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将军,你行不行啊全文阅读,穆宁宁岳北萧在线免费看

古代言情小说将军,你行不行啊,由作者大大空梦花所写,内容昌吉值得一看,主要讲述了:【穿书+戏精软包女主+黑化病娇男主+双洁+甜宠】穆宁宁看了个手机弹屏,上面写着

将军,你行不行啊全文阅读,穆宁宁岳北萧在线免费看

第八章 看将军怎么哄娇气鬼

岳北萧不回主院,穆宁宁这回也不主动求和了,她整日好吃好喝,兴致来了还能带着丫鬟在院子里玩上一会。

穆宁宁穿着白色华服,薄纱广袖上银丝绣的蝴蝶翩翩起舞,随着她的跳动,步摇跟着摇晃,发出清脆的声响。

小杏为穆宁宁捏了把汗,她的伤刚愈合没多久,疤还没掉,就这么在院子里玩闹,若是伤口裂开,如何是好。

穆宁宁眼笑眉舒地跳着跳绳,没一会,额头上就布了一层热汗,她停下后,小杏拿着帕子上前为她擦了擦。

“奴婢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夫人这样美的人。”小杏是由心的夸赞,不是故意恭维,讨好。

穆宁宁每个表情都美的摄人心魄,小杏身为女生,都时常看的入神,更别提男子了。

穆宁宁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岳北萧下朝后去书房要经过主院,原本还在与小杏玩闹的穆宁宁,见到他后,竟然“哼”了一声,转身进了主屋。

岩山忍笑憋的满脸通红,将军早就下朝了,站在这有一会了。

敢如此给将军脸色的,怕就只有夫人一人了…

岳北萧背着手,淡然自若,穆宁宁不肯服软,他自然也不会。

程蕊坐在院中的凉亭内,吃着莲子,之前说什么来着,按岳北萧的脾气,那个什么周国公主失宠是早晚的事。

不知深浅的东西,一个和亲过来的公主,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如今失了宠,看她今后如何在将军府立足。

别说是她,就单单后院的老太太也不会让她有好日子过…

说什么来什么,穆宁宁还躺在床上,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李氏院子里的老嬷嬷敲响了房门。

“夫人,老夫人请你过去。”老嬷嬷站在门口,挺着胸脯半分恭敬都没有。

小杏皱眉,她就算是老夫人院子里的人又能怎样,奴才就是奴才:“柳嬷嬷,这就是你与主子说话的态度吗?”

柳嬷嬷跟了李氏大半辈子了,除了伺候将军的奴婢,剩下哪个见了她不是卑躬屈膝的。

小杏之前是伺候岳北萧的,没人敢惹她,但现在不同了,她犯了错,被派来伺候不受宠的新婚夫人,柳嬷嬷自然不用怕她。

“啪–”

“你个贱婢,也敢如此同我说话,老夫人请夫人过去,是不过是传话,有你什么事。”柳嬷嬷气焰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

反正有老夫人护着,别说一个不受宠的,就算是将军来了,她道个歉,事也就过去了。

穆宁宁巴掌大的小脸紧绷着,她扬起下巴,眼神卑视地看着柳嬷嬷,本显稚嫩的声音,此时带着冷意:“你打的?”

“这贱婢不知规矩,老奴帮夫人训斥,还望夫人见谅。”柳嬷嬷说这话的时候,依旧站的笔直。

穆宁宁个子娇小,但气场很强,她抬起腿对着柳嬷嬷的膝盖狠狠踹了过去,若不是小杏扶着她,她整个人都要扑出去了,可想而知她用了多大力气。

别人说,打一巴掌要还十个巴掌,她不一样,她要千倍还回去,这才公平。

穆宁宁甩开小杏,对着柳嬷嬷的脸一脚踢了过去,柳嬷嬷年纪也不小了,被这一脚踢的牙都掉了。

“你以为你打的是谁,小杏是我的人,你打她的脸,等同于打我的,我再不济也是将军夫人,也是周国的公主,你敢如此给我脸色看。”穆宁宁说着一脚一脚的踢下去。

小杏懵了,站在原地,双腿跟灌了铅似的,夫人这副疯狂模样与平日的她截然不同。

跟在柳嬷嬷身边的丫鬟忙上前劝解,有的拉着穆宁宁,有的抱着她的腰,扯着嗓子喊,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夫人,再怎么说也是老夫人的人,您怎能如此对她。”

这帮丫鬟一个比一个有力气,个子也高,穆宁宁一时动弹不得。

这边大吵大闹的,书房自然听得见,岳北萧将兵书摔在桌子上,真是一日不得闲,不知又在闹什么。

岳北萧打开书房的门走了出去,岩山低着头,小声道:“听着好像是夫人打人了。”

岳北萧低眸,冷漠的神情带着一丝狐疑,声音冷冽:“你说谁打人了?”

“夫人吧…”岩山也开始不确定了,他也是刚刚才听到声音…

岳北萧快步向主院走去,就她那个身高,还想打人,不被打就算不错了。

穆宁宁衣服被扯拽,躺在地上的柳嬷嬷捂着嘴,疼的“哎呀”直叫。

李氏听到丫鬟禀报后,跟着另外一个管事的嬷嬷,来到了前院,正好与岳北萧碰了个正着。

岳北萧撇了一眼,声音很是冷淡:“祖母。”

“柳嬷嬷是我陪嫁过来的,就算她有天大的错,宁宁也不该动手打她啊。”李氏说完长长叹了口气,神情哀伤。

岳北萧背着手,没有接话。

住院内乱做一团,小杏也不可能看着穆宁宁一个人,孤身奋战,她也加入了进去,主要是护着穆宁宁,毕竟她还伤着,别的丫鬟打她,她也不还手。

穆宁宁气的牙根痒痒,赵国怎么都人高马大的…

“住手!”李氏身边的王嬷嬷大声道。

穆宁宁转过头。

岳北萧背在身后的手,放了下来,穆宁宁回眸那一刹,漂亮的眸子带着杀意,樱红的唇轻抿着,虽然处于下风,气势却丝毫不输。

丫鬟们见岳北萧来了,齐齐跪了下去,柳嬷嬷躺在地上,艰难起身,她看着李氏直接磕了个响头。

“老夫人要替老奴做主啊。”柳嬷嬷说着声泪俱下。

李氏转过头看向岳北萧:“我本是让柳嬷嬷请宁宁过后院,眼看着乞巧节要到了,她怎么也是将军府的夫人,自然要准备一番…”

柳嬷嬷捂着自己的脸:“老奴来请夫人,可不知怎的,夫人开门就打,口口声声说,上次在就是因为去了后院才挨了罚…”

“你,你胡说,明明是你对夫人不敬,还打了我,夫人这才生了气,动了手。”小杏急着辩驳。

穆宁宁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慢慢走到柳嬷嬷身边,不等众人反应,她拎着她的衣领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岳北萧:“…”

岩山眼皮直跳,之前那个可可爱爱的夫人去哪了…

穆宁宁松开柳嬷嬷的手,走到岳北萧身边,有些疲惫地靠着他:“我作为将军府的夫人,是将军府的半个主子,我想打一个奴才,怎么,还需要解释吗?”

岳北萧垂眸看着怀里盛气凌人的穆宁宁,够狂,够傲…

李氏气的胸口起伏,她指着穆宁宁,还以为她会求饶认错,可不曾想,竟当着她的面打他的陪嫁嬷嬷。

“胡闹,今日起,罚你在屋中闭门思过,抄写女则,没我的命令,不许出房间半步。”岳北萧冷冷道。

李氏指着穆宁宁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们走!”李氏气冲冲道。

岳北萧先她一步罚了,她若继续下去,以岳北萧的性子,定会翻脸。

柳嬷嬷在丫鬟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这个仇她记下了。

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

“我不抄,爱谁抄谁抄。”穆宁宁咬着牙,说着眼泪落了下来,她低着头,攥着自己的衣摆。

岳北萧见状,扶着穆宁宁的肩膀让她转过来与自己对视:“刚刚打人的是你,如今哭的也是你。”

穆宁宁咬着自己的下唇,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往下落,她半个字都说不出来,就是站在那哭。

岳北萧弯下腰低着头,声音低低沉沉的:“哭什么,我不过是罚你抄写女则罢了。”

穆宁宁直接扑到了岳北萧身上,双手环抱着他的脖颈:“夫君,她们合起伙来欺负我,她们还伤了我,我好疼。”

岳北萧将穆宁宁抱了起来,她本来就有伤,进来的时候,那么多丫鬟围着她。

穆宁宁被放到了床上,她哭的身体发颤,长睫上还挂着泪珠。

“伤着哪了。”岳北萧下意识的以为是屁股,所以手也跟着伸了过去。

穆宁宁抬起胳膊挡住了自己的眼睛,哭着道:“哪都疼,呜呜…”

岳北萧扯下床幔,他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但此时,也只能耐着性子,他轻轻解开穆宁宁的长衫。

穆宁宁身上有很多淤青,丫鬟拦着她的时候,下的暗手。

还有一处,竟然是划伤,应该是簪子之类的,若是直接扎进肚子,后果不堪设想。

看着那些青紫的痕迹,岳北萧脸色冷了下来。

岳北萧起身,命岩山拿来了药膏,他强忍着身体的不适,给穆宁宁上药。

穆宁宁也察觉到了岳北萧的不对,于是哭的更厉害了。

“不哭了。”岳北萧扯过被子盖子啊穆宁宁的身上。

穆宁宁踢着小腿:“呜呜,不要,就哭…”

岳北萧捏了捏眉心,这可如何是好,他曾见过副将哄自家闺女,不知,好不好用…

年龄小,又娇,又闹…

岳北萧起身,将穆宁宁抱在了怀里:“好了,不哭了…”

穆宁宁下巴抵在岳北萧的肩膀上,小腿晃悠着,岳北萧虽然拖着她,但伤口却一点都不疼…

“闹你…”穆宁宁说着在岳北萧的颈窝处蹭了蹭。

岳北萧“嗯”了一声,她闹,就让她闹,不哭就行,吵的很…

“呜呜…”

岳北萧声音沉沉的:“又哭什么。”

穆宁宁小腿不停摇晃着,哭的肩膀发颤:“不抄女则。”

“不行。”岳北萧薄唇微张,声音淡淡道。

穆宁宁“哇”的一声,哭的更狠了。

岳北萧抱着她站在屋子里,随便她怎么哭闹,直到她哭累了,睡着了,他才弯下腰将她放到床上。

穆宁宁哭的眼睛都肿了,睡觉的时候脸上还挂着泪水,岳北萧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真能哭,水做的一般。

岳北萧坐在床边,穆宁宁睡梦中还在哭,身体跟着抖。

偶尔会发出幽咽声,小小的身体缩成一团,跟刚出生便没人要了的小奶猫似的。

岳北萧伸出手轻轻在穆宁宁的肩膀上拍着,这跟带孩子有什么区别,皇上真会给他找麻烦…

握长枪的手,如今不也得乖乖哄小娇妻睡觉吗。

穆宁宁睡了到晚上才起,眼睛肿着,眼里满是血丝,她声音有些哑:“将军…”

岳北萧听到穆宁宁醒了,无奈放下兵书,没人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他希望她能多睡一会,别闹人。

穆宁宁抱着岳北萧,整个人都窝在了他的怀里,乖巧的不得了。

“将军,我饿了。”穆宁宁哼唧完,小声道。

岳北萧命人准备晚饭。

穆宁宁拉着岳北萧的手:“你握一下我的手腕。”

岳北萧怕握疼了,她又哭闹,于是伸出两根手指,圈了一下。

“哇,将军的手指好长啊。”穆宁宁说着抱着岳北萧的胳膊,让他的手贴着自己的脸颊。

岳北萧配合着,不然能怎么办…

“刮得我脸疼。”穆宁宁说完放下岳北萧的手,揉了揉自己白嫩的小脸。

岳北萧靠在床上,由着穆宁宁胡闹。

“我不想抄写女则。”穆宁宁小声贴着岳北萧道。

岳北萧淡淡道:“不行。”

穆宁宁:“…”

救命啊…

穆宁宁不会古代书法,现实上学,字都写的跟鸡扒似的,一旦抄写女则,准会引起怀疑。

她堂堂周国公主,不会写字…

不惹人生疑才奇怪,尤其是岳北萧,他本来就是将军,疑心很重。

“那你打我吧。”穆宁宁气鼓鼓的。

岳北萧也是被磨的不耐烦了,他将穆宁宁放在床上,手没这么用力,在她屁股上拍了两下。

穆宁宁没哭,没闹,也没说话…

岳北萧想起,穆宁宁还伤着,他虽然没用力,但手劲在那摆着,他查看了一下。

触目惊心的红。

穆宁宁:“…”

岳北萧眉头紧皱。

“我,月事让你打出来了。”穆宁宁眨了眨眼,委屈巴巴道。

岳北萧沉声:“别胡说八道。”

穆宁宁噘着小屁股,捂着自己的肚子:“你打出来的,你负责,我不管…”

岳北萧站在床边,双手环胸,她不管,她不管,他怎么办,能怎么办?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