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柳想想陆锦年小说穿书七零:锦鲤娇妻是神医无广告阅读

小说穿书七零:锦鲤娇妻是神医主角是柳想想陆锦年,是由陶今所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相当精彩,讲述了:天之骄女外科圣手柳想想在第N次拒绝相亲后猝死手术台,再次睁开眼睛成了七零年代山楂屯土黑穷极品小村姑,更可怕的是小村姑英年早婚!继小姑姐妹联手毁她声誉,亲戚和重生女促她私奔腾出位置,家里发电报催她打钱给病危的奶奶治病。柳想想凭智慧逼退敌人,获赠婆家离婚礼包,卷款回村治好奶奶,结婚三年过家门而不入的禹系丈夫从天而降将柳想想逼到墙角,听说我们离婚了?猪撞树上知道拐了,鼻涕过河知道甩了,婚都离了你知道回来了,晚了!恭喜你,下一个更香!我不要下一个,我就要这一个,只要活着就不晚。柳想想以为自己是书里最大的极品,回到山楂屯才知道原主老母是极品2.0版本,还逼她当扶弟魔,二话不说挽起袖子斗极品老母。某前夫:媳妇,放着我来!柳想想发现最小的弟弟养歪了,小树不修不直溜。某前夫:媳妇,放着我来!柳想想自带锦鲤运,创办集体企业大获成功,想重振中医,悬壶济世,前继婆婆不做人处处刁难,盘她!某前夫:媳妇,放着我来!柳想想无语,你都干完了我干啥?某男人:媳妇,你大学毕业,事业有成,咱们该去领结婚证了。

柳想想陆锦年小说穿书七零:锦鲤娇妻是神医无广告阅读

第7章 ‘亲戚’上门

李向阳拿到那块木板,眼睛瞪得比铜陵还大:“小陆同志,你刚才说这是柳想想写的?”

柳想想居然会写字,还写得这么好?

在李向阳的印象里,柳想想只是个目不识丁的泼妇啊!

“嗯,准确的说是我嫂子拿菜刀刻的,家里啥吃的都没有了,我们挺急的。”陆锦文想起刚才的烧麦,又有点谗了。

他的生活条件算不错的,按理说不应该这么谗,遇到大嫂的饭菜他毫无抵抗能力。

李向阳咂咂嘴,五天前柳想想托她买了一袋富强粉,一袋精米,三斤猪肉,两斤排骨,她自己还出去买过几次菜,这就吃完了?她到底长了几个胃啊!

“行,我知道了。”他收好钱,拎着木板进了食堂。

陆锦文听到李向阳跟食堂大师傅炫耀柳想想的字,突然有点骄傲是怎么回事儿?

第二天上午十点柳想想才醒过来,身上的力气恢复了不少,伸着懒腰出去跟坐在沙发上的陆锦文的视线在半空中相遇。

“陆锦年出任务少则几个月,多则一年,我最多一周后就要跑……回老家,到时候你咋办?”

走一步算一步吧,陆锦文指指茶几上捋得整整齐齐的零钞,上面压着那个摔掉瓷的搪瓷缸。

“买东西剩下5.2元,周主任送来的6元都在这里,单子上的东西放在厨房里,小李同志没要那一斤肉。

茶几上的那包木耳和黄花菜是周主任送的,早上我去食堂打了稀饭和包子,你凑合吃点儿?”

“好。”柳想想收起钱,去厕所拧开水龙头捧起自来水漱漱口,顺便洗了把脸,迎风晾干。

回到客厅看到热乎乎的包子和白米粥,实在没有胃口,面前喝了半碗粥吃了个包子,把碗筷黄花菜木耳收拾到厨房去,回来时从兜里掏出一块钱放在茶几上:“这个给你。”

“不必了。”陆锦文摇摇头,嫂子是大哥的媳妇就是自己的亲人,一家人不必算得这么清楚,“嫂子,江扬灵不会善罢甘休,你得有个思想准备。”

江扬灵在陆家很得宠,除了爷爷和他们三兄弟,其他人都喜欢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即便在这里也有不少帮手。

“总之你小心点儿吧,昨天天擦黑有个自称你亲戚的唐红莉来找你,我告诉她你睡了,让她明天再来。”

“想想,想想你在哪儿呢。”

说曹操曹操到,她那个‘亲戚’唐红莉来了,柳想想连忙抓起桌子上的那一块钱揣进兜里。

一个尖嘴猴腮的年轻女人顶着满头稀疏的头发,抱着个一岁左右的孩子钻进来,看到柳想想连忙奔过去:“我听高护士说你脑袋受伤了,快给我看看。”

“没事儿,死不了。”柳想想利落的躲到了陆锦文身边,避免唐红莉口水的洗礼。

这么丑的人却想嫁给连级军官,不知道谁给她的勇气。

唐红莉一屁股坐在刚才柳想想的位置,把怀里的孩子放到沙发上,抓起桌上饼干盒子里剩下的饼干转手就塞进了孩子嘴里:“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心了。”

唐红莉靠跟她家七拐八弯的亲戚关系蹭着自己来到家属院找了一份给人带孩子的活儿,一点儿都不尽心,尽抱着孩子跑来撺掇原主施仁才私奔。

柳想想担心噎着孩子,扑过去把饼干抠出去,没找到痰盂桶,放在茶几上的空罐头盒子里。

唐红莉想去捡来吃,但她更怕柳想想打自己。

柳想想还是这么抠搜,高雅就是多心,她嫌陆锦文碍事儿,谎称陆锦年来信了。

陆锦文喜上眉梢,一溜烟跑了出去。

柳想想脑子里浮现出一个问号,陆锦年来信那孩子为啥那么高兴?

唐红莉听到他的脚步声走远了,压低声音问柳想想:“昨天我去供销社买东西听说施同志请假了,你们不是约好一起离开东川省吗?”

她好不容易说动施仁才放弃现在的工作带着柳想想私奔,事到临头柳想想发疯把人打了,自己上门打听情况差点被打。

高雅也埋怨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心里憋着一口恶气不敢对柳想想发火,还得继续骗她,把她哄私奔,高雅给她的好处才能全部落实。

柳想想将饼干盒拿过去往手心一扣饼干全落在了手里:“我还有事情没办。”

首先得拾掇你这个黑心肝和你背后的那个人或者几个人……然后抹去江扬灵贴的恶毒标签,给自己洗白,还上欠下的人情。

她给自己倒了半杯水,有一搭没一搭的喝。

唐红莉垂涎的视线落在柳想想手上咽咽口水:“那等你办完事情再说吧,回头我去跟施同志解释,我帮你尝尝饼干潮没?”

昨天从牛牛那里骗来的几块饼干还没尝到味儿就没了,现在想吃饼干想得心里像猫挠一样。

柳想想看到对面沙发上的孩子都在打尿颤了,连忙把饼干塞进兜里飞奔过去把他抱起来塞到唐红莉怀里,“牛牛都要睡着了,赶紧回去。”

唐红莉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怀里的牛牛尿了一手一身,顿时变了脸色,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才按住把牛牛扔出去,一巴掌甩在柳想想脸上的冲动。

柳想想万幸没尿到沙发上和地上,把唐红莉推出去,砰的一下关上房门:“不洗十次八次澡不许来我家。”

唐红莉暗暗呸了一口,你特么的都半年多没洗澡了还嫌弃我呢。

四下看看没人,掐了一把牛牛的屁股。

牛牛嘴一扁,大哭起来。

她趁机把手指伸到孩子嘴里搅了一圈儿,塞进嘴里舔,舔到了饼干味儿,才开始哄孩子。

回头得去找高雅要点钱买点礼品,以柳想想的名义去探望施仁才,到时候她顺便抽点钱出来买盒饼干尝尝,神不知,鬼不觉。

柳想想把饼干放回去,听到牛牛的哭声眉头微皱,唐红莉又在偷偷欺负牛牛,那么小的孩子也下得去手,那女人良心都黑了。

……

陆锦文白跑了一趟回去发现厨房上锁了,他挠挠头走进客厅看到茶几上有个纸条,过去拿起来一看,上面是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我睡到自然醒起来做饭,你要是饿了就垫点饼干,没事不要叫我,有事也别叫我,一切等我睡醒再说。

大嫂的字写得真不错,到底是读过高中的人,陆锦文笑笑,把纸条揣进兜里。

他跑去闩上大门,回到房间继续学习。

不过半个小时,江扬灵就带着救兵,表姐金秀儿来找场子了,推不开房门跳脚嚷嚷:“柳想想,开门。”

陆锦文听而不闻。

江扬灵在外面又跳又闹,搞得焦红梅闹心,打开大门,把锄头往门口那么一杵,斜眼看着江扬灵,你再喊一个试试。

金秀儿不想惹那个泼妇,拉着不依不饶的江扬灵离开,世界终于安静。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