讲理。

“没什么不合适的。”

一时之间,墨绾想不出什么法子来和风羲讲道理。

索性直接摆烂的躺在他的怀中,又不会少一块肉。

马车平稳的停在王府前,风羲才将墨绾松开。

下马车之后,将她又一次的抱在怀中,朝着王府里面走去。

在这里服侍的下人,个个都十分有眼力见的低下头,退到一边。

等到风羲的身影消失,又转身继续去做手头上的事情。

墨绾已经被他抱的麻木,一直走到一个奢侈的凉亭中,才将她放在软榻之上。

至于为什么说这个凉亭奢华……

这四周的屏风用的是江南缂丝,中间的软榻使用佳楠木打造。

上面的软垫是用蚕丝编制的,四周的其他摆设也都是大有来头。

坐在软榻上,墨绾刚刚想要说什么,就见季白端过来一碗黑漆漆的中药,放在他的面前。

“主子,该喝药了。”

那药的苦味在四周蔓延,墨绾光是在一旁闻着,都能感觉到其中的苦涩味有多重。

“倒了。”

风羲掀起眼皮看了一眼,接都没有接。

对于这些药,即使季白每日都会熬,但是他喝下去的次数屈手可指。

见风羲这次又不愿意喝,季白也只能端走。

墨绾今日也查过他的脉象,弱的不能再弱,都病成这样了,竟然连药都不打算喝。

“为什么不喝药?”

风羲将衣袖往后拉,露出整个手腕,可以看见爬在手臂上的黑色纹路,狰狞可怕,“喝了也无用。”

他整个人就孤零零的坐在那里,垂眸看着自己的手腕。

语气平淡,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好似把自己整个人都隔绝在世界之外,可触而不可及。

在这一刻,墨绾忘却了他的身份和心中对他的忌惮。

她从空间戒里拿出一个白色的盒子,将里面放着的黑色药丸递到他的嘴边。

“把这个给吃了。”

风羲问都没有问一句,直接将这颗黑色药丸吃下去,带着对她不加掩饰的信任。

“这是我炼制的百毒丸,虽然解不了你身上的毒,但是可以起到缓解的作用。”

墨绾又掏出一个绿色的手绳,手中阵法凝结。

阵法印刻在手绳上之后,系在他的左手手腕上。

“这是压制毒的九玄阵,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帮你一次。”

看着她这样忙前忙后的,风羲就安安静静的坐着。

一双墨色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她,里面的情绪浓厚的让人看不真切。

再次摸上他的手腕时,墨绾就感觉到那微弱的跳动比刚刚多了一丝丝的活力,总归还是有些用的。

“你不用这么大费周章的救我。”

风羲低哑的声音响起,一只手捉住给他把脉的小手,眼中的灰寂在这个时候闪出一点点的光。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墨绾慢吞吞解释。

她本来也不想管他的,可是刚刚见他那样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又有着那样一张脸,她实在是忍不下心来。

纵使小说中描绘的他有多可怕,传闻中的他有多危险。

可她遇见的这个人,却是乖巧的过分。

让人心中的忌惮总是在不经意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风羲嘴角勾起,喉咙滚动,声音缓缓,“书中说,救命之恩,应该以身相许。”

以身相许?!

墨绾身子一顿,她救人可以,以身相许还是不必了。

她记得这位的官配要不了多久就该来了,后面还是不要有太深的交集为好。

墨绾靠近他一些,轻声道,

“你要是想报答我,就先让我回去,以后我会定期派人过来给你送这百毒丸。”

眼下正是春三月,天色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了想黑下的迹象,风羲点头。

“好。”

见他应下,墨绾直接站起身,对着他恭敬的行礼,眉眼间的喜悦显露出来。

“既然如此,那就先告辞了。”

随后她转身,就这么离开了,头都没有回一下。

风羲看着她渐渐的离开,面上那若有若无的笑容消失的无影无踪,周身被阴冷的气息围绕。

他依旧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手指抚摸手腕上的绿色绳子,垂下的眸子叫人看不清任何神色。

回想起刚刚墨绾的种种,风羲微微偏头,声音轻的像是随风就可以飘散消失。

“她好像,喜欢弱一些的人。”

亭子的四周安静极了,除了风吹过风铃的声音,别的什么声响都没有。

半柱香之后,纪玄走过来,

“主子,听说程十和程九找到了能暂时压住主子体内毒的办法,此时正带人往京城中赶。”

“嗯。”他神色淡淡,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感到开心。

“不用将人带过来了。”

纪玄一愣,好不容易找到可以压制毒性的办法,怎么就不需要了。

他疑惑的站在那里,看着风羲从这里离开,也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

此时季白走过来,站在他的身边,面上一片温和。

“主子已经找到了可以压制住毒性的人。”

纪玄一惊,“是谁?”

他怎么不知,京城之中还有这样医术高超的人。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