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柳想想陆锦年的小说穿书七零:锦鲤娇妻是神医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最近很火的小说穿书七零:锦鲤娇妻是神医 是由陶今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天之骄女外科圣手柳想想在第N次拒绝相亲后猝死手术台,再次睁开眼睛成了七零年代山楂屯土黑穷极品小村姑,更可怕的是小村姑英年早婚!继小姑姐妹联手毁她声誉,亲戚和重生女促她私奔腾出位置,家里发电报催她打钱给病危的奶奶治病。柳想想凭智慧逼退敌人,获赠婆家离婚礼包,卷款回村治好奶奶,结婚三年过家门而不入的禹系丈夫从天而降将柳想想逼到墙角,听说我们离婚了?猪撞树上知道拐了,鼻涕过河知道甩了,婚都离了你知道回来了,晚了!恭喜你,下一个更香!我不要下一个,我就要这一个,只要活着就不晚。柳想想以为自己是书里最大的极品,回到山楂屯才知道原主老母是极品2.0版本,还逼她当扶弟魔,二话不说挽起袖子斗极品老母。某前夫:媳妇,放着我来!柳想想发现最小的弟弟养歪了,小树不修不直溜。某前夫:媳妇,放着我来!柳想想自带锦鲤运,创办集体企业大获成功,想重振中医,悬壶济世,前继婆婆不做人处处刁难,盘她!某前夫:媳妇,放着我来!柳想想无语,你都干完了我干啥?某男人:媳妇,你大学毕业,事业有成,咱们该去领结婚证了。

主角是柳想想陆锦年的小说穿书七零:锦鲤娇妻是神医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第8章 情敌已到达战场,准备出击

柳想想毫无所觉睡醒就开厨房做饭,才做到一半听到江扬灵在外面叫阵。

围观做饭的陆锦文挠挠头:“她上午过来被焦嫂子吓走了,下午又来了,不见到你这事儿肯定不算完。”

柳想想有条不紊的包饺子,上次吃到羊肉萝卜馅的饺子还是上辈子的事情,她把饺子全部包好后煮了三分之一,剩下的放在一边冻着。

红三场的三月初天寒地冻,最高温度在-4℃左右,是最好的天然冰箱,回头忙不过来或者想吃饺子,就把冻饺子拿出来煮熟就能吃上,简单便捷还美味。

陆锦文的肚子已经大闹空城计,一点不比外面搞事情的江扬灵动作小。

“年纪不大,胆子不小,跑到陌生人地盘来还不听劝及时回头这下惨了吧。”柳想想盛了一盘饺子放在灶台上,又调了一碗酱油醋碟放在旁边:“赶紧吃饭。”

陆锦文红着脸解释:“嫂,嫂子,陆锦年是我亲大哥,同父同母的那种,我是家里老来子,比大哥小16岁,比二哥小14岁。”

“哦?”原主没见过陆家人,也没听陆锦年提过。

陆锦文上来就叫自己嫂子,她真没往陆家人上面想,毕竟营地这边比自己年长的都叫嫂子,再加上自己对陆锦年没有印象,错过了发现的机会。

柳想想又盛出一盘饺子,把剩下的饺子捞进放了辣椒油和酱油醋的搪瓷缸里,往沸腾的锅里丢了几张待用的碎白菜叶子。

拌匀饺子,先喝一口汤,香!

陆锦文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吃饺子的,狼吞虎咽一阵感觉肚子里舒服多了,连忙给站在身边喝饺子汤的柳想想科普。

“江扬灵搬来的人是她表姐,金秀儿,你认识吗?”

柳想想喝汤的动作一顿,太认识了!

原主陆锦年刚结婚那阵子,金秀儿三天两头往家里跑请陆锦年去文工团惹恼了原主她跟金秀儿干过几架,每次都是从撒泼打滚开始,以撒泼打滚结束。

杀伤性不大,对自己侮辱性极强。

没多久金秀儿就调走了,时隔三年她卷土重来,江扬灵的打法是金秀儿教的吧。

嫂子这表情是认识还是不认识啊,陆锦文有点糊涂了:“嫂子,金秀儿喜欢我大哥你知道吗?”

柳想想点点头,继续喝汤。

陆锦文,“!!!”

江扬灵都在外面骂得那么难听,你男人都要被抢走了你怎么还喝得下去?

“柳想想,开门。”江扬灵一脚又一脚,没完没了的踹在紧闭的房门上。

老朽的木门发出一声声闷响,摇摇欲坠。

“吱呀。”房门毫无预兆的从里面打开了。

江扬灵没防备,一头朝地上栽去嘴啃在地皮上,疼得都木了。

她看到柳想想拎着椅子出来了,一咕噜爬起来退到门外,金秀儿身边。

柳想想走出大门把椅子骑放在门槛上,往上面一坐房门差不多被她堵死了。

陆锦文摸摸鼻子站在她身后。

柳想想环视一圈,除了上班的家属和唐红莉其他的全来了。

围观群众不太习惯,莫名有些慌。

柳想想以前跟人干仗上来就打滚撒泼,今天这么安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金秀儿把江扬灵拉到自己身后,上前一步跟柳想想理论:“柳想想,灵灵是你小姑子,你怎么能把她赶出来,行李都弄脏了,她现在连衣服都没得穿。”

柳想想一脸迷惑:“她没光着啊!”

“你怎么说话的。”金秀儿身边的高雅忍不住蹦了出来。

那天唯一可能见过柳想想的人,卢国芳请了病假回省城了,她都没地方打听之后发生的事情。

只从唐红莉那里知道柳想想还有事情要办,才没有跟施仁才私奔。

高雅到现在还没弄明白,柳想想还有啥破事儿。

柳想想这几天提取了原主关于施仁才的记忆发现唐红莉两人之间穿针引线。

如果东窗事发唐红莉的名声就坏了,她想嫁给领导的梦想就会破灭,还敢铤而走险说明她得到了比找对象更高的利益。

给她利益的人是谁呢?柳想想的视线飘向高雅。

以前原主家属院里的人发生口角,都有高雅活动的影子,今儿她又来了,还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那就新仇旧恨一起算吧。

“我是人当然说的是人话,你要是听不懂可能跟我不是一个物种吧,建议你去医院检查一下。”上班时间到处乱跑的人自由过头,她和动物的界限就模糊了。

高雅气结。

金秀儿连忙帮腔:“柳想想,高雅不过是帮我说句公道话,你这样攻击人家不好吧。”

“确实不好。”柳想想眉头紧皱,似乎有点后悔。

“我刚才没发挥好,要不让高雅重来一次我大嘴巴抽她?”

“你凭啥打我!”高雅暴跳如雷。

柳想想嗤笑:“这里有一百多号人就你出头不打你打谁?”

“你,你,你真是岂有此理,欺负灵灵一个小姑娘,还对我这个看热闹的喊打喊杀。”

柳想想眼中掠过一道犀利的光,摸着你的黑心好好问问自己,你真的是看热闹的吗?

高雅头皮发麻,额头冷汗直冒,感觉头顶仿佛压着一座山,这个柳想想不对劲儿。

不,她不是柳想想,柳想想不可能这么厉害!

柳想想气场全开:“你和江扬灵金秀儿组团来找茬,装什么无辜。”

高雅想解释,喉咙像被什么卡住似的,根本发不出来声音,咋回事儿?

金秀儿只好自己上场:“柳想想……”

“柳想想是你叫的?”柳想想双眸微眯,散发出危险的信号。

“我嫁给陆锦年三年了,你应该叫我一声嫂子。”

金秀儿脸色微沉,如果自己叫柳想想嫂子那就是承认柳想想和陆大哥是夫妻,她做不到啊!

柳想想云淡风轻开口:“只要我是陆锦年媳妇一天就是你嫂子,今天你要是不叫我嫂子,我就跟大家聊聊原因?”

“嫂子,你胡说什么。”金秀儿脱口而出。

围观群众面面相觑,这里面有啥故事啊!

柳想想靠在椅子上,双手抱胸。

手太短,熊太大,就有点尴尬,顺势把手放下去落在右边膝盖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你这么说那我就得跟你掰扯掰扯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