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穿书后,我养了病娇人鱼男主在线阅读墨绾风羲小说免费看

主角是墨绾风羲的小说穿书后,我养了病娇人鱼男主超级好看,是由咸鱼贪财所写,主要讲述了:墨绾胎穿进了一本男频爽文里,可是她既没有穿成女主也没有穿成女配更没有穿成炮灰,而是穿成了和原著八竿子打不着的路人甲墨家少家主墨绾。有了这个认知,墨绾对于这次的穿越非常满意。一边和父母料理墨家的家产,一边想着远离剧情。结果在某次下雨天的时候,她在一个水泥坑里捡了一只不大的人鱼崽崽,第二天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把男主捡了回来。风羲,三岁被母亲卖为奴隶,八岁从里面逃出来,十五岁爬上了摄政王的位置,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所有人都害怕他,生怕一个不小心掉了脑袋。可是他却有一个弱点,每每在月圆之夜,他就会无比虚弱变成幼年形态。正巧在那一天,他被人追杀,落入泥泞之中,昏迷之际,他被一个少女抱回了家。当他闻到少女身上香甜的血以及和养在家中可以压抑他暴躁血脉的青莲相似的气息时,突然就不想放手了。注:男主是人鱼和血族的混血。从小流浪被伤害,是一个黑心肝的疯批,不懂得什么叫做真善美。

穿书后,我养了病娇人鱼男主在线阅读墨绾风羲小说免费看

第4章 赔偿

说话的人是李婉。

她家中父亲是朝中五品官员,又是府中的嫡女。自幼被捧在手心里宠着,做事素来蛮横不讲理。

即使感觉到墨绾周身透露着一股名为不好惹的气息,但李婉仗着家中权势和那素来的蛮横,丝毫不怕的直视墨绾的眼睛。

“你扔的?”

墨绾嗤笑一声,将一旁脸上有伤的女工拉到身后,又垂眸看着这一地的狼藉,

“这也是你干的?”

“是我干的。”

李婉不在意的点点头,看了看地上的这些东西,神情傲慢。

“不过是一些胭脂水粉,这点钱我又不是赔不起。”

“这可是你说的。”墨绾语气中带着危险,“掌柜的,给她算算账,看看她该赔多少钱!”

一句话落下,站在一角的苏韵拿着一个算盘走过来。

手中噼里啪啦的拨动了一会儿,停下,将手中的算盘展示给众人看。

“一共是三百金。”

听到这句话,四周的人抽了一口气。

原本还傲慢不屑的李婉,此时面上明显的愣怔在原地,脸上一会儿白一会儿黑的。

很快,她就怒目瞪着墨绾和李婉,声音因为生气而变得尖锐,看起来像是一个泼妇。

“你们这是欺诈!不过几瓶胭脂水粉,怎么可能值这么多钱?!”

墨绾因为她这尖锐的声音忍不住的皱起眉头,她往后退一步,用手中的扇子拍拍苏韵。

“再给她算一次。”

苏韵立马明白,她一上一下晃动算盘,归零重算。

这一次,她一边算一边在嘴边念着。

“玉体膏损坏三瓶,共三十金;玫瑰香损坏五瓶,共五十金;白玉蕙兰香损坏四盒,共六十金;白玉兰香和云花口脂各损坏五瓶,共五十金;一张红丝木桌,一百一十金。”

一笔笔,一单单,苏韵算的清清楚楚,没有任何差错。

这些东西卖的就是这个价格,但凡是一品阁的老主顾,都知道没有虚报。

“不可能!就这些破东西,怎么可能值三百金!”

李婉面上脸色聚变,神色慌张,哪里还有刚刚趾高气昂说赔的架势。

她每个月的月银也不过是区区三十两银子,怎么可能赔得起这三百金!

一品阁的胭脂水粉分三区,两个区的价格基本都差上将近十倍,完全将三种类型的顾客全部给分开了。

可是这李婉素来趾高气昂,硬是要去第三区看一看,惹出来祸事,赔的钱自然十分高昂。

李婉又将目光看向墨绾,将矛头对向她,语气不善,“你又是什么东西,在这里指手画脚!”

听到这句话,墨绾生生的被气笑了。

明眼人都能猜出来她是这家店的东家,她现在还反过来问她是什么东西?

听到她对少主不敬,云卷云舒立马就要上前收拾她,被墨绾抬手拦住,只得又退回原位。

“我是这家店的少东家。”墨绾淡淡开口,“而且这些价格在场的老主顾是都只晓得,没有半分欺诈。”

闻言,李婉就朝着后面看去,对上的是一双双或鄙视或不屑的眼神。

这让她感觉自己的自尊好像被无数人踩在脚下摩擦,顿时怒火中烧。

“这些东西不应该我来赔!”

李婉转身目光凶狠的看向站在墨绾身后的那个女工,抬手指向她。

“刚刚要不是她惹我,又怎么会损坏!”

“是嘛。”墨绾将这个女工拉到身边,“仔细说说,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之前这位姑娘不顾劝阻来了上品区的时候,看中了一盒锦燕胭脂。

只是这个月最后一盒已被预订,我便说让这位姑娘下月再来。

可是这位姑娘却说我这是瞧不起她,觉得她买不起,生了气,动了手。

我本能的想躲,她就急了,开始拿桌子上的东西朝我砸,还动用术法弄坏了那金丝楠木。”

女工唯唯诺诺的说完这些话,就想要往墨绾的身后躲,明显是已经怕了眼前的李婉,想要远离她。

听完所有话,四周看向李婉的眼神更加嘲讽鄙夷,无声的谴责她做的事情。

李婉最不喜欢看见这样的眼神,那些贵女也就算了,这些人凭什么看不起她?!

“你是这家店的少东家,自然向着这个女工,她这不过是一面之词,有谁能作证?”

李婉气急败坏的大声质问,脸色已经变的铁青。

谁能作证?

“我。”一个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幸灾乐祸的看着李婉,声音温温柔柔的,“我能作证。”

有第一个人站出来,就有第二个,第三个人站出来。

一道又一道的我作证声音,彻底坐实了刚刚女工说的话,让李婉根本就无法辩驳。

可即使是刚刚无人站出来,墨绾也不怕。

刚刚她可是亲口承认要赔这些胭脂水粉的,就算拉到官府里,那也是有理的。

“云卷云舒,给她立了字据,让她写下欠条。”

“是。”云卷云舒刚刚早就想动手了,这下听了墨绾的话,立刻去写字据。

“我不签!”那边站着的李婉眸中涌出愤怒,手中凝聚出一个水球,朝着墨绾袭击过去。

墨绾手中的扇子挡在前面,轻飘飘的接住她投过来的水球,又给她还了回去。

那水球在碰到李婉的时候,瞬间就炸开,淋了她一身的水。

云舒察觉到这边的动静,当即停下磨墨,走到李婉面前。

她一脚踢在她的膝盖上,让她被迫跪下,踩在她的两条腿上,语气阴冷。

“胆子不小,还敢袭击少主。”

李婉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惜她一个地介中期的修士,哪里是月介后期体修的对手。

只能任由云舒踩着她的腿,狼狈的跪在地上。

很快,云卷写完了这一张字据,握住李婉的手指,按了红印,交给苏韵。

“她若三日之后交出三百金,今后只限制她一人进墨家店铺。若交不出,按照老规矩。”

墨绾设下的规矩,就是利用了连带关系。

如果她不还钱,上到父亲母亲,下到兄弟姐妹,子女,一律不许再进墨家店铺。

这样做,一是为了让那些人不会赖账不还钱,二则是起到震慑作用,让他们有所忌惮。

苏韵立马应下,随后对一旁站着的男工,“跟着她回去,把账单给她家主事的。”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