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穆宁宁岳北萧小说章节列表阅读,将军,你行不行啊无弹窗在线看

将军,你行不行啊,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作者是空梦花,主要内容:【穿书+戏精软包女主+黑化病娇男主+双洁+甜宠】穆宁宁看了个手机弹屏,上面写着

穆宁宁岳北萧小说章节列表阅读,将军,你行不行啊无弹窗在线看

第九章 服侍

穆宁宁怎么睡都不舒服,要说多疼吧,也没有,但就是小肚子一阵阵的难受。

岳北萧被她蹭的更不舒服,声音沉了下来:“好好睡觉,别乱动。”

“你还凶我,我本来好好的,就怪你。”穆宁宁声音里充斥着撒娇的意味,软软的。

岳北萧将穆宁宁箍在怀中,大手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给她揉着肚子。

娶个比自己小,还不懂事的,真的很麻烦…

穆宁宁白天睡多了,晚上有亿点点睡不着,加上肚子不舒服,就更睡不着了。

“不睡,滚出去。”岳北萧严肃道。

穆宁宁根本不怕,他就是嘴上凶凶罢了,她用小脚踹了踹岳北萧的腿:“自从嫁进来,我还没出过门呢,你带我上街呗溜溜呗?”

岳北萧真想把穆宁宁拎出去,扔了:“把嘴闭上。”

穆宁宁躺平,将小腿搭在岳北萧的大腿上,哼唧了一会后,小声道:“那你给我唱个曲呗。”

岳北萧胸口起伏,他难受的不行,她在一旁小嘴叭叭个不停。

岩山正在门外和小杏聊天呢,结果就听到屋子里传出了脚步声。

“嘭–”

房门被岳北萧,重重关上。

穆宁宁双手扶着地面,仰着头看着岩山,大眼睛眨了眨,然后尴尬地笑了笑…

小杏忙上前:“夫人,你怎么…”

岩山看向屋子,还以为又是将军…

岳北萧坐在木椅上喝着凉茶,平复自己燥热的心情。

穆宁宁搓着小脚进了屋子,小心翼翼走到你岳北萧身边,什么叫人菜瘾大,说的就是她了,明明知道不能惹他,但就是忍不住。

岳北萧拿着茶杯,一手揽着穆宁宁的纤细的腰。

“我也渴了…”穆宁宁坐在岳北萧的腿上,小腿轻轻晃着,声音透着委屈。

岳北萧将手中茶杯随意扔在桌子上,大声道:“沏茶。”

小杏低着头进了屋子,拿着茶壶走了出去。

穆宁宁靠在岳北萧身上,始终保持沉默,这回也不叭叭了。

不解风情的老男人,竟然把她丢出去了…

小杏回来的时候,岳北萧倒了杯热茶。

穆宁宁小嘴凑了过去。

岳北萧绷着脸垂眸。

穆宁宁习惯性的吃东西用舌头试一下温度,怕被烫着。

第一次见喝水先伸舌头的,跟小狗似的,岳北萧声音缓和了不少:“这回,睡得着吗?”

穆宁宁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乖巧点了点头。

岳北萧抱着穆宁宁站了起来,说着抱,其实就是一只手夹着她,回到了床边。

穆宁宁趴在床上,看到岳北萧手微微动了动,屋内的烛火便灭了,她羡慕的不得了,这也太帅了吧!

岳北萧扯下床幔上了床,然后拉着穆宁宁的小手。

穆宁宁觉得手热乎乎的。

然后还会动…

“啊–”

穆宁宁想收回手,却被岳北萧按住了手腕。

“你在宫里时,管事嬷嬷没教过你吗?”

低哑的声音蛊惑着穆宁宁每一个根神经,她没想到岳北萧竟然这么直接,她有些无措,心剧烈跳动着。

穆宁宁手有些发抖,仿佛被烫着了似的。

岳北萧皱了皱眉,看样子是出嫁的时候太过急促,还没人教她这方面的事情。

“用我教吗?”

岳北萧声音低低沉沉的,他也没好受到哪去。

穆宁宁小声嘀咕:“我手太小了…”

确实。

岳北萧胸口剧烈起伏,他直接起身手扶着床柱。

穆宁宁什么都看不到。

只能感觉到,脸好像被打了一下。

“不要…”穆宁宁手抵着岳北萧,带着哭音,她才不。

岳北萧捏着穆宁宁的脸颊,结果,如他所料。

不行。

穆宁宁太小了。

穆宁宁脑袋里炸了无数烟花,她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如鼓一般,震得她耳膜疼。

岳北萧有些怀疑,自己娶回来的小娇妻,会不会一辈子都清清白白的。

穆宁宁妥协了,她真是怕了岳北萧这种打直球的,要不怎么说,人老就成精呢,如果换做年轻的,肯定也会感觉到羞耻…

但是他不会!

穆宁宁伸出手小手。

岳北萧撑着床柱,额头上沁了一层的汗。

“夫君,你之前有没有过啊?”穆宁宁忍不住好奇道。

若是说没有,他这个年龄岂不被笑话,于是岳北萧声音暗哑:“有。”

穆宁宁小脸瞬间冷了下来。

“啪–”

穆宁宁的手在上拍了一巴掌,声音很响,很清脆。

岳北萧没想到,他已经快了,结果被打了一巴掌,健硕的身影弯了下去。

“胡闹什么。”岳北萧带着怒意,让她服侍一下,怎么就这么难。

穆宁宁伸出手在岳北萧的衣服上狠狠擦了擦,真脏…

若不是因为夜深了,她都想去洗个手了。

岳北萧气的不行,但穆宁宁已经转过身,将自己捂在被子里了。

“你打算就这么睡了?”岳北萧声音带着冷意,真是惯坏了,伺候自己的夫君,也如此任性。

穆宁宁身体往里移了移。

岳北萧低头看了一眼,矢在弦上,没办法。

但他的手上全是茧子。

“宁宁。”岳北萧声音依旧低沉,手隔着被子轻轻拍了拍穆宁宁的肩膀。

穆宁宁没理他。

岳北萧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又惹着她了,刚刚还好好,翻书都没这么快的。

穆宁宁听到身边人发出的声音,脸红的不行,她从被子里钻出小脑袋,不行了,再捂着她就要断气了。

还别说,岳北萧的声音简直太有磁性了,尤其是情不自禁发出的声音,蛊都没他厉害。

最后岳北萧起身,拿起一旁的棉布。

翌日,岳北萧起身穿朝服,穆宁宁坐在床上,吃着小杏送来的糕点,她连床都懒得下。

“夫君你穿朝服真的好英俊啊,尤其是这腰。”穆宁宁说着做出一脸花痴的表情来。

岳北萧用余光冷冷撇了穆宁宁一眼:“腰很好,可惜你不用。”

“咳咳–”

穆宁宁噎着了,他,他怎么…

小杏红着脸,手里端着茶递到穆宁宁面前。

岳北萧穿好衣服后,离开了屋子,临走之前,他吩咐管事的嬷嬷让她教穆宁宁如何服侍自己的夫君。

穆宁宁没想到,岳北萧走就走呗,还送这么大个礼。

老嬷嬷手里拿着书,然后一点一点,一句一句地讲解着,穆宁宁坐在椅子上,脸红的快滴血了。

“夫人,这回明白了吗?”老嬷嬷带着长辈慈爱的笑容看着穆宁宁。

穆宁宁捏着自己的衣摆,微微点了点头,她不是不会,是不想…

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她手指纤细看着也很修长,但昨天合都合不上。

穆宁宁心都跟着颤,若是被岳北萧宠幸一下,还不得瘫床上啊。

越想越觉得可怕。

而且那个温度。

那个颤动。

她还依稀能感觉到似的。

加上她脑海里全是岳北萧的声音,那种低沉,沙哑,带着无边的情欲…

“夫人,后院的夫人请您到花园赏花。”小杏说完后俯下身低声在穆宁宁耳边补充道:“那不是一个心善的主。”

穆宁宁知道小杏说的是谁,后院那朵大白莲呗,绿茶她都摊不上,因为手段太低。

好像巴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她这个寡妇想要嫁给自己小叔子似的。

“告诉她,去不了,罚禁闭抄写女则呢。”穆宁宁靠在椅子上上淡淡道。

她不就是想幸灾乐祸吗,那就让她乐。

der合的。

一旁的老嬷嬷将书交给了小杏:“杏儿,你把书放到夫人的枕头下,若是忘了,还可以随手翻看。”

杏儿见书上没有名字,于是打开看了看,可惜她认识的字不多,但上面配着图,她忙合上把书送进了屋子。

至于抄女则,穆宁宁直接摆烂了,反正她不写,岳北萧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她之所以敢这么大胆,那是因为,她知道岳北萧是不屑与她一般计较的。

不要脸,直接不要脸,爱咋地咋地,能让她回去就行。

程蕊得到回应后,笑的不行,岳北萧真的将穆宁宁关在了院中,罚她抄写女则,哈哈哈。

“将军今天离开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一旁的丫鬟捡着好听的说。

程蕊靠在长椅上,手里拿着扇子轻轻扇着:“她失宠已是定局了。”

后日便是城外赛马的日子,程蕊打算在内天动手,将自己交给岳北萧,等几个月岳北萧离城后,她便找个机会弄死穆宁宁。

等岳北萧回来,人已经死了,他也没辙。

程蕊打了一手的好算盘,她把药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城外赛马了。

穆宁宁懒洋洋地躺在院内,这将军府可够热闹的,老太太回到后院后就请了大夫,如今对外,话里话外暗指,是她把她气倒的。

古人,以孝为大,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哪怕是皇上,也得孝顺,不然就会引起众人的不满。

穆宁宁一次将军府都没出,但名声已经臭到家了,说她不孝顺祖母,嚣张跋扈,还敢给将军脸色看。

哪有女子不在乎自己名声的。

穆宁宁就不在意,反正她就是到此一游,完成任务就拍拍屁股走人了,旁人爱怎么说,怎么说。

反正她在周国的时候,名声也没好到哪去,就没她不闯的祸,只不过那时得周皇宠。

如今不同了,人在屋檐下,还得看岳北萧的脸色。

但她不知道,名声毁了,在这城中就是寸步难行…

小杏站在一旁用扇子为穆宁宁扇着风:“夫人,不要怪小桃多嘴,这将军好不容易在城中久住,您得抓住机会要子嗣啊。”

穆宁宁拿过小杏手里的扇子,给她扇了扇:“怎么,将军老了,指望孩子当药引子啊?”

“哈哈哈哈。”

穆宁宁被这一声笑,吓了一跳。

皇上胳膊搭在岳北萧的肩膀上,这么有趣的人,他真真是第一次见。

岳北萧沉着脸,皇上赖着非要跟他回来,说是下棋,谁信。

小杏忙扶着穆宁宁站了起来。

穆宁宁微微欠身行礼:“臣妇参见皇上。”

她之前看过,皇上去臣子家,除非发生大事,有的臣子,哪怕是丞相,一辈子都没有这样的殊荣。

也不知道岳北萧是不是祖坟冒青烟了,这皇上隔几天一来,好像没正事似的。

瞎转悠。

皇上的目光落在了穆宁宁的身上,这周国公主,实在是有意思,早知道他就收到宫里玩了。

岳北萧冷着脸,他比皇上高了半头,看起来气势比皇上还要强。

穆宁宁小步走到岳北萧身边,挽着他的胳膊,小声道:“都怪将军,现在还疼呢。”

岳北萧眯缝着眼睛,怎么那么不知羞,月事肚子疼再正常不过,但哪有女子青天白日搬出来说的!

皇上微微看向穆宁宁,这么小的人儿。

吃下去,可不是得疼吗。

穆宁宁贴着岳北萧的胳膊,这个不锈钢,她都看出皇上不怀好意了,她故意这么说,他就不能附和一下吗!

古代不仅仅注重孝道,名声这些,还在乎女子的清白。

她这么一说,清白就是没了,皇上也不用,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了。

但是让穆宁宁没想到的是,皇上不在乎这些,他只在乎这个人好不好玩,能陪他玩多久…

岳北萧弯下腰将不舒服的穆宁宁抱在了怀里:“皇上不是要下棋吗,走吧…”他声音比往日还要冷。

皇上对穆宁宁眨了眨眼,喜欢,太喜欢了…

这要是别人的夫人,他早就动手了,但岳北萧不行啊,赵国不能没有这位能征善战的将军。

看来得想想办法,他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

岳北萧腻了也好,他愿意接手。

穆宁宁全当没看见,继续跟岳北萧撒娇:“夫君,真的好痛呀,你也不知道心疼人家。”

岳北萧坐在椅子上,穆宁宁坐在他的大腿上,抱着他的脖颈,脸贴在他的颈窝处。

皇上看到这么娇小的人,撒娇都如同猫儿一般,心里痒痒的,抱过来,玩玩?

棋下了一半,穆宁宁便趴在岳北萧的身上睡着了。

桃花树下,穆宁宁侧身窝在岳北萧的怀里,睡得正香,脸蛋微红,小嘴微张着,精巧的鼻子上覆着一层汗。

岳北萧一手撑着穆宁宁,一手执黑棋,一张英俊的脸上,带着一丝无奈。

皇上单手撑着下巴,带着笑意,一双狐狸眸子始终看着睡着的人儿,怎么会这么乖巧可人…

“将军。”外面的小厮快步走进了院中。

岳北萧抬起冷眸。

皇上转过身,手指放在嘴唇中间,做了个“嘘”的手势,这若是宫中,这奴才早就拖出去斩了。

小厮收到岳北萧的目光后,吓的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脊背发凉…

穆宁宁哼唧了两声。

岳北萧的手轻轻在穆宁宁的后背拍了两下。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