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穿书七零:锦鲤娇妻是神医柳想想陆锦年小说在线阅读

由作者大大陶今所著的现代言情小说穿书七零:锦鲤娇妻是神医,主角是柳想想陆锦年,网友评价非常高,主要讲述了:天之骄女外科圣手柳想想在第N次拒绝相亲后猝死手术台,再次睁开眼睛成了七零年代山楂屯土黑穷极品小村姑,更可怕的是小村姑英年早婚!继小姑姐妹联手毁她声誉,亲戚和重生女促她私奔腾出位置,家里发电报催她打钱给病危的奶奶治病。柳想想凭智慧逼退敌人,获赠婆家离婚礼包,卷款回村治好奶奶,结婚三年过家门而不入的禹系丈夫从天而降将柳想想逼到墙角,听说我们离婚了?猪撞树上知道拐了,鼻涕过河知道甩了,婚都离了你知道回来了,晚了!恭喜你,下一个更香!我不要下一个,我就要这一个,只要活着就不晚。柳想想以为自己是书里最大的极品,回到山楂屯才知道原主老母是极品2.0版本,还逼她当扶弟魔,二话不说挽起袖子斗极品老母。某前夫:媳妇,放着我来!柳想想发现最小的弟弟养歪了,小树不修不直溜。某前夫:媳妇,放着我来!柳想想自带锦鲤运,创办集体企业大获成功,想重振中医,悬壶济世,前继婆婆不做人处处刁难,盘她!某前夫:媳妇,放着我来!柳想想无语,你都干完了我干啥?某男人:媳妇,你大学毕业,事业有成,咱们该去领结婚证了。

穿书七零:锦鲤娇妻是神医柳想想陆锦年小说在线阅读

第1章 开局就是私奔模式

“想想,我想死你了。”

柳想想睁开眼睛看到一个头发抹了两斤头油梳得板板正正,脸上涂满紫药水,肿成猪头的满脸冒汗的死胖子凑过来。

胃中一股力量喷薄而上,她张嘴吐了对方一身,脑子还定格在上一秒自己过劳死倒在手术台上。

猪头男是谁?这是什么地方?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

胖子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身上花了半年工资刚让人从省城捎过来的,第一次上身的呢子大衣上面黄黄绿绿的呕吐物。

每次柳想想见到自己都欢天喜地的,叽叽喳喳的,今天却一言不发,还吐了他一身,肯定是因为自己这次过来得急没来得及给柳想想带烧鸡,强耐着性子哄她:“想想……”

柳想想被他扭捏造作的样子恶心坏了,又朝他身上吐起来。

胖子恼羞成怒,推了一下柳想想:“臭娘们儿,你还有完没完!”

老子都决定放下一切带你个臭娘们儿私奔了还比不上一只烧鸡?

柳想想没防备,倒在地上后脑勺磕在一块鹅卵石上传来一阵密密麻麻的钝痛,似乎有什么东西往大脑深处挤,她止不住的哆嗦。

右手摸到一块石头,抓起来朝猪头男扔去。

胖子不敢相信见到他就才哥叫个不停,乖巧听话的柳想想居然对他动手,看到石头飞来,闪身躲开。

只砸到了胳膊,柳想想不满意,没发挥好再来一次,

“嗷——”胖子捂着胳膊破口大骂。

“柳想想,你个臭娘们儿……”一块鹅卵石砸在他鼻子上,浓烈的血腥味儿让他眼前一黑,以倒栽葱的方式栽在地上。

柳想想拍拍手挣扎着爬起来,踉踉跄跄走到他身边踢了一脚。

高兴的时候叫想想妹子,生气就叫臭娘们儿,你这个渣男。

胖子纹丝不动,直挺挺的躺着。

柳想想有点慌,蹲下去探了一下胖子的鼻息,长出了一口气,只是晕过去了。

刚才那两块石头还不至于让这个男人晕过去,他会晕倒可能……晕血。

这个胖子是延陵公社供销社卖副食品的施仁才,喜欢写几句狗屁不通的酸诗,专门勾搭长得富态的年轻女人,无论结婚与否。

原主在七拐八拐的‘亲戚’唐红莉的介绍下,认识了施仁才。

施仁才请她去市里国营饭店吃饭,原主头一次被人礼遇觉得施仁才是天下第一大好人。

后来每次施仁才请她,她都会屁颠屁颠的去赴约,今天都病得快爬不起来了还来池塘边等施仁才

的烧鸡,意外猝死,自己过劳死醒来成了原主。

柳想想摸了一下后脑勺,肿得老高,还在流血,她盘腿坐在地上,脱掉鞋和袜子,按压两脚足大拇趾趾甲内侧,距趾甲角0.1寸的隐白穴直到止血为止。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而且自己的伤口得包扎。

她套上板结的袜子和看不出来本来颜色的旧布鞋,眉头紧皱。

前世最艰难的时候,也比现在强。

原主攥着2000多彩礼,凭实力把自己活到了五十年前,是个人才。

柳想想沿着羊肠小道踉跄而上到了马路边,遇到一个送生猪的拖拉机,给了司机一毛钱搭上顺风车回到红三场。

下车后她深一脚浅一脚回家属院,不对,柳想想转身往医院走。

原主还没离开她的潜意识指挥自己回家躺着,有病/伤不吃药。

她坚持有病早治早好,咱不差钱不遭那个罪。

柳想想走进在外科走廊遇到一个鼻孔朝天的护士,她叫高雅,是这个医院的护士,听说是高干子女,每天必做三件事,吃饭睡觉内涵原主。

护士被扑面而来的一股夏天放坏的肉丢到猪圈里滚一圈,被臭脚丫子踩过的味道熏得连连后退,捂住鼻子打量柳想想:“你掉猪圈了?”

柳想想不想理她,还想朝她扔一条狗,她越过高雅走进厕所,打开水龙头反复搓洗抠过脚的双手。

刚进三月南方已经艳阳普照,大地回春。

东川省雨雪连天,天寒地冻,自来水凉入骨髓让她的脑子清醒了不少,冲洗了三分钟才关上水龙头。

两只熊掌一样厚实,手背上全是坑的手已经冻得像刚出土的红萝卜。

从这双手就能预估原主的体重已经突破200大关,这个超过她以前一半还多的体重是她生命中无法承受之重,等伤好病好就把减肥提上日程。

高雅跟进厕所看到这一幕一脸诧异,天天不洗脸,半年不洗澡的柳想想居然特意跑来洗手?

柳想想甩甩手上的水,掏兜掏了个寂寞。

身上别说手帕了,连张擦屁股的报纸都没有,只好等手自然风干。

她经过一脸惊讶,戒备的高雅身边径直往医生办公室走,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高雅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高雅被忽略到尘埃恼羞成怒,拔腿追上去:“柳想想,我问你话你敢不回答!”

“小护士,狂没有好处!”柳想想走进医生办公室对看过来的女医生说道,“屈大夫,我后脑勺受伤了,麻烦你帮我包扎一下。”

“哦,好。”屈萍有些诧异,这个柳想想是红三场的名人。

不过不是什么好名,是顶风臭十里那种。

嫁过来就把彩礼三转一响换成了钱,一分钱都不肯花,吃饭全靠坑蒙拐骗,撒泼打滚。

陆副营长这几年一直在外面出任务,偶尔回来挨家赔礼道歉都不够,哪有时间管教柳想想。

柳想想也不会服管教,刚嫁进来就坐稳了红三场第一泼妇的宝座,三年都没挪窝。

从不来医院,今天主动来治病,还这么客气有礼,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护士就护士,还小护士,瞧不起谁呢?高雅像被踩到尾巴似的冲进医生办公室,“柳想想,刚才的话你再说一遍。”

“再说一百遍你也是个小护士。”柳想想慢条斯理的怼道。

高雅跟原主是对宿敌,见面必掐。

每次都是高雅激原主,原主恼羞成怒张牙舞爪动手,她占据道理的高地到处逃,一次又一次,原主的名声彻底坏了。

现在站在高雅面前的是自己,不是原主。

高雅同志,注意你的态度,屈萍起身往外面走:“柳想想,跟上。”

“来了。”柳想想感觉要打喷嚏了,连忙捂住口鼻跟上。

这个动作却被高雅误会了,柳想想自己掉猪圈里沾一身猪屎还嫌自己,她身上喷的是友谊商店买的外国香水,那乡巴佬听都没听过。

乡巴佬不是跟施仁才私奔了吗,怎么会来医院?

刚才乡巴佬把自己的路走了让她暴露了本性,高雅心惊之余懊恼自己沉不住气。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