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柳想想陆锦年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穿书七零:锦鲤娇妻是神医无弹窗阅读

主角是柳想想陆锦年小说穿书七零:锦鲤娇妻是神医内容非常精彩,是由陶今所写,主要讲述了:天之骄女外科圣手柳想想在第N次拒绝相亲后猝死手术台,再次睁开眼睛成了七零年代山楂屯土黑穷极品小村姑,更可怕的是小村姑英年早婚!继小姑姐妹联手毁她声誉,亲戚和重生女促她私奔腾出位置,家里发电报催她打钱给病危的奶奶治病。柳想想凭智慧逼退敌人,获赠婆家离婚礼包,卷款回村治好奶奶,结婚三年过家门而不入的禹系丈夫从天而降将柳想想逼到墙角,听说我们离婚了?猪撞树上知道拐了,鼻涕过河知道甩了,婚都离了你知道回来了,晚了!恭喜你,下一个更香!我不要下一个,我就要这一个,只要活着就不晚。柳想想以为自己是书里最大的极品,回到山楂屯才知道原主老母是极品2.0版本,还逼她当扶弟魔,二话不说挽起袖子斗极品老母。某前夫:媳妇,放着我来!柳想想发现最小的弟弟养歪了,小树不修不直溜。某前夫:媳妇,放着我来!柳想想自带锦鲤运,创办集体企业大获成功,想重振中医,悬壶济世,前继婆婆不做人处处刁难,盘她!某前夫:媳妇,放着我来!柳想想无语,你都干完了我干啥?某男人:媳妇,你大学毕业,事业有成,咱们该去领结婚证了。

柳想想陆锦年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穿书七零:锦鲤娇妻是神医无弹窗阅读

第2章 有便宜不占还是柳想想吗

柳想想折腾了半天也没打出喷嚏,走进治疗室按照屈萍的指示反坐在椅子上,把自己后脑勺的伤露了出来。

屈萍看到那伤口眉头微皱,把柳想想的头发捋开不经意碰到她的皮肤被烫了一下,递给柳想想一根温度计让她测温度。

当她给柳想想包扎好伤口,温度也测好了。

柳想想从腋下取出温度计瞄了一眼,40.2℃,难怪自己身上没力气,还浑身发冷,胸闷心悸,案子破了,原主应该是高烧引发了病毒性心肌炎挂掉的。

屈萍把温度计接过去眉头皱得更紧:“你头上有伤,还发了高烧,必须吃药。”

其实吊盐水针效果更好,但柳想想吃饭都不想花钱,吊盐水针那么贵她肯定接受不了,退而求其次吧。

“行。”原主舍不得钱,她舍得。

自从拿到渣爹的一半财产后,对于花钱没再怕的,医院随便进。

屈萍准备了一箩筐话还没派上用场柳想想就同意了,给柳想想安排了床位让她去休息。

“我开好药交到护士站,让护士取了药给你送去,回头你把钱给护士。”你要是临时变卦了,这钱我帮你垫上,都烧成这样了不吃药容易出事儿。

如果闺女还活着,也有柳想想这么大了……

“养伤这段时间伤口不能沾水,三天后来换药。”

“好的,谢谢。”柳想想去病房靠在被子上闭目养神,听到脚步声睁开眼睛看到高雅进来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高雅恼羞成怒:“我一个工作三年的护士来给你送药还委屈你了?”

工作三年的护士至少扎针三次才能扎进血管,那么差劲却那么自信让柳想想十分无语。

高雅摊开手把药撒在床上:“用法用量写在外面的封皮上,看不懂就找个人问问,药费总共1.23元,不用还我,就当我做好事吧。”

赶紧吃完药好起来跟施仁才私奔,给她腾地方就算报答她了。

柳想想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掀开被子踉跄往外面走。

高雅看看床上散落的药,望着柳想想的背影嚷嚷:“你的药还没拿。”

有便宜不占还是柳想想吗?她追出去听到护士长在叫她只好往护士站跑。

药剂师卢国芳看到柳想想过来了,不断往后面躲,你不要过来啊!

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有话好好说,不要害我!

她只是来买药的,不是来打劫的,柳想想打开侧面的门飘进去,翻出刚才屈萍开的处方,只有消炎的,治感冒的和退烧药。

马上就下班了,食堂已经放饭,病人和病人家属都去打饭了,大厅一个人都没有,自己绝不能晕过去,卢国芳靠在墙上掐着自己的人中死死的盯着柳想想熊壮的背影。

你不要乱来!

柳想想的视线在药房里扫了一圈儿,药架和上面所有药全部出现在自己脑子里。

迅速找到了屈萍开的药拿到窗口的桌子前,从篮子里掏出一沓黄纸摆了九张在桌子上,剩下的放回篮子里,拿出药匙分出需要的分量,逐个包好。

弯腰取了一盒奎尼丁,从台面上拿走一盒VC,掏出一张大团结放在桌子上:“剩下的钱预交换药费,下次我来换药直接从里面扣。”

她撂下话扬长而去。

卢国芳目送她离开,下巴都掉了,说好的从不来医院,从不吃药,从不花钱呢?

柳想想脚下无根,一路晃到医院附近的小卖部,掏出两张大团结拍在柜台上,“我要一个搪瓷缸,洗干净倒上半杯开水,再来一条最好最厚的毛毯。”

小卖部老板娘钱串子急忙扶住自己的下巴,生怕它掉了。

她来红三场后占了不少人便宜,从来没被人占便宜,直到柳想想嫁过来。

自己被柳想想五花八门占便宜损失惨重,还吓破了胆子,看到柳想想就心慌,刚才发现她去医院都没敢跟去看热闹。

今天柳想想换了路数,拿出来二十是想讹回去四十还是六十八十,这是不要她活了啊!

柳想想冻得骨头疼,掀起眼皮子瞄钱串子。

钱串子连忙找了个缸体上印着几朵古早花儿和‘用开水浇灌祖国的花朵’红色字体的搪瓷缸,拿到水龙头下面一丝不苟的洗了三遍,又用开水烫了一遍。

才给柳想想倒了半杯水,哆哆嗦嗦的放在柜台上,转身去里面的屋子取了一条质量最好的毛毯出来,拿眼角唆柳想想,这个真的是最好的我不敢骗你。

柳想想吃完药把水全喝了,放下缸子捞起绿油油底色配上红色格子毛毯披在自己身上感觉暖和多了。

钱串子一脸见鬼的表情,柳想想吃饭不是讹就是蹭,从来没花过一分钱。

家属院里没有被她蹭饭的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吃饭都不肯花钱的主儿从来不去医院,也不吃药。

今儿居然破戒了……

这祖宗从来不买东西连物价都不知道,钱串子拿走一张大团结,从兜里翻出一把毛票抽出一张两块放在柳想想面前。

“搪瓷缸一块钱,毛毯五块,找你十四。”账算得清清楚楚的,你别讹我啊,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孙子……

柳想想一把抓起钱揣进兜里:“谢谢。”

钱串子后背一阵阵发凉,她真见鬼了。

柳想想披着毛毯,拎着搪瓷缸回家。

钱串子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大团结,这钱不会是假的吧?

柳想想走出去百米左右,遇到一个拎着酱油瓶子迎面走来的年轻男人。

两人错身而过的时候,年轻人突然栽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嘴里发出呜呜的低吟,面目狰狞。

酱油瓶子摔在地上,粉碎碎骨一地狼藉。

她蹲下去丢下搪瓷缸把人放平,扯下身上的毛毯往他嘴里塞进去一角,双手按住他乱动的胳膊,一条腿压住他乱踢的双腿。

钱串子确定钱是真的千恩万谢把钱收起来,听到外面有动静,抬头看出去慌得都变形了,连忙扶着墙出去。

还以为柳想想学好了,结果更完犊子。

一个身影抢先一步,冲过去掀开柳想想。

柳想想没防备又摔了个四脚朝天,后脑勺磕在了同一个位置,钻心的疼,连精神都无法集中,更别提解释了。

赶来救人的女人像跟吃了苍蝇似的铁青着脸扯掉儿子嘴里的毛毯丢到一边,把他扶起来,剜了柳想想一眼,想男人想疯了。

她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踢飞碍事的搪瓷缸扶着儿子走了。

钱串子拍着大腿绕着柳想想转圈圈:“柳想想,你一个当嫂子的咋能对兄弟下手?”

柳想想摸摸后脑勺发现血从纱布浸出来了,转身回医院重新包扎。

钱串子无语至极,什么态度啊!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