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优读书
一个好看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沈鱼江楚霖在哪看,这个姑娘有点怪完整版阅读

最近很火的小说这个姑娘有点怪 是由深海的臭虫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沈鱼在最狼狈的时候再次遇到江楚霖这个前男友,沈鱼表示她想立刻从这个地球上消失。江楚霖周末回家,和沈鱼再次重逢,江楚霖表示他再也不会让她逃出自己的手掌心。

小说沈鱼江楚霖在哪看,这个姑娘有点怪完整版阅读

第6章 重逢6

文楠楠再次渐渐出现在几人面前。

“文硕。”文楠楠哭着喊到。

“妈妈”程文硕终于见到妈妈,哭着跑过去想要抱住文楠楠,却扑了个空,跌坐在地上,程文硕愣愣地转过头看向文楠楠。

“妈妈?”

“对不起,对不起,文硕,以后妈妈可能再也不能陪在你身边了。”

“为什么,妈妈,你要去哪里,文硕也要去,不要丢下文硕。” 程文硕眼里已经起了水雾。

“妈妈去的地方你现在不能去,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文楠楠跪在程文硕面前,平视着程文硕的眼睛,这双眼睛和他的眼睛真像啊,她想。

程文硕隐约明白了沈鱼的意思,妈妈可能和爸爸一样去了另一个世界,意识到他没有妈妈了。

“哇~~~,妈妈”程文硕坐在地上,哭地撕心裂肺,豆大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上气不接下气,伸出两只手想要妈妈抱抱。

文楠楠蹲到程文硕身边,伸出手轻轻摸着程文硕的头,然后把程文硕抱进怀里,声音哽咽道“对不起,对不起,你以后要听曾爷爷的话,妈妈会变成星星在天上看着你,保护你的。”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程文硕终于渐渐停止了哭泣,抬头看着妈妈,问道,“妈妈,我以后都见不到你了吗?”

“嗯,妈妈要去找你爸爸了,然后和你爸爸一起守护我们的宝贝。”

“不,我不要,为什么我现在能看到,以后看不到,我可以看到的对不对,妈妈。”因为哭的太久程文硕抽泣的停不下来。

文安来到程文硕身边,蹲在地上抱住他小小的身体,“文硕,你以后还有曾爷爷,曾爷爷也会保护你的,曾爷爷会一定会陪着你长大的。”

“爷爷。”文楠楠抱住自己的爷爷和儿子。

这是一副很温馨的画面,可是这画面的结局却是离别。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文楠楠也逐渐变成了星星点点的光芒,消失在房间内,永远离开她爱的和爱她的人。

程文硕身体已经没有大碍,江楚霖去办理了出院,然后几人去了已经定好的酒店,一路上程文硕没怎么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文楠楠给他的照片,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抬头看他的曾爷爷。

“爷爷,你能救救姐姐么?”

“姐姐?”文安不记得孙女说过她还有个女儿啊。

“应该是那天告诉我们程文硕在哪的那个女孩儿,对吗?”前半句是对文老爷子说的,后半句是问程文硕的。

“哼”程文硕扭过头不理沈鱼,他觉得他不能再见到妈妈是这个女人的错。直到长大后他对自己这时的想法感到羞愧,能在母亲死之后还能见到母亲,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他应该感谢沈鱼才对。

沈鱼也不在意,“我想为那个女孩做点什么,得想办法让她逃离继母的魔掌才行。”

她记得那天她又返回小巷的时候听人说过,那个女孩还有个奶奶,奶奶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不是个重男轻女的角色,对小女孩也很好,但是张翠花一直将小女孩是劳动力,所以不同意将小女孩送到她奶奶那里去,看来得想办法劝劝女孩的父亲,让他同意小女孩和她奶奶一起住。

“喂,您好,请问您是哪位?”这时沈鱼的电话响了,沈鱼接起是警察局的电话,原来他们抱走程文硕之后张翠花报了警。

沈鱼接到警察局的电话之后,吃了午餐后和江楚霖一起去了警察局。

“警察同志,就是他们,他们抢走了孩子,那孩子是我老公他表弟的孩子,他们二话不说就把孩子抢走了。”张翠花见到沈鱼他们神情激动,恨不得冲上来咬他们一口。

“警察先生,不好意思啊,那孩子的母亲是我朋友,昨天来带走孩子的是孩子的曾爷爷,因为昨天看孩子意识不清,就着急没有解释,孩子的母亲上周去世了,让我们来接她的孩子。”沈鱼解释道。

警察听了沈鱼的解释,查了程文硕父母的信息,又有江楚霖提供的材料,基本已经没有问题了,填一下信息就可以走了,但是那张翠花却是不依不饶。

她看那老头像是大户人家的,想要从中讹一笔钱。

“不行,你们不能走,那孩子吃我们家的,喝我们家的,今天你们不给点钱,就不能走。”等他们出了警察局,江楚霖一个没注意,张翠花就跑到沈鱼的身边趴下抱住沈鱼的腿,他准备强制拉开张翠花的时候,沈鱼制止了他。

“楠楠她将文硕托付给你们的时候给你们了一笔钱,而且数目不小,你要看看转账记录吗?你们虐待程文硕的账还没算,还想要钱,昨天程文硕的情况我可是拍了视频,还有医院的诊断和小巷街坊邻居的说词,文家可是可以把你们告上法庭的,到时候你们可要吃官司的。”沈鱼看着地上的犹如泼妇一样的女人,“而且再要钱文家还能告你个诈骗罪,到时候大姐你可是要坐牢的,还有大姐,你趴在地上不热吗?”

现在可是快四十度的高温,沈鱼穿着鞋都感觉烫脚。

张翠花听到沈鱼的话就害怕了而且是个欺软怕硬的人,看对方惹不起张翠花就怂了,她爬了起来,地上的确很烫,她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哼,算你们厉害,老公,我们走。”

从头到尾这个男人一句话都没说,看着张翠花闹,他对张翠花的行为估计也是默许的,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怂还是有心机,不过这些对沈鱼来说根本不重要。

“我们走吧!”沈鱼小心的看了江楚霖一眼说道。

“好!”江楚霖没再说什么,两人开车回了酒店。

酒店房间里,文安和程文硕正在玩拼图游戏,听到敲门声,程文硕跳了起来,“爷爷,我去开门。”

因为文楠楠整天指着文安的照片告诉他这是他的爷爷,告诉他爷爷喜欢吃什么、喜欢做什么等等这些事情,再加上两个人之间的血缘,程文硕已经和文安很熟了。

“阿硕,你要先问一下是谁,如果是坏人怎么办呢?”文安趁机教育程文硕。

“好的,爷爷。”

“你是谁。”程文硕对着门外的人问道。

“是沈鱼和江楚霖。”门外江楚霖回答道。

江楚霖踮起小脚尖,吃力的把门开开,站在门口气鼓鼓的看着两个人,“你们为什么现在才回来。”

“因为你那个婶婶干的好事啊!”沈鱼一点都不客气。

“哼”程文硕撅起自己小嘴,扭头回到文安身边。

“解决了吗?”文安问江楚霖。

“解决了。”

“好,订机票吧,今天就回去。”文安作为上位者惯了,命令道。

“文老先生,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边还有点事情。”沈鱼想帮帮那个小女孩。

“文爷爷,你和文硕先回去吧,我已经订好了机票,等会儿送你们到机场。”江楚霖早就订好了两人的机票,他知道沈鱼一定会留下来帮助那个小女孩,他不放心她。

1 2 3
继续阅读