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穆宁宁岳北萧的小说将军,你行不行啊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小说将军,你行不行啊,是由空梦花所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相当精彩,讲述了:【穿书+戏精软包女主+黑化病娇男主+双洁+甜宠】穆宁宁看了个手机弹屏,上面写着

主角是穆宁宁岳北萧的小说将军,你行不行啊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第七章 不服侍,将军生气了

穆宁宁知道程蕊要进来,她整个人都贴在了岳北萧身上,脸贴着他的胸口,玉臂环抱着他的脖颈,腿伸直才勉强到他的膝盖处。

“抱我。”穆宁宁在岳北萧的胸口上蹭了蹭,这个男人竟然一点都不知道配合她。

岳北萧不知道穆宁宁又在闹什么,小小的人在怀里,他是动也动不了,体内的躁动一直持续着。

很不舒服。

“成何体统。”说着岳北萧手撑着床,转身将穆宁宁放在了一旁。

穆宁宁面露微笑,心里恨得牙痒痒…

程蕊进了屋子,见穆宁宁侧着身,手环抱着岳北萧的胳膊,一双清澈的眸子眨了眨,一脸的得意。

她手死死攥着帕子。

“弟妹可好些了?”程蕊做出一副关心的模样。

穆宁宁撑着岳北萧的身体,勉强起身,虽然程蕊的声音很温柔,但要说好听,还得是穆宁宁的。

“谢谢嫂嫂关心,有将军日夜照顾,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穆宁宁说着,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身后的伤口有些疼。

岳北萧伸出大手,将穆宁宁揽在怀中,不舒服为什么要起身,这不是胡闹吗!

穆宁宁小脸紧绷着,手撑着岳北萧,声音淡淡的:“嫂嫂还在,成何体统。”说着她慢慢移开了。

岳北萧沉着脸,将手松开,平时乖巧温顺,却半点不吃亏,刚刚说的话,马上就要还回来…

程蕊忍着笑。

岳北萧是什么脾气秉性她再清楚不过,在军中是将军,一声号令谁敢不从,回到城中更是无人敢说,就连皇上都要让他三分。

她竟然不长脑子,当着丫鬟和她的面,训责岳北萧,依她看,失宠是早晚的事。

“弟妹啊,恕嫂嫂多嘴,礼不该如此与北萧讲话,他是你的夫,也是将军啊。”程蕊目光温柔地看着穆宁宁,声音有些低。

“赵国的礼数,我不是很懂,看来还要多多请教嫂嫂。”穆宁宁说完做出一副求学的姿态。

“那么请问嫂嫂,以赵国的礼数,是嫂嫂大半夜进小叔子房间跟他叫北萧吗?”穆宁宁目光单纯地看着程蕊,脸上写满了疑惑。

程蕊一听这话,脸色瞬间沉了下去,她眼底顿时覆上了一层雾气:“礼不该如此,但北萧早年说过,有事可以随时过来找他。”说着她转过身,用手帕擦了擦。

岳北萧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娇妻,声音略显低沉:“宁宁不得无礼。”

程蕊抬起头,眼眶被她揉的发红,她带着哭腔道:“北萧,记得几日后的城外赛马比赛就好,我先回去了。”说着她捏着帕子,转身走了出去。

穆宁宁躺在岳北萧的身边,笑盈盈地看着他,然后用了全身的力气,一脚踹了过去。

岳北萧靠着床柱,睡在床外侧,被她措不及防踹了一脚,险些掉下去,好在他常年练武,反应很快。

“闹什么!”岳北萧怒声呵斥。

穆宁宁单手撑着自己的头,对着岳北萧漂亮的唇微微张开:“出去。”

岳北萧气的胸口起伏,这个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看来传言也绝非空穴来风。

“记得把门带上。”说完穆宁宁躺了下去,拽着被子转过身去,不愿再多看岳北萧一眼。

岳北萧气冲冲走了出去,门被他用力一甩,结果整扇门都掉了,就挂在门框上,“吱呀”作响。

他停顿了一下,最后还是一甩衣袖大步离开。

岩山挠了挠后脑勺,这又怎么了,怎么又被赶出来了…

穆宁宁晚膳比平时吃的多了许多,门也被木匠修好了,她扶着腰,慢慢在屋内走着。

下午踹岳北萧的时候,伤口抻了一下,疼的她缓了好一会。

这男人有的时候顺着,但有的时候,就是不能惯着。

穆宁宁倒了杯水刚要喝,系统的灯就亮了红,她一口茶差点呛着,她都作成这样了,怎么还提示啊。

系统:【温馨提示,将军若纳妾,任务则失败。】

穆宁宁撑着桌子,因为要顺带完成“驯夫”任务,所以岳北萧若是纳了妾,就代表,她任务失败!

救命啊…

系统这个时候提醒,绝对不是偶然,看来接下来的几天要有大事发生,她记得之前程蕊说过,什么城外赛马比赛。

穆宁宁哭丧着一张小脸,她真的好想快点回去啊…

温馨提示,看手机的时候,如果突然弹出奇奇怪怪的东西,千万不要点进去呦-穆宁宁

岳北萧被穆宁宁气的连晚饭都没吃进去,坐在书房,看着军中密信。

“将军,夫人说,她想赏花,问您要不要去。”小杏额头肿着站在书房门口,不敢进去。

岳北萧抬眸,眼底一片冷意,声音沉沉的:“滚。”

当他是什么,心情好了,什么大胆的话都敢说,心情不好了,一脚把他踹出来,这样的女人,他不稀罕。

穆宁宁扒着门框,身上穿着少女才能穿的粉色,头挽着未出嫁的少女鬓,头上只佩戴了一根莲花步摇,她一双大眼睛水汪汪地看着岳北萧。

岳北萧站起身,大手一挥,书房的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幸好站在一旁的岩山反应速度快将她拉走,不然非伤着手不可:“夫人,将军正在气头上,您还是让小杏陪您赏花吧。”

穆宁宁一脸失落地看着岩山,然后点了点头,临走时一副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地看着。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穆宁宁在院子里的桃树下临时做了个秋千,因为屁股不能坐,所以她踩在上面,人荡起来的时候,粉色长裙随风舞动。

几名小厮吓得守在一旁,这若是掉下来,还得了。

穆宁宁握着秋千的绳子,心想岳北萧再不出来,她可就回去了,等他出来,这绳子必断。

套路,这都是套路,她跟电视剧里学的,男主角出来,女主角肯定闯祸,然后壁咚,接吻啊,之类的…

岳北萧没等来,她把皇上给等来了…

赵国离不开骁勇善战的岳北萧,降低身份,给他颜面,也未尝不可,皇上算盘打的精着呢。

“奴才参见皇上。”

院中的所有人都跪了下去,小杏本想让秋千停下来,谁知道一拽绳子,下面的板子直接翻了。

穆宁宁“啊”的一声。

皇上一闪身,将穆宁宁揽在了怀中,一双狐狸眼半眯着,嘴角上扬带着笑意。

还以为是仙女从天而降。

这周国的公主,太美了,哪怕是惊慌的表情,也美到令人移不开眼睛。

盈盈一握的腰肢,一双含情的眸子,正眨呀眨的看着他,一颗心都随着软了下去。

穆宁宁反应过来后忙推开皇上:“臣妇参见皇上。”说着她跪了下去。

皇上嘴角上扬:“起来吧,荡秋千应当心才是,若不是朕,夫人怕是要摔狠了。”

“臣妇谢皇上。”穆宁宁始终低着头。

该扑的没扑着…

岳北萧从书房出来,看到皇上穿着白色常服,站在院中,手中的折扇轻拍着手心,嘴角带着笑意,目光落在穆宁宁身上。

“臣参见皇上。”岳北萧声音很沉。

“都起来吧。”皇上说着将折扇扔在圆桌上,随后慢条斯理地坐在了石椅上。

穆宁宁起身后直接跑到了岳北萧身边,手攥着他的衣服,小心翼翼地看着皇上。

岳北萧将穆宁宁揽于怀中,在他的衬托下,她显得更加娇小了。

皇上手撑着脸,对着穆宁宁突然眨了眨眼,随着他的动作,他眼下的泪痣也跟着动。

穆宁宁吓得直接躲在了岳北萧的怀中,紧紧抱着他的腰身,小脸埋在他的身上。

“将军夫人,好像很怕我。”皇上说着,微笑看着穆宁宁。

穆宁宁吓死了,好好的皇上给她抛什么媚眼啊,这是皇上该干的事吗,若是岳北萧误会,她今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岳北萧狭长的双眼半阖居高临下的看着皇上,这不是臣子该有的眼神和态度。

皇上眉尾挑了挑,常年征战的人,身上会带着肃杀之气,无形间,压的人透不过气。

就连他也不例外,这个岳北萧,还真是…

皇上收回目光,打破僵局道:“因朕的过失,导致将军夫人受了苦,所以朕亲自来看看。”

其他人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丢了小命,将军竟然敢向皇上施压…

穆宁宁也察觉到了,她轻轻在岳北萧的怀里蹭了蹭,如同受了惊吓的猫儿,寻求主人的安慰。

这个男人平时沉默寡言的,生起气来,怎么这么吓人啊…

“你先回房休息。”岳北萧低声,沉着脸将撒娇的穆宁宁推开。

小杏急忙上前扶着穆宁宁,这个时候离开正好,免得被牵连。

穆宁宁小嘴微张,想说什么,但看到岳北萧那张紧绷的俊脸,最终还是憋了回去。

不知怎的,脊背发凉,从心底涌上寒意,怕怕的,看来,岳北萧平日待她还算温柔。

穆宁宁走后,皇上淡淡撇了岳北萧一眼:“大将军这是在生气吗?生朕的气?”

岳北萧走到皇上的对面坐下。

皇上当初看上了金科状元郎的未婚妻,设法将那女子接进宫中,状元郎一气之下连夜出城,再也没回来。

可想而知,皇上为了女人,多荒唐的事都干得出来。

“这事闹得,朕进院中,将军的夫人从秋千上掉了下来,朕想着,她本就受了伤,顺手接了一下。”皇上说着拿起一旁的折扇,漫不经心地把玩着。

岳北萧沉着脸,没有接话。

“那秋千好端端的,人怎么就掉下来了呢…”皇上说完,扇子指了指那完好无损的秋千。

若穆宁宁在场,非气得骂娘不可,这皇上存心了,想害她。

岳北萧薄唇微张,声音冷清:“臣代夫人谢过皇上。”说着他站起身抱了拳。

皇上摆了摆手:“罢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怕将军误会朕。”

站在一旁听着的岩山,始终低着头,是,皇上说的没错,这回将军误会的不是皇上了…

岳北萧话不多,一直都是皇上在说,他在一旁听着。

先是围绕穆宁宁说了一会,之后皇上又笑着道:“城外的赛马比赛,朕也想参加,但这个身份不太合适,到时朕扮作你的侍卫与你一同去。”

“皇上高兴就好。”岳北萧淡淡道,脸始终沉着,眼底如同湖泊一般,带着冷意。

皇上见状,凑到岳北萧身边:“户部尚书前几日与朕说,想将庶女送你这做妾,你觉得如何。”

岳北萧低眸,声音依旧:“皇上觉得好,就好。”

“那就这么定了,天色不早了,朕就先走了。”皇上说完轻轻拍了拍岳北萧的肩膀:“朕不过是逗逗将军夫人,看她年纪小,与朕的女儿差不多,你别多想。”

岳北萧站起身将皇上送出将军府。

皇上靠坐在马车上,长长舒了口气,这岳北萧坐在那里,哪怕不说话,也给人一种寒意,即便是他,也差点扛不住。

活阎王一般的人物…

将军府外,岩山为穆宁宁捏了把汗,后面一句,皇上不说还好,说了,不就代表他刚刚逗了穆宁宁吗…

穆宁宁侧身躺在床上。

小杏一直在远处偷听,她把皇上和岳北萧的对话,原封不动地告诉了穆宁宁。

“胎里坏…”穆宁宁小声嘟囔。

怪不得第一次见面,就看着他不像好人,毕竟皇上,她更喜欢岳北萧这样的人,坦荡,直爽。

小杏有些着急:“夫人,这可如何是好,将军一向眼里不容沙子。”

穆宁宁叹了口气,本来就够乱套的,这时候皇上又插了一脚,真耽误事。

“而且奴婢听说,将军要纳户部尚书的庶女做妾。”小杏说完看了看穆宁宁的脸色。

穆宁宁翻了个白眼,随便岳北萧怎么误会,但是纳妾不行,纳了妾,任务就直接失败了。

谁知道等待她的是什么,也许是死亡,也许是待在这里永远都出不去。

她才不要。

岳北萧将皇上送走后,直接回了偏院,并且下令,若是让穆宁宁闯入,就提头来见。

这回岩山也不敢大意了,将军这次是动真格的了。

晚上,穆宁宁被拦在了偏院外,心里不免暗暗叫苦,岳北萧这个大直男,他会误会,她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不然系统也不会让她“驯夫”了。

但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岳北萧上来那劲,软硬不吃。

岳北萧躺在床上,他出书房的时候,穆宁宁低着头站在一旁,小脸绯红,一双眸子汪水一般,含情脉脉。

口口声声说爱他,结果到如今也不肯主动服侍,明明伤口已经结疤,他也表示过不在乎。

可她装傻充愣,明显不愿意。

如今想想,当初洞房花烛,她也是这般,当晚的胃疼也未必是真。

想到这里,岳北萧闭上了一双冷眸,为了一个女人,不值,她愿怎样就怎样,反正用不了多久,他便离京了,眼不见心不烦…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